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1 共浴
    1011 共浴



    《二合一~~》



    哈曼丹再次离开,只是这次离开不是在去寻求什么帮助,而是去皇宫之和圣城之主叙父子之情去了,把这里留给叶钟鸣,让他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给他一个答复。   (w w w . v o dtw . c o m)



    叶钟鸣也的确需要一段时间来考虑是否成行,而且今晚,他还要赴那个年南美人的约。



    哈曼丹在圣城的住所同样奢华,虽然没有地下基地那么有现代感和科技感,可是这里充满了世纪那种金属质感的堂皇,让人进入其,只有一种感觉。



    豪!



    土豪!



    能够形容的也只有这两个字了。



    整栋庄园……是的,这是一栋庄园,白玉石和黄金是主基调,白色和金色也是唯二的两种颜色,地面是白玉石,墙壁是白玉石,装饰是金子,物是金子。



    哪怕已经在这里呆了数个小时,叶钟鸣和许多战士也没有适应过来这种风格。



    让那些带着几乎没有什么作用面纱、露着大片雪白肌肤的侍女们下去,夏白的人接替了服侍叶钟鸣的工作。



    并不是那些人照顾的不好,人家才是专业的,而是这些女战士们不放心,她们不允许一点意外的发生。



    空余的时间,思考的时间,叶钟鸣把二者利用的很好,是在制造和研究各种装备,在思考是否要去星之母盘冒险的时候,在等待去和南美人交易的时候,他开始着手制造两件蓝色的装备。



    以前,制造蓝色级别武器装备失败率是很高的,到现在为止,核心成员也无法每个人都拥有,只有真正的灵魂人物,如叶钟鸣、夏白、夏蕾、朴秀英等人才有,并且除了叶钟鸣外,其他人也并不是全套蓝色。



    因为成功率的问题,一件蓝色装备的成功制造,可能意味着数份材料蓝本的消耗,甚至运气不好,这个数量更多。



    但现在,叶钟鸣服用了级匠心,基础成功率提高到了百分之三十。



    这个太可怕了,哪怕是再使用印甲,哪怕是制造蓝色装备,成功率也接近四五成。



    所以成功制造了两件蓝色装备后,只失败了一次,显然运气还是不错的。



    看到叶钟鸣完成了制造,夏白在一边才道:“哈曼丹走的时候,给你……反正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下,否则有些浪费。”



    叶钟鸣不解,这可不符合夏白的风格啊,这吞吞吐吐的,什么意思?



    不过对这个女人叶钟鸣不会怀疑,跟着她来到了一处地方,看到之后,叶钟鸣知道为什么夏白那么说了。



    这是一处天然温泉。



    一处被哈曼丹的庄园圈了进来的温泉,泉眼并不大,可以却极有规律的向外吐着清澈温热的泉水,四周已经被白玉石砌成了一个很大池子,间是被做成了那副曾经收藏在卢浮宫里安格尔著名的画作《泉》的形状的雕塑,肩头处的瓶子里正流淌着涓涓细流,和下面的池水形成循环。



    在这些温泉之,漂浮着点点鲜花瓣,正随着水波荡漾,再配合淡淡的氤氲雾气,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



    叶钟鸣进来后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在池子的周围,用纯金的容器盛着一桶桶的冰块,规律的放在四周,正是凉意的来源。



