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以退为进
    大家都以为小满会像别的女人那样,发现丈夫或未婚夫被别的女人抢走了就跑去骂那个女人一顿,厉害点的就再打那个女人一顿。没想到小满直接放毒蛇。

    大家都傻了。

    韩丽的娘最先反应了过来:“刘成,快帮丽丽把毒吸出来。”

    她一喊,大家回神了。

    小满娘:“我帮她吸。”韩丽和刘成要是死了,她闺女就的给人赔命。

    小满爹:“我来。”

    “人家是女娃,我来。”

    “我来。”

    重生后,小满嫌原主的爹娘没用。养熟的鸭子都能飞了。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现在他们争着给韩丽吸毒。小满觉得:可以为孩子去死的父母是值得尊重的。

    “别争了。”小满指了指刘成:“除了他,我不会让任何人给这个女人吸毒。”

    小满娘:“你怎么这么拗?”

    小满爹抬腿就住小满那走:“我是你爹,有本事你把我也踢出去?”

    小满拖着韩丽往屋里走,惹不起我躲得起。

    小满爹:“你给我站住。”

    韩丽娘:“刘成,快把毒吸出来。”她生的几个孩子,韩丽最聪明,她还指着韩丽过好日子呢。“要不是……”

    她本来想说:“要不是你,丽丽也不会中毒。”刚起了个头,韩二柱就扶着腰走了进来:“要不是那女人不让,我和她娘就帮丽丽把毒吸出来了。”

    刚才小满爹娘要帮韩丽吸毒,刘成狠狠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小满不让。“王小满,你是不是疯了?”

    小满看了看韩丽:“情比金竖?”

    韩丽深情的看着刘成:“刘成哥,我不要你帮我吸毒。我只要你记得我。记一辈子。刘成哥,咱下辈子再做夫妻。”

    小满笑了笑。以退为进。这招不错。

    韩丽娘急了:“刘成,你……”

    韩二柱:“住口,别逼孩子。”

    “我……”

    “闭嘴。”

    刘成使劲咬了咬牙:“丽丽,我不会让你死的。”

    “刘成哥,我……”

    韩丽娘:“别说了,再说就晚了。”

    刘成握了握拳头。

    小满推了韩丽一把,韩丽顺势扑到了刘成身上:“刘成哥,你要是中毒了,我就不活了。”

    听到这话,刘成心里舒服了点:“我们不会有事的。”

    “嗯。”

    刘成吸了一下就赶紧把嘴里的血吐到了地上。

    一口、两口、三口……吸到第七口的时候,一个大爷觉得不对:“这血怎么这么艳?”

    胖大嫂:“对呀?这血怎么这么红?”

    小满把手腕上的蛇解了下来:“因为她根本没中毒,这蛇没毒。”

    韩丽:“没毒?!那我的胳膊怎么麻了?”

    小满在她胳膊上捏了一下:“还麻吗?”

    “不麻了。这蛇真没毒?”

    “嗯。”

    刘成虚脱的坐到了地上。

    小满娘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小满爹擦了擦头上的汗。

    “我是来送礼的,又不是来杀人的。”小满撇了刘成一眼,为这样的男人杀人,她的脑袋又没被驴踢。

    知道蛇没毒,韩家庄的妇女主任哎呀了声:“我让韩贵报警去了。”

    知道不是毒蛇,胖大嫂的同情心又回来了:“快把他追回来。这姑娘心眼不坏。”

    “这还叫心眼不坏?”听到小满说她不杀人,韩丽娘又厉害起来了,指着小满的鼻子吼道:“有你这么送礼的吗?啊?有你这么送礼的吗?”

    小满指了指墙,韩丽娘立马怂了。“我……你不是来送礼的吗?礼哪?”

    小满晃了晃手里的蛇。

    “你送我闺女一条蛇。”

    “嗯。”

    “你……你……”

    “要不是这条蛇,你闺女能知道这个男人可以为她去死?要不是这条蛇,你们能知道这个男人这么爱你们的闺女?不能。”

    小满看着韩丽和刘成问道:“我这份礼好不好?”

    韩丽:“我们的情确实比金坚。”

    “嗯。我这份礼好不好?”

    韩丽咬了咬牙:“好。”

    小满看着刘成问道:“我这份礼好不好?”

    刘成不想回答。可他知道,他要是不答,小满还会问:“好,很好。”

    “既然你俩都觉得好,那你俩是不是该谢谢我?”

    韩丽心想:你差点把我吓死我还得谢谢你?

    刘成恨不得把小满撕了。

    “怎么?收了礼连谢都不说?”

    韩丽和刘成快呕死了。

    韩丽:“谢谢。”

    刘成想让小满赶紧走,咬着牙说了声谢。

    这下,大家以为小满该走了,没想到小满看着韩丽的娘问道:“我们坐哪?”

    “什么?!”

    “我给你女儿送了份好礼,你不请我吃席?”

    “你……你……”韩丽娘想说:你还有脸吃席?又怕小满把她拍墙上。

    韩二柱看出来了,他们今天要是不让小满满意,他闺女今天就别想嫁出去。“该,该。”

    小满看了韩二柱一眼:“这没你说话的份。”

    韩二柱愣了一下,他是一家之主,这怎么就没他说话的份了?

    小满看着韩丽娘问道:“怎么?你不想请我吃席?”

    韩二柱赶紧给老婆使眼色:咱要是不请这瘟神吃席,这瘟神肯定收拾咱。

    韩丽娘缩了缩脖子:“请。请。”

    “我只坐上席。”

    “你……”她想说你的脸怎么这么大,可她不敢。

    韩二柱推了她一下,她只好领着小满往上席走。小满回头把爹娘和会计都叫过去:“爹、娘,”小满看着会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他加了进去:“会计,你们先坐。”

    小满娘有点不好意思,小满爹直接坐下了。“闺女让咱坐咱就坐。”

    “这……”

    小满爹大声说道:“他闺女抢了咱女婿,咱吃他一顿咋了?”

    小满娘立马坐下了:“吃!”

    会计本来不想坐,听了这话也坐下了。

    小满也坐下了。

    韩二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想,这下满意了吧?

    没想到,小满刚坐下就问道:“娘,咱供刘成读书花了不少钱吧?”

    “嗯。”

    “刘家还给咱了吗?”

    “没。他娘说,刘成刚上班,没挣到多少钱。等刘成挣到钱了再还咱。”

    啪!

    小满拍了下桌子:“岂有此理!有钱成亲却没钱还帐?刘成,你给我过来。”

    刘成不想过去。可……他不过去小满也不会放过他:“小满,钱我一定还。”

    “我家为什么供你读书?”

    “小满,钱我一定还。”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和你定了娃娃亲。”

    “既然这样,那你要和别的女人成亲是不是该把钱还了?”

    “是。可……”

    “既然你没还钱,那这亲是不是还没退完?”

    “这……退亲和还钱是两码事。”

    “我家为什么供你读书?”问题又绕回来了。

    “因为……小满……”

    “亲还没退完,就和别的女人成亲,合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