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特殊训练
    小满双眼一眯:“一群男人,还想拦住我?啍!”

    韩斌觉得这话有点怪。可……没时间了:“王姑娘,我知道你厉害。可你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子弹。”

    子弹?什么鬼?“我已经把你放了。”

    “你是把我放了。可,村长他们已经报了警,警察不仅要救我,还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查清楚。你现在就是走了,他们也会去你家找你的。”

    小满邹了下眉头:“你不说,他们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我不说警察也能找到你。你抢我的时候又没蒙脸。”

    该死!小满看着韩斌问道:“你想让我束手就擒?”韩斌要是点头,小满就淮备吊他十年!

    “不是。我的意思是咱们得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刚才不是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吗?我想抢你回去成亲。你说抢人犯法,我就不抢了。”

    韩斌哀怨的看着小满:“不能这么说。我一个大男人,还是当兵的,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被一个女人抢回家当丈夫。我以后也不用出门了。你抢了我,还把我吊在树上,现在还想让我以后没脸见人,你的心怎么这么狠。你……”

    “停。”小满怕他以“我不活了”结束这段抱怨,赶紧打断了他:“那你想怎么说?”

    “你吊了我半天,还……”

    “停!”她后院的那些男人们想跟她要好处的时候都是这个调调:“你想要什么?”

    警察快上来了,韩斌没时间绕圈子:“我想让你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

    “嗯。”

    “我要是去了,能当将军吗?”

    “啊?!”

    “能还是不能?”

    “你听我说,现在虽然解放了,可敌人贼心不死,以你的身手,肯定能立功,立了功就能升职。说不定……说不定你真能当上将军。”说最后一句的时候,韩斌有点心虚。

    小满一听就明白了。“大局已定。剩下的那些残敌你们自己就能解决。不必本王……本姑娘出马。”

    “不是。你听我说……”

    小满摇了摇手:“你不必说了,我不去。你要是没有别的要求,我就走了。”

    “有。”

    “说。”

    韩斌想了想,决定退一步:“我要是遇到难事,你得帮我。”有她帮忙,好多棘手的任务都能完成。

    “几次?”

    “啊?”

    小满看了看韩斌,这人不会想有难事就找她吧?我又不是你娘。“帮你可以。几次?”

    韩斌不想说:“你看,咱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既然认识了,咱们就是同志,既然是同志,那就别这么见外了。王同志,我跟你说。我上次出任务的时候见到一种手表,可漂亮了。下次探亲我给你带一块。”

    小满笑了笑:“不说,那我走了。”

    “你把我吊……”

    小满抬脚就走。

    “十次。”

    “好。”

    韩斌愣了一下:“我要是说二十次,你会答应吗?”

    “会。”

    “我要是说三十次你会答应吗?”

    “会。”

    “我要是说五十次你会答应吗?”

    “会。”

    “我要是说一百次你会答应吗?”

    “会。”

    “我能改吗?”

    “不能。”

    “你耍我?”

    “对。”

    “你……你……你气死我了。”

    小满撇了韩斌一眼:“做人不能太贪,太贪,会什么都得不到。”

    “知道了。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跟你说……”

    “停!那些人上来了。我走了。”

    “你不能走。”

    小满有点不高兴:“我已经答应帮你了。”

    “我知道。你走了,他们也会去找你了解情况的。等会警察上来,你什么都不用说,”韩斌指了指小满刚才烤兔子的地方。“坐那就行了。”

    韩斌边点火边说:“光想着说服你了。把警察给忘了。”

    烤完兔子后,小满就把火灭了。

    刚才那只兔子还没吃完,火点起来后,韩斌就把剩下的兔子架到了火上。

    警察闻着香味就过来了。一过来就愣了。

    带队的警察看了看烤兔子的韩斌,吃兔肉的小满,回头把跟在后面的韩家庄的村长和韩斌的三弟韩壮叫了过来:“这就是那个被绑架的战士?这就是那个绑人的女匪?”

    村长有点懵:“是。可这俩人怎么……怎么坐在这一起吃肉呀?”

    韩壮揉了揉眼:“哥,你怎么跟土匪坐在一起?”

    韩斌把手里的烤肉递给小满后从地上站了起来:“别瞎说。这姑娘不是土匪。是组织上找来给我上课的。”

    村长:“上课?”

    “嗯。”

    韩壮:“教你怎么抢人吗?”

    韩斌真想把韩壮的嘴给堵上。“不是。”

    带队的警察仔细观察了一下,也觉得小满不像土匪:“这姑娘是组织上找来的?”

    “嗯。”

    “哪个村的?”

    “红旗村。”

    “叫什么?”

    “王小满。”

    带队的警察看了看韩斌身上的军装:“同志,我个人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我得按程序来,我得找人核实一下这姑娘的身份。”

    “应该的。”

    带队的警察派了个人去叫红旗村的村长。“同志,组织上让这位姑娘来给你上什么课呀?”

    韩斌摸了摸鼻子:“教我时刻保持警惕。”

    “时刻保持警惕?这我们不是早就学过了吗?怎么还用人教?还搞出这么大动静来?”

    “是呀。早就学过了。我也以为自己学会了。没想到……”韩斌把小满抢人的过程说了一遍:“回到家乡,我的警惕心就低了。我要是时刻保持警惕,她一个姑娘家能把我掳走?”

    小满撇了韩斌一眼。本王要抢人,警惕也没用。

    带队的警察看了看小满:“不能。”

    韩斌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志,敌人还没死心,咱们要时刻保持警惕。”

    “你说的对。”

    韩斌指了指小满:“她要是土匪或敌特,兄弟的这条小命就没了。你说,今天这课该不该上?”

    “该上。”

    “今天这课上的好不好?”

    “好。这可比嘴说耳朵听深刻多了。这方法好。回去我就和领导说说。看能不能加到我的训练课里。”

    两人又聊了一会,红旗村村长来了。一来就看到小满了:“小满,你怎么在这?”

    警察找他的时候没跟他说什么事。

    “你爹和你娘以为你去了韩家庄了,怕你吃亏,找你去了。对了,会计去了。他怕你把马丢了。”

    小满从地上站了起来。村长来了,她的身份也核实了。“我不会吃亏,马也不会丢。我走了。”她该去给那两个成亲的人送“礼”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