    在其几个冰桶里,还斜摆着几瓶开了封的美酒,看颜色,应该是干红、白葡萄酒和香槟。



    温泉、鲜花、冰块,美酒……



    也怪不得夏白说,如果不来是浪费了。



    “这个哈曼丹,是真的会享受啊。”叶钟鸣叹息说着,只是眼却有莫名的神色闪过。



    很明显,这是哈曼丹给叶钟鸣准备的,如果他不来,那这些花瓣、冰块、美酒,确实真的浪费了。



    放在平时,这些对叶钟鸣的吸引力并不是太大,想想外面变异生命遍地都是,再强大的人说不定下一刻都会死去,哪里还有闲心来享受。



    可是,叶钟鸣绷紧的神经也已经太久,以前,根本没有这样的地方,云顶算是环境好的,但最多也是能洗洗澡,有一个干净的屋子,一床干净的被子,和这里,真是相差太远。



    是的,享受着周围冰块散发出来的凉意,看着温热的矿泉,叶钟鸣心动了。



    “还有时间,泡一会吧。”夏白在一边柔声劝道。



    叶钟鸣想了下,点点头。



    或许接下来又不知道多久要陷入到不停的战斗之,趁着现在享受一下也好。



    脱掉衣服,叶钟鸣走进了池水里,散发着热量的光滑泉水浸没了他的全身,每个细胞仿佛都发出了畅快的一声@呻@吟。



    夏白倒了一杯酒给叶钟鸣,这些已经被她检验过,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在池边犹豫了一下,也脱下了全身的衣物,走到了池水当,让叶钟鸣靠在她的身,一双手温柔的给自己男人清洗着头发。



    整个温泉旁边非常的安静,四周竖立着十几根白玉石柱,两两之间挂着白色的幔布,把这里和外面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叶钟鸣闭着眼睛,动也不动,任由夏白在他的头部按动着,那种浑身舒服爆开的感觉让他恍惚。



    只是恍惚之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本能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却发现,眼前是夏白的双手。



    “没事。”



    夏白说没事,那自然没事,可马叶钟鸣知道,有事了,而且事大了。



    他明显感觉到了有人进入到了温泉之,叶钟鸣挺直身体,微微挣开夏白的怀抱,发现……肖敏戴芝还有其他一些夏白战队的战士,已经进入到了池水当!



    哪怕是见惯了阵仗的叶钟鸣,此刻也愣了愣。



    没办法,当数十个白花花的女体毫不在意的在你面前展开、并且围住你的时候,谁都不可能保持冷静。



    “没事的。”夏白在叶钟鸣耳边带着笑意说了一句,之后便飘然游走,擦干身体穿装备,对自己男人笑了笑后戴面具,去外面警戒了,留下了手足无措的叶钟鸣。



    “哇,这个雕塑做的真好,栩栩如生,应该是出自大师之手。”一个年纪很小的女战士看着池水央的雕塑,一脸的小星星。



    “对于进化者来说,这应该不难。”肖敏脸带着淡淡的笑意,飘到了叶钟鸣身边,自然的靠在了他的身,开始给他清洗。



    “真正难以弄到的,是这些鲜花和冰块,哪怕是有相关的职业者,可也是要浪费精神力的,在末世做这些事情,可远以前做这些奢侈多了。”



    戴芝去了另外一边,学着肖敏的样子,开始给云顶的领袖清洗另外一侧。



    “那瓶酒我认识,是screaming eagle,美国呼啸山庄的红葡萄酒,不便宜的。”



    “酒我不认识,我认识这些金桶金盆,卡地亚啊,哈哈。”



    “真是土豪啊,都末世了还这么奢华,仅仅是维护这些,要花多少钱啊。”



    “说错了,因为是末世,这些才更容易,买不起可以抢啊。”



    “你是个暴力女!”



    “那你说这些东西、那些侍女、还有这栋庄园,会是哈曼丹买的?还是他会给人家开工资?”



    “这倒是,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末世里弄这么一个地方要容易的多啊,只是没人愿意做而已。”



    是的,这几十个女战士进入温泉之后,畅快的聊着天,甚至还会嬉戏追逐打闹,是……没有一个人去看叶钟鸣,仿佛他不存在一样。



    哪怕是肖敏和戴芝也一样,仿佛她们正在温柔服务的不是叶钟鸣而是她们自己。



    叶钟鸣能说什么?你们都走开,这里只能有我自己,可人家都脱了进来了,赶人家走?太绝情了些吧。或者自己站起来快速离开?那样是不是会被认为是嫌弃这些女人?要知道,她们可都是为了叶钟鸣出生入死的最忠诚的手下。



    身体僵直的任由肖敏和戴芝摆布,叶钟鸣脑海里想了半天,最后发现,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到了这个时候,叶钟鸣索性也放得开了,反正这些女人也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当去了岛国,来一次男女共浴吧。



