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0 剖腹(七更)
    《应该还会有一章,但要后半夜了,老幻手残,爆发这么多很不容易,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的订阅打赏,投出的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

    魔怪伏低了(身shen)体,双目血红看着叶钟鸣。

    那只断了手指的手,正抚着肚子,另一只手拄着地面,(身shen)上的鲜血不停的滴落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叶钟鸣微微弯着腰,(身shen)上流出的鲜血把裤子的绿色光芒都盖住了,只有舞沙还闪着摄人的光芒,刀锋对着魔怪。

    气势在两个人的(身shen)上不断的凝集,只为了最后一攻。

    之后,他们同时动了,只是,却颇有默契的选择没有直接冲向对方。

    叶钟鸣突然伏低(身shen)体,出人意料的开始收集起这里的黑色沃命土来。

    这里虽然是叶钟鸣选择的小空间,但事实上,魔怪没有放弃,依然还处于轮盘的考验之中,也就是说,这里的考验是存在的。

    果然,随着叶钟鸣收集沃命土,地面开始钻出一条条木质的巨蟒,不分青红皂白,对着魔怪和叶钟鸣开始了攻击。

    叶钟鸣压根不去理会,这里是黑色沃命土的空间,攻击对他减轻了很多,除了自然精魄外,现在又加上了大地装备,所以他除了挡住必要攻击要害的一些木质巨蟒,其他的一概不理,埋头收集沃命土。

    这个行为也让魔怪猝不及防,可是它要做的事(情qg)已经停不下来了,此刻的它,已经把手……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大量的液体参杂着血液从它的手边流淌了出来,它的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叫喊,那些木质巨蟒撞在了它的(身shen)上,魔怪仿佛压根感觉不到。

    这个时候,魔怪的这种行为并不明智,它(身shen)高体壮,占据了这里很大一部分空间,这些从地面钻出的木质蟒蛇大多数都打在了它的(身shen)上,本就受伤极重的它仅仅坚持了数秒,(身shen)体就有些摇摇(欲yu)坠。

    可每次当它要倒下的时候,都会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支撑住它,让它一直站立着。

    当叶钟鸣把所有的沃命土都收集完之后,这里木质巨蟒的肆虐达到了巅峰,整个空间都要被填满了。

    这里已经接近最后的重点,考验自然困难冲冲。

    也真因为这种(情qg)况,叶钟鸣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魔怪的异常,等到他意识到了什么的时候,魔怪已经把它腹中的婴儿生生掏了出来!

    这是一种叶钟鸣无法理解的行为,从人类的角度看,母亲为了保护孩子,宁可自己去死。而刚才这个魔怪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腹中的胎儿不被伤害,为此,它没少被叶钟鸣杀伤。

    可为什么这个时候,它却把一直保护的孩子从腹中掏出?难道是杀的兴起,觉得这个孩子影响到了它的战斗?

    肆虐的木质蟒蛇逐渐消失,通往下一个空间的光罩降下,叶钟鸣倚靠在一边的光罩上,压制着(身shen)体的疼痛。

    他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就是因为没有把握干掉这个魔怪,于是才利用自己对变异植物类生命减伤很多的能力,激活了这个空间的考验。

    他相信,这考验足以把魔怪干杀死。

    可是当他的目光挪到对面的时候,叶钟鸣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只见魔怪已经奄奄一息,可依然把那个从它腹中掏出来的孩子护在了(身shen)体下,它的背部,腿部,甚至头部,都已经被木质蟒蛇撞得没了样子,是真正的骨断筋折。

    它试图(挺tg)起(身shen)子,可是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最后好不容易直起腰(身shen),却只坚持了两秒钟就颓然坐在了地面。

    但是这样已经足够,魔怪把孩子捧在手里,视之若珍宝,那样子又不像刚刚做出那种事(情qg)的‘人’。

    下一秒,叶钟鸣(身shen)体一下子(挺tg)直了起来,因为他看见魔怪用一只手突然挤压连接小魔怪的脐带,里面一股血红色的液体猛然进入到了小魔怪的体内,本来一声不响的小魔怪,骤然睁开了眼睛,并且发出了刺耳的嚎哭。

    叶钟鸣看得有些头皮发麻,不知道这个魔怪要干什么。

    接着,女(性xg)魔怪用手指捻断脐带,把正在嚎哭的小魔怪放在了自己的嘴边,并且张开了血盆大口!

    它要干什么?

    叶钟鸣心都跟着剧烈跳动了一下,这个魔怪,难道要把它自己的孩子吃掉吗?如果这个魔怪阵是未来强悍的存在‘宸尾’,那不用自己出手,它自己的娘就把它做掉了?

    可马上,事实就证明了叶钟鸣猜错了。

    女(性xg)魔怪(胸xiong)口猛然剧烈的一阵起伏,之后从嘴里就突出了一块被血泡包着的浑浊粘稠液体。

    叶钟鸣眼尖,立刻看见了那些粘稠液体是有着不同颜色,虽然并不明显,但依然是三种颜色。

    红、黄、黑!

    这是……沃命土的颜色!

    一下子,叶钟鸣意识到很多事(情qg)!

    这个魔怪怀着孕,为什么会拼死进入这个轮盘?为什么会在占据极端优势的(情qg)况下和叶钟鸣合作而不是威((逼))?为什么会在外面不和叶钟鸣战斗,也要在这里通过一道道的考验?

    它……难道也是为了我沃命土而来?

    而沃命土,并不是给它自己,而是给它的孩子!?

    叶钟鸣强忍着(身shen)体上的不适,站起来向着那边冲过去,因为他发现事(情qg)有些脱离他的控制,他对于魔怪这种生命了解还是太少了,而魔怪却在他的眼皮底下做出了一件他不能理解的事(情qg)。

    看到叶钟鸣的样子,魔怪发出了怪异的笑声,它按住自己孩子的嘴,强行让它把那块血泡咽了下去,然后把孩子重新放到了自己腹下,并且整个(身shen)体都趴伏在了上面。

    叶钟鸣的舞沙这个时候到了。

    锋利的刀刃,直接刺入了魔怪的眼睛,这个已经接近八级的生命,却一点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是(身shen)体抽搐着!

    想到前世宸尾给人类带来的灾祸,叶钟鸣双目通红,他本就要杀死这一对魔怪母子的,他必须完成这个任务,可是感觉越来越不好,好像不好的事(情qg)已经发生!

    舞沙拔出,再次刺入了另外一直眼睛,本就灯枯油尽的魔怪终于抵受不住这样的伤害,呜咽了一声彻底死去,叶钟鸣死命的拖着魔怪的(身shen)体把它扔到一边,可是它(身shen)下却空空如也。

    那个长着尾巴的小魔怪……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