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9 高等智慧
    《听说,千手观音在双十一后,变成了断手维纳斯。》

    当真正面对阎王树的时候,叶钟鸣反到恢复了平静。

    之前对临海重重的疑惑,对就在身边却保护不了的诺盖伊的死亡,在这一刻都暂时抛在了脑后,因为叶钟鸣知道,这棵阎王树和自己至以前遇到过的所有生命都不同。

    “这张脸怎么样?我在整个临海城千挑万选,选择了最符合你们人类审美标准的,很美吧?是最美的雌性。”

    这张人脸说了你来了三个字后,上面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之后便开始流畅的说话。

    “千挑万选,有这个词吧。”人脸在树干上动着,说话快而清晰。

    “哦对了,你们人类不应该叫做雌性,应该叫……女人,是吧?”

    叶钟鸣咬咬牙,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当你要寻找的明明是一株变异植物,可是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它可以和你用你的语言交流,这就和路遇流浪狗突然张嘴问你吃了吗的感觉一样。

    怪异而荒诞。

    不得不承认,单论脸型或者五官的精致程度,这张脸确实很漂亮,甚至在叶钟鸣见过的女人中,大概只有神游秘境的时候,那个把扬戈斯收为坐骑的女人可以和她相比。

    不过,哪怕是再漂亮的脸蛋,给她放到了一棵大叔的树干上,哪怕它和树干结合的再好,以叶钟鸣的眼力都看不出一点维和,可,这终究是两种完全不懂的生命凑到一起啊。

    这不叫杂交水稻,这叫转基因啊!

    这让叶钟鸣非但没有感觉到一点好感和美感,反而由心底泛出了恶心,甚至比在粘液湖的时候都要严重。

    “你有女人吗?男人和女人交@配是什么感觉?”

    叶钟鸣有些转身逃跑的冲动。

    “可惜了,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融合一具人类的身体,否则我们可以交@配试试的。”

    “嗯,你们人类或许不叫这个词,叫什么呢?我要想想?”

    阎王树继续着她的话痨之旅。

    “叫你妹!”

    叶钟鸣忍受不了了,他突然冲向了阎王树。

    “不懂你说什么啊。”

    阎王树的声线模仿的非常象,竟然还带着几分娇嗔。

    “你看看,这是你的同伴吧,别冲动,否则他们都会死哦。”

    头顶兜住粘液湖的那层膜突然出现了一些不太清晰,但完全可以看得出是什么的画面,上面,云顶山庄的人正在整队整队的进入临海,周围是并不太多的索命萝在攻击,但显然对他们造成不了太多的威胁,第一支小队甚至已经进入了临海的范围。

    叶钟鸣停了下来,看着头顶的模糊图像,心头巨震。

    这些方格膜自然不会是某件装备,最多可能算是阎王树的一个衍生部位,这样的成像原理大概也只是通过光线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映射造成的。

    但一个变异生命,可以拥有这样的手段,哪怕就是九星强者站在这里,也不得不震惊。

    叶钟鸣没有怀疑过现在画面的真假,自己手下是什么样子,一些人有些什么习惯,这些他都很熟悉,阎王树想要在这些细节方面造假是不太可能的。

    还有,自己的这些手下,竟然没有听从自己的命令,擅自进入了临海城,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其实,没有什么阎王树和索命萝,只有你,洛神杉,对吧。”

    停下来的叶钟鸣不再看头顶自己手下的入城直播,而是看向了那张本应该倾国倾城,却满是诡异的脸。

    很明显,一丝错愕出现在了脸上,阎王树不仅学会了语言,还学会了表情。

    “你……怎么看出来的。”

    叶钟鸣嘴角上翘,带着些许讥讽道:“漏洞很多,只是你自己都没有察觉罢了。”

    “告诉我!”

    脸上出现了疯癫之色,显然这株阎王树的情绪不太稳定。

    “不知道你学没学会人类的处事方法?比如,交换。”

    “什么意思?”

    面对阎王树的询问,叶钟鸣一边暗中留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飞速的思考自己接下来的动作。

    “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如何猜到的,但你也要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

    叶钟鸣很干脆,语气也很坚决,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一句试探,他在试探阎王树对于人类的向往和兴趣到底有多么浓厚,直接关乎到两个说话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发生正面冲突。

    “说说看。”

    叶钟鸣心头一松,脸上不动声色道:“什么是生命脑?”

    临海有宝贝这个传说一直在流传着,最开始人们都信以为真,所以每一个盛宴日都有人进入临海,来寻找虚无缥缈的宝贝,杨亦熙阿海等人莫不是如此。

    后来,城外的人依然信以为真,城内的人却觉得被骗了,直到,有人真的在阎王树本体这里看到了一个宝贝,他称之为生命脑。

    这个消息曾经在城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不死心的人都纷纷来到阎王树的腹地碰运气,可是进去了,却没人出得去。

    本来是有一个人例外的,可刚刚也死在了,他叫诺盖伊。

    于是所有人又冷静了下来,不再抱有什么希望。

    “生命脑?”阎王树的本体看着叶钟鸣,竟然眨了眨眼睛,“让我想想,你知道的,人类的一些名称总是和我知道的有出入,我需要……嗯……记忆重合。”

    “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不如你先说你是怎么察觉阎王树和索命萝都是我的?”

    叶钟鸣考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其实道理很简单,哪怕世界变了,可是生命的本质,食物链的规则,却都没有改变,甚至变得更加严格遵循和残酷。你可以吃掉它的同类,可以把这个城市能够威胁到它的进化者和变异生命都消灭,足以说明你的强大,这样的你会允许一个同样强大并且把你包围在其中的同类存在吗?”

    “一山难容二虎,你吞掉的人类脑海中,我想一定有这个词吧。”

    人脸露出了思考的神色,之后点点头:“有道理,但理由并不充分。”

    “我听过临海的幸存者口述过最开始见过的阎王树的样子,甚至还让他们画出过简单的图形,那个时候,你不仅有枝干,还是有叶片的。”

    “的确,那个时候的你,一切都和现在不同,叶片的形状颜色也和索命萝完全不同,可你是外来物种,不是地球上突然变异的植物,你的基因是相对稳定的,那些叶片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那么随着你的不断强大,它们去哪了?索命萝,不正是一个很好的解释吗?更何况,你刚才自己已经说出了答案,如果索命萝不是你的一部分,你又如何用它们来威胁我的队伍?”

    叶钟鸣说着,状似思考的在周围踱步,身体不经意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了阎王树一些,目光盯着那张脸,来判断它现在的状态和注意的侧重点。

    看到它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叶钟鸣又不动声色的走了几步,接着道:“还有,什么临海地下城,什么苟延残喘的幸存者,其实都是你的羊,你只是在养肥他们。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随时把他们都杀死,是这样吧?洛神杉……美女?”(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