    好吧,虽然‘坦诚相对’了点。



    “喂,你们洗好没有啊,还有那些酒,给我们留点。”



    外面传来娇声嗔怪,正在温泉的女战士们嘻嘻哈哈的了岸,擦干身体穿衣服,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看见如同僵尸一样把身体隐藏在水下,闭着眼睛装睡的老大,平时的敬畏完全消失,转而变成了……调戏。



    一个泡好的女战士过来啪嗒一下在叶钟鸣的脸亲了一口,顺手还袭了一把胸,然后如同女流氓一样哈哈笑着跑了出去。



    这下可好,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这些女战士纷纷过来有样学样,把叶钟鸣脸都亲红了。



    第二批进来了,然后是第三批,第四批……



    叶钟鸣已经完全麻木,反正这些疯丫头们也并不过分,最多是亲一口摸了两下,也不会掉块肉,随她们吧。



    等到整个队伍都过来‘糟蹋’了一遍叶钟鸣,夏白重新进来,看了看周围随意仍在池边的酒杯还有空瓶子,甚至一些冰桶里的冰块都被吃掉了,面具下的俏脸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末世之,这么放松甚至放纵的时刻可不多。



    蹲下身体,拿着干净的毛巾给叶钟鸣擦拭着身体,夏白柔声道:“别怪她们,你知道这些人和我一样,心理都有些扭曲,在这个世界,最信任,或者唯一信任的是你了,她们也需要释放一下。”



    叶钟鸣从温泉站起,刚才脸的羞赧和身体的僵硬都消失不见,泉水从健壮的身躯流淌而下,一股坚毅的气势萦绕四周。



    夏白看得异彩连连。



    夏白说的这些,叶钟鸣早懂,甚至当第一波女战士进来的时候他懂了,否则以他的实力,如果他不想在这里,又有谁拦得住?



    他不仅懂得夏白说的这些,他还懂夏白没说的那些。



    这些女战士们,在用这种看似荒诞不羁的方式,来表达她们的心思。



    一体!



    她们和叶钟鸣是一体的。



    信任。



    她们没有条件的信任叶钟鸣。



    忠诚。



    她们服从叶钟鸣的任何命令。



    无畏。



    只要在叶钟鸣的身边,她们不畏惧任何事情。



    这些女战士,是在用她们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支持。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叶钟鸣在考虑是否要前往母盘。这些女战士们,不想让叶钟鸣把她们的安危考虑进去。



    她们可以死,也不畏惧死亡,只要和他一起,只要,死的有价值。



    她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意思,即便是说了,叶钟鸣也一定会答应,可事实,却依然会考虑她们。



    叶钟鸣也的确有着顾虑,他不想把这些忠诚的战士,浪费在这里。



    “你做的那些准备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别想自己去,我们会看着你的。”



    夏白一边为叶钟鸣穿着衣服,一边说着,语气平淡的如同经年的夫妻。



    叶钟鸣微微感到鼻子发酸,这种感觉,在另外一个末世他没有感到过,所以很陌生……但,真的很好。



    “知道了。”



    叶钟鸣抱了抱夏白,之后走出幔布,外面,是整齐而站的队伍。



    “去找人换东西,来一队人跟着我。”



    说完,叶钟鸣自顾自穿过这些目光火热的战士,快要走出门的时候,突然回头,“肖敏,戴芝,你俩技术需要进步啊。”



    后面先是安静了一下,然后便响起了巨大的哄笑声。



    …………………………………………………………



    巴切莱特正在坏肚子,这是从小有的毛病,遇到事情会这样。据说这是一种心理反应到生理的表现。



    他匆匆清理完肠道,要赶去约好的地方。



    当然,他手握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件他早准备好的,能够逃命的东西。



    只是,刚刚走出自己家门,巴切莱特看见门口站着几个人,其领头的人,正是皇宫之的卫队首领。



    “巴切莱特先生,你要干什么去?”



    本来自  http:///html/book/32/32/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