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3 我能弥补他的空缺
    ,!

    “清理掉?”

    洪祥王尊的嘴巴有越张越大的趋势,他想到了很多种叶钟鸣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比如制造一些装备,去‘贿赂’其他王族,比如先暂时离开,等到遗腹人察觉到这一次曙光圣殿是来真的,在被请回,甚至他还想过,叶钟鸣一气之下,直接离开甚至干脆倒戈到曙光圣殿那边。

    但他从未想过,这个年轻人直接说……清理掉。

    他要……清理一掉一个王尊?还是八级的王尊?

    洪祥觉得头都有些晕了。

    他虽然也是八级,甚至被叶钟鸣一招擒获。但之后他经常思量,觉得是大意了,真正的实力,他未必就输给叶钟鸣多少。

    当然,洪祥王尊也从不否认,这个年轻人有和他对等的资格,他的手下,更是厉害到让洪祥震惊。

    可鹤炎不同啊。

    这里是布鲁秘境,这里的人突破等级后,实力达到一个新的阶段,可是同样在这个阶段内的人,实力是有很大差别的。

    其实这种事情,在地球上也一样,只是因为末世刚刚开始,所以体现的并不是那么明显。等到随着末世的深化,同一个进化等级的人,也会因为装备的不同、技能的强弱、职业的好坏、经验的多少,而产生巨大的实力差异。

    现在红线和鹤炎都是八级的王尊,但是鹤炎刚刚突破到这个等级百多个落沙日,而鹤炎,却已经不知道多少时日了,功力的深厚、战技的纯熟、技巧的激烈等等这些方面都要比洪祥强,洪祥甚至没有把握在鹤炎手底下坚持一杯茶的时间。

    在整个遗腹人王城,大概只有那位圣池的看守可以稳稳压住鹤炎一头,其他人,哪怕是另外两个老牌八级王尊,实力上也要差鹤炎一线。

    洪祥千想万想,绝对没想到叶钟鸣会生了杀意!

    他在感慨叶钟鸣果然决绝的同时,心中也更加的畏惧和警惕,洪祥下意识的就想,如果自己挡在了他的前面……

    “怎么,王尊不同意这个做法?”

    叶钟鸣呵呵一笑,眼睛就眯了起来。

    叶钟鸣的确是想杀人了。

    如果放在平时,他不会对一位已经成为八级高手很久的人动这个心思,因为现在云顶在这里的核心力量并不完整,强行袭杀,难免会有所损伤。并且鹤炎也不仅仅是一个人,他手下还有不知道多少高手,还有一个仅仅是战士人数就超过万人的超级部落在他身后,一旦出现意外,叶钟鸣在秘境的这点人不够看。

    可是叶钟鸣自家知道自家事,他来王城,答应和遗腹人合作,那是因为他需要获得一个离开秘境的稳定方法,一旦可以随时回到地球,那么布鲁秘境和地球之间的连接,就算是正式成立。

    而布鲁秘境,将会成为云顶单独的大后方!

    地球上那么多的绝地,里面出产那好东西,进化者们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会越来越重视那里,每一个大势力在末世十年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甚至数个绝地做为资源材料基地。

    可一个绝地才多大?叶钟鸣所知最大的一个,也没有超过半个省份,就这个,当时也没有那个势力可以独自占有,甚至连占领都没有成功。

    可即便是这样,里面的好东西也足以让人类趋之若鹜,罔顾生死。

    这些绝地和秘境比起来,那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别的什么材料之类就不会所了,光光是埋在这里的魔晶,还有魔怪的数量,就足以让叶钟鸣和云顶山庄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这是叶钟鸣心中一份远景计划,他没有成功的把握,甚至之前都没有想过,可曙光圣殿的侵袭,让他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联合遗腹人,把这里变成云顶后花园的机会。

    如果和遗腹人不能合作,那这个计划,几乎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了,曙光圣殿人家有九级的大强者,才不会搭理叶钟鸣,不把地球变成人家的后花园就不错了。

    而且就算这个计划叶钟鸣不去实施,可他终究需要找到一条回到地球的路,至少也要把这些跟着他的遗腹人带走,壮大地球那边云顶的力量,等以后实力强了,在带着大军把这里占领。

    可现在,有人连这个机会都不打算给叶钟鸣,那么叶钟鸣还有什么说的?自然要干掉他!

    “我……”洪祥脑门都出汗了,天地良心,他的确是恨鹤炎王尊,那家伙刚才一点面子多没给他,让他下不来台,以后在王尊之中,影响力可能都会下降。

    可是他真没想过就这么杀掉鹤炎,还是在这种曙光圣殿打上门来的时候。

    少了一个八级高手,甚至可能还会少了这个八级高手身后的一万多名战士,遗腹人还能够守得住王城吗?

    叶钟鸣可以不在意,但洪祥不能不在意,这事关遗腹人的存亡。

    “王尊,你要知道,你和我合作,为的就是让遗腹人从这次的灾难中挺过来,可是现在有人阻挡,你很清楚,一旦合作失败意味着什么。”

    这个时候,叶钟鸣也知道不是拖沓的时候,就要干脆的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一旦拖下去,事情向着何处发展,他就可能无法控制了。

    “可你也要知道,鹤炎王尊不是一个人,他还有背后的超级部族,先不说能不能杀掉鹤炎,就算是杀掉了他,他的部落暴动怎么办?”

    叶钟鸣一副看傻子似的看着洪祥,然后道:“平时,你没有铲除过异己吗?现在战争期间,总要有人走在抵抗曙光圣殿的第一线,你说对吧。”

    洪祥现在感觉比刚才面对鹤炎时还要冷。

    叶钟鸣的意思,竟然是……

    “为了胜利,总要有人去牺牲。”叶钟鸣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王城,之后正色道,“如果我说,杀掉了鹤炎之后,我能够弥补他的部族离开或者牺牲的损失,那么王尊,你能做出决定吗?”

    洪祥王尊嘴巴张了半天,最后深深的看着叶钟鸣,“好,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