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2 女人脸
    叶钟鸣静静坐在地上,恢复着精神力,夏蕾等人围在他的身边,在养精蓄锐。

    片刻之后,阎王树从一处钻了出来。

    “看来我们只需要再等等就好。”

    一出现,阎王树就表现出了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情况有变?”

    叶钟鸣问了句。

    现在他也现阎王树的性格了……如果它真的有性格的话。

    这棵大树性情其实并不稳定,有些时候表现的极其嗜杀,有些时候又表现的非常天真,有些时候狡猾如狐,有些时候憨厚老实。

    但通常,只要你惹到它,并且多用一些夸奖的词语,或者多用一些人类应该如何如何这样的话,那么基本上它不会反驳你,还会很给面子听话。

    让一个八级生命俯帖耳,这种成就感还是很不错的。

    “本来那些人是有两个据点的,但现在,一个据点的人类已经放弃驻守,向着另外一个据点赶过去,我想,可以等都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下手了。”

    夏蕾一听就皱了皱眉。

    这里的云顶战士数量并不多,留守了一些人看管那些俘虏后,参与这次突袭的人只有一千多,按照阎王树所说,等到敌人两支战队汇合在一起,那么打起来,可就太困难了。

    对于走精英战略的云顶山庄来说,伤亡一直是核心成员们最注意的事情。

    “大概有多少人?”叶钟鸣想了想问。

    阎王树晃了晃身体,“大概,一万人左右。”

    夏蕾看了叶钟鸣一眼,意思很明显,这个数量已经出了这里这些云顶战士所能应对的数量,一旦打起来,伤亡会非常大。

    “他们的实力如何?”

    叶钟鸣没有马上回应夏蕾,反而是继续询问着基本的信息。

    阎王树的美女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疑惑的表情。

    “叶,有一处据点里的几个人,给我的感觉非常奇怪。”

    虽然阎王树不是以感知方面著称的生命,但是到了它这个进化级别,这方面同样异常的敏锐,能够让阎王树说出这种话,由不得叶钟鸣不重视。

    并且,以前的叶钟鸣有些习惯于重生给他带来的先知先觉,现在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他并不熟悉的组织,这让他更加慎重。

    “你知道的,我对人类非常了解,特别是进化能量方面。”阎王树想了下说道,说完脸上颇有得色,觉得它自己已经掌握了人类特有的说话方式——拐弯抹角。

    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说,阎王树对食物很了解……

    云顶众人脸色各异,但都没说什么。

    这事,其实说不上谁对谁错,变异生命把人类当成食物,人类又何尝没有把人家当成进化的阶梯?说白了,就是实力问题,谁的实力强,谁就能处于食物链的更上层。

    “那些人,有一些进化等级还算可以,可是在他们身上,有种让我作呕的味道。”阎王树非常想要学习人类耸耸肩,不过只要这样做,就变成了身体晃晃悠悠的。

    “对于人类,哪怕我不想吃,觉得味道不好,但也不会有这种作呕的感觉,嗯,是这样的。”

    叶钟鸣没理会阎王树后来又变的赤a裸a裸a蔑视人类的话,而是在心中盘算这句话的意思。

    按照阎王树的说法,那么这些人中,非常可能有可能有特殊进化者的存在。

    所谓的特殊进化者,就是拥有一些迥然于正常进化的力量在身体内,对于感知敏锐的生命而言,非常容易分辨。

    在某种程度上,叶钟鸣也属于特殊进化者,甚至现在的云顶战士,也可能是地球上最大的特殊进化者群体。

    因为他们修习了战技这种原本不属于地球的技法。

    这种类型的进化者,无疑都是很难对付的。

    “如果只依靠我们,估计是打不过这些人的,到时候还要请你多多帮忙。”

    阎王树高傲的哼了一声,“有我在,就是再多的人也没问题。”

    叶钟鸣点头感谢,看得后面一众想笑的云顶人憋得满脸通红。

    …………………………………………………………………………

    屋子里的混杂着一股汗液和体液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对于过来人,这种味道并不陌生。

    魔金圣座站在房间的中央裸着身体,任由汗水在自己几乎黄铜色的皮肤上流淌。

    一边的床上,是仰躺在那里,同样什么都没穿的青花圣座,此时白皙的皮肤上,还有**后残留的潮红,在上下半身的交接支持,是数块粘稠的白色液体。

    一只手拿着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青花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烟雾中,眼睛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屋子里有其他人在,就会现,两个人的心脏部位,都有一条手指般的黑色肉条,凸出体表,正在随着他们的心脏跳动。

    “少抽点烟。”

    魔金拿起一条毛巾,擦拭着身体,接着穿上了一条黑色背心,贴身的设计让他的刚硬肌肉更显形状,看得床上的青花圣座目光连连。

    “这念头,吸a毒都没事,抽点烟算什么?怎么老管我。”说着青花接过魔金甩来的一条毛巾,把小腹上的那团东西擦去,手里的烟也弹飞到一边。

    嘴上虽然那么说,不过还是听话的不抽了。

    “魔痕我们都不了解,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轮盘上的东西,谁知道吸烟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作用。”

    青花听完嗤笑了一声,“现在你一拳恨不能把地球打一个洞,你还害怕一根烟?大块头,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谨小慎微了。”

    魔金对青花这么说不以为意,反而笑道:“因为我小心,所以才活到现在。”

    青花听到话里有话,默然不做声,一会后才道:“零商会那边有消息吗?”

