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为民除害
    小满:“能。”

    南河村村长:“为什么?”

    小满:“我的马,我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南河村村长噎了一下。“您说的对。”

    有人看母马死了,就想吃马肉。“姑娘,你这马肉多少钱一斤?要是偏宜我就多买点。”

    小满:“我的马不卖。”

    “不卖?你这马都死了还不卖?

    “不卖。”

    小满爹拉了拉小满。意思是卖吧,不卖就臭了。

    小满摇了摇头。

    把母马和马驹洗干净后,小满把母马抱了起来:“爹,你在这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小满爹以为小满要去卖马:“爹去吧。”

    “不用。你帮我照顾好小黑就可以了。”

    “那……那你快点回来啊。”

    “好。”

    有人想拦,小满瞪了他一眼他就不敢了。

    小满走后,大家见没便宜占就散了。

    村长舍不得小黑,又不敢惹小满。犹豫了半天,还是走了。

    一个多小时后,小满回来了。

    小满爹从地上站了起来:“回来了,马卖了?”

    “没,埋了。”

    “埋了?”他还以为小满只是不想把马卖给南河村的人。没想到她谁都不卖。小满爹心疼坏了:“你这孩子。那是钱买的。你娘要是知道了,得心痛死。你娘要是问,你就说卖了,听到没?”

    “听到了。走吧。”

    “嗯。”

    小满娘这几天没事就到村口等着。看到丈夫女儿回来就迎了过去:“你们可回来了。咦,小满,你抱的什么?”

    “马。”

    “马?哪来的?”

    “买的。”

    “买的?!”小满娘看了看小满怀里的马:“这么小,是不是刚生下来?”

    “是。”

    小满娘气坏了:“你们两个是不是傻?啊!刚生的马也敢买,买了干啥?吃肉啊?”

    小黑冲着小满娘叫了几声。

    小满拍了拍小黑的脑袋:“乖。我娘是怕我养不活你。”

    小黑叫了几声,好像在说:我才不会死。

    小满在小黑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是我的坐骑,生命力比所有的马都强。上辈子,我们一起驰骋沙场,这辈子,我们仍然是可以把性命托付给对方的伙伴。”

    小黑开心的蹭了蹭小满。

    小满娘:“你们两个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小满:“娘,小黑不会死。”

    “你又没养过马,你怎么知道它不会死?还有你,”小满娘指着小满爹的鼻子训道:“女儿不懂,你也不懂?这么小的马,怎么养?”

    小满:“用奶粉养。”

    “奶粉?!你……你这是养马哪还是养孩子呢?”

    小满爹:“孩子想养就让孩子养呗。没奶粉就喂小米粥。”

    小满娘瞪了小满爹一眼:“有你这么惯孩子的吗?孩子都让你惯坏了。”

    小满爹怕把村里人招来:“好了好了,我错了,行了吧?走走,回家,回家。”

    小满娘也不想让人看笑话:“我快被你们父女两个气死了。啍!”

    小黑现在还比较弱,回到家,小满就把它放在了自己屋里。小满爹熬了一锅粥。小黑一会就喝完了。小满娘知道后放心了点。她觉得能吃进去东西应该死不了。

    她虽然生气,可也怕小黑死了。安顿好小黑后才收拾小满爹带回来的东西。

    看到种子,小满娘直接爆了。拿起扫帚就行小满爹身上打。小满爹边躲边解释。小满娘根本不听。小满爹没法,只好跟闺女求救:“闺女,救命啊。闺女,救命啊。”

    小满从屋里走了出来:“娘,你要是不放心就跟我们一起去。”

    “对,对,跟……跟我们一……一起去。”小满爹边躲边求绕:“你……你让我喘……喘口气,一……一会再打。行……行不行?”

    小满娘也打累了:“行,一会再跟你算帐。王小满,你给我进来。”

    “嗯。”

    打人也是个力气活。一进屋,小满娘就坐到了炕上。“说吧,你们这几天去哪了?”

    “我们……”小满把这几天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行啊,地方都找好了。”小满娘知道自己拦不住:“下次带我去。我倒要看看,你们找的地方有多好。”

    “好。”

    “对了,你们出去后,韩斌来了好几回。”

    “有事?”

    “没。他要回部队了,来和你告个别。结果你一直不回来。”

    “知道了。”

    小雪和小寒放学回来看到家里多了匹小马倒是挺高兴的。

    王奶奶听说后也过来看了看。

    晚上,所有人都睡下了。小满从炕上坐了起来。小黑听到动静抬头朝小满看了过来。

    小满走过去摸了摸小黑的脑袋:“那个村长心术不正,我得把他治住。要不他以后还得作怪。”

    小黑蹭了蹭小满的胳膊。意思它也要去。小满揪了揪小黑的耳朵:“等你会走了再说。”

    小黑把脸扭到了一边。意思是我生气了。小满给它顺了顺毛:“乖,等你会走了,我去哪都带着你。”

    小黑高兴了。拿脑袋顶了顶小满。意思快去快回。

    南河村村长睡的正香,忽然听到了水声。刚开始,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越听越觉得不对。他睁眼一看,自己竟然躺在河边。更恐怖的是河边还有个黑影。

    村长身上的寒毛蹭的就竖起来了:“你……你是人还是……还是鬼?”

    “你猜。”

    “你……你是女人?”

    “嗯。”

    “我得罪你了?”

    “你心术不正。”

    村长不敢狡辩:“我改。”

    小满边往河里扔石头边说:“不改也行,我可以为民除害。”

    村长吓的都快尿裤子了:“我改,我一定改。”他可不想让人扔到河里喂鱼。“女侠,您能告诉我,我哪得罪你了?”

    “哪得罪我?看来,你得罪的人很多呀。要不怎么会不知道哪得罪我了?”

    “没,没。我……我就是……我以后会好好做人,我发誓。”

    小满拍了手上的土:“做人要厚道。”

    “对,对,做人要厚道。”

    “回去吧。”

    “好。”

    从这以后,南河村村长一想做坏事就会想起村边的河和河边的黑影。还有黑影扔到河里的石头。

    本来,他还想既使要不回小马也散布点流言给那对父女添点堵,现在也不敢了。

    第二天,小满刚准备去县里买奶粉,邮递员就来了:“王小满,有你的信。”

    “信?”

    “嗯。”邮递员看了看信封:“从部队寄来的,你家有人当兵?”

    “没有。”

    小满娘:“韩斌不是要给你介绍对象,这信应该是他寄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