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2 冰雪中的队伍
    山腹虽然燃着数堆巨大的篝火,可是温度已经不高,地面更是冰冷坚硬,蜜芽的脚踩在上面,让她的身体迅速变冷。

    可是她全然不觉,美丽的大眼睛四处看着,仿佛在等待着梦里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

    她的确是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就在她的周围,亲切而温暖,甚至蜜芽好像听到了让她痴迷的声音。

    她不停旋转自己的身体,想要第一时间捕获到那个朝思暮想的影子,可惜……周围还是原来的样子,喧闹中带着一丝安详,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蜜芽失望了,她知道不会是自己想念的男人回来了,否则山腹之中不可能这么平静。

    可是,刚才心中那种悸动是怎么回事?

    “蜜芽,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一个有些健壮的大婶抱着一团还没炮制的生兽皮从这里路过,看到魂不守舍的蜜芽,有些关切的问。

    蜜芽是部落的女菩,虽然她已经和那个离开的男人走在了一起,失去了女菩身上价值最大的初血,但因为她甘于奉献的那个男人身份尊贵,所以蜜芽非但没有因此而地位降低,反而越发的受人尊敬,特别是那两个和蜜芽男人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对她更是尊敬有加,那些活死人,更是直接变成了蜜芽的卫队。

    “没什么的,您忙吧。”蜜芽挤出一个笑容,看着这位大婶走远,才不甘心的又看了看四周后,缓步走回了帐篷。

    叶钟鸣的灵魂就在旁边看着,蜜芽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对这个女人的喜爱在这种几乎零距离的观察中不断的升高。

    可惜,他无法在这里停留,灵魂重新回到天空之上,朝着一个方向迅速的掠过。

    布鲁秘境的寒季被白色调覆盖,看不见遗腹人的影子,但是一些耐寒的魔怪却不时的出现,这些魔怪大多非常强大,叶钟鸣看到数次它们找到了遗腹人栖息的山腹,对那里发动了攻击。

    结果,大多以遗腹人的失败而告终。

    叶钟鸣的灵魂继续向前,茫然的白色让叶钟鸣都看得有些乏味,他不知道这种状态要持续多久,本来因为包裹住身边的烟暗生灵减少而高兴的心情也冷却了下来,只能近乎麻木的在秘境的上空游荡着。

    直到……叶钟鸣看到一支在冰雪中行进的队伍!

    虽然叶钟鸣不是布鲁秘境的土著,但是却深知遗腹人对于寒季的敬畏,外面的温度太低,遗腹人不得不藏身山腹之中挨过这漫长的冬季,没有人会在寒季正浓的时候到外面来,因为那真是会死的人。

    可是这支队伍是怎么回事?他们不畏惧高温吗?

    叶钟鸣从他们的上空掠过,发现这些遗腹人大多数都骑着一种浑身长满了长毛的魔怪,人骑坐在它们身上,半截身子就陷入到那蓬松密长的毛发中,大半截身子的保暖问题都解决了。

    而他们上身,则套着厚厚的皮袄,头上带着圆形的皮帽,把整个头部都包裹在了其中,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每个人背后都背着一个藤篓,里面不知道放着什么,一闪闪的发出了不太明亮的红光。

    想来应该是起到保暖作用的。

    在整支队伍的上空,一只没有任何毛发的大鸟状魔怪在盘旋着,仿佛一点都不怕冷,七级的等级让它在天空鲜少碰到对手。

    这只七级的怪鸟体形大到了可以为整支队伍抵挡天空的落雪,抵挡冰冷的寒风,让队伍处于保护之下。

    只是叶钟鸣第一次听说有数量超过五千人的遗腹人队伍在寒季里行动!

    叶钟鸣很好奇,不知道是哪个超级部落有这样的魄力。

    可是马上他的目光一凝,因为他在队伍里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这些人,是王城的人!

    其中,有那个洪祥魔尊!

    叶钟鸣一下子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他们的目的地一定是阿匋部落!或者说,是云顶部落联盟!

    谁也不会想到,这些人竟然在寒季就出征了!

    虽然他们的速度很慢,虽然这些人里一定有人坚持不到终点,甚至以他们现在的速度,都无法在寒季结束前到达阿匋部落的驻地。

    可是当他们到那里的时候,也正是云顶部落联盟刚刚渡过寒季最虚弱的时候,猝不及防之下,一定不会是这支包括了王尊和七级魔怪在内队伍的对手。

    叶钟鸣心情很不好,因为祸事是他惹出来的,可是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不知道如何度过目前的劫难,哪怕知道了王城的军队要去袭击自己一手建立的部落联盟,却也无能为力。

    魂魄继续飘荡,那支队伍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叶钟鸣也没有从那种郁闷的心情中恢复。

    过了一会,他来到了又一个熟悉的地方,遗腹人王城。

    这一次魂魄直接进入了王城之中,他看到了那个堪称奇迹的遗腹人城市,看到里面仿佛没有受到寒季影响的秘境土著。

    甚至,他进入了圣地,来到了他从这里离开的圣池。

    那里,正在进行一个仪式,圣池里有圣水涌出,不少有天赋的遗腹人正准备进入其中修炼。

    那位八级的守池人就站在一边的角落里,静静看着发生的一切。

    自从上一次被叶钟鸣算计,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圣池一步。

    不过守池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抬头向着圣池的上方看了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的确感觉那里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但仔细探查时却什么都没有。

    圣水已满,这些各个部落的佼佼者准备下池,而叶钟鸣的魂魄先一步沉入了圣池之中。

    这种感觉和之前沉入熔岩之中一样!

    他看到了城池底部的钥匙孔,叶钟鸣本以为这就结束了,没想到魂魄竟然从钥匙孔中继续下沉,来到了圣池下一个巨大的空间。

    一洼盛满了圣水的泉口正在喷发,直接射向了圣池的底部,想来上面圣池中的圣水就是这么来的。

    没等叶钟鸣继续看一下,他就觉得有人正在注视着自己,他骇然寻找,发现在整个空间最中央连接上下的巨型石柱上,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形怪物正在对他露出莫名的微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