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这女人也是醉了
    小黑小声问道:“刘队怎么这么笨?”

    小满:“他醉了。”

    屋里。

    “大壮哥,我真的是俏俏。”

    “不是。”刘大壮手上又加了点劲:“你把我的俏俏藏哪了?说。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掐死你!”

    “大壮哥,你……你先松手,我……我快出不上来气了。”

    “不松,快说。”

    “大壮哥,你……你先松手。”

    “不松。”

    小满找了块小石头从窗户扔了进去。

    刘大壮的胳膊一下子就麻了。

    新娘子趁机从他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咳咳咳……”

    刘大壮看着新娘子问道:“你是不是妖怪?”

    新娘子瞪了刘大壮一眼:“你才是妖怪。”

    “那我的胳膊怎么麻了?”

    “我怎么知道?”

    “你……好,不说这个,你快点把我的俏俏还给我。”

    “笨蛋,等着。”

    “快点。”

    “知道了。”

    新娘子转过身在脸上抹了抹。

    刘大壮:“你怎么站那不动?你不是要把我的俏俏还给我吗?”

    “你的俏俏马上就回来了。”

    一会,新娘子转了过来。

    刘大壮惊讶的瞪大了眼:“俏俏?”

    “嗯。”俏寡妇是既好笑又无奈。

    “不对。”刘大壮使劲晃了晃脑袋:“刚才你脸上没疙瘩。你……你肯是妖怪!你……你想色诱我,我不上当,你就变成我的俏俏骗我。对,就是这样。说,你把我的俏俏藏哪了?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找人收了你!”

    “我就是俏俏。”

    “不是。”

    “我是。大壮哥,你听我说,我……”

    “不听。你快点把我的俏俏还给我。”

    “你听我说,我就……”

    “不听。”

    小满看了看俏寡妇,跟一个喝醉酒的人解释,这女人也是醉了。

    小满不想在屋外站一夜,就又往屋里扔了块小石头。

    刘大壮摸了摸脑袋:“我的头怎么这么晕?你是不是给我施法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碰你的。我的心里只有俏俏。我只和俏俏睡。你……你……”

    刘大壮还没说完就睡着了。

    俏寡妇是既幸福又郁闷。

    小满拍了拍手上的土。好了,这下不怕新郎把新娘掐死了。

    从刘大壮家出来,小黑看着小满说道:“主人,刘大壮得再给您送份礼。”

    小满笑了笑:“他以后可能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

    天亮了,刘大壮还没醒。他本来就喝了不少洒,后来又被小满打了一下,就睡的更实了。

    俏寡妇想把刘大壮叫醒。叫了几次也没叫醒。俏寡妇没办法,只好出去端了盆凉水。

    俏寡妇用凉水给刘大壮洗了几遍脸。刘大壮才睁开眼。一睁眼,刘大壮就说:“妖精,还我俏俏。”

    俏寡妇拍了拍刘大壮的脸:“大壮哥,醒醒。”

    刘大壮定睛一看:“俏俏?”

    “嗯。”

    刘大壮一把把俏寡妇抱到了怀里:“我还以为你被妖精捉走了。”

    俏寡妇心里甜甜的:“妖精好看不?”

    “不好看。”

    俏寡妇心里更甜了:“大壮哥,我给你变个戏法。”

    “你还会变戏法?”

    “嗯。”

    “你会变什么戏法?”

    俏寡妇拍了拍刘大壮的胳膊:“你放开我,我给你变。”

    “好。”

    俏寡妇先往脸盆里撒了点东西又当着刘大壮的面洗了洗脸。

    刘大壮好奇的问道:“你这变的啥?”

    “一会你就知道了。”

    几分钟后,俏寡妇脸上的疙瘩小了。

    刘大壮惊讶的瞪大了眼:“昨天……昨天那个妖精真的是你?”

    俏寡妇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刘大壮凑近一看。俏寡妇的脖子上有一圈手印。刘大壮心疼坏了:“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说话间,俏寡妇脸上的疙瘩都消失了。

    刘大壮摸了摸俏寡的脖子:“疼不?”

    俏寡妇看着刘大壮的眼睛说道:“不疼。我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

    “都怪我。”

    “我也有错。明明知道你喝了酒,还想让你知道真相。”

    “不怪你。俏俏,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好好的洞房花烛夜,不仅没洞成,还差点把新娘掐死,刘大壮想想就后怕:“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少喝点还是可以的。”

    “不喝了。”刘大壮摸了摸俏寡妇的脸:“你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这个,俏寡妇就觉得心酸。“我被他们赶出去后没有东西吃,就到山里找吃的。实在找不到的时候我就揪树叶吃。吃着吃着,脸上就起了好多疙瘩。刚开始,我还以为中毒了。后来才发现,我对一种树叶过敏,只要吃了那种树叶,我脸上就起疙瘩。后来我又在山里发现了一种草,只要把那种草捣碎糊在脸上,疙瘩就落了。后来我把那种草和那种树叶晒干磨成粉试了试,效果也一样。”

    “你怎么不跟他们解释?”

    “解释?那年月,兵荒马乱的。我一个女人,既没婆家又没娘家,要是再把脸上的疙瘩去了……”

    刘大壮把俏寡妇抱到了怀里:“你受苦了。”

    俏寡妇笑了笑:“都过去了。”

    “对。都过去了。以后我保护你。”

    “好。”俏寡妇抬头看了看天:“不早了,该做饭了。”

    刘大壮舍不得松手:“再抱会。”

    “那好吧。”

    又过了十几分钟,刘大壮还舍不得松开俏寡妇。

    俏寡妇推了推他:“大壮哥,我该做饭了。”

    “再抱会。”

    又过了十几分钟。刘大壮还舍不得松手。

    “大壮哥,咱们要是再不出去,娘该喊了。”

    “不会。”

    “娘就是不喊,我也不好意思一直呆在屋子里。”

    刘大壮哀嚎了一声:“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俏寡妇笑了笑:“你再歇会,我做好饭叫你。”

    “好吧。”刘大壮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俏寡妇。

    俏寡妇刚转身,刘大壮就拉住了她:“俏俏,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没了。”

    “没了?”

    “嗯。怎么了?”

    “昨天我以为你是妖怪,就掐你脖子。掐着掐着我的胳膊就麻了。我还以为是你捣的鬼。既然不是你,那我的胳膊怎么一下子就麻了?还有,我怎么一下子就睡着了?”

    “你不是喝醉了吗?喝醉了就容易睡。”

    “不对,我的头好像疼了一下。我的胳膊好像也疼了一下。”刘大壮撸起袖子看了看:“看,我胳膊上有个印。”

    俏寡妇走过去看了看:“还真是。”

    刘大壮又往地上看了看,发现地上有两块小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