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3 前代
    这句话,其实让不少人知道了相当多的信息。

    对曙光圣殿的人来说,他们知道了圣父的名字原来叫做阿兹,知道了神罚原来就是从圣池里发出的。对于遗腹人来说,他们除了知道了神罚真实存在并且是圣池所出,也知道了另外一件让他们感到惊喜的事情。

    这个声音……

    一部分遗腹人战士很熟悉。

    因为那是……上一任守池人的声音!

    这个连自己的姓名和部族都可以放弃的称呼,是遗腹人最受尊敬之人的代号,在整个遗腹人历史上,除了极个别惊才绝艳统领全族的王尊之外,在历代的遗腹人之中守池人向来都是最受崇敬的人。

    以前的守池人都已经故去,只能留下雕像或者传说供人们缅怀,但是上一代的守池人,却有很多有些年纪和地位的人记得,因为他们进入圣池修炼的时候,就是这位守池人为他们洗礼和指导的。

    对全程参与了自己一辈子最重要事情的人的声音,他们当然不会忘记。

    更何况,上一代守池人的声音本就很有特点,醇厚而磁性。

    此时的圣池之内,水潭中大量的圣水正在沸腾,如同被烧开了一般,在里面,端坐着七个人,最中央的,是之前失去了一条手臂的当代守池人,他的周围是六位下一代守池人候选,年纪稍轻。

    此刻他们坐在圣池中,全部闭着眼睛,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翻滚沸腾的圣水到了他们周围就会被快速吸入,而他们的皮肤会变得无比通透,这种通透最先是从他们的下肢开始,逐渐向着看脸部蔓延,当全身都变得如此之后,七个人一起举手向天,一道道手臂粗细的光芒就冲入了圣池的上方。

    那里正漂浮着一个人,须发皆白,和下面的七个人姿势一样,盘坐在这里,光芒击中他,进而进入他的体内,这让半空中的老人如同光球一样闪耀着白芒。

    刚才开口说话的正是这位老者,圣池中包括当代守池人在举手把体内吸收的能量传递给这位老者时偶然睁眼,里面全是对他尊重和敬畏。

    “你没死。”圣父朝着圣池的方向说了一句。

    “本来想死的,但你还没死,我于是就残喘的活着。”

    前代守池人随意的答对着,却暴露了两个人彼此认识的事实。

    当代的圣父,和前代的守池人,竟然……认识!

    “或许当年,我就不该绕了你的性命。”圣父缓缓撑开自己的双手,但是因为水状物的阻挡,让他的手臂不能举起,但是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应该是用自身的力量去对抗禁锢,他手臂举起的高度,正在缓缓地增加。

    前代守池人这一次没有马上回答,隔了一会才道:“谈不上饶过,你想要杀我,需要付出很大代价,对于你这种惜命的人,又如何能够舍得那些能量,并且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你击伤了我的神府,重创了我的心境,让我再无可能成为九级强者,少了一个和你还有夜魔平原那头畜生争夺所剩无几能量的人,对于你来说,杀不杀我其实都一样。”

    圣父冷哼了一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在全力抬起双手。

    “只是世事难料,这个空间崩塌的速度超过了所有生命的想象,包括你!使得你不得不发动对遗腹人的战争,希望以大量精锐战士的牺牲来尽量延缓这里崩溃的速度,特备是在知道有外人通过一些奇妙的方式打开了通往这里的大门之后,你更是迫不及待的动了手。”

    前代守池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第四道光柱,也是第三道白色光柱射了出来,击中圣父。

    “可惜你这个连自己的子民都要算计的圣父,却过于自信了,以为我当时的伤势哪怕不死,也会极其严重的影响寿命,这么多年过去,我的骨头一定都烂没了,所以看到我很吃惊是不是?”

    前代守池人在诉说着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段往事,那个属于他和圣父的时代。

    “当时我离开的时候就警告过你,不要挑起战争,更不要进入遗腹人王城,除非你已经将所有的遗腹人杀光。但你肯定是不信的,因为你进来了,还那么高调和肆无忌惮,那么,就尝尝什么是神罚吧。”

    随着话音落下,第五道白光轰击了已经把手臂举到了肋部的圣父,这位从开战以来,除了在脸上因为大意被割出了一道口子的强悍存在,终于显出了狼狈的一面,一尘不染的衣物有些凌乱,干净的脸上出现潮红,眼球之中,血丝遍布。

    显然,来自于圣池的神罚之光给圣父造成了真正的伤害。

    “你的话还是和当年一样多!”圣父变得恶狠狠起来,他死死盯着圣池的方向,双臂持续的抬高着,他知道,当他的双臂到达和双肩一样高时,就能挣脱这诡异的烟色光芒。

    前代守池人不说话了,至少在外面的人没有听到什么。只是在圣池之内,前代守池人低头看向了迟迟没有给他传输能量的七个人。

    “师傅,他的反抗在加剧,我们吸收到的能量开始变少。”

    当代守池人仰头说着,通透的皮肤正处于他的脖子处,只是上升的速度明显没有之前快。

    “终究是要靠外力啊。”前代守池人叹息一声,等到其余人把这一次的能量传给他后,身体动了几下,就到了圣池的底部,那个绑着三足怪人的巨大石厅。

    “这次事情之后,如果你不死,我放了你。”

    面对前代守池人的话,显得有些萎靡的三足人哈哈笑了。

    “如果不死?那我死了呢?你们把握囚禁在这里这么多年,把我做为你们最后手段的能量源泉,就没想到我会抵抗吗?不如你现在放了我吧,我心情好或许帮你们抵挡一下那位圣父,否则你们就尽管来吸取我的能量吧,我会抗拒的,一直抗拒,这样那位圣父脱困之前,你们就无法杀死他,甚至无法重创他,那么……呵呵呵呵,大家就一起去死吧,我也算是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