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想想就觉得疼
    刘大壮还没来得及说话。俏寡妇就开口了:“你少骗人。告诉你,我是不会上当的。”

    王大嘴朝后看了看,发现刘大壮真的来了。“刘……刘队长,我……我刚才是和俏寡妇开玩笑的。”

    俏寡妇想看看刘大壮是不是真的来了,又不敢。就使劲把王大嘴和三柱媳妇推到了地上:“你们以后要是再说那样的话,我还揍你们。啍!”

    哼完后,俏寡妇就推开人群跑了。连桶和扁担都不要了。

    大伙都愣了。

    三柱媳妇边揉胳膊边说:“你别跑呀。”

    俏寡妇跑的更快了。

    大伙看看刘大壮又看看俏寡妇。

    刘大壮把地上的桶和扁担捡了起来:“王大嘴,你以后要是再偷东西,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

    王大嘴吓死了:“刘队长,我……”

    刘大壮瞪了她一眼,她就不敢说话了。

    三柱媳妇有点心虚:“刘队长,我……我不是针对你。”

    刘大壮没理她。“二牛,去把三柱叫来。”

    “哎。”

    三柱一来就瞪了他媳妇一眼:“等会收拾你。”

    三柱媳妇缩了缩脖子。

    三柱:“队长,她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

    刘大壮:“造谣也是犯法的。”

    三柱:“我知道。回去我就收拾她。”

    刘大壮:“那是你们两口子的事。我就是告诉你造谣也是犯法的。”

    三柱把他媳妇领走后,看热闹的人就散了。

    刘大壮想了想挑了一担水去了俏寡妇家。他以前觉得女人也就会做个饭带个孩子。也没怎么关注过俏寡妇。今天仔细一看,俏寡妇在村边安安稳稳过了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俏寡妇用树枝围了个小院。树枝不高,也就一米五六。但是,一米往上的地方都是刺。

    院子里很乱。到处都是枯树枝、破石头、烂盆、烂碗……表面上看,这些东西都没什么用。可你要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大部分枯树枝都是有刺的,大部分破石头都是尖的,烂盆烂碗的豁口几乎都是朝上的。

    院子里的东西又多又乱,就是白天,一不小心都可能踩到。要是晚上……想想都觉得疼。

    就连俏寡妇住的窝棚也是用带刺的树枝搭的。

    刘大壮觉得,俏寡妇家看起来就像个大刺猬。

    “俏……”刘大壮本来想叫俏寡妇,又觉得不合适就咳嗽了几声:“在家不?我给你挑了一担水。”

    俏寡妇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放门口吧。”

    “你……你出来一下。”

    “干啥?”

    “我……我想问你点事。”

    俏寡妇哪好意思出去:“问吧。”

    刘大壮想了想,挑着水进了院子:“我把水担进来了。”

    “嗯。”

    刘大壮走到窝棚前问道“你……你是不是真看上我了?”

    俏寡妇没说话。

    刘大壮又往前走了几步:“俏……俏俏,你是不是真看上我了?”

    “我……我克夫。”

    “他们还说我爹是我克死的。”

    “我脸上有疙瘩。”

    “我娘瘫在炕上。”

    “你是民兵队队长。”

    “民兵队队长也得娶老婆。”

    “你可以娶个大姑娘。”

    “你也是大姑娘。”

    俏寡妇脸红了。“你真愿意娶我?”

    “嗯。”

    “你娘能同意?”

    “能。”

    “你咋知道?”

    “她是我娘,我当然知道。俏俏,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我怕我配不上你。”

    “配得上,配得上。”

    “那……那你找人来提亲吧。”

    “好。俏俏,我把水给你提屋里。”

    “嗯。”

    “那我进去了啊?”

    “嗯。”

    刘大壮一进去就愣了。院子里已经够乱的了,屋子里比院子里更乱:“俏俏,你晚上睡呢?”

    俏寡妇朝上面指了指:“那。”

    原来,俏寡妇弄了个吊床。吊床很高,都快到窝棚顶了。

    “你咋上去的?”

    俏寡妇拿着杆子挑了挑,吊床里掉出来一根绳子。俏寡妇捉着绳子就爬上去了。

    刘大壮都看愣了。“俏俏,你咋这么厉害?”

    俏寡妇笑了笑,笑容里都是苦涩:“逼急了你也可以这么厉害。”

    刘大壮的心痛了一下:“俏俏,以后我保护你。”

    俏寡妇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好。”

    刘大壮看着心疼:“俏俏,我现在就回去和我娘说。”

    “好。”

    老太太听完后看了看儿子:“你想好了?”

    “嗯。”

    “那行吧。”老太太摸了摸儿子的脸:“是娘拖累了你。”

    刘大壮笑了笑:“你是我娘。再说,俏俏挺好的。”

    “你想请谁当媒人?”

    “王小满。”

    “王小满?”

    “嗯。要不是她,我和俏俏也走不到一起。”

    老太太笑了:“这倒也是。”

    第二天一早,刘大壮就去了红旗村。

    小满刚吃完饭,韩勇就带着刘大壮过来了:“队长,刘队长想让你给他当媒人。”

    小满看了看刘大壮:“我不会。抱歉。”

    刘大壮:“你已经做成了。昨天……”

    小满听完后笑了笑:“恭喜。媒人怎么做?”

    刘大壮:“我也不知道。我回去问问,问好了告诉你。”

    “好。”

    刘大壮问好后,小满就按他说的当了一回媒人。

    看到俏寡妇的第一眼,小满就觉得俏寡妇有点怪。仔细一看,小满就知道哪怪了。

    俏寡妇前夫家知道她要嫁给刘大壮后就去找刘大壮娘。说她克夫,说她前夫让她守节。

    刘大壮娘说现在是新社会,只要她儿子愿意,她就没意见。

    俏寡妇前夫家又想把俏寡妇的爹娘找过来,刘大壮知道后就去他家坐了坐他们就消停了。

    成亲那天,小满吃完席就带着小黑离开了。

    天黑了以后,小满又带着小黑回到了刘大壮家。

    老太太已经睡了。

    新房里的灯还亮着。小满在窗户上捅了两个洞。小黑一个她一个。

    新房里,新娘子盖着盖头坐在炕上。

    刘大壮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新娘子身边:“俏……俏俏,你咋又把盖头盖上了?”

    “我想让你再揭一次。”

    “调皮。”刘大壮伸手把盖头揭了下来。盖头一揭下来,刘大壮就向后退了两步:“你……你谁呀?我媳妇呢?”

    新娘子站起来朝刘大壮走了过去:“大壮哥,我就是你媳妇。”

    刘大壮又往后退了几步:“不是,你不是我媳妇。你把我媳妇藏哪了?”

    新娘子又朝刘大壮走了几步:“大壮哥,我真是你媳妇。”

    “不是,你不是。”刘大壮一把掐住了新娘子的脖子:“说,你把我的俏俏藏哪了?”

    新房外,小满看了看小黑:“果然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