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9 决一生死(六更)
    魔怪咆哮着和叶钟鸣撞在了一起,血花立刻飞溅了出来。

    现在叶钟鸣的(身shen)体已经完全不虚魔怪,手中更是拿着舞沙,只要能够跟得上对方的速度,那么拥有蓝色级别的武器,就是一种天然的优势。

    就如同现在,空间狭小,双方如此对拼之下,各自在对方的(身shen)体上留下了伤痕,叶钟鸣(身shen)上被划出了数道伤口,魔怪也受了伤。

    只是相比于叶钟鸣,魔怪(身shen)上的伤是刀伤,伤口更深更长,明显比叶钟鸣(身shen)上的严重的多。

    魔怪退回,脸色狰狞依旧,但眼神深处,却出现了一丝难以置信。

    仅仅是短时间内不见,为什么这个男人好像强大了很多?之前他可是一点都跟不上自己的速度的。

    这只魔怪都可以和叶钟鸣通过那种方式沟通,自是极为聪明的,它很快意识到,叶钟鸣出现在这里很不同寻常。

    它没有选择再次进攻,而是退回去,戒备的看着叶钟鸣。

    这个时候,叶钟鸣又如何能够停下,无论是从今天轮盘的奖励角度出发,还是从这个魔怪肚子里的幼崽很可能是未来的强大魔怪‘宸尾’这个角度看,他都必须宰掉这个家伙。

    向前踏步,舞沙斜着上撩,因为被动能力重力减轻了不少的叶钟鸣速度极快,刀光几乎一闪,光芒就到了魔怪的(身shen)前。

    这一刀,直接切向了魔怪的肚子!

    魔怪发出了刺耳的尖叫,显然叶钟鸣把攻击目标对准了它的孩子,让它怒不可遏!

    哪怕是已经变异成了魔怪,但是它依然是一个母亲,谁动了它的孩子,它就会和谁拼命。

    魔怪尖叫着后退,腹部极力的向后缩着,同时右手摆了过来,尖利的指甲化向了叶钟鸣的头部。

    它(身shen)高占有绝对的优势,攻击更加方便。

    在速度差不多,叶钟鸣却有战刀(情qg)况下,他的攻击距离占据优势,狭小空间中魔怪躲避不便,便选择了这种同归于尽打法。

    如果叶钟鸣不躲,他的战刀的确可以切进魔怪的肚子里,可是他的头部也会被魔怪攻击到,从结果来看,叶钟鸣甚至会收到更重的伤害。

    果然,叶钟鸣躲了,刀势一收,变撩为横切,(身shen)体侧转,借着这股力继续攻击魔怪的小腹。

    魔怪这一次及时后退,(身shen)体跃起双拳紧握朝着叶钟鸣砸去。

    一人一怪在空间中悍不畏死的搏斗起来,不时有一方受伤,鲜血的气息在空间中浓郁了起来。

    “那,是叶钟鸣和那个怪物?”

    人类四人组刚刚通过了一个小空间的考验,获得了沃命土的同时,也受了不轻的伤。

    好在他们暂时通过的小空间数量并不多,而且四个人在一起,每个人承担四分之一的攻击,应付起来也要轻松一些。

    听到安满这么说,其他人看过去,果然看到远处的一个小空间里,一大一小两个影子已经打在了一起,散发着绿色光芒的战刀很是容易辨认。

    “并不能确定那就是叶钟鸣。”左瑾萱此刻没有了盛气凌人的目光,她在战斗中同样受了伤,在四人分摊攻击的(情qg)况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想想叶钟鸣孤(身shen)一人就走了那么远,她第一次对那个男人的实力产生了认可。

    “应该是的。”纪睿广眯着眼睛,眼神闪动。

    “打的好啊,最好都死在那里。”安满很小人的笑着,他希望两败俱伤才好。

    贾斯和纪睿广却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震动。

    “怎么了?”左瑾萱察觉到了两个人的异常,便开口询问。

    纪睿广紧锁眉头道:“我们一路而来的路线,是固定的对吧?”

    左瑾萱和安满都不知道为什么纪睿广这么问,但想想还是点头,每通过一个小空间,就有一面的光罩降下来,露出下一个小空间。他们自己并不能选择。

    “既然这样,那么无论那个怪物也好,叶钟鸣也罢,应该都会遵循这个原则,可现在,如果那个人是叶钟鸣,那么就证明他和怪物跑到了一个空间里,可为什么会如此?是他们之间的路线有了交叉,所以才在那里相遇?还是有人可以通过其他手段,进入别人的行进路线上?”

    纪睿广不愧是一个大反抗区的领导者,仅仅是通过一场战斗,就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如果第一种,那么我们也有这种危险,可是之前一直观察叶钟鸣和那个怪物的路线,还有我们自己的,大家应该很清楚,路线基本上是成直线状态的。”

    听到这里,其他人完全明白纪睿广的意思了,既然各自的路线都是向前的,就基本上不会交汇,那叶钟鸣和那个怪物相遇并且发生了战斗,就是有一方选择了进入到对方的路线之上。

    那个怪物众人一直盯着,它并没有改变路线,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是叶钟鸣,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到了那边,并且发生了战斗!

    “总指挥官,你是担心叶钟鸣也到我们这边来?”

    安满摸了摸油光的秃顶上一道刚留下的伤痕问道。

    “不,我是担心他掌握了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

    四个人陷入了沉默,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

    叶钟鸣那边,和魔怪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刻,一人一怪如同最原始的人类和野兽那样,依靠着(身shen)体的本能战斗着。

    双方的鲜血已经把这里的地面都浸湿了,但杀红了眼的两个生命依然酣战着。

    各自退开两步之后,叶钟鸣(裸o)着的上(身shen)布满了伤痕,鲜血已经染红了全(身shen),根本看不见一块完好的皮肤。

    魔怪那边也很惨,它因为要保护肚子里的孩子,这一点被叶钟鸣翻来覆去的利用,这让它伤势更重,手臂,背部,甚至头部都被砍出了不知道多少道口子,有一些深可见骨,其中左手更是被砍掉了两根手指。

    只是依仗着强悍的(身shen)体,魔怪此刻才没有倒下。

    两个人都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

    魔怪裂开嘴,露出了一个渗人的微笑,而叶钟鸣脸部的肌(肉rou)也抽动了两下。

    双方都知道,决一生死的时刻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