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8 我们又见面了
    ,!

    “加入我们?你决定了?”

    这几天叶钟鸣是坐在精绝浮球之中制造装备的,今天听到烛室找他,让这位族长进来之后听到他的决定,到并不是十分意外。

    “是的,我决定加入云顶部落联盟,为您和您的部落效力。”

    烛室本以为说出这句话后,他会感到屈辱,可事实上,他只是略微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这让他有些惊异,不过想想就知道了。

    烛室部落现在是什么情况没人比他这个部落首领更清楚,可以说,部落虽然不会在几年之内就消亡,但衰败是一定的。

    曾经烛室以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自己部落身上,可是当一个接着一个寒季的到来,在秘境之中年复一年的肆虐之后,这一切就开始改变了。

    现实的残路,让烛室清醒了。

    他知道自己必须给部族寻找出路,否则,等待着自己的结果就是灭亡。

    之前,他只是没想到机会可以这么快到来,事情过于突然了,以至于他都没有认清现实。

    但现在认清了,他决定要加入这个吃喝不愁,装备顶级,并且拥有可以创造七级的男人为族长的队伍之中。

    他知道这个男人会答应他,因为一切行军的这几天,人家压根就没有隐瞒来历。

    烛室是很聪明的,他知道,人家不隐瞒这些,除了不在意烛室的想法之外,还有故意透露给他消息的意思。

    目的,就是告诉他,人家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是的,另外一个世界,烛室之前是无法想象的。

    但很快就接受了,因为他从这些人身上,发现了太多太多不同于遗腹人的特征。

    “你知道我和王城的关系很不好吧?还要加入我们?你只要点头了,就代表着你背弃了这么多年你所坚持的信仰,你要考虑好,因为我们对待朋友和自己人,是有双重标准的,后者会严苛许多。”

    叶钟鸣放下手中的战甲,看着烛室缓缓说道。

    烛室眼中闪过犹豫之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见,坚定道:“我不后悔,我的族人也会理解我的选择,因为我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光明之路。”

    叶钟鸣深深看了这位族长一眼,点点头:“好,欢迎你的加入。”

    …………………………………………………………………………………

    洪祥魔尊轻蔑的把一具刚刚咽气的尸体扔到了一边,抬眼看向了通道的深处。

    这里抵抗之顽强,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

    他们从寒季还为结束就从王城出发,使用了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晶燃炭’,调来了轻易不会出动的‘翔天猎鸟’,可就算是这样,恶劣天气依然让队伍出现了超过十分之一的伤亡。

    这些,可都是他手下的精锐力量,还有一部分王城精锐。

    为的只是大这什么云顶部落联盟一个措手不及,为的就是要活捉那个叫做叶钟鸣的家伙,带回王成接受审判,最后在圣池边上焚刑!

    随着遗腹人生存的越发艰难,王城的统治已经出现了动摇!所有人都不说,但所有人都清晰的感觉到了。

    这些王尊们没有太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些事情,他们身上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根本不能放手去解决问题,只能任由遗腹人一点点的衰败。

    的确,各个部落被王城统治了很多很多年,这是一种深入血脉中的传统,轻易都不会动摇。

    但是现在生命的困境却在蚕食这种传统,当生命都无法保证的时候,传统,其实很轻易就会动摇。

    遗腹人有很多愚忠的人,可是同样有很多并不愚忠的人,特别是那些部族的族长,他们能够走到那个位置,都是心智和手段成熟之辈,当灭族危机就在眼前的时候,他们同样会寻找出路。

    以前,王城的统治还算稳固,那是因为其他部落哪怕反抗了,胜利了,最后的结果也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大家都在木然中混着日子。

    可是叶钟鸣的出现,云顶部落联盟的出现,给出了一条或许行得通的路。

    哪怕遗腹人闭塞,但消息依然会在部落之间流传,王城的王尊们很清楚,一旦这条路被其他人知道,怕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统治的根基,会真的动摇。

    这是他们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绝不!

    因为王城的利益,就是王尊的利益!

    所以王尊中有一些对叶钟鸣有好感,却也不得不卫护自己的利益,而要把这代表反抗的萌芽,消灭在当下!

    所以洪祥王尊被派来了,随行的还有超过五千人的军队,目的,就是要消灭叶钟鸣,消灭云顶部落联盟。

    消灭……其他部落的希望。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阿匋、灰山、山坎,现在跪在我们的面前,我可以饶恕你们的族人,赦免他们的罪行,只把你们处死。否则,今天你们的人,都要死。”

    声音通过窄厄的通道传到了山腹深处吗,里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云顶部落联盟的人面如死灰。

    他们并不惧怕战斗,甚至于面对王城的精锐军队,他们之前还打的有声有色。

    在经过了活死人拦截和山腹血战之后,虽然云顶部落联盟活死人队伍全灭,部族战士也损失超过了两百,但王城军队同样受到的重创,他们现在的战斗力,已经没了一半。

    本来,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当洪祥王尊出手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本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通道,因为洪祥王尊这个已经突破到了八级的大高手加入,守军开始节节败退,根本没人能够抵挡住这个大高手。

    仅仅片刻时间,死在这位王尊手中的战士就超过了四十,其中还包括山坎的儿子这样的精锐战士。

    形势,已经严峻到了极点,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

    “蜜芽,你要干什么?”

    阿匋一把拉住想要冲到前线去的蜜芽,声音不高,但语气中满是愤怒。

    蜜芽和叶钟鸣是什么关系他最清楚,如果她出了事,哪怕叶钟鸣回来了,云顶部落联盟也没有了跟随人家的资格,阿匋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别任性,老老实实去后面呆着,现在,我们男人还没有死光,没到你们女人拼命的时候!”

