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踹娃
    汤慧慧:“我去?”

    韩大山:“我去不合适。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万一……万一他们不是打架,是那什么哪?”

    “那什么是什么?”

    “两口子那点事。”

    汤慧慧明白了:“要是那,我可不好意思去。”

    “那就别去了。”

    “要不是哪?”

    “那也是他自找的。睡觉。”

    汤慧慧老觉得他儿子叫那么大声是在挨打,哪能睡得着?

    韩大山也睡不着了。娶个厉害媳妇是一回事,被媳妇打又是另外一回事。媳妇厉害点没什么。可要是被媳妇打那可就太丢人了。

    田大花担心小满不好相处,也睡不着。后来又听到韩斌叫那么大声就更睡不着了。她想:把自己男人整成这样,这王小满也太厉害了吧?

    天一亮,小满就醒了。

    七点多,韩奶奶醒了。

    院子里静悄悄的。

    韩奶奶起来一看,四个屋子的门都关着。大门也关着。韩奶奶知道这两天大家都累。就没有叫他们。自己去厨房做饭去了。

    过了会,韩壮醒了。一醒就去厨房找吃的:“奶,怎么是你做饭?”

    “她们还没醒,饿了吧?饭一会就好。”

    “嗯。那我先去洗把脸。”

    “去吧。”

    又过了会,韩贵也醒了。醒来发现老婆还睡着就推了推:“你怎么还不起?”

    田大花揉了揉眼:“你弟弟叫了一夜,我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瞎说。”他觉得要叫也是王小满叫。

    “真的。你弟弟叫了一夜。”

    “不可能。快起。”

    “不信算了。”

    田大花起来后把两个孩子也叫了起来。

    孩子们一起来家里就热闹了。

    韩大山和汤慧慧听到动静也起来了。

    汤慧慧起来就找韩斌。结果发现韩斌两口子还没起。

    汤慧慧想了想把孙子叫了过来:“大宝,去叫你二叔起床。”

    “好。”韩大宝跑到韩斌门前大声喊道:“二叔,太阳晒屁屁了。二叔,太阳晒屁屁了。”

    屋里静悄悄的。

    汤慧慧又把孙女叫了过来:“大妮,去拍拍你二叔的门。”

    “好。”韩大妮蹬蹬蹬跑过去拍了拍韩斌的门:“二叔,奶让我过来拍你的门。”

    汤慧慧在心里说了声小笨蛋。

    吱!韩斌的门开了。

    汤慧慧心里咯噔了一下。

    韩大山:“你进去看看。”

    “好。”她现在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

    一进去,汤慧慧就愣了。“斌子,斌子,你媳妇哪?”

    韩斌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媳妇?我媳妇在我怀里哪。嘿嘿……”

    汤慧慧拍了拍儿子的脸:“醒醒,醒醒。”

    韩斌睁眼一看:“娘,你怎么在这?”

    “你媳妇呢?”

    “我媳妇不在这吗?”韩斌边说边往旁边看,结果旁边根本没人。这下,韩斌彻底醒了:“娘,我媳妇呢?”

    “我怎么知道?”

    韩斌穿上衣服就往外跑,发现大门关着的就又跑了回来:“小满,你藏哪了?”

    汤慧慧:“这屋哪能藏人?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是不是打架了?”

    “没。我去红旗村看看,说不定小满回娘家了。小满要是回来,你就让壮壮去找我。”

    “吃点东西再去。”

    “不了。”

    韩斌打开大门就跑了。

    汤慧慧:“这叫什么事?”

    韩壮:“大门关着,二嫂是怎么出去的?”

    田大花:“马驹也不见了。”

    韩奶奶:“她出去的时候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田大花:“她不会是被人劫走了吧?”

    韩贵:“瞎说啥?你不是说马驹也不见了吗?谁没事劫个小马驹?”

    大伙正说着。小满领着小黑回来了。小黑的背上背着两只野鸡。

    汤慧慧的脸立马拉了下来:“你去哪了?”

    韩大山:“壮壮,去把你哥追回来。”

    韩壮答应一声就跑了。

    小满:“山上。”

    汤慧慧:“你出去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韩斌知道。”

    汤慧慧不信:“那他怎么还跑出去找你?”

    “问他。”

    “你……你……”

    两人正僵着,韩斌跑回来了:“小满,你跑哪了?”

    小满邹了邹眉:“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早上要上山。”

    “昨天晚上?”韩斌想起来了:“我一紧张就忘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汤慧慧、韩大山:这不是我儿子。

    韩奶奶:年轻人就是腻歪。

    韩贵:看来媳妇没听错,昨天晚上就是斌子叫的。

    田大花:王小满真有本事。瞧二弟紧张的。

    韩壮:二哥怎么这么没出息?人都娶回来了还怕跑了。

    韩大宝凑到韩奶奶身边:“太奶奶,我想吃鸡。”

    韩大妮吸了吸手指:“我也想吃。”

    孩子们说完,大人们才回神。

    韩奶奶看了看小黑背上的鸡又看了看小满。

    小满:“中午吃。”

    韩奶奶看了看重孙:“谢谢你二婶。”

    韩大宝:“谢谢二婶。”韩大妮也跟着说了声谢谢。

    小满想把小黑身上的鸡拿下来,刚把手伸过去,韩斌就把鸡拿走了:“我来我来。小满,你对我真好。”

    汤慧慧:她哪对你好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韩大山:幸好昨天晚上没过去。

    韩奶奶:自己找的就是不一样,瞧那热乎劲。

    田大花:这是娶了个媳妇还是娶了个祖宗?

    韩贵:刚结婚都这样,过几年你再看,媳妇摔倒都不想扶。

    韩壮:二哥好喜欢二嫂。

    “二嫂,你是怎么出去的?刚才我们找你的时候,大门是从里面关着的。”

    小满指了指墙边的梯子。其实,她根本没用梯子。她把梯子放那只是摆个样子。

    韩斌:“爬墙太危险,以后你要是想出去。就把壮壮叫起来。”

    韩斌转头看着韩壮说道:“听到了没?”

    “听到了。”重色轻弟。

    大宝昨天就想摸摸小黑,他娘不让。今天趁大人们不注意就偷偷走了过去。

    大宝刚把手放到小黑身上,小黑就把他踢到了墙边的草垛上。

    “哇……”

    田大花吓死了:“大宝!”

    韩贵赶紧跑过去把大宝抱了起来:“儿子,没事吧?”

    “痛。”

    田大花也跑了过来:“哪痛?”

    “屁屁。”

    韩大山看了看墙边的草垛:“没事。那草垛很软,跟被子差不多。”

    哄好儿子,田大花回头看着小满说道:“弟妹,把马驹栓到马棚吧。”

    小满:“我的马不用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