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上午相一个,下午相一个。
    小满爹娘都记得他。昨天他一进门就冲小满吼。

    小满爹:“小伙子,你认认我闺女。”

    “嗯。”韩斌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

    小满爹娘听完愣了半天。

    小满爹:“咱闺女还有这本事?”

    “我也不知道。小满,有人找你。”

    小满出来后小满爹娘就回屋了。

    “她爹,这小伙是不是看上咱小满了?”

    “可能是。我看他昨天挺急的。”

    “要是这样就好了。你不知道,昨天我一夜都没睡着。”

    “咋的了?”

    “咋的了?”小满娘白了小满爹一眼:“你们男人就是心大。咱小满昨天那么一闹,他们肯定说咱小满特别厉害。”

    “厉害咋了?咱就是太老实,刘家才这样欺负咱。”

    “算了,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我咋的不明白?你不就怕咱小满嫁不出去吗?我跟你说,有人就想娶厉害媳妇,你就放心吧。”

    “你说院子里那个?”

    “不是,我是说,有人想娶老实媳妇,也有人想娶厉害媳妇。咱小满肯定能嫁出去。”

    小满娘想了想:“这倒也是。”

    院子里,小满看着韩斌说道:“你给我说说外面的事。说的我高兴了,我就告诉你为什么那么做。”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身边的可以慢慢看,外面的就得找人打听。

    “你想听什么?”

    “什么都行。”

    “好吧。我跟你说……”

    韩斌说的口都干了:“还听?”

    “嗯。”

    “好吧。”

    韩斌又说了一个多小时,说的他都要崩溃了:“高兴了没?”

    小满看到她娘和小雪已经把午饭做好了。“吃饭吧,吃完饭再说。”

    “还说?!”

    “不想说?那你吃完饭就回去吧。”

    韩斌咬了咬牙:“说,说到你耳朵长茧。”

    吃完饭,韩斌接着说。说来说去,连钢笔、牙刷都出来了。韩斌发现,小满依然听的很认真。这样一来,可说的就多了。自行车、电话、学校、报纸……

    小满娘:“他爹,这俩孩子说啥呢?”

    “我也不知道。”

    “要不,咱去听听。”

    “别,咱去了,孩子们肯定不好意思。”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小满抬头看了看天:“就说到这吧。你要是刘成,会帮那女人把蛇毒吸出来吗?”

    “会。”

    “刘成冒着中毒的危险帮她把毒吸出来,她会怎么对刘成?”

    韩斌想了想:“她会感动的一塌糊涂。他大爷是刘成的领导,他会让他大爷提拔刘成。以刘成的品行,高升了也许就不要她了。或者,她会觉得刘成很爱她,没她不行。然后变的越来越任性。”

    “嗯。还有,第一个说给韩丽把蛇毒吸出来的人是我娘。”

    “韩丽要是把这事放心上,那他们两个还没成亲就离心了。”

    “嗯。要是你娘知道你为了别的女人做这样的事,你娘会怎么样?”

    “打断我的腿。”

    “那个女人要是嫁到你家?”

    “我娘肯定看她不顺眼。”

    “嗯。你娘既使知道你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心里也不会舒服。还有,昨天那钱是那女的家拿出来。那钱和一般钱不一样。那是刘成上高中的钱。”

    “也就是说,韩丽家出了那笔钱,那刘成的高中就是韩丽家供出来的?”

    “那女的家要是想,就可以这么算。她家只要说:都是亲家,王家可以供你上高中,我们家就不可以吗?刘成这钱就还不回去。要是别人家,可能不会这么算。那女的家……”

    小满哼了一声:“昨天我说:‘我要是不接刘成这钱,刘成的高中就是我们家供出来的。现在,我们让刘成把钱还了,那他这个高中就不是我们家供出来的了。’,她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钱好还,恩难还。钱好算,恩难算。”

    “你把她们的关系弄的这么复杂,她们能过好就怪了。”

    小满笑了笑:“他们自找的。他们要是好好来我家退亲,我也不会为难他们。他们要是把钱还了,刘家也没机会从我手里把这份恩情接过去。”

    “可……这些都和韩丽没关系吧?”

    “没关系。”小满撇了韩斌一眼:“谁家嫁女儿不打听?我和刘成的事又不是秘密。”

    “好吧,她活该。”韩斌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王小满。

    韩斌刚从小满家出来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气乎乎的进了小满家。他怕小满家吃亏,就又折了回去。

    一进门就看到那个女人指着小满的鼻子大声说道:“王小满,你还要不要脸,我儿子不要你,你就趁他成亲的时候跑到他岳家去闹。你还要不要脸?啊?自己不如人还有脸去闹。王小满,我告诉你,你这样的,给我儿子提鞋都不配!王小满,你给我等着。你成亲的时我也来闹。王小满……”

    刘成娘越说越难听。

    小满娘想和她吵,小满没让。

    周围的邻居听到动静后纷纷过来看热闹。人多了以后,小满才说话:“她抢了我男人,我还不能去找她?”

    “你自己没本事,怪得了谁?啊……救命呀。”

    小满家院子里有颗树,大概七八米高。小满一把把她扔到了树上:“做了亏心事还这么嚣张。找死。”

    刘成娘吓的都快尿裤子了。小满以前一直捧着她,敬着她,她就以为小满不会跟她动手。“小……小满,婶子错了,你快把婶子弄下去。”

    “供一个高中生需要多少钱?你又从我家拿了多少钱?”

    “这……”

    “不说?那你就在上面挂着吧。”

    “我说,我说。”

    她说完后,众人都愣了。不是说王家只出了一半的钱吗?咋比全出还多呀?

    “先领证后退亲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

    “不是。”

    “你发誓。”

    “我发……”

    “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我……”

    她不敢发誓,大家心里就明白了。

    刘成爹和刘成听到消息后赶了过来。刘成爹给小满爹说了些好话,小满就让他们把刘成娘从树上弄下来了。

    这么一闹,刘家的名声算是臭了。也不知道刘成娘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欺负人欺负惯了,觉得人家会让她欺负一辈子。

    韩斌摇了摇头就离开了。回家后发现他奶和他娘都黑着脸。“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们了?”

    韩奶奶:“你。”

    汤慧慧:“你。”

    “我?我这一天可都没在家。”

    韩壮:“哥,就是因为你没在家。”

    “什么意思?”

    “奶奶和娘准备带你去相亲。都和人家说好了。上午去镇上,下午去姥姥家。结果你一早就出去了。还一直不回来。”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