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不一样
    汤慧慧拍了儿子一下:“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你都多大了?庄上和你一般大的孩子都好几个了。”

    韩奶奶:“几年不回来,回来还不着家。今天去哪了?”

    “战友家。”虽然小满只答应帮他十次,那也是他战友。“奶奶,娘,你们让我去相亲,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汤慧慧:“你一大早就没影了。怎么告诉你?”

    “你们可以昨天晚上告诉我呀?要是你们昨天晚上告诉我,我今天就不去战友家了。”他确实该成家了。

    汤慧慧不好意思说她昨天忙着八卦别人家的事,把自家的事给忘了。直到晚上睡下了才想起来。“谁知道你今天有事呀?”

    “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等着打光棍吧。”

    “娘。”韩斌拉着汤慧慧的胳膊晃了晃:“娘,你是我亲娘。娘……”

    韩奶奶看的眼睛痛:“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和你娘撒娇?我们跟人家说了,你今天有任务,去不了,明天去。”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不管我。奶奶,娘,那俩姑娘好看吗?”

    汤慧慧:“明天你自己看。”

    “娘,”韩斌又跟汤慧慧撒娇。韩壮看不下去了:“哥,你这样,你手下的兵知道吗?”

    韩斌踢了弟弟一脚:“滚。”

    “娘,我哥踢我。”

    韩斌挑衅的撇了弟弟一眼:“多大了还跟娘告状?有本事踢回来。”

    “好了好了,别闹了,那俩姑娘都挺好看的。”

    韩斌听了挺开心的。不过:“娘,姥姥家村的那个就不说了,镇上的那个姑娘愿意嫁到庄子上?”

    汤慧慧看了看婆婆,镇上那个姑娘是韩奶奶找的。

    韩奶奶:“咋不愿意?我孙子可是大英雄。”

    “奶奶奶奶,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在部队,很多人比您孙子功劳大。”

    “那我孙子也是大英雄。”

    “奶奶……”

    “好了好了,奶奶跟你说,那姑娘长的俊,性格也好,你一准能相中。你要是相中了,咱下午就不去你姥姥家了。”

    汤慧慧一听不乐意了:“娘,我都跟我嫂子说好了。”

    “去了也相不中。”

    “娘,那姑娘挺好的。”

    “好什么好?我孙子可是……”她又想说我孙子可是大英雄,想到韩斌不喜欢听。就改了改:“我孙子可是部队上的人,她一个农村丫头哪配得上我孙子?斌子,你说奶说的对不对?”

    汤慧慧:“斌子,娘给你相的那姑娘特别能干,你就是不在家,她也能把日子过好。”

    韩奶奶:“我给斌子相的那个姑娘也能把日子过好。”

    汤慧慧:“那姑娘看着就娇气。”

    韩奶奶:“那姑娘看着就笨。”

    汤慧慧:“那姑娘手可巧了。”

    韩奶奶:“那姑娘念过书。”

    ……

    婆媳两个谁都说服不了谁。

    韩斌赶紧出来打圆场:“奶奶,娘,听起来,这两个姑娘都不错。我都想看看。再说了,你们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也许我看上人家,人家看不上我。也许她们看上我,我看不上她们。奶奶,娘,咱还是相完再说吧。娘,有吃的吗?我饿了。”

    “没,娘给你做点。走,给娘烧火去。”

    韩奶奶怕媳妇趁机劝韩斌,拉着不让走:“让你弟弟去。你陪奶奶聊会天。奶奶可想你了。”

    韩斌一听嗓子就痛:“奶奶,您就别让我说话了,我今天说了一天话,再说嗓子就哑了。奶奶,明天我还要相亲呢。奶奶,我给您锤锤背。”

    汤慧慧也不想让儿子和婆婆单独相处:“娘,我看斌子挺累的。让壮壮给您捶背吧。”

    韩奶奶看了看韩斌:“你这孩子,累了咋不说?”

    “嘿嘿……奶,那我歇着去了。”

    “去吧。好好歇歇,明天精精神神去相亲。”

    “嗯。”

    另一边,人们散了以后,小满娘看了看树又看了看女儿。“小满,你咋把她扔上去的?”刘成娘可不瘦。

    “力气大,准头好。”不过,这力气和准头都是上辈子练出来的。

    小雪崇拜得看着小满:“大姐,你好厉害。”

    小满摸了摸妹妹的头:“你也可以。”

    小雪的眼睛一下子就亮子:“真的?”

    “真的。只要你肯吃苦。”

    “啊?”小雪邹了邹鼻子:“还得吃苦,那我……那我……”

    小满噔了她一眼:“那你就等着被别人扔到树上吧。一个女孩子,不肯吃苦,像话吗?”

    “我……我……”

    小寒也靠了过来:“大姐,我肯吃苦。”

    “你一个男孩子,凑什么热闹?”

    小寒愣了一下:“大姐,就因为我是男孩子,所以我才要学呀。”

    小满说完就想起来了,这里和她们那里不一样。

    韩斌说了一天,她对这里也有了个初步的了解。

    这里,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出门挣钱,上阵杀敌,女人在家带孩子做饭,照顾老人。

    以前,这里男人的地位比女人高。现在,官府,不,政府提倡男女平等。

    以前,这里也有皇帝,也有奴才。现在,这里人人平等。

    另外,这里还有好多新东西。

    小满看了看弟弟:“想学姐就教你。”

    小寒一听就高兴的蹦了起来。

    小满看了看小雪:“你呢?”

    “我……我……”

    小满直接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不想学?那就体会体会被人扔到树上的感觉。”

    小雪赶紧抱住了小满的胳膊:“姐,姐,我学,我学。”

    小满把她放到地上。“这还差不多。”她王小满的妹妹怎么能弱不禁风?在她的王府里,男孩子们也是要练功的。“现在男女平等。弟弟学的,你也得学。”

    “嗯。学,学。”

    “乖。”小满摸了摸她的头。

    刘成家。

    刘成爹瞪了刘成娘一眼:“不让你去,你非要去。”

    “我……我气不过。”

    “气不过也得忍。”

    “他爹,你说,那丫头咋变成这样了?以前,我说东她不敢往西。”

    刘成爹没好气的说道:“以前你是她婆婆,现在你是她仇人。”

    “那也不对呀。咱们两个差不多重。我就是恨你恨的牙痒痒,也不可能把你扔到树上。你说,那丫头是不是中邪了?我以前听人说,有人中邪后力气就会变大。”

    “要是中邪就好了。她要是中邪了,咱就可以说咱早就发现她不对,才不让儿子娶她。只是她那时候不伤人,咱就没往外说。”

    “对呀!”刘成娘拍了下大腿:“我咋没想到?这样一来,咱毁婚就有理了。不行,咱得把这事坐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