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0 波轮广厦
    光牢出现的突然,这位八级高手犹豫了一下,没有摆脱掉。

    因为他算得清楚,要是他做出了躲避的动作,身体有可能会碰到这光罩,在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用的情况下,这无疑是很危险的。

    况且现在的他正要发出自己的能力,移动会让之前的准备前功尽弃。

    他对自己这只手的攻击非常有信心。

    这只手的掌心,依然是一只眼睛,只是和另外一只手不同的是,这只眼睛就和刚才雅甜的一样,腥红一片。

    瞄了一眼笼罩了自己的光罩,还有后面冲来的公主骑士和银尸,男子露出了一丝不屑,之后手掌中的血红眼睛骤然一亮,一道粗大的红色能量柱就向前冲了出去。

    这红光甚至映红了半个山腹。

    朴秀英口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就从三鼻象的身体上跌落,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用出那个光罩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结果无外乎两种,一种自己这方人没有杀掉那个男人,自然是要死的。另外一种就是那个男人死了,哪怕晕过去也是安全的。

    结果,是后面那种。

    光牢有个奇怪的名字,波轮广厦。

    是朴秀英职业等级提升到光明圣女时掌握的。

    当时她还有些失望,她更希望得到的是治疗类能力,就和落日圣光一样,也因为落日圣光的强大,朴秀英的期待也前所未有的高,发现是一种禁锢类能力的时候,失望可想而知。

    不过,还是叶钟鸣的劝解让她好受了不少,他说,光明使徒为初始等级的这个职业,本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医疗类职业,定位是一个辅助类职业,或者说,战斗的枢纽职业。

    这样的职业,又怎么会全都是治愈类的职业技能呢,如果那样,也就不会出现空菱盾了。

    同时,朴秀英也发现,这个能力其实非常适合她。

    波轮广厦,就是一种把目标禁锢在其中的能力。技能很简单,可是当被禁锢目标有了变化的时候,则是一个很讨厌的技能。

    支撑波轮广厦需要消耗精神力,但这层光罩不被攻击的时候,消耗的精神力其实不太多,至少对朴秀英是这样的。

    而一旦光罩遭到被禁锢目标的攻击,则会根据强度来消耗施法者的精神力。

    依然是精神力,而朴秀英在这方面,只逊于叶钟鸣。

    于是这个技能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强力的控制技能。

    在整个云顶,可以短时间内打破波轮广厦禁锢的,估计也就是叶钟鸣和重伤状态的夏白。

    朴秀英用这个能力把这个男人囚禁在那里,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抵御了八级的超强攻击。

    虽然意料之中的没有扛得住,精神力直接消耗一空,可是已经为后续的攻击创造了条件,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晕的心安理得。

    曙光圣殿八级高手的红色能量柱撞在了波轮广厦的光罩上,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对抗,那个男人嘴里高声的吼叫着,里面带着不甘,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强力技能,会被这层看似薄薄的光罩所阻挡。

    哪怕是在曙光圣殿,他的这个能力在攻击力方面都可以排在前列。

    虽然被阻挡的时间很短,或许只有两三秒种,但对这个男人来说,依然觉得是种耻辱。

    好在,红色能量柱还是破掉了这层光罩,剩余的能量,足够把前面的一切秒杀。

    只是就在破开光罩的瞬间,他没有发现那个公主骑士的影子,也没有看见那个活尸的到来,而是看见了那头三鼻象。

    它就站在光罩的外面,当光罩破开的瞬间,红色能量柱打在了三鼻象身上。

    爆炸就此发生。

    这当然不是真的三鼻象,而是它的假身。

    当时在云顶的城下,这个假身的爆炸差点把穿着蓝色战甲和黑土铠甲,开着黑晕之盾的叶钟鸣炸死,可想而知威力如何。

    这个男人进化等级或许比叶钟鸣高,但防御力,一定没有叶钟鸣好,至少装备没有叶钟鸣好。

    虽然爆炸离他有那么一点距离,但足以对他造成剧烈的冲击和伤害。

    爆炸的威力使得地面震颤了两下,那些正在努力冲来的伤病和救援部队都有些站立不稳,爆炸产生的能量向四周扩散,一些本就强忍着伤痛的伤员纷纷栽倒。

    曙光圣殿男人感觉飞了起来,那是被炸的。

    是的,他没死,但身受重伤。

    三鼻象现在的确是智慧受损,但它的实力还在,虽然不是攻坚形的生命,但也终究是八级的存在,自保的手段层出不穷。

    其中假身爆炸,无疑是能力中威力最高的。

    对于同等级的生命,自然可以造成威胁。

    于是这个男人的手臂断了一只,身上被开了无数的口子,大量的鲜血流淌了出来,甚至他左边的耳朵都缺失了半块。

    他放下剩下的手臂,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护住了头脸,他很难想象自己是否还能活着。

    这些外来生命,怎么可以强力如此?!

    可是没等他继续感叹,眼前就有两道影子冲来,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就遭受到了巨大的二次冲击,接着是第三次。

    男人奋力反抗,一直在寻找机会反击,但无论公主骑士还是银尸雅妮,全部都悍不畏死。

    她们,在某种程度上也确实没有生命。

    男人很憋屈,他本就不是近战类型,现在被两个家伙缠住,能够施展的手段不多,加之身受重伤,更让他处于劣势。

    这种劣势一旦形成,就开始恶化,无论是公主骑士还是雅妮,只要攻击到他,就让男人的伤势加重一分,就让他的反抗弱一分。

    最后,他已经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连躲闪都很少。

    至于他的那些六级魔怪手下,有几只被公主骑士和雅妮所杀,其余都死在了爆炸之中。

    当雅妮一拳打断了男人还完好的手臂,公主骑士一枪刺进了他的喉咙,这场战斗宣布了结束。

    从开始到结束,真的只有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只是结果却迥然不同。

    盛元带着一帮浑身是血的战士到了现场,他们已经把那些空中骑士全部击杀,看到那个男人的尸体和周围的状况,这位壮汉眼中闪过诧异。

    他抬头看了看城墙之上,那里,有些气息同样的永久了消失了,但这一切好像都预示着,胜利在步步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