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7 布鲁名器
    977 布鲁名器

    王城之外,小平原之。 ..

    在遗腹人面前,曙光圣殿展示了什么叫做军队,什么叫做效率。

    他们用了很短的时间,建好了营地,那些遗腹人在这里所做的诸如挖沟之类的阻碍措施,在他们看来如同小孩子的游戏。

    山脉之外,还有一些曙光圣殿的部队在清理那些接到通知或者之前逃过了追杀,把希望寄托于王城的遗腹人,可惜这些人错过了最佳时机,逃到这里非但没有进入王城得到庇护,却碰到了敌人的主力部队。

    等到一切清理完成,之前所有的后勤分基地,将会在这里汇合,建立唯一的总基地,

    为了等这些事情结束,所以曙光圣殿的军队并没有来到这里之后立刻攻城。

    他们不急,在他们看来,只是让这些遗腹人多活几天的事情。

    整个营地的心位置,曙光圣殿的三位巨头正在召集下属和其他部队的指挥官开会,准备马要开始的攻城战,虽然他们有必胜的信心,但面对连先辈们也从未攻破的遗腹人王城,他们还是很慎重的。

    并且之前那些神秘部队的袭击,也给他们造成了心理阴影,让三位统帅不得不重视起来。

    他们是来这里把遗腹人灭族的,可不是来这里惨胜的。

    光明骑士团的统帅南烬正在分派任务,他要做为第一批攻击的总指挥,负责最开始的进攻。

    话只说了几句,听到外面传来了悠扬低沉的号角声音,营帐里的人停下来,看向了王城的方向。

    “迎示长号。”

    对遗腹人相当了解的载离,立刻说出了这种号角的名字。

    面对其他人不解的目光,载离道:“迎示长号,只有在一种时候会被吹响,王尊的任仪式,或者葬礼。”

    “所不同的是,王尊的任仪式,是用九十八对,而葬礼,会用一百对。”

    一些实力稍差,或者感官方面不是那么敏锐的人听不出来这到底是多少对长号,还是载离听了一会道:“九十八对,是有新王尊任了。”

    一边的容止嗤笑了一声,“在外面的王尊都被我们杀了,听说他们内部之间也出现了问题,鹤炎被内杠消耗掉,现在的遗腹人王城之,是不是只有四位王尊了?”

    “这个时候弄出一个新的王尊?充数用的吧。”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不屑的表情,遗腹人的王尊最厉害的几位,有两位已经死了,现在他们的整体水准,已经完全输于曙光圣殿,新出来的王尊最多也是七级,成不了什么气候。

    “不如我们打赌吧,看看到时候谁能把这位新任王尊给宰掉。”一个穿着全身黑甲的壮汉在那里嘿嘿笑着说,他的部队会参与第一波的进攻,这样说,显然打算要立头功了。

    “赌赌吧,估计这位新任王尊,应该不会第一个战场,烈,你可能失算了啊。”

    大家笑,笑声里充满了对这位王尊的轻视。

    可在这个时候,本来昏暗的山腹之突然亮了起来,并且有股让人恐惧的能量,在对面的遗腹人王城之爆出!

    三位实力最高的统帅直接冲出了营帐,他们抬头看向了对面,只见一道粗大的光柱从遗腹人王城的深处直冲而,瞬间到了山腹的最顶端,并且没有丝毫阻隔,直接冲进了面厚厚的山体之。

    曙光圣殿的人不清楚这道光柱冲破了这座山脉没有,但他们留在山腹外面的那些人,则看到了山峰之,出现了一道光柱,直冲天际,让整个空间都亮了,插到了面的混沌雾气当,竟然都震开了它们!

    不仅仅是曙光圣殿的这些战士,此刻在整个遗腹人的领地内的猛兽们,无论是强大还是弱小,看到这道直达天际的光芒时,都露出了畏惧的表情,甚至一些等级略低的,直接瘫软在地,瑟瑟发抖。

    在亡灵山坡靠近夜魔平原的那一边,一个坐在骸骨座椅正看着两支骷髅大军战斗的女人突然抬起头,看向了那个方向,虽然离得远,看不见全貌,但却可以看见那边的光芒。

    “那是……是……”

    红发看了那边一会,突然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咆哮,对面的骷髅军团立刻有超过三分之一直接爆掉,而己方的骷髅们,则疯狂的扑向了剩下的那些。

    看着这边的情况,红发知道,自己要回去了。

    …………………………………………………………………………

    诅咒深渊,今天很热闹,两个王兽在因为争夺领地在大打出手,它们的小弟更是杀的血流成河。

    周围,不少生命在伺机而动,战后这些尸体,可是它们很好的食物来源,在诅咒深渊这样的地方,能够吃这么一顿大餐的机会可不多。

    可是,昏暗的天空突然亮了亮,头顶那些总是翻滚的云,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对于感觉敏锐的它们来说,自然的变化是最为敏感的,战斗瞬间停止了,这些强大的生命仰头看着天空,迟疑着,最后纷纷退回了自己的巢穴。

    它们,要先避一避。

    而在深渊的深处,极度的黑暗,有一双眼睛突然睁开,如同两盏明灯。

    “呼……沙……是,它吗……”

    声音沙哑而声音,不象人类。

    它的身体在黑暗动了动,好像要伸一下懒腰似的,而整座深渊,因此而发生了震颤,飞鸟走兽全部都落荒奔逃,连巢穴都不要了。

    整个夜魔平原,在这一刻,仿佛都安静了几分。

    ………………………………………………………………………………

    王城之,圣池之下。

    三足人抬头看着面的圣池底部,仿佛能够看到那道光柱似的,他的那张脸,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惊容。

    “是谁,竟然能够激活这个东西,遗腹人之,有人得到了它的传承可吗?还是……那边的东西来了?”

    不知道多少年,三足人第一次,产生了不妙的感觉。

    ://..///32/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