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0 跑了
    ,!

    那个情商欠费,一直被人利用,被人用来当成烟锅材料的七星进化者左瑾萱,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弄出来一件烟花,扔到了天空中。

    是的,烟花,只是这个烟花比普通烟花精致的多,全部由上等的白玉组成,上面还有精美的花纹。

    说实话,这个烟花一出现,叶钟鸣本能的感到了紧张,全身的肌肉也绷紧,准备随时躲闪。

    没办法,现在大家都在拼命,虽然看似他占据了绝对的主动,但那是有条件的,他现在的虚弱状态无法接触,被这两个家伙近身会很麻烦,特别是这个左瑾萱,明显精通剑术,和战斗技能融合在一起,几乎多了一个职业,叶钟鸣不得不防。

    可是,当那个烟花爆开,叶钟鸣就有些傻眼了。

    这个烟花没有冲着叶钟鸣而来,反而是直接炸开了……跗骨领域!

    纪睿广花了大价钱从他的交易对象那里弄来的一件好东西,竟然被自己人左瑾萱给破了。

    “你tm干什么!”

    这也怪不得纪睿广会恼羞成怒,实在是队友这拆台行为太可恨了。

    而左瑾萱的回答,则让纪睿广瞬间陷入了不可置信当中,叶钟鸣也顿时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你愿意打,你继续,我不陪了。”

    说完,左瑾萱带着莫名其妙的胜利者笑容轻声道:“我放弃。”

    话音落下,她的身体便从空间中消失,被移出了这个特殊的轮盘空间,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两个人。

    纪睿广恨啊,为了现在的形势,为了最后的胜利,他付出了多少?从八级魔晶到光年之桥,从跗骨领域到帆赛罗的美梦花田,从成套的银色匕首,到换来的戎氏圣衣,从牺牲了的安满,到拿出当成挡箭牌的贾斯……

    一切的一切,都为了最后的胜利,可偏偏,眼看就要看到曙光了,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左瑾萱却逃了!

    这几乎彻底让纪睿广获胜的希望破灭,没有了武器,没有了戎氏圣衣的保护,他拿什么杀死叶钟鸣?哪怕人家现在处于虚弱状态,那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抗衡的!

    纪睿广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甚至连叶钟鸣都没有给他这种感觉,可是现在,如何可以,他恨不得将左瑾萱这个娘们大卸八块,剁成碎肉!

    叶钟鸣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弹匣,也是一头雾水,他不明白左瑾萱怎么就突然跑了呢!

    如果她再坚持哪怕一分钟,就会发现叶钟鸣已经没有了子弹,对他们威胁最大的远程攻击已经失去了作用,他们完全可以利用叶钟鸣身处虚弱状态中寻找杀死他的机会。

    可偏偏,左瑾萱就跑了。

    叶钟鸣按照自己的思维去理解,这女人不应该这样的,因为情况远远没有到无法挽救的地步,就算叶钟鸣狙击枪里还有子弹,那纪睿广也是站在她身前的啊!她跑什么?

    空间里剩下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没有立刻发生冲突,却突然脸上的表情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都是手握重权的人,虽然在末世权术、阴谋等这些东西被纯粹的力量冲击的七零八落,甚至到了某些时候已经不能完全决定战斗的胜负,可并不代表,很多人不懂这个。

    归根结底,以前的权谋也好,末世的力量也罢,都是围绕一件事情进行的。

    利益!

    有了这个,你才可以讲其他!

    当左瑾萱离开的时候,无论是纪睿广还是叶钟鸣,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一旦拿两个人冷静下来,几乎瞬间就想明白了。

    瞬间两个人都对这个女人跨目相看,并且深深佩服。

    这个女人看似可惜的一次放弃,但其实,却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如果她不走,和纪睿广留在这里,结果是什么?无非是两种,第一种叶钟鸣胜利,她和纪睿广都被杀死,胜利者终究是他们之前无法匹敌的这个年青男人。第二种,他们获胜,可是获益最多的是谁?纪睿广!他可以得到很多东西,但左瑾萱会得到什么?无非就是之前讲好的,双倍报酬而已。

    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但,一旦左瑾萱走了呢?

    现在情况是贾斯死了,也就是说,整个反抗区,只留下了左瑾萱一个七星进化者,她只要活着出去,必然会成为整个反抗区的依仗,那么她长久之后得到的好处,是不是一定比纪睿广承诺给她的多?哪怕是双倍!

    答案是肯定的!

    并且,不要忘了,她一旦走了,纪睿广可不是一定逃得掉的,到时候整个反抗区c区没落,s区分裂,t区最强战部的一部分离心离德,她左瑾萱活着回去,能够得到多少拥戴和支持?

    反抗区第一人!

    如果真是这样,想想就知道左瑾萱会得到什么。

    要是纪睿广死了那就更好了,她甚至可以编造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解释这一次的行动,甚至什么都不说,也没人可以把她怎么样。

    一方面,是她得到纪睿广答应的双重报酬,一方面,是回去之后获得反抗区第一人的位置,并且不需要为纪睿广,为c区的损失负责,哪怕是傻子,也知道如何选择。

    想通了这些,无论是叶钟鸣还是纪睿广,都有些恍惚,那个女人还是那个情商欠费的家伙吗?这一次的表现太干脆了!

    纪睿广身体哆嗦了一下,看了一眼贾斯的尸体,几乎咬着牙道:“我……放弃。”

    整个空间,立刻只剩下了叶钟鸣一个人。

    一切就在一种有些戏剧化的情况下结束了。

    纪睿广选择的错了吗?

    没有,左瑾萱一走,他自己已经不是叶钟鸣的对手,他能够立刻选择远遁,非但不能说他害怕避战,只能说,他有极其优秀的决断力,如果晚上那么几秒,或许他就真的永远要留在这个空间里了。

    叶钟鸣耸耸肩,觉得胜利来得有些突然,当然,也是必然。

    他缓步走过去,拾起了左瑾萱和纪睿广出去后遗留在地面的那张拼图,也是四部分中,最后的那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