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3 复仇的贝子圣座
    卢蓝和蓬头怪的死亡,给了神堂重重的一击。

    他们本来还能坚持的防线,在这一刻出现了缺口,耀世军和零商会趁机发动了猛攻,不少神堂的人瞬间被杀,攻方的积分瞬间猛涨,而神堂的积分则以更快的速度掉落。

    只要看看几方现在的差距,就知道神堂如果没有什么底牌存在,他们已经不可能成为积分第一了。

    何博士在神堂的阵营中气得愤怒的吼叫。

    红发站在蓬头怪的旁边,双手的荆条又重新出现,尖端插入了刚刚自己杀死的怪物身体里,不知道在吸收着什么。

    叶钟鸣张了张嘴想要阻止,但想想还是算了。

    红发的复活本就带着神秘,就让她根据本能来吧。

    云顶山庄一出手,就直接干掉两个拥有六级实力的对手,这让几个势力的领头人都为之侧目,可是现在手下打得如火如荼,他们想要分开也不可能,除非他们亲自去和叶钟鸣对战,否则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看了看光幕上的积分情况,耀世军和零商会选择了什么都不做。

    他们的积分正在飞速上涨,攻击的重点都放在了神堂身上,显然打着先把这个势力消化掉再说的念头。

    云顶的确一出手就给了他们以震撼,但是两个人又能杀多少?暂时放放也是可以的。

    叶钟鸣目光一动,看到其他几个势力对自己的态度,干脆就开始四处游走杀戮,争夺箱子。.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红发也是有样学样,不再和接近自己实力的对手周旋,在吸干了蓬头怪精华恢复了一些自己伤势之后,护卫在了叶钟鸣的身边。

    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走到了云顶的水瓶之护前,看向了核心成员中的一个人。

    “女人,出来打一场,我们的帐要算算了。”

    这个穿着连帽衫声音带着无比恨意的男人,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指了指带着面具的夏白,发出了挑战。

    贝子圣座!

    夏蕾皱皱眉,并不想理会。

    可是夏白却突然走了出去,站在贝子圣座前。

    “你的那只手大黄觉得味道不错,就是不知道新长出来的会怎么样。”

    两个人前世仇人一样的对视着,夏蕾张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除了叶钟鸣外,夏白对谁都没有多少言语,可能只有这个贝子圣座可以让她说上完整的一句话。

    “你破了我的微察世界,断了我的手,让我差点死掉。”贝子的脸被帽衫遮住,露出一片阴影,还有他微微颤动的身体。

    他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圣座,曾经把夏白戏弄殴打到如同一条野狗似的。网.136zw.>可是第二次战斗,这个半边脸都被毁掉的女人击碎了他所有的自尊和高傲。

    他败了,败得无比彻底,几大圣座联手,被人家杀的杀,残的残。

    甚至,击败他们的,只是云顶的核心成员,人家的老大根本就没有出现。

    这让贝子心中的挫败感如同惊涛海浪一样,每时每刻在狠狠拍打他的心,养伤的时候,贝子不止一次的想到自杀。

    可是他挺过来了,在魔金的帮助下,他找到了恢复手臂的方法,找到了恢复双眼的方法,他重生了。

    哪怕付出了旁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现在,再一次面对这个女人,他要杀死她,把心中的梦魇驱赶出去,然后重新向着最开始的目标进发,直到成为最强的那个人。

    为了这一天,贝子准备了太久,以至于兴奋到身体都有些失控。

    “魔金现在还坐着轮椅,圣座的位置也要被人取消了,我们的势力成了商会中最弱的两个,都是拜你所赐。”

    贝子缓缓解开了帽衫,露出了他的脸。

    半年多前,那是一张干净英俊的脸,而现在,上面是沧桑和杂乱的胡须,闭着双眼,眼眶周围满是丑陋的疤痕。

    “再打一次吧,杀了你,再杀了叶钟鸣,一切就都结束了。”

    看不清夏白面具后的脸,但她露出的眼睛里,却带着明显的讥讽。

    “傻x。”

    夏白这样回答贝子圣座,就如同第二次战斗的时候,她用了‘二货’这两个字来形容这个话痨一样。

    说完,夏白的身体就变得有些虚幻,整个人都淡化了许多,她发动了血统:低级暗影魅灵。

    这还没完,夏白把身后背着一件武器拿了过来,在白石地面上一顿,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一把银色级别的黑色长柄镰刀立在了那里。

    那件第一层奖励轮盘中的第一个奖励,悲伤墨纹镰!

    梁初音宰掉了胖城,趁机抢夺了这把武器,夏白喜欢就拿了过来。

    随着镰刀在地面的碰撞声,嗡嗡声传来,天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硬币大小的虫子,很快便遮挡住了这片区域,本来还很光亮的地方变得阴暗起来。

    “是黑暗天灾啊。”贝子抬起头,依然没有睁开眼,却认出了这个技能。

    在发动血统的同时,夏白用出了她的职业,亡魂收割者!

    贝子的双手和双脚开始小频率在动,并且越来越快。

    无论他这半年多的时间有了怎么样的进步,也绝没有对夏白的轻视之心,以前他实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他都没有赢,今天更没有任何小瞧对手的资本,节奏武者的职业立刻用了出来。

    只是瞬间,贝子圣座就感觉身体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一般。

    他知道,那是原本属于青花的面具上带着的能力。

    压力降临的一瞬,夏白攻击了。

    巨大的镰刀在她的手中灵活的转动了一圈,从一个诡异的角度斩向了贝子,同时她的身体借助这片黑暗,渐渐隐去。

    贝子随手在两侧肩头下面点了两指,皮肤立刻被刺破,献血流下,他屈指轻弹,这些血液被他弹射到了周围,组成了一副怪异的图画。

    之后,这幅鲜血图画立刻燃烧了起来,轰了一下换成了一片红雾弥散到了他的周围。

    那股压力消失了,阴暗的区域也明朗了不少,除了那片斩过来的镰影,夏白的身体也出现了视野中。

    她竟然和那把武器处于分离的状态。

    “燃血清魔!”

    贝子激活了他专门为了对付夏白而学习的一个技能。

    “如果你只是这些的话,今天就死定了。”

    他开始反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