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4 看你有多深!
    从铁锁囚徒身上抢下鬼金的时候,叶钟鸣昏迷过。在竞死轮盘杀死比尔时候,他重伤过。甚至在城中城外,他和夏白都差一点死掉。

    但从没有一次感觉这么憋屈过。

    按实力来说,这些干尸都要差上叶钟鸣许多,甚至那条巨大的干尸海蛇也一样。

    只要给叶钟鸣些时间和空间,他可以把这些干尸杀的干干净净。

    可是偏偏,这些干尸就没有给叶钟鸣这样的空间。

    撞破墙壁之后就站在粘液湖旁边,转身就是根本不要命的干尸,叶钟鸣的锋之月舞的再快,蟒神指点的再多,魔晶武器再强,也顶不住就是要把他撞下去的干尸。

    叶钟鸣坚持了足足一分钟,最后还是被撞了下去。

    剩下的一颗避水珠立刻被他使用上了,同时刀光劈下,把这些粘液冲击的飞溅。

    尽量保持身体滞空久一些,叶钟鸣扫了一眼碰到了这些粘液的锋之月。

    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些粘液有着强烈的腐蚀性或者毒性,那今天死在这里就太憋屈了些。

    同时空间里的不少东西已经准备好,叶钟鸣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还好,碰到了粘液的战刀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叶钟鸣的身体也在这个时候彻底跌落在了粘液湖里。

    岸上,那些干尸停在那里,不再奔腾咆哮,全部都看着在粘液湖里越陷越深的人类。

    粘液中,叶钟鸣的第一反应是恶心。

    这种墨绿色的东西哪怕仅仅是视觉上,都给人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末世活过十多年,哪怕是有着最严重洁癖的人也会被末世硬生生的把这个习惯扳过来,叶钟鸣这种老鸟自然更是如此,为了完成任务,他可以在满是恶臭的垃圾堆里动也不动的呆上好几天。

    但这种粘液在心理的作用下,真的让他产生了一股呕吐感,强行压住才没有剧烈反应。

    身体不可抑止的向下沉着,越是游动,沉的越是快,就如同陷入了沼泽和流沙之中,下面有着阵阵吸力。哪怕用其他的办法,也只是能稍微阻止一下,却不能停止下沉。

    叶钟鸣考虑了一下,手指从避水珠形成的薄膜之中伸出,碰了碰这些粘液。

    滑腻、冰冷,这是第一感觉,接着就是一股并不强烈刺激感,就像……做面膜,或者涂抹了一些清凉油。

    叶钟鸣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这些液体哪怕是真的有毒,也并不剧烈,更没有什么腐蚀性。

    这让他放了心,虽然身体依然在下沉,但长时间的不呼吸对于叶钟鸣来说并不什么问题,他到是不相信这粘液湖会深不见底。

    下沉的过程中,叶钟鸣也没闲着,他收集了一些这种粘液,甚至还打开献祭之门,尝试是否能够献祭,但不知道这液体到底是什么,几乎生冷不忌的献祭之门对这东西无爱。

    随着深度加深,周围却并不昏暗,这些粘液自身会散微光,叶钟鸣一直在留意周围的情况,可是就如同与世隔绝了一样一切都静悄悄的。

    叶钟鸣心中在计算着时间,下沉大概二十分钟后,他遭到了攻击。

    由于度的问题,这二十分钟他下沉的其实并不很深,但一两百米是有的,这个深度,其实对于普通人,甚至一些低等级的进化者来说已经完全可以致命。

    可是对于高等级的进化者,这个深度和时间显然还造成不了威胁。

    攻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到来。

    那些曾经袭击过叶钟鸣的枝条从四面八方出现,粘液丝毫不影响它们的度,凶猛的或抽或刺,想要把叶钟鸣干掉。

    仅仅是叶钟鸣视线内的,就有上百条!

    这个时候,叶钟鸣身上仅存的避水珠也到了时限失去了作用。

    阎王树,好似知道避水珠要失效了一样。

    叶钟鸣不得不佩服阎王树动攻击的时机,在这种上下无靠之地,在这种集群攻击之下,的确就连叶钟鸣也无法进行完全的防御。

    可惜,叶钟鸣是有帮手的。

    铜墨海虁被放了出来!

    虽然粘液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大海或者湖泊,但依然也是液体,这只六级的变异海兽一出现,它那些密密麻麻的触手就向着四周弹射了出去。

    啪啪啪声响在粘液中响成了一片,这些枝条和铜墨海虁的触手不知道碰撞的了多少次,叶钟鸣躲在铜墨海虁的身侧,也抵挡了一部分这些枝条的攻击。

    一些淡蓝色的液体和浓烟的汁水在粘液中弥散,那些铜墨海虁的血液和枝条的体液。

    叶钟鸣眼角跳了跳,有些惊骇于这些枝条的攻击力。

    铜墨海虁那些拥有金属硬度的触手叶钟鸣是亲身领教过的,星葵鱼那样的坚硬鳞片和头部都可以一击刺穿,在和这些变异植物的枝条碰撞过程中竟然受了伤!

    锋之月上传来的力量让叶钟鸣的手部有些微微麻,这侧面印证了这些枝条的威力,海王冠潮汐原力之下,叶钟鸣的力量现在远高于同级进化者,那些枝条竟然和他相差不多。

    随着铜墨海虁的受伤,叶钟鸣心中的危机感骤然提升,如果任由这些枝条这样攻击,叶钟鸣也没有自信可以安然无恙。

    他向下看了下,一拍正在生气中和枝条大战的铜墨海虁,身体直接倒转,向着下方开始潜去。

    既然不能上去,那就下去!看你有多深!

    在这样液体中铜墨海虁或许也无法游上去,但是向下却办得到。

    一人一怪一边向下沉,一边抵挡着周围枝条的攻击,墨绿色的粘液被鲜血和汁液弄得浑浊,连叶钟鸣也开始受伤。

    在别人的主场,就是这样处处受到限制,魔晶武器手雷之类甚至一些技能都无法在这样粘稠的液体里挥作用,冷兵器反而成为了战斗的主流。

    铜墨海虁身体巨大,触手又在身体的下方,这使它无法防御的很好,那巨大椭圆的头部被刺出了几十个血洞,除了被叶钟鸣收服的那场战斗,它还从未如此狼狈过。

    虽然也有不知道多少枝条在它的攻击中被刺穿或者切断,但那些东西无穷无尽似的,一点都不见减少。

    细长的枝条在叶钟鸣脸上擦出了一道血痕,叶钟鸣随手斩断。战斗已经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铜墨海虁遍体鳞伤,度明显变慢,迫不得已被叶钟鸣收了回去,这让他自己的压力大增。

    就在叶钟鸣一直考虑解决办法的时候,突然现下面有了变化,好像是一层……膜?

    叶钟鸣眼睛一亮,奋起力量,对着身后甩出了全力之芒后,直接冲向了这层方格状的膜,在躲开了一些枝条纠缠之后,身体直接撞到上面,冲破了这层兜住粘液的厚膜,

    接着,就是失重感传来!(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