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2 划分
    “啊?”

    大宁发出了今天进来之后的第二次惊讶。

    他虽然并不是太了解自己的老大,但是也知道老大是拥有园丁技能的,也是知道他精神力极其丰富的。

    现在城墙下成片的人参瓜和食人花就是证明。

    甚至因为大宁是实验室的人员,他知道阎王树的科研项目,甚至在初期的时候,他还是计划的核心执行者,深知叶钟鸣的能力在其中起到的作用。

    那可是八级的生命啊,叶钟鸣就能提供诸多的研究样本,这东西,难道还有八级的阎王树高级?

    但他也知道,老大不会开这种玩笑,那么一定是某些地方不太对。

    他绝对不怀疑叶钟鸣的能力,那么问题一定出在命格稻种上。

    “可我看这几株虽然有些打蔫,但生命力还算旺盛,怎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呢?”

    叶钟鸣摇摇头,“具体如何我也不太清楚,生命稻种的母株很正常,每次都会结出十颗稻种,可是当这些稻种种植下去之后,长出的全新植株就会出现我的那些问题。”

    “这样啊。”大宁皱着眉头,显然在思考着问题。

    “我甚至还用上了沃命土。”

    叶钟鸣再次给出了一个信息。

    “沃命土?”

    面对疑惑,叶钟鸣解释了一下沃命土是什么,以大宁的级别,本是不可能知道这种国家特产具体效用的,听过之后,看叶钟鸣的目光已经惊为天人了。

    国家特产这种东西,任谁听了都会心动不已,别的不,光光是促进生长这种能力,对于一直在研究作物的大宁就是最大的吸引力。

    “这东西以后就交给你研究了,我还会给你一些沃命土,你可以拿去做试验,需要我使用园丁能力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

    叶钟鸣站起来,既然他找不到命格稻种的问题,那就就交给专业的人。

    “放心吧叶头儿,我一定尽快找到结症所在!”对于一个研究人员来,没有什么比把一个感兴趣的项目交给他更能让他感到愉悦和兴奋的了。

    “尽力就好。”叶钟鸣向外走去,“你以后的护卫等级升到a挡,等下会有人来联系你,具体安排你们商量,以后这栋房子就给你做为暂时的实验室,过段时间我会按你的要求建一个全新的。还有,要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和夏蕾,我们不在,你也可以找墨夜或者初音。”

    护卫等级是夏蕾按照以前工作时的经验进行的一种改变,主要交给守护战队和避役来做,分为d、c、b、a、s五个级别,a和s又有细分,aa和ss。

    随着云顶成员渐多,结构更加组织化规范化,核心成员和骨干成员就显得越发重要,这些人的自主权也越来越高,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核心成员和他们的下属,会是一个个的单独势力,除了云顶集体计划之外,他们可以自由的进行单独活动,比如狩猎,采集等等,当然这些行为有严苛的规定需要遵守。

    这种框架范围内的自由,给了云顶极大的活力,每个星期的报告中,叶钟鸣都可以看到让他欣喜的信息,整个云顶都因此而朝气蓬勃。

    在夏蕾的督查队监督下,在避役的全面侦测下,这种形式得以健康的发展。

    但有利自然有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核心成员和骨干的作用凸显,一旦它们出了事情,整支队伍就会出现混乱,甚至失去控制。

    毕竟,叶钟鸣或者夏蕾,不可能跟在每一个战队旁边善后。

    更何况,核心成员和骨干成员也必定是敌对势力重点关注的对象,这些原因加在一起,他们的安全问题就变得突出。

    这种等级保护制度,也算是应运而生。

    根据每个人的地位和重要性进行评级,之后确定每一个等级可以享受何种程度的保护,这让不少人都会很安心。

    末世之中,每个人都在提心吊胆的活着,能够多一些安全感,是所有人都希望的事情。

    在云顶,目前享受s级别保护的,也是最高级别保护的只有两个人,刘正红和大远,他们,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云顶最重要的人物。

    其次s级别也有两个人,朴秀英和夏蕾,她们的重要性同样不言而喻。

    至于叶钟鸣,则是和大宁、朴秀英身边的那几个特殊职业者,还有其他核心成员一样的a级别,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享有这个级别的安保已经足够。

    “谢谢头儿!”大宁挠了挠脸,对叶钟鸣表示感谢,他以前的安全级别,只有c级,而普通研究员只有d。

    “先研究这十株,在没有把握之前,尽量不碰母株。不过不要耽误建药厂的事情,尽快把微量元素补充药生产出来。”叶钟鸣又叮嘱了一声后便走了出去。

    走在去往自己住所的路上,叶钟鸣想到了大宁刚才欣喜的脸,他很清楚,夏蕾弄出这么一个保护级别的措施,虽然最大的作用是保护核心成员和骨干成员不受伤害,但也不乏监视的意味。

    大家也都清楚这一点,但并没有过多在意,毕竟只要你不是心存不轨,被监视,也是一种可以让高层放心的手段。

    到了屋子里,夏蕾正和一些管理人员开会,最近她留在遗腹人那边后让云顶这里积累了不少事物。

    看到叶钟鸣进来,大家都站了起来,叶钟鸣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然后上了二楼。

    在自己房间门口,叶钟鸣手握在把手上没有推开,而是等了等,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的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对叶钟鸣行了礼后,递过来了一张纸,之后迅速消失。

    进了屋子,坐在椅子上,叶钟鸣粗略看了一边纸上的内容,接着又详细看了一遍,沉思了一会后把这张纸毁掉。

    夏蕾过了一会走进了屋子,坐到了叶钟鸣腿上,看到自己男人还未展开的眉头,关心问了一句。

    “明水盛宴的事情,情报显示,他们好像有划分全国势力范围的意思。”叶钟鸣的手在怀中女人的衣内游走着,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告诉夏蕾。

    “可以理解,不过,反抗区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更名正言顺一些?他们可还都没这么做呢,五环钱凭什么?”

    叶钟鸣笑着摇摇头,“五环钱凭什么我不知道,但反抗区为什么没这么做我知道。”

    “为什么?”

    “因为以前的反抗区以为全国都是它的势力范围。”·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