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1 这是鸟
    有成功就会有失败,丛林法则无处不在。

    这些针鸟都是刘正红实验室出品的成果,在制造,或者说改良的流程上这些针鸟都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只是之前它们的等级。

    而事实上,除了针鸟王之外,其他几只针鸟都是种群中最强大的存在,彼此之间的实力相差无几。

    可现在有的生有的死,彼此之间的细微差距就体现了出来,略微强壮一点的便活了下来。

    包括针鸟王在内的两只活下来的针鸟凑过去在同伴的身体上啄了两下,仿佛在告别,也仿佛在怀念。

    之后再挺直身体的时候,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便散发了出来。

    它们现在吸收了大量冰虫的基因,这种基因虽然是融合在针鸟本来的基因当中,但是由于全新的基因总量过于巨大,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和自身的基因完全混合,成为全新的存在,所以现在的针鸟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生命,一种完全适应这里环境的生命。

    这里已经从夺命之地,变成了针鸟的主场。

    两只针鸟没有进化,依然是五级的级别,可是发出的气势,却已经远超许多六级的生命。

    它们的变化,自然瞒不过那边的叶钟鸣。

    叶钟鸣拉着甘兰快速离开长廊以后,立刻就把身体上的冰虫清理干净了,并且还帮助甘兰脱离了这种小虫子的困扰。

    他之前在地面上想的的确没错,灼炎战技这种能力果然是对抗这里的法宝,无论是低温还是冰虫,在这种秘境之中的战技面前,都有些不堪一击。

    他甚至都没有动用其他的装备,就顺利通过了长廊。

    “谢……”甘兰又被抱在怀中,但这次她知道是这个男人为了救她,如果不是人家,估计就算她拼命的发动装备和职业的能力能够跑到这里,半条命也要没了,那个时候,前有无尽的冰霜怪,后有因为体力和伤势再也回不去的寒冰长廊,基本上等同于死亡,也就是说叶钟鸣救了她,别说只是情急之下隔着战甲的拥抱了,就是再过分一点,甘兰也不能说什么。

    现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很随便的世界。

    当然,也是一个血腥的世界。

    可她的谢谢只说了一半,就发现这个男人骤然回头,向着来路看了过去,并且身体紧绷,这是战斗前的准备。

    甘兰也同样望向了已经过来的寒冰长廊,因为弧形的关系,她的视线并不能看到另外一头,但是在现在视野之中,除了还未消散的冰雾外,什么都没有。

    叶钟鸣的强大甘兰在临海就知道,那是对抗过八级生命而安然无恙的人,自然不会认为叶钟鸣在故弄玄虚,既然他露出了紧张的神色,那么自然后面真的危险。

    甘兰同样做出了战斗准备。

    “是什么东……?”甘兰紧张地问了一句,她想知道过来的是什么,对变异植物和变异动物,战斗方式可是不一样的。

    但奇怪的是叶钟鸣并没有回答她,而是一副疑惑的样子继续看着长廊。

    甘兰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些声音从长廊之中传来。

    像是……什么体积不小的东西在飞……

    甘兰的嘴巴越来越大,因为她看见冰雾之中,正显示出两个巨大冰虫的身影!

    她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冰虫,马上握紧手中的兵器,浑身火气渐渐高,随时准备发动魂火燃者的技能。

    叶钟鸣扭头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立刻又转了回去。

    甘兰真的是紧张。

    之前的冰虫虽然不大,可是架不住数量多,所以给甘兰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和恐惧。

    如果再次出现两只这么大的冰虫,那得是多危险的存在?

    在甘兰看来,这两个正越来越近的家伙就是大冰虫。否则怎么会在冰雾中畅通无阻?否则怎么会没有激活那些孔洞喷发?

    只是,下一秒,她看到叶钟鸣竟然再次返回了冰雾之中。

    “你……”

    又是只说了一个字,甘兰打算阻止叶钟鸣,冰雾之中,可是冰虫的主场。

    可也只说了一个字,她就看到两个冰虫的真面目。

    那是两只普通土狗大小的飞行生命,半透明闪着光点的翅膀,白色的身体,白色的短绒毛,在翅膀之下、四只短小锋利的下肢之上,是几条烟色的细线。头部不大,却有着如同冰凌一样的尖锐短喙,一双复眼里满是白色,流转之间,仿佛里面在下着大暴雪。

    流线型的身体悬浮在空中,随着它们扇动翅膀,甘兰的瞳孔猛缩,实在是因为频率非常快,这就意味着,这是一种拥有极快飞速速度的生命,和她之间的距离,眨眼之间就可以掠过。

    最让她感到惊奇的是,这两只大冰虫悬浮在那里,身体的颜色竟然跟着冰雾浓度变化而变化!

    这……是什么样的保护色啊,才可以随着环境的快速变化而变化,以至于能够保持近乎完美的同步?

    下一刻,她看到叶钟鸣伸出了双手。

    “你疯……”甘兰焦急的向前迈了一步,依然是没有说出完整的话,就被两只大冰虫一起看过来的目光所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等到她不出声了,两只大冰虫才缓缓的落在了叶钟鸣的双手上,对着叶钟鸣发出了类似于撒娇一样的叫声,还不时的低下头去轻轻的啄叶钟鸣的手臂,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样子。

    “它们……”

    “是啊,我的战兽。”叶钟鸣高兴的回答,他已经通过意念重新和两只针鸟建立了联系,当然现在已经不能叫做针鸟了,它们最突出的显形特征嘴部如针一样的长喙已经消失。

    “你的……”

    甘兰觉得今天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之前由绿变蓝的战甲也好,还是这种大冰虫也好,都是如此。

    “你的大冰虫,真的,很漂亮。”

    这个时候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赞美一下对自己有恩的男人,并且这么久了,能够完整连贯的说出一句话也让她有种释放的畅快感。

    只是……

    叶钟鸣回头看了看她,很认真道:“这不是虫,是鸟。”

    “……”

    甘兰突然觉得,说半截话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