    山坎和灰山两个人也是老油条了,他们自然不会相信洪祥王尊的鬼话,一旦他们选择了投降,死的可就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了,整个部落都会跟他们一起陪葬。

    蜜芽压着嘴唇,缓声道:“叶是我的男人,他没有按照约定到来保护族人,那么我就需要代替他完成这件事情,可能我做不到,但哪怕我能坚持一个呼吸也好,那就可以为大家争取一个呼吸的时间,或许,叶就会到来。”

    看着这个一脸决绝的姑娘,三个族长和周围的人都有些动容。他们没想到她竟然刚烈至此。

    他们跟随叶钟鸣,归根结底是因为利益,因为叶钟鸣可以给他们王城所不能给予的物资和生活,甚至可以带他们离开这个随时会崩塌的世界。

    可是但凡有其他活路可以选择,他们都不会如此拼死作战。

    还是那句话,无论地球还是布鲁秘境,没人真的高尚。

    但蜜芽此刻的行为,他们真心敬佩,因为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受到所有人的保护,因为她是这些人所寄托的那个‘希望’的女人。

    可是现在,她却要主动抵挡敌人,这份赤子之心,感动了所有人。

    “王尊?今天我阿匋,就要会会这个王尊,看看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们,到底比我们厉害多少!”

    “灰山、山坎,我们一同去吧,没道理让我们的姑娘死在我们前面。”

    老人发须皆竖,身上这些日子实力的进步所带来的威势完全激发,让旁边的人无不侧目。

    灰山和山坎一看,哈哈一笑,共同走在了阿匋身边。

    “那就去会会洪祥吧,让他们看看,底下人的决心!”

    遗腹人本就热血,听到三位族长的誓死之言,全部都激动的嗷嗷叫,一起拥着三位族长冲进了通道,和王城的军队战在了一起。

    洪祥王尊轻蔑一笑,身体骤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阿匋三位族长的身边,一双变得漆烟的手,抓向了前方。

    “箭!”

    就在双方几乎在进行最后决战的时候,突然一阵箭鱼从云顶部落联盟的后面抛射到天空,转瞬落在王城的军队之中,一阵惨嚎立刻传来。

    洪祥王尊眉毛一挑,心中暗恨。

    他知道,那些叶钟鸣留下的那种会发光的武器,威力大的出奇,哪怕是低等级的战士,也可以用这种武器,伤害到高等级战士。

    这些该死的部落,竟然能够忍住现在才使用。

    洪祥王尊暗气的时候,又是以蓬箭雨袭来,更多的王城军人被射中,纷纷到底不起。

    “啊!”

    王尊怒吼一声,拼着受了阿匋一击,一脚提在了山坎的肋部,没等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他已经冲进了云顶部落联盟的阵营中。

    他要把那些该死的弓箭手先干掉,否则那些发光的箭矢,会给王城军队带来更加惨重的伤亡。

    可他刚刚冲出了两步,就听到自己的副手在后面叫喊自己,他微微一怔,心中有不祥的预感生出。

    在这种时候,自己的副手绝不会没事喊自己,既然他做出了这样的行为,就说明有了不得大事出现了。

    洪祥王尊终究实力超群,他转身,几秒后就又杀了回来,整个云顶部落联盟竟然阻拦不住他分毫!

    “怎么了?”

    洪祥语气不善的问,如果事情不值得他回来,他就要重重责罚自己的收下了。

    “王,王尊,山体外,发现一支五千人左右的队伍,正在攻击我们的尾部!”

    洪祥王尊一愣,接着面色大变,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翔天猎鸟呢?!”

    那支可以护住他们不被风雪侵袭的大鸟,自然不可能进入狭窄的山腹,自然是留在了外面,洪祥王尊还拍了一支三百人的队伍和这只大鸟一起,负责外部的境界防御。

    “被,被杀了!”

    副手脸色惨白,声音都颤抖了。

    洪祥立刻知道,事情坏了!

    那可是只之比他弱了一个等级的魔怪啊,就那样被人杀了?

    那来人要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他接着就意识到了队伍现在的情况——他们被堵在了中央,进退两难了。

    洪祥王尊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知道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一个果决的决定,他立刻红着眼睛大吼,指着云顶部落联盟的人道:“杀光他们!”

    是的,只有杀光了这些人,他们才可以利用这里的通道进行防御,以抵御外面杀来的敌人,至于结果如何,已经不是洪祥现在所能考虑的事情了。

    “洪祥王尊,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在山腹中突然乍起,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洪祥王尊身体一顿,就停在了原地。

    他认出了这个声音,正是那个在王城中,几乎把所有人耍的团团转的叶钟鸣!

    他,终于海狮出现了!

    副手脸色惨白,声音都颤抖了。

    洪祥立刻知道,事情坏了!

    那可是只之比他弱了一个等级的魔怪啊,就那样被人杀了?

    那来人要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他接着就意识到了队伍现在的情况——他们被堵在了中央,进退两难了。

    洪祥王尊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知道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一个果决的决定,他立刻红着眼睛大吼,指着云顶部落联盟的人道:“杀光他们!”

    是的,只有杀光了这些人,他们才可以利用这里的通道进行防御,以抵御外面杀来的敌人,至于结果如何,已经不是洪祥现在所能考虑的事情了。

    “洪祥王尊,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在山腹中突然乍起,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洪祥王尊身体一顿,就停在了原地。

    他认出了这个声音,正是那个在王城中,几乎把所有人耍的团团转的叶钟鸣!

    他,终于海狮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