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你们的心咋这么狠
    接着,刘大壮和俏俏又在窗户上发现了两个洞。

    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后同时说道:“幸好有人听墙脚。”

    说完后,两个人又不好意思了。

    刘大壮摸了摸脑袋:“昨天笨死了。”

    俏俏的脸红红的:“幸好咱俩昨天没……没那什么。”

    刘大壮把地上的小石头捡了起来:“也许,人家根本不是来听墙脚的。我觉得,这两块小石头肯定打到了我的穴道上,要不然我不可能松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睡着。”

    “你是说,那人是高手?”

    刘大壮点了点头:“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听墙脚,何况还得跑到别的村。”

    “你咋知道他不是咱村的?”

    “我从小在这长大,后来又当了民兵队队长,咱村的人有些啥本事我心里很清楚。”

    俏俏想了想:“那……会不会是王小满?你不是说,她特别厉害。”

    “不可能,她是女的。”

    “那……那是谁呀?”

    刘大壮想了想:“不知道。我觉得,人家只是路过。听到我要掐死你就顺便看了看。”

    俏俏也觉得这个解释比较合理:“大壮哥,咱俩运气真好。”

    “是啊。”刘大壮把俏俏抱到了怀里:“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对了,以后别抹那些东西了。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好。大壮哥,我该做饭去了。”

    “嗯。你去吧,我跟娘说一下,免得娘误会。”

    俏俏看着刘大壮笑了笑:“娘又没喝醉。”

    刘大壮摸了摸鼻子:“嘿嘿……”

    老太太听完后让刘大壮把俏俏叫了过来。

    俏俏有点害羞:“娘。”

    老太太冲俏俏招了招手:“孩子,过来。”

    “唉。”俏俏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老太太亲切的拉住了俏俏的手:“长的真俊。”

    俏俏的脸更红了。

    老太太看了儿子一眼:“俏俏既好看,又聪明。你小子捡了个大便宜。”

    刘大壮:“嘿嘿……”

    俏俏:“娘,大壮哥也好。”

    老太太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好,好,你们两个都好。对了,别人要是问你们俏俏脸上的疙瘩怎么没了,你们就说你们也不知道。”

    刘大壮不愿意:“为啥?他前夫家说俏俏的前夫是俏俏克死的,他前夫死的不甘心,让俏俏给他守节,所以就让俏俏起了一脸红疙瘩。”

    老太太看着俏俏说道:“娘知道你委屈。可,冤家易解不易结。你前夫家觉得你克死了他儿子,得给他儿子守节。你嫁给大壮他们本来就不高兴。咱要是说俏俏脸上的疙瘩是自己弄的,和他儿子没关系,人们是不是会笑话他们?他们是不是更不高兴?”

    刘大壮:“不高兴就不高兴。咱又不怕他们。”

    老太太瞪了儿子一眼:“咱是不怕他们。可一个村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能不结怨就不结怨。咱们什么都不说,人们也会想:俏俏脸上的疙瘩怎么没了?是不是那些疙瘩跟她前夫没关系?是不是俏俏给她前夫守了这么多年,她前夫不怪她了?这样一来,她前夫家面子上好看,心里的怨气也会少点。”

    刘大壮怕别人说俏俏缺男人:“会不会有人说俏俏是因为和我……和我那什么了,脸上的疙瘩才落的。”

    “俏俏没嫁到咱们村的时候脸上也没疙瘩。”

    刘大壮看了看俏俏。

    俏俏:“我听娘的。”

    刘大壮:“那……好吧。”

    背山村的人知道俏俏脸上的疙瘩落了后着实议论了几天。不过,大体都和老太太说的差不多。

    老太太正在院子里晒太阳。俏俏前婆婆黑着脸从门口走了进来:“老太太,你们是不是请人给我儿子施法了?”

    “给你儿子施法?”

    “你们的心咋这么黑?我儿子都死了,你们还不放过他。”

    “我们没给你儿子施法。”

    “那她脸上的疙瘩怎么没了?”

    “你等一下。”老太太回头朝屋里喊了一声:“俏俏。”

    “哎。”俏俏从屋里走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了前婆婆:“婶,您来了?我给您搬个凳子。”

    “不用。”前婆婆看到俏俏就来气:“扫把星,你搬的凳子我可不敢坐。”

    老太太看了看俏俏:“去把门关上。”

    “哎。”

    俏俏把门关上后,老太太看着俏俏前夫的娘说道:“你不是想知道俏俏脸上的疙瘩怎么没的吗?俏俏,给她演演。”

    “好。”

    俏俏演完后,前婆婆半天没说话。

    老太太:“你儿子是鬼子炸死的。你要恨也是恨鬼子。”

    “我……”

    “俏俏也给你儿子守了这么多年了,够了。”

    “我……我儿子的命咋这么苦?唔……”

    “其实,你该给孩子结个冥亲。”

    俏俏前婆婆不哭了:“结冥亲?”

    “嗯。”

    俏俏前婆婆擦了擦脸上的泪:“我回去和他爹商量商量。这事……”

    老太太:“这事就咱们两家知道。”

    俏俏前婆婆看了看俏俏。

    俏俏:“婶,我娘不让我说,我就不说。”

    老太太看了看俏俏前婆婆:“你放心吧。”

    “那我回去了。”

    “嗯。”

    临走前,俏俏前婆婆又看了看俏俏。眼神复杂。

    另一边,家属区建好了。

    韩斌一知道就把信纸拿了出来,刚写了两个字就不写了。

    几天后,韩家收到一封电报:家属区已建好,速来。

    两年前,韩家人不想让小满进门。现在,韩家人舍不得小满走。尤其是大妮和大宝。可,再舍不得也得让人家夫妻团聚。

    虎妞也舍不得小满走,小满走的时候虎妞拉着李老头送了小满好几里。

    定好时间,小满回了趟娘家。

    开好证明,小满就带着小黑出发了。

    小满走后,汤慧慧又睡不着了。

    韩大山半夜醒来上厕所,看到老婆还没睡:“你咋还不睡?”

    “睡不着。”

    “咋的了?”

    “小满一个人上路,我不放心。”

    “那不还有小黑吗?放心吧。”

    “小黑能管什么用?”

    “小黑能管什么用?说不定,小黑比小满还厉害。”

    “真的?”

    “嗯。睡吧。”

    “好吧。”

    韩大山上完厕所,汤慧慧还没睡:“你咋还不睡?”

    “你说,他们两个要是有了孩子,小满会不会做饭?”

    “不知道。等他们生了孩子,你就去看看。他们要是不会养,你就把孩子抱回来。”

    “好吧。”

    电报一发出去,韩斌就盼着小满快点到。盼了几天,盼到了一份电报。看完电报,韩斌郁闷坏了。

    郁闷完,韩斌就劝自己。这样也好。说不定,小满来的时候张俊已经结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