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3 大杀器
    “老大要做什么?”

    许多云顶的战士看到了烟尘中那个身影,心中都涌起了这个念头。

    九级进化者是什么样子大家并不清楚,但八级的高手是见过的,大家都知道那也是血肉之躯,一样会受伤,会死亡。

    面对围攻的时候,也会迅速的被击杀。

    即便是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但还是可以用人去堆死。

    叶钟鸣很强大,这谁都不会去否认,哪怕是令昆或者守池人也承认,他们单独和叶钟鸣对战,胜负在四六之数,叶钟鸣还要占有些优势。

    但是谁都不会认为,叶钟鸣一个人可以堵住那个缺口,可以孤身一人面对六七千精锐骑兵的冲锋。

    更别说,这些骑兵后面,还有无数曙光圣殿的战士。

    很多声音响起,那是许多人的呼喊,叶钟鸣听到了,但却没有去在意,他的眼中,只有面前这些奔腾而来的敌人。

    是的,敌人。

    一直以来,叶钟鸣并不愿意用这两个字来形容曙光圣殿的战士。在某种意义上,叶钟鸣其实更欣赏这个比遗腹人先进的文明。

    他更愿意以外来人的角度,来看待这场战争——哪怕他实际站在了遗腹人的阵营当中。

    但这并不能让他就喜欢这场战争,喜欢这些曙光圣殿的人。

    因为,他们的到来,让叶钟鸣的计划为之停滞。

    为什么叶钟鸣要辛辛苦苦的不断经营布鲁秘境,甚至不惜让云顶的战士来这里参战?为什么发布悬赏拿出大量的财富,让更多地球的进化者进入这里守卫王城?

    就是因为这里可以说是叶钟鸣重生之后,得到的最大宝藏。

    这里有着他所需要的一切,各种材料、矿藏、魔晶、土地、人口……

    有了这里,叶钟鸣才有了一丝丝的资本,去和那高高在上俯视地球的神秘生命去对抗。

    一度叶钟鸣甚至把战技和魂技,看成最后的手段……他害怕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当真正面对那些生命的时候,会变得毫无用处。

    因为这些都是他们‘给予’的。

    可以说,在叶钟鸣的思想中,这里是他的希望之地,哪怕和地球比起来,这里并不是很不稳定。

    而曙光圣殿,要把这一切都毁掉。

    他们已经严重影响了叶钟鸣的利益。

    于是,他们就是敌人。

    只要被视为敌人,自然要全力消灭。

    说白了,叶钟鸣把这里看成自己的后花园,等到遗腹人迁出之后,这里就完完全全属于他,属于云顶。

    而曙光圣殿,动了叶钟鸣的奶酪。

    有过前世今生,叶钟鸣的心理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偏激,既然他这么认定了,那就会一直这么认为。

    现在,随着城墙的坍塌,王城即将失守,后花园眼看就要被其他人占领,叶钟鸣急了。

    他无数次面临生死的时候,最不缺乏的就是博取之心。

    这一次,他依然要搏一下。

    冲在最前面的,是带领一千近卫的容止,他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叶钟鸣,脸上有着不屑的冷笑。

    就算是圣父那样的近神人物,也不愿意面对成建制骑兵的冲锋吧,更不会去孤身一人挑战一个军团。

    因为即便是胜了,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近神,只是接近了神,还不是神。

    在容止等人的身后,是南烬和他的五千光明骑士团,他同样看到了站在那里孤零零的身影。

    他同样认为那很愚蠢,同时心中却也有一丝敬佩。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勇气去一个人挑战千军万马的。

    这样的人哪怕是愚蠢的,也是值得敬佩的。

    只是,这个或者愚蠢,或者让人产生敬意的人,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插在了地面。

    烟尘有些挥散,但随着骑兵踏上了废墟之后又有飞扬的趋势。

    容止和南烬两个人这个时候大概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根骨杖。

    很精美,也很奇特。

    两个人在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洪流般的气势。

    两个八级强者下意识的就想停下脚步。

    这是一种对危险想要做出的本能反应。

    可是却有些晚了,他们的瞳孔剧烈收缩,想要说些什么,身体也想要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

    一道粗大的光柱,从那个骨杖上发出,瞬间掠过了它前方的战场。

    整个王城内外,都被这道光柱所震惊。

    光柱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很快,如果不是那条被它犁出来的空白之地,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确切的说,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至少容止和南烬两个人还在,只是他们的样子都很吓人。

    容止坐在地上,还保持着骑行的姿态,双腿和双臂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额头上,颧骨处,同样失去了皮肉,身上的一切穿戴都消失不见,整个人呈现一种暗红色。

    因为大部分的皮肤都被光柱刮得烂掉了。

    “不……”

    容止发出了含混的声音,却无人能懂。

    在他后面的南烬要好一些,身上的铠甲变得破破烂烂,全身没有一处不是在流着鲜血,同样的跌在地上,坐骑已然消失。

    看起来,是重伤,但应该不会致命。

    这是什么?!

    不少人都这样想着,那道十数米宽的光柱,到底是什么?

    仅仅一下啊,就把范围内那些曙光圣殿战士都……蒸发了吗?

    还有,仅仅一下就重创了两位曙光圣殿的巨头?

    不知道的人都陷入了呆滞,知道的人则担心的看着叶钟鸣。

    这自然是他发动碎魂骨杖的缘故,但这威力……好像比之前在云顶城下要大不少,那叶钟鸣会不会因为精神力耗尽而晕倒?

    但出乎意料的是,叶钟鸣还站在那里,并且提着碎魂骨杖,向着一边走了一段距离后,再次把这根恐怖的魂器插在了地面。

    一些眼尖的人,看到叶钟鸣仰头向嘴里灌了一些什么,之后,那恐怖的光柱就再次出现。

    之后,便冲出,再消失。

    掠过的地方,不出意外的一片荒芜!

    很多人的手都开始颤抖,这种感觉,和之前第一次见到众神之力的时候非常相似。

    那是一种对大杀器发自心底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