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1 进化八星
    《二合一~》

    圣父的分身们离得太紧,这一下,这些喷射出的岩浆全部命中了他们。

    红发的这个能力,至少看起来,远没有夏白刚才使用的那些技能炫目。无论是旋转圆舞曲还是末日飓风,在视觉上,都极其的吸引人的眼球。

    但是红发这个不是,只是长矛刺出,之后射出岩浆,都没有刚才火焰的爆发好看。

    不过,圣父的分身们却齐齐的开始后撤,这也同样是之前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这只能说明,圣父对这些岩浆,是畏惧的。

    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当初红发决然越入岩浆海的时候,完全状态的圣父都没有敢于追下去,这足以让红发知道,对于这种自然界的极端存在,九级的生命也是有畏惧的。

    岩浆喷发,没有任何死角,圣父的三个分身哪怕是已经后退,也瞬间被淹没在了这些极高温度的岩浆之中。

    双方自从刚才夏白攻击之后,再次不可置信的长大了嘴巴,怎么圣父突然陷入了这样的被动,遗腹人和云顶联军排除的这两个女人,已经强到了可以对付圣父的程度。

    没有夏白之前数个招式的繁复,只有简单的一下,却让红发几乎和夏白同时对圣父的分身造成了伤害。

    末日飓风和岩浆同时消散,地面的人目光巡视,发现整个人战场,圣父分身的数量从七个,变成了三个!

    除了中间的那个之外,夏白和红发面对的都只剩下了一个。

    三个分身吼叫了一声,向着同一个方向靠拢,暂时脱离了战场。

    红发看了那边的夏白一眼,觉得这女人很不错。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前的红发,眼中除了叶钟鸣,没有任何人。

    或许还要加上一个语婆。

    “只是想要省些力气,看来是不行了。”圣父剩下的三个分身一起说着,手中的风雷双生再次举起,这一次,三道剑光飞出,两道的目标是红发,一道是夏白。

    夏白闷哼了一声,身体直接从空中掉了下去,她的免疫阶段已经结束,面对这样快速的剑光,只能稍微侧了下身体就被击中,堕落天翼上血光一闪,哪怕分身的攻击威力低于本体,可也造成了这对已经成为夏白身体一部分的翅膀重伤,她再也无法保持在空中的平衡,摔了下去。

    另外一边,或许刚才亡灵鱼龙给圣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一道剑光是对着这头骨龙去的,两道攻击一上一下打在了红发和骨鱼龙的身上。

    同样是速度快到红发无法躲闪,只能硬抗,不过结果要比夏白好了许多。打在了亡灵鱼龙身上的那道剑光,在它密实的骨骼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甚至在一些地方,还直接被切断。

    不过亡灵鱼龙仿佛毫不在意似的,身体里骨头间流转的那些能量,迅速的开始修复这些伤处,短短数秒就让这些骨头完好如初。

    但红发显然就不能如同鱼龙这样的轻松,剑光打在她的身上,哪怕她用长矛尝试抵挡,也差点把她从坐骑上打飞,身体踉跄了两下才站住,长矛上和身体那红色的鳞片战甲上,都出现了深深的剑痕。

    圣父冷哼一声,又是三道这样的剑光,这一次的目标全部都集中在了红发的身上。

    亡灵鱼龙也在同时竖立起了自己的身体,替红发挡住了这三道可能会致命的剑光。

    这一次,大量的骨头被切断,能量虽然马上进行了修复,但明显没有第一次快速。

    而这时,圣父的下一次攻击又到了,又是风雷双生的光影之剑。

    数段骨头已经掉落,它们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

    鱼龙发出一声无声的咆哮,身体无法再坚持竖立,重新回到了平衡状态,但是鱼龙的嘴里,却同时喷出了大股能量,这些红色的能量遇风便化成了岩浆,攻向了圣父的三个分身。

    这一次双方的距离有些远,圣父的分身虽然被波及了一些,却没有消失,而是堪堪躲过了这次的攻击。

    作为报复,圣父又是一次三发剑光。

    红发察觉到了鱼龙状态不好,她早就做了准备,那头长发早就疯狂蔓延,在她们面前组成了一道盾牌,倒是被三道剑光突破,把红发打的飞了出去,光亮的鳞片战甲出现了数道裂纹,光芒暗淡。

    亡灵鱼龙呜咽了一声,身体翻滚,快速的到了红发的身下,让她重新站在了自己的背上。

    圣父的分身盯着红发,攻击暂缓,他的胸口,有些喘息。

    不是他不想继续使用这种能力,而是这种能力需要消耗能量,连续这么多次使用之后,他也有些受不了。

    只是他不好受,红发的状态更不好受,面对高出一级并且还是九级的圣父,她遭到了全面压制,这种剑光攻击就压的她几乎抬不起头,只能被动的防守。再有几次,红发明显不可能防得住了。

    大半曙光圣殿的战士都松了口气,甚至还起了一些凌乱的欢呼声,他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看到了对手的黔驴技穷。

    只有圣女眯着眼睛,脸色冷峻。

    这个时候,一个意料之中的因素进场了,改良后的战争堡垒在刚才目不暇接的战斗中无法起到什么作用,它甚至有些害怕那些剑光的目标是他自己。

    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必须做出反应,来延缓云顶的失败。

    全身的能量极强在这一刻对着圣父疯狂的倾泻了出去,在这个距离,还是范围内的火力压制,圣父的分身遭到了攻击。

    这种如同最密集流星雨般的能量痕迹把空间内照得通明,击中圣父分身的那些更是爆出了璀璨的火花,一些人可以看见圣父被打的在空中接连后退,一个本就之前受了伤的分身终于坚持不住,消失在了原地。

    但在他消失之前,他发出了一道剑光,另外两个分身也冒着攻击发动,三道连在一起的光芒在能量雨中逆势而行,在能量互相抵消之下,前两道都消散了,可最后一道却保存了下来,印入了战争堡垒之后。

    巨大的机器立刻发生了故障,停止了运行。

    里面的人狠狠地砸了一下控制台。

    这种人类和轮盘科技结合的产物,攻击力足以威胁到九级生命,但防御力还是太差劲了。

    改良战争堡垒的废掉,代表着云顶所有底牌全部耗光,接下来,如果圣父还有再战之力。

    那么就意味着屠杀的开始。

    一切,好像都变得无法挽回了。

    “走!”

