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0 天下自然
    整个空间都因为阎王树的短暂沉默而变得压抑了起来。

    因为走的有些近了,叶钟鸣不得不仰头看那张不断闪过各种表情的脸孔。

    “这就是所谓的人类的聪明?”

    阎王树的女性脸孔上最后变得毫无表情,甚至就连声音都有些淡如水。

    叶钟鸣没有说话,心中却知道,其实这和智商之类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更多的是前世经验的积累,还有他一个外来人,可以更容易的从其他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他距离阎王树本体有大概二十米远。

    “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一起把这里的人类都吃掉,变成你进化的能量,这样不好吗?为什么要封闭这座城市?让更多的人进来应该更符合你的利益?”

    这的确是叶钟鸣心中的疑问,阎王树的这种行为无疑会让它减少狩猎的目标,并不太符合变异生命对进化的狂热追求本性。

    “我只答应回答你一个问题。”

    听到阎王树的这些话,叶钟鸣耸耸肩,“那你还是告诉我,什么是生命脑。”

    “生命脑……”

    阎王树重复了一句,之后巨大的树干就开始了一阵抖动,叶钟鸣差点就向后退了,生怕这个家伙借机发动攻击。

    只是片刻之后,就被树干之后伸出的四根枝条一起拖着的一样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个呈现乳白色的组织,说不清是什么材质,上面有着很多不规则的浅浅沟壑,椭圆的形状看上去的确和人脑很相似。

    “你说的是这个。”

    阎王树转动着这个脸盆大小的东西问道。

    叶钟鸣也不知道临海地下城幸存者中间流传的生命脑说的是不是这个,但看形状,倒是有很大可能的。

    于是他点点头,“这是什么?”

    “我的本源。”

    叶钟鸣心中一动。

    关于本源这种东西,前世他听说过一些,通常都是些特殊的变异生命在体内产生的,比如叶钟鸣见过的魂珠,就算是本源的一种。

    如果这东西真的是阎王树的本源,那是可以随便拿出来的吗?对此叶钟鸣不得不有些怀疑。

    叶钟鸣目光露出羡慕向往的神色,向前走了几步道:“我,是否可以摸一摸?”

    阎王树那张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可以啊。”

    叶钟鸣伸出手,向上伸着,仿佛要尽快触碰到似的。

    只是,衣服下身体的肌肉却已然绷紧。

    而在叶钟鸣看不到的阎王树主干之后,几十根倒u型的树根已经从地下无声无息抽了出来,正缓缓的向前移动着。

    两个人,或者说,一人一树,在刚才对话中就已经明白,他们彼此之间或许可以谈上两句,却无法和平。

    他们分别代表着对立的双方,守成者和挑战者。

    双方也都知道对方的心意,却都想利用各自的优势,来痛快解决对方。

    阎王树控制了一座城市,是真正的一方霸主。叶钟鸣孤身杀到了阎王树之前,证明了他有资格挑战这位霸主。

    双方都在试探着对方的情况,为的,就是最后一击。

    现在,他们选中了同一个时间。

    那些无声无息从地下抽出的根部到了树干之后,微微向回扬了一下,之后猛地从树干两侧冲了出来,疯狂的刺向了叶钟鸣。

    同时叶钟鸣也陡然前冲,手掌拍向了阎王树的树干。

    “啊!”

    阎王树的脸发出了一声尖叫,它感觉到了一股让他颤栗的气息正从这个人类的手掌中出现,那是它成为临海霸主之后从未感觉到的。

    主干两侧的根系也开始从地下抽出,带起了大量的泥土,这些根系和之前的那些一起攻向了叶钟鸣。

    在阎王树面前,人类真的太渺小了,不是力量上的,而是体形上的。

    叶钟鸣整个人现在已经很是挺拔了,可是在阎王树面前,却还都没有它的一根枝条长。

    这些根系一起,已经完全可以在叶钟鸣碰到阎王树本体前击中他。

    暗叹一声,叶钟鸣选择闪身退避。

    眼中烟暗之气掠过,身体上出现淡烟色的精美花纹,叶钟鸣激活了初级地狱使者血统。

    同时,晶能魔弹出现在了手中。

    面对这样的阎王树,这是叶钟鸣唯一想到能够对它造成伤害的东西。

    扣动扳机,烟暗能量的射向了阎王树,同时致命艺师的职业技能出膛空间折叠同时发动,这些几乎直接就碰到了距离最近的根系。

    阎王树再次发出了尖叫。

    这些根系是它的本体根系,核心的部位,被紫色武器击中而受伤,那种伤害让它产生了最直接的痛楚。

    声不断,根系也如天女散花般的铺天盖地而来,一人一树陷入了最激烈的搏命之战中。

    叶钟鸣已经变成了一手持一手持刀,身体几乎每一刻都在腾挪移动,这样才可以尽可能多的避开这些根系的攻击,以叶钟鸣的力量,和它们直接碰撞的时候,也无法占得一点便宜。

    已经好久没有在对战中处于这样的劣势,叶钟鸣难免觉得有些憋屈。

    只是这种憋屈远未结束,在叶钟鸣被一条根系破开了防御抽中了身体之后,远远的向后抛了出去,仅仅这个过程,就有数道根系又击中了他。

    极力控制身体,踉跄落地之后,叶钟鸣一口血喷了出来。

    那一边,阎王树本体参与攻击的那些根系也纷纷重新扬起,地面,是数十段被打断打碎的残枝。

    “你很强。”阎王树重新开始开说,只是无论表情还是语气,都没有了之前的样子,变得凶狠和冰冷。

    “但也仅此而已!”

    说完,光滑的树干上出现在了上百个小孔,里面喷出了淡淡的绿色气体,这些气体氤氲飘荡,盖住了这个空间中的上空,形成了一片绿云。

    一些闪光从里面出现,仿佛在孕育闪电一样,接着,便真的有闪电似的东西从里面偶尔析出。

    “好久没真正动手了,你让我兴奋,尝尝我的能力,我自己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天下……自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