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0 杀熊
    空间本就狭小,这头超级巨熊一出现,就占去了近四分之一,叶钟鸣只能退到一个角落,持刀戒备。

    这里的特殊(情qg)况让叶钟鸣很是无奈,主动技能都不好用,被动技能又没有什么攻击力,枪械也被(禁j)止,只能拿刀硬拼。

    这和幸存者已经熟悉的攻击方式背道而驰。

    现在叶钟鸣还能够依仗的,就是损失已经超过了五分之一的针鸟魔怪了,只是面对这头超级巨熊,叶钟鸣并不怎么看好。

    因为……这超级巨熊,你妹的还披着重甲!

    藏青的底色,上面铭刻着淡红的花纹,重要的部位比如腹部和颈部,都被重甲完美的保护着,这更加让叶钟鸣有种无处下刀的感觉。

    想了想,叶钟鸣激活了自己的血统,地狱使者。

    好在这里并不(禁j)止血统的使用。

    整个人充斥着黑暗力量,叶钟鸣提着刀主动冲了上去。

    反正躲无可躲,那就拼吧。

    都说云顶已经能够有了自己的作战风格,那就是疯,从上到下只要开打就会呈现一种疯癫的状态,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夏白,除了她,无论是梁初音还是小虎,或者其他任何人,都继承了这一特点。

    不要命,这几乎成了云顶战士的一个标签。

    但如果掌控云顶山庄的领袖叶钟鸣没有这种风格,其他人又怎么会如此呢,之所以叶钟鸣表现的没有手下那么明显,也只是需要他疯的时候很少了。

    可纵观叶钟鸣一路走来,从末世开始就打四级铁锁囚徒的主意,再到孤(身shen)进入绝地。从悍然攻击尸群把守的粮仓,到在英城为了罂粟盘在整座城市变异生命之中杀进杀出。从独进秘境,到设局把蛇吞鲸似的把零商会耀世军等诸多势力拖入竞死轮盘空间。

    无论哪一个,都证明了叶钟鸣骨子就是有股疯狂的劲头的,平时不动则以,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会义无反顾的向前,凡是有想要阻挡他的,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怪,无论是变异生命还是超级势力,他都混不在意。

    因为他知道,杀过去就是了!

    这一次也一样,相比于铁锁囚徒,或者当时的扬戈斯,这个没有等级超级变异巨熊,怎么看也不算是恐怖的对手,只是因为神秘空间内(禁j)止的东西太多,所以才会感觉到棘手罢了。

    但那有怎样,杀了就是。

    超级巨熊显然没有料到这个人类在自己刚一出现的时候就发动了攻击,它还没有咆哮示威呢。

    巨熊看着在它眼中动作有些缓慢的人类,眼中轻蔑一闪,巨大的熊掌就拍了下去。

    叶钟鸣眼睛死死的盯着巨熊的动作,刀尖微微偏了一点,擦着熊掌而过,而左手握拳,狠狠的和熊掌对撞在了一起。

    至少从视觉上,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碰撞。

    人类的拳头,哪怕是成年者的拳头,在巨熊的熊掌面前,都显得十分渺小,可是这次的对撞,却让人大吃一惊。

    叶钟鸣诚然被撞得(身shen)体直接跌在了地面,嘴里流出了鲜血,本就指骨断了几根的左手此时彻底变了形状,掌骨腕骨都因此断掉,甚至左臂都抬不起来。

    可超级巨熊同样不好过,那只熊掌也扭曲着,显然受到了不轻的伤害,而在熊掌之上的部位,没有被重甲防护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此刻正向外流淌着大量的鲜血。

    舞沙在双方交错的瞬间,在那里隔断了巨熊的筋络!

    只一下,无论是人还是熊,都废掉了一只‘手’。

    巨熊这一次,发出了最响亮的咆哮,不是示威,而是疼的。

    “笨熊!”

    叶钟鸣冷笑了一下,一直作壁上观的蜂鸟开始了攻击,它们的目标,是巨熊没有防护的头脸部位,特别是它的双眼。

    巨熊本能的想要去阻挡,毕竟,那里是它唯一的弱点所在,可突然发现,一直熊掌已经受伤废掉,暂时不可用,如果用另外的一个前肢,那么只能站起。

    随着它的人立而起,用仅剩的上肢驱赶攻击漫天的针鸟,叶钟鸣再次说了句笨熊后,(身shen)体突然前冲,哪怕他收到了重力的影响,可空间毕竟太小,几乎瞬间就到了巨熊的(身shen)体之下,舞沙递出,一刀切在了巨熊支撑(身shen)体的一条后腿上。

    那里,依然没有重甲的防护!

    血花四溅,这个大家伙再次受伤,因为无法支撑(身shen)体,巨熊晃((荡dang)dang)了一下,跌倒在地,头部的防护也乱了,被不少针鸟趁机刺在了头脸之上,巨大的惨叫声充斥了整个空间。

    这个时候,叶钟鸣哪里还会客气,举到就要结果了这个家伙,可巨熊也在生命危急的时刻,发动了反击。

    它完全放弃了对头部的防护,剩下的那只前掌在地面猛然一拍,一股磅礴的力量就出现在了空间之中,地面上突然乍起了无数尖锐的石锥,直冲除了巨熊之外所有的生命。

    叶钟鸣不得不改变目标,一边跳跃着躲闪,一边砍断躲不掉的石锥。

    这些土系的能力,从地面钻出,会一直顶到空间的上部!

    由于石锥太密集,速度也很快,不少针鸟被直接顶到了空间顶部,生生被挤成了一块烂掉的血(肉rou)!

    这还没完,已经完全失明的巨熊再次把熊掌拍在了地面,也不知道有多少兵乓球大小的石块从地面浮起,先是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在空间里参差着,接着变如同打开了发动机一般,开始飞速顺势针旋转,在空间里形成了一场旋窝石块雨!

    无论是叶钟鸣还是针鸟,瞬间就陷入了近乎绝境的地步。

    叶钟鸣只能护住头部,任由其他部位被石块疯狂击中,先把遭受了巨大损失的针鸟收回魔伺蜂巢,接着在这场石块雨中艰难前行。

    暴雨般打在(身shen)上的石块让叶钟鸣开始七窍流血,如果不是他(身shen)上装备强悍,都是绿色级别的防护,加上(身shen)体够壮,或许早就被打成了筛子。

    但他依然坚持着,盯着石块雨和石锥,就那么走到了巨熊的(身shen)边。

    感受到了敌人的到来,超级巨熊凭借着感觉(身shen)体伏地,用三只脚支撑着地面,朝着叶钟鸣咬去。

    指尖的缝隙中,叶钟鸣看着,下一刻把(身shen)体主动凑到了巨熊的嘴边,半边(身shen)体直接送入这家伙的口中,在巨熊咬住他连装备带(身shen)体的一刻,利用它暂时不能闭合的机会,右手的舞沙,坚定的刺入了巨熊张开的口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