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这么简单?我不信!
    大伙还没反应过来,韩贵就看到小满了。“她在那。村长,她在那。”

    “这……”这不是给斌子上课那女娃吗?

    警察也进来了,韩斌一看乐了。老熟人呀,带队的还是去山上救他的那警察。

    带队的警察顺着韩贵的手看过去,看清楚后愣了一下。怎么是她?难道这次的事也是组织上安排的?

    韩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同志,又见面了,真巧。”

    “是挺巧的。”两次都是韩家庄的人报案,两次都是他出警,两次都是同一个“犯人”,两次“犯人”都在吃东西。

    韩娬走过来和他握了握手:“同志,贵姓?”

    “免贵姓李。”

    “李警官,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后,李警官都无语了。搞这么大动静就是想看看人家是不是真的情比金竖?

    小满放下筷子看着李警官问道:“你是来抓我的?”

    小满娘吓的抓住了小满的手。小满爹紧张的站了起来。

    李警官还没说话,韩二柱就赶紧说道:“误会,误会。警察同志,这是个误会。这姑娘……这姑娘是为我女儿好。我们很感激她。您看,为了谢她,我特意请她坐上席。”

    韩二柱心里清楚。那条蛇没毒,小满不会有事。警察就是把她带走也就教育几句,最多再关几天。可……警察要是把小满带走了,他们就丢人丢到县里去了。他们在村里,他大哥一家可都在县里,女儿女婿也在县里上班。他大哥今天有重要的会,没回来。他大嫂刚才已经训了他一顿了。这事要是闹到县里……韩二柱想想就头痛。

    韩丽娘没想到这些:“什么误会?警察同志,她不仅放蛇咬人,还打……”

    “闭嘴!”韩二柱气死了:“再乱说话就给老子滚。”

    “你……我……”

    “滚!”

    韩丽娘不敢说了,捂着脸回屋了。

    韩二柱回头看着李警官说道:“老娘们不懂事。警察同志,我是真的很感谢这位姑娘。”

    “你不追究?”

    “不追究,不追究。”

    “既然你不追究,那我们就回去了。”

    “喝杯酒再走。”

    “我们有纪律。”

    “那行吧。我送您。”

    小满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刚才她就好奇,门口的那两个大家伙是什么?现在他们要走了,她当然要出去看看。

    小满娘马上问道:“你干啥去?”

    “送警察。”

    “那……那快点回来啊。”

    “嗯。”

    车都开出去好远了,韩二柱也回去招呼客人去了。小满还盯着车看。心想:人在车里,前面也没马拉,那个铁车是怎跑了的?还那么快?

    韩斌看了看小满:“想坐?”

    “嗯。你有?”

    “我哪有那玩意?县里也没几辆。对了,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送礼。”

    “这么简单?”

    “嗯。”

    “我不信。”

    小满朝远处看看:“想知道?”

    “嗯。”他娘说韩丽大爷是刘成的领导,韩丽又是因为刘成中毒的,帮人吸毒也不一定会中毒。所以,刘成一定会帮韩丽身上的蛇毒吸出来。他能想到,小满肯定也能想到。他想让小满帮他做事,就得多了解了解小满。

    “明天去我家吧。这地方说话不方便。”

    “好。那咱们进去吧。”

    “嗯。”

    吃完席后,韩二柱亲自把小满一行送出了门。

    回来后韩丽娘嘟囔了一句:“送啥送?”

    韩二柱瞪了她一眼:“你懂个屁。”

    “你……”

    “闭嘴,干活去。”

    “啍!”

    出了韩家庄,小满就停了下来。

    小满娘:“咋不走了?”

    小满看了看她娘装钱的口袋。

    小满娘以为小满跟她要零花钱,就摸出来点:“给,别乱花。”

    小满没接,小满娘又摸出来点。小满还不接。小满爹想了想:“把钱都给小满。”

    “啥?!”

    “我说,把钱都给小满。”

    “她一个孩子,拿那么多钱干啥?”

    “给她。”

    小满娘看了看小满:“娘再给你加点。”

    小满看着她没说话。被人骗了那么长时间都没发现,钱放在她身上一点都不安全。

    “你这孩子,娘再给你加点。”

    “啰嗦啥?孩子想要就给孩子。”

    小满娘不情不愿的把钱掏了出来。“给。我快被你们父女两个气死了。啍!”

    小满随手把钱装到了口袋里。

    小满娘看到后更气了:“小满,把钱装好。”

    “装好了。”

    “这就装好了?”

    “嗯。”

    “你……你这孩子。等着。”

    小满娘跑着去韩家庄借了根针,又从自己口袋里摸出团线:“娘给你缝上。”

    “不用。”

    “不缝就把钱给我。”

    “缝。”

    把口袋缝起来后,小满娘又回去把针还给了人家。

    就这样,回去的路上还一个劲往小满那瞄。

    会计心想:这两口子可真惯孩子。

    小满心想:这钱很多吗?

    吃完饭,韩斌一家三回也回家了。韩斌被小满抢走后,村长怕韩斌家人担心,就没告诉他们。那些去接韩斌的人回来也没说。只说没接到人,村长就让他们先回来了。村长和韩壮在县里等着。

    村长坐着警察的车走了以后,韩壮就放慢了脚步。韩斌他们回去的时候,韩壮正给他奶讲韩斌被人抢走的事。

    汤慧慧越听越觉得不对:“等等,你刚才说组织上请来给你哥上课的那女娃叫啥?”

    “王小满。咋了?”

    “王小满?”

    “嗯。”

    “红旗村的?”

    “嗯。”

    韩斌奶奶:“丽丽嫁的那个男人也是红旗村的。红旗村的年轻人真有本事的。”

    “娘,你不知道。今天……”汤慧慧把韩二柱家的事说了一遍。

    韩奶奶:“刘家做事不地道。可……这姑娘也太厉害了。她这么一闹,以后怎么嫁人?”

    汤慧慧:“谁说不是?太厉害了,谁家敢娶?搁我我是不敢。”

    韩斌:“厉害咋了?厉害别人才不敢欺负她。”

    汤慧慧白了儿子一眼:“过日子又不是打仗。要那么厉害干啥?还有,你以后给我长点心,被一个女娃劫走,丢死人了。”

    下午四点多,刘成把韩丽娶回来了。听到动静,小满娘骂了一句。小满这才知道这里是女人嫁到男人家,不是男人嫁到女人家。

    小满家一共五口人,爹娘、弟弟妹妹。妹妹叫小雪,十二岁。弟弟叫小寒,十岁。

    一家人心情都不好,吃完饭早早就歇了。

    第二天,韩斌一大早就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