    魔金摇摇头,“很多人说他们被云顶打怕了,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那个组织,他们现在一定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在做,所以才会放任云顶展,一旦他们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这里,估计……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把装备一件件的穿好,魔晶揉了揉胸口。

    “他们没放过云顶山庄吧,哪怕是现在不能亲自调任过来,但这次的行动,是有他们影子的。”

    魔金目光一闪,向青花投去了询问的一瞥。

    青花站起,仍由凸凹有致的身体更加彻底的暴露在魔金的面前,走到男人附近,她低声道:“我们叛出了零商会,我们一直认为,他们是不在意两个废人,所以没有追究,这符合他们利益围上的宗旨。但你没现,这个组织,有些地方,有股零商会的味道吗?还有,你仔细想想当初我们是怎么脱困的,一切,是不是都太巧合了?”

    听到青花这么说,魔金神色一动,沉思了片刻,点点头。

    “所以不管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不管这里和零商会有什么什么瓜葛,增强我们自身的实力是最佳的方法,只要我们强大了,我们就有和任何人讨价还价的本钱,那个时候,哪怕我们出去自立门户,也不是不可以。”

    青花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有狠厉之色闪过。

    “我无意中,听到一件事情。”

    魔金突然转化了话题,大手开始在青花身上摸着,把一些柔软的部位,揉捏成各种形状。

    “什么事情?”

    青花瞪了魔金一眼,但也没阻止男人的动作。

    “这里,好像拥有吞噬的能力!”

    大手移动到了青花的胸口,轻轻按在了那道黑色肉条之上。

    一直表现的很平静的青花,突然神色大变,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魔金微微愕然之后,眼中闪过一丝难过。

    或许,这就是末日之中的关系吧,哪怕是同患难过,哪怕是生过最亲密的关系,可是依然不能人彻底的打开心扉,都会在心底,保留一份对任何人对任何事情的戒备。

    魔金很快恢复,音量不高道:“五侍亲口说的,应该不会错,除了让那个人给我们升级之外,应该可以吞噬其他人的墨痕来增强实力,只是具体如何,她没有说的太清楚,我估计她也就知道这一点。”

    青花凝神想了想,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看来在床上,你把那贱货伺候的挺舒服。”

    魔金脸上怒色一闪,不过却控制住了,只是冷哼一声,就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青花瘪瘪嘴,开是穿衣服,只是没等穿完,刚刚离开的魔金又返了回来,脸色有些难看。

    “二队过来了,这帮蠢货!准备一下,估计要出事。”

    青花一听,立刻加快了受伤的动作。

    …………………………………………………………………………

    一队的驻地,是一处规模不小的银行,被埋在了一处巨大的废墟之下,通往外边只有一处舒米宽的缺口,并且还十分隐蔽。

    避役在人手不多的情况下,在面积巨大的英城,也的确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此刻这处出口前,却聚集了一支数量有四五千的队伍。

    “艹,大布,你什么意思?这么久了还不让我们进去?我就问你,我们还是不是一个战队的人!”

    二队的队长脸色极其的难看,他没想到来到一队这里,竟然被挡在了门外,这让他在手下面前,脸面都丢光了。

    可是负责这里守卫的大布依然混布在意,抽着烟,冷漠的看着二队的这位队长,丝毫没有想让的意思。

    “是你向不守规矩的,你们接到命令了吗?就擅自离开位置?坏了大事怎么办?”

    大布把烟头仍在地上,狠狠地碾了两下。

    “我他妈再和你说一次,三队被干掉了,我们现营地周围也有东西,所以才离开,这是为了保存实力!我再不走,就要步三队的后尘,如果我们也都死了,你以为你们一队能没事?”

    如果不是顾忌这里终究是被变异生命占据的城市,二队队长甚至都要怒吼出声了。

    “别和我爹妈的,嘴巴放干净点,还周围有东西,有什么东西?分明就是……”

    说到这里,大布下面的话却一声惨叫给掩盖了下去。

    这里的人纷纷回头,只见数十株两米多高的鎏金色食人花,已经越过挡在这里的废墟,把入口前的这片地方包围了!

    “这什么东西?!”

    场面一下子大乱,二队的人有的人开始冲击入口,这个时候谁不让它们进入,那就是生死大敌,敢拦着,那就分出个胜负,也有一些在队伍尾部的人,纷纷回身,对这些悄然无声出现的食人花起了攻击。

    “注意脚下!”

    有人喊了一声,大家低头一看,之间一些淡紫色的腐土,正在朝着它们蔓延,依然无声无息,刚才被杀的那个最外围的人,就是感觉到了脚下的腐土,贸然转身,却被一根食人花的根系拖拽而走,现在,已经被咬掉了半截身体,两只腿落在食人花之中,还在抽搐着。

    “敌袭!敌袭!”

    不少人大喊出声,却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干什么。

    “我a日你祖宗大布,老子这次不死,我一定弄死你!”二队长也是很光棍的人物,知道这个时候想要进入一队的驻地已经来不及,立刻组织手下开始反击。这些食人花虽然吓人,等级也高,但毕竟数量太少,他有数千手下,完全可以用人数的力量堆死它们。

    各种远程的武器和技能纷纷落在这些食人花身上,但事实却让他们大吃一惊,本以为一定能弄死十多个食人花呢,但却现这些东西一个都没倒下,只是集体在某个部位,流出了一点‘鲜血’!

    二队长立刻知道,这些食人花拥有共享伤害的能力,除非把它们一起杀死,否则它们会一直或者。

    “兄弟们,冲吧,它们不死就是我们死!”

    说完,带头向着食人花冲了过去,这话说得没错,食人花不死,就是他妈呢死了。

    可是这些人刚冲到了食人花附近,就现里面隐藏了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树干上,有一张女人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