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小满,救命!
    小满娘:“对,你们请人来吧,我们等着。”她闺女不就力气大点,准头好点吗,这些人就说她闺女中邪了。真是的。

    院子里的人都愣了,咋跟她们想的不一样?王小满不仅不怕还让她们去请人。

    小满围着院子里的人转了一圈。上辈子,那些战场上打不过她,朝堂上斗不过她的人没少用邪门歪道对付她。结果哪?还不是输的更惨。她倒要看看,这些人能请来什么高人?

    过了会,院子里的人回神了。出头的又是狗蛋娘:“干吗要我们请人?”

    小满娘:“你们说我闺女中邪了,你们不请谁请?”

    “对。”一个小脚老太太气势凶凶的冲了进来:“刘成她娘,这事又是你挑的吧?当初我就看不上你们家,不愿意把小满定给你们家,死老头不听。”

    刘成娘往后缩了缩:“小满她奶,这事……这事不赖我。是……是你家小满不正常。”

    小满奶奶有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平时跟着大儿子过,小满爹是老二。“既然你觉得我家小满不正常,那你就去把赛神仙请来,看看我家小满到底正不正常?”

    王奶奶又指了狗蛋娘:“还有你。”

    “我……”狗蛋娘心痛钱:“我是听刘成娘说的。”

    “她家和我家有过节,你不知道呀?”

    “我……”

    王奶奶指了指其她人:“还有你们。”

    土豆娘:“婶,我没说小满中邪,我就是想问问,小满的力气咋这么大?”

    “这还像句人话。天生的。你要是不信,就去请赛神仙。”

    小满看着老太太笑了笑。先从气势上压住对方,再逐个击破。不错,像个女人。

    土豆娘:“信,信,您老人家说的我当然信了。”小满让她们请人的时候,她就觉得小满没问题。现在王奶奶又这么说,她觉得更没问题了:“红梅娘,我走了。你走不走。”

    “走,走。”

    狗蛋娘怕出钱,也跟着走了。

    后来又走了七八个。

    王奶奶看了看剩下的几个人:“刘成娘,你带着她们回你家商量去吧。”

    “我……”

    王奶奶两眼一瞪:“小满,把她们给我扔出去。”

    “好。”小满刚准备动手,院子里就没人了。

    王奶奶冲着门口大声说道:“再来我儿子家闹,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小满给老太太搬了个凳子:“奶奶,坐。”

    王奶奶没坐,一直盯着小满看。

    小满任她打量。

    最后,王奶奶先说话了:“你跟我来。”

    “好。”

    老太太带着小满去了后院:“我家小满呢?你是人还是妖?”她虽然没和小满住一起,可小满什么样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死了。人。”

    老太太虽然猜到了,可……老太太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怎么死的?我要听实话。”

    “我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我听你儿子儿媳说,刘成成亲那天,她吐了好多血。”

    老太太听后嘴里说着没出息眼里却流着泪。

    “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过了会,老太太的情绪稳定了点。

    “要告诉她爹娘吗?”

    老太太擦了擦泪:“不用。我一个人知道就行了。有时候,傻点也挺好的。你去给我拿套小满的衣服,我给她立个衣冠冢。”

    “我已经立了。您要是想去,我现在就带您去。”

    “你什么时候立的?”

    “她走后第三天。”

    “我没看错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孙女。”

    “好。奶。”

    “哎。”

    “我带您去看看她。”

    “过几天吧。我得准备点东西。”

    “好。”小满有些好奇:“你就不怕?”

    王奶奶看了她一眼:“怕有什么用?你刚才让她们去找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奈何不了你。再说,你这两天除了替小满收拾那一家子,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还有,我觉得你身有股正气。”

    王奶奶擦干脸上的泪:“好了,我回去了。她们要是再来,你就去叫我,我收拾她们。”

    “谢谢奶。”

    王奶奶摸了摸小满的头:“她们要是问你以前怎么不把力气使出来,你就说奶不让。她们要是问你现在为啥使出来了,你就说刘家欺人太甚。记住了没?”

    “记住了。”

    “那奶走了。”

    “我送您。”

    “好。”

    老太太一走,小满娘就看着小满问道:“你不怕你奶了?”

    “嗯。”有什么好怕的?她又不和老太太作对。

    从小满家跑出来的几个人聚在一起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最后决定去找村长。

    村长听完后把她们训了一顿。他觉得,小满要是有问题,组织就不会让她去给那位同志上课。

    刘成爹和刘成一直在家等消息。

    刘成娘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娘,你这是怎么了?”

    “事情没办成。”刘成娘把经过说了一下。“连村长都护着她。真是见鬼了。”

    刘成爹:“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刘成想了想:“先这样吧。”

    刘成娘:“便宜她了。”

    刘成笑了笑:“来日方长。”

    这几天,小满一边教弟弟妹妹练功一边用刺探敌情的办法把红旗村摸了个透。现在你随便挑出来一个人来,小满都能把她的名字、性格、家人、朋友说出来。

    在这过程中,她对这个社会的了解也更深了。接下来,她准备把周围的几个村子也摸清楚。

    小满教弟弟妹妹练功时,小满娘问了句:“你咋会这个?”小满回了句:“自己琢磨的。”小满娘就不问了。

    老太太过来看到后盯着小满看了半天。小满以为她会问点什么,没想到,老太太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第二天,老太太把小满大伯家、小叔家的孩子都领到了小满家。

    小满看着老太太没说话。老太太笑了笑:“我对他们的要求不高,像你一样,力气大点,准头好点就行了。”

    “知道了。”老太太这是暗示她:不能教太多,教太多别人会起疑。同时,她自己也不能使太多的招数出来,她要是使太多招,别人也会起疑。小满觉得老太太很好,不贪心。

    又过了两天,老太太来找小满,小满带着她去了原主的衣冠冢。老太太在附近转了转:“这地方不错,你懂风水?”

    “略懂。”

    “不止吧?”

    小满没有直接回答:“希望她下辈子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会的。你还给她立了碑,你就不怕别人看到?”

    “不怕。我在这布了阵。您以后要是想来看她就跟我说,我带您来。”

    王奶奶很惊讶:“你还会这个?”

    “略懂。”

    祭拜完,老太太和小满就离开了。快到村口时,遇到了韩斌。

    韩斌胡子拉碴,一看就没休息好:“小满,救……嗯,这位是?”

    “我奶。怎么了?说。”

    韩斌抹了把脸:“我……我快被我娘和我奶逼死了。小满,救命啊。你要是不救我我就被她们逼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