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9 第二棵阎王树
    万分感谢书友160404221206255今天两次的六万赏!!真的多了,谢谢兄弟!还要感谢盲良兄弟的万赏支持!也谢谢冷秋、浪子欧巴、仓鼠、叶舞、虫虫等诸多书友这个星期的打赏,谢谢大家了!

    正在进化状态中的阎王树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直散发着银色光芒的主干部位和剩下的一些枝条,先是僵直了一下,接着便有些不正常的抖动。

    被挤在缩小版鲜花倾城中的人纷纷看向叶钟鸣,阎王树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就是在他说完你没赢这句话之后出现的,这个人难道做了什么?

    只有一边阮萧知道为什么,只是脸上依然没有轻松的之色。

    “你这是什么?!”

    现在是进化的关键时刻,很忌讳被外界打扰,阎王树感到了异常的不舒服,这让他的进化过程有些不稳定。

    每一次的进化对于任何生命来说,都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最怕遇到的就是意外,那可能会直接影响进化的成败。

    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阎王树这个时候也有些慌乱,立刻检查自己的(身shen)体才发现了造成它如此不舒服的原因是什么。

    那是数只正爬在他的主干上,向着它的(身shen)体里诸如某些毒素的小虫子!

    对于阎王树庞大的(身shen)体来说,这些小虫子太小了,压根就不起眼,如果不是正在叮咬它,它根本就不会注意到。

    天星甲牛。

    阮萧之前免费送给叶钟鸣的那些小虫子。

    事实上,对于这种功能单一但却有着特殊作用的变异生命,阮萧是有些夸大成分的。

    天星甲牛专门对付变异植物的确没错,但作用并没有阮萧说的那么大,他并没有在六级以上的变异植物(身shen)上试验过。

    毕竟,变异植物绝大部分都有着群居(性xg)质,从来都是成群出现的,象阎王树这种喜欢吃独食的太少了。所以六级变异植物周围各个级别的同种类变异生命不知道有多少,让阮萧去冒着危险还要浪费这些小东西的生命,这种赔本生意他可不做。

    基于有些夸张的事实,阮萧才会那么大方的说把这些天星甲牛送给叶钟鸣使用。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叶钟鸣还真就用上了!

    看到其他人兴奋中带着期待的表(情qg),阮萧微微叹气,如果叶钟鸣把希望寄托在这些小虫子(身shen)上,那就有些异想天开了,一个正在向着九级进化的变异生命,哪怕这些小虫子真的对他产生了一些负面状态,但只要被清理掉了,并不能影响太大。

    只要阎王树的进化依然在进行,只要人类暂时打不破鲜花倾城,那么结果和刚才是一样的。

    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可以拖延一点时间吧。

    发现了这些天星甲牛之后,阎王树产生了和阮萧一样的念头,这种虫子很烦,但对它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xg)的伤害,(身shen)体的确有些僵直,有些麻痹,对四周的感知和控制有些下降,但这个时候这些已经都不重要,只需要十几秒钟,八级生命强悍的(身shen)体,就可以把这些负面状态驱散。

    但,在某个瞬间,阎王树感觉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到了自己的(身shen)后,由于现在被这种小虫子的毒素弄得有些迟钝,他都有些不敢肯定。

    人群中发出了整齐的一声惊呼,让阎王树意识到了不好,它艰涩的转动(身shen)体看向了(身shen)后,那张人脸上露出了今天以来最难以置信的神色!

    阎王树看到了一个同类!

    为了获得自己的霸主地位,独享临海城中所有变异生命的能量,阎王树当时吃掉了所有的同类,获得了它们能量的同时,也把它推进了高等变异生命的高度,至此之后,短短时间内它占据了整个临海,把食物圈定在了它自己的魔爪之下。

    它很确定,临海只有它一株洛神杉,甚至整个世界上,都可能只有一株洛神杉!

    以后再有同类出现,那也一定是它的后代!

    可是这棵已经把树根枝条缠绕在了它的(身shen)上,整个树(身shen)正在从地下冒出的同类是怎么回事?

    阎王树哪怕(身shen)处进化状态当中也全然忘记了,只剩下深深的震惊。

    和阎王树同样被惊呆的还有被困于鲜花倾城中的人类,事(情qg)的辗转变化太快了,让它们一时间都无法接受。

    不少人都再次想起了刚才叶钟鸣的话。

    你没赢

    难道这也是这个男人计划的?如果是真的,那他是怎么找到了另外一棵阎王树的?又是如何让它听从命令的?

    新出现的洛神杉终于从地下全部钻了出来,它的(身shen)体对于人类来说已经很高,但和阎王树相比却差了很多,看上去就如同成年人和一个孩童。

    可此刻这个孩子正趴在成人的(身shen)体上,那些索命萝一样的枝条紧紧缠绕着成年人的(身shen)体,根系同样如此。

    并且在这棵新出现的洛神杉树冠和树干交界的地方,有一根粗大的吸管伸了出来,已经刺入阎王树的主干中,在疯狂吸取着绿色的汁液。

    女人脸中发出尖锐的叫声,不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恐惧。

    它发现这株同类正在吸取它的能量,吸取它的生命!

    就和大半年前,它吃掉自己那些同类一样。

    没有什么嘲讽讥笑甚至谩骂,阎王树剧烈的晃动(身shen)体,想要把这个家伙甩下去,剩下的枝条根系也从各个方向攻向了这个同类,没有丝毫保留。

    而(身shen)上的那株洛神杉寸步不让,和这位前辈开始了激战!

    轰的一声,两株洛神杉倒在了地上,它们死死纠缠在一起,毫无规则的滚动着,进行着人类无法理解的战斗。

    阎王树(身shen)上的银光消失了,显然它的进化被打断,过程就此中止,哪怕今天最后获胜的依然是它,至少在今天,它进化到九级的希望也彻底破灭,甚至会影响它以后的进化也说不定。

    “全力破开这东西!”

    叶钟鸣一声令下,看到了希望的人类开始和鲜花倾城较劲。

    如果可以在两棵阎王树胜负未分之前脱困,那么基本上会活下去了!

    在人类进行疯狂攻击的时候,鲜花倾城终于出现了裂痕,而那边,阎王树开始占据上风。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