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4 胶质杀阵
    

    阎王树在云顶呆了有一段时间,云顶山庄也在遵守承诺,为她寻找变得强大和成为人类的办法。

    而做为彼此约定的一部分,对抗圣父是阎王树必须要做的事情,她算再亲近叶钟鸣,也不会仅仅是为了情谊来这里冒险。

    虽然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可也享受了云顶科技带来的额外好处。

    这些果实,是阎王树通过云顶科技拥有的新手段。

    叶钟鸣园丁职业晋级学会了新职业移植之后,最为成功的一个事例,应该是对阎王树第二本体的改造。

    他把虚伪鬼树的一些部分,移植到了阎王树的第二本体。

    现在位于云顶山庄地下的虚伪鬼树已经成为了六级的存在,虽然依然被叶钟鸣的人每时每刻弄得重伤,可进化的速度还是不错的。

    并且因为进化等级的提高,这东西智慧也有极大增长,五级之后表现越发明显。

    云顶山庄在历次大战之后,得到了很多很多的材料,加之叶钟鸣弄到的洛神杉种子,基本已经不需要从虚伪鬼树身去掠夺什么了。

    而因为看管的严,虚伪鬼树特殊的繁殖方式也让它无法有后代产生。

    这家伙聪明了之后,颇有些认命的意味。

    只是云顶的人依然对它非常警惕。

    有了智慧,有了所图,既然不可能获得自由,那么真正让云顶相信自己,成了虚伪鬼树的目标。

    之前,它自然是没有安什么好心的,进化生命的习性让它必然向往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它的臣服,只是表象。

    不过当阎王树来了之后,虚伪鬼树彻底断掉了其他念想,只希望尽快成为云顶的一员。

    没办法,它只是一个刚刚六级的变异生命,而阎王树呢,已经身处八级的巅峰。

    做为同类,这种压制几乎是无法反抗的。

    阎王树这家伙,见到了虚伪鬼树之后,第一个行为是吃掉它,把虚伪鬼树吓的魂都飞了,如果不是叶钟鸣后来施展手段,让虚伪鬼树重新长出身体,它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养分了。

    可是同类之间的控制和压制远任何其他手段都牢固,只要阎王树和云顶友好一天,虚伪鬼树没有任何可能翻身做主人。

    那么阎王树会和云顶翻脸吗?虚伪鬼树不是没抱有希望,可当它听到阎王树追着叶钟鸣说等我成了人类之后我们做些羞人的事情之后,它彻底绝望。

    它真不想死,真的。

    于是,当叶钟鸣准备移植虚伪鬼树到阎王树身时,得到了这株变异植物的全力配合。

    它贡献了它最为特异的进化果实能力。

    刘正红的确是一位极其优秀极其牛逼的科学家,但她也不是万能的,她所掌握的技术,也是有限制的。

    在移植后,刘正红如果进行一系列的处理,所产生的效果,要远大于叶钟鸣只使用职业技能的时候。

    阎王树本身的进化等级虚伪鬼树高的多,实力更是落它十万八千里,这样的移植本来是不合适的,但虚伪鬼树最为厉害的进化果实能力,阎王树觉得很不错,叶钟鸣和刘正红自然帮忙,只是刘正红发现,这种能力涉及到一个进化生命的繁殖问题,而这这方面,是最为困难和复杂的,即便是她也无法保证什么,成功率非常低。

    但如果被移植的生命甘愿这样做,调动身体更加适应移植,那么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虚伪鬼树在这里,显示出了它的价值。

    阎王树成功获得了全新的能力,而虚伪鬼树则稍微改变了一下在云顶的处境。

    至少现在,它已经在地面生长了,而不会稍微长高一些,被削掉树冠防止它把地板顶坏。

    现在阎王树使用的这个能力,是她通过虚伪鬼树移植而获得的。

    这些果实到了圣父周围,开始喷射出大量的白色雾气,这些雾气遇到空气之后迅速变得粘稠,让范围的一切都仿佛身胶水之。

    圣父同样如此,他不是不想离开,而是刚才被何博士缠住,虽然击杀了那个八级怪物,却失去了离开这个范围内的机会。

    雾气之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

    那些连接果实的丝线结晶化,变成了细细的锋利坚韧的丝状物。果实在喷出了雾气之后,变得有些干瘪,可是在顶端,会如同橘瓣般裂开,一些无色无味的气体正在弥散。

    接着,果实开始移动旋转,和它们相连的丝线,同样在空间之移动。

    圣父在这一刻,感觉到了危险。

    他虽然活了很多个年头,也遇到过很多很多事情,可是这种明显来源于另外一个空间的攻击手段,还是让他感到了不适应。

    如现在,在这片区域第一时间被笼罩了之后,他再想出去的时候,身处在了凝胶似的雾气。

    这自然不能束缚住他,但却足以拖延他的速度,当他再想冲出去时,周围已经遍布那些和雾气同样颜色的细丝!

    危险,是从这些细丝传来的。

    圣父不敢乱动。

    事实也证明他谨慎的必要性。

    这些果实在凝胶状的雾气移动悄然无息,非常迅捷,圣父只有在极为专注的情况下才能察觉到它们的动向。

    但果实数量很多,当有两个果实圣父没有注意而到了他身边之后,彼此相连的细丝碰到了他的身体。

    圣父极快的躲掉了,当他停住的时候,一缕鲜血从他的肩膀流出,细丝,划开了他的皮肤!

    那是他右侧本来的身体,而不是全新的那一边!

    “我管它叫做胶质杀阵,老匹夫你觉得如何?”

    阎王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报复的快意。

    圣父已经无暇去和阎王树做口舌之争,现在他的周围不断有丝线从各个方向切割过来,他尝试着去攻击,可一次只能打断一根这种在胶质雾气极其坚韧的丝线,却要付出被其他丝线所伤的代价。

    本受伤的身体,鲜血开始渐多起来。

    整个胶质杀阵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加快了速度,所有的细丝都一起朝着圣父杀来。

    这位九级的强者也同时在这一刻,双臂交叉叠于胸前,开始原地旋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