    夏蕾下达了她最不愿意下达的命令,她知道这意味着一场必定是云顶最惨重失败的战斗就此结束。

    虽然大家都说,高风险会带来高收益,云顶的战略目标一旦完成,秘境会成为后花园,组织会以一种绝尘的势头步入发展的快车道。

    但失败的时候,也必定是一场伤筋动骨的溃败,经此一役,云顶山庄在国区实力大降,估计会撤退离开前十的位置,不知道要跌落到什么程度。

    而这种失败带来的影响可不仅仅是排行榜上的位置,还会有一连串的反应,那时候,才是最难的。

    或许,云顶要进入长期的蛰伏阶段了。

    已经吸光了荣耀和胜利的夏蕾,有着极端自尊的夏蕾,又如何希望看到这种情况。

    这道命令,下的很干脆,可真正的辛苦,大家都知道。

    那些已经做好了死亡的战士们举起了武器,对准天空上只剩下两个的圣父分身,他们打算用自己的牺牲,去给自己的同伴和领袖,创造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时间。

    他们并不是视死如归,只是明白,终归有人要留下,否则都要死在这里,既然这样,正面而死,总比背向而死来得有价值。

    夏蕾下了命令之后,转身要推开屋子的门,把叶钟鸣带会地球,之后封闭时空之门,把两个世界彻底隔绝。

    只是她的手刚刚梦到房门,她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力量在屋子里仿佛正在爆发,她惊恐的后退,眼中便看到整个屋子直接爆掉。

    与此同时,空中的圣父分身们也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开始移动闪躲。

    很多人都看到了一道粗大的光粗从地面射向了天空,射向了空中的圣父分身。

    不少人因为这强烈的光芒而捂住了眼睛。

    光芒减弱,很多人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天空,就看到圣父一个人把双臂挡在身体之前,风雷双生被倒拿,尽可能多的挡住了身体。

    只是,尽可能多不代表着完全挡住,在风雷双生长剑的后面,圣父的身体上,有数处,已经没有了血肉,只剩下森森的白骨。

    就连他挡住头部的双臂上,也仿佛被人用绞肉机清理一样,外侧的手臂上血肉全无。

    圣父在刚才的这次莫名攻击中,直接被打散了分身能力不说,还让他的本体,说道了神罚之后最严重的重创。

    看到了圣父的样子,大家又看向了拿到光芒的来源,只见一个男人站在一片废墟上,手里举着一根余热未消的漂亮骨杖。

    “老大!”

    “钟鸣!”

    “老板!”

    “叶哥!”

    不同的叫声同时在各个方向响起,最后汇聚成了一道巨大的欢呼之声。

    叶钟鸣的名字,在整个山腹响彻回荡!

    云顶的领袖,终于还是在这一刻醒了过来!

    有人说,英雄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有些假,只是他们忘了,并不是所谓的英雄想要在这个时候出场,而是他只能在这个时候出场,之前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了他出现而争取时间,有那么一点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都意味着所谓英雄,再也没有了出场的时机。

    曙光圣殿和云顶的灵魂人物,终于在这一刻,视线相交。

    不再有什么言语,不再有什么心理攻势,彼此都清楚,战斗将会继续,谁赢了,他代表的势力,就会赢得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主宰这一片虽然即将毁灭,但却依然有着丰富资源的空间。

    圣父毫不在意自己重伤的身体,举着风雷双生连连闪动,朝着叶钟鸣冲了下去。

    “都让开。”

    一句话,让周围的所有人潮水般后退,这种一言出而万人遵的场面,十分令人震撼。

    之前遗腹人和云顶人拼尽了所有的底牌,换来了一个重伤的圣父,接下来,就要看叶钟鸣的了。

    八星级别的叶钟鸣!

    收起了刚刚使用过的碎魂骨杖,拿出了地沙月刃,叶钟鸣看着越来越近的圣父,没有丝毫畏惧,有的,只是熊熊的战意。

    刚才他利用进化成功后溢出的能量发动了一次碎魂骨杖,直接把圣父达成了重伤,这件用九级生命骨头制成的魂器,成为了他威力最强的武器。

    现在的叶钟鸣处于最佳的状态种,身体里满是澎湃的力量,哪怕面对的是九级的存在,他也有着极强的信心。

    圣父几个呼吸之间就到了叶钟鸣的面前,挥动剑身上出现了裂纹的兵器,斩向这个最终的对手。

    叶钟鸣则捏碎了手中的一件东西。

    以他为核心,周围都震动了一下,旁边的废墟之中,有三处突然展开,里面升起三根柱子。

    这三根柱子看上去完全是由死掉的进化生命组成,数量夺得数不过来,它们虽然死去,可是灵魂还在,只是被束缚在了柱子之上,它们鬼哭狼嚎着,却没有一点声音,无比诡异。

    出现的瞬间,三根柱子彼此发出无形的能量相连,以它们支柱,一种淡绿色透明的能量罩封闭了它们之间的空间,把叶钟鸣和圣父都困在了里面。

    一声巨响之后,叶钟鸣身体向后翻滚了两圈,半跪着落到了地面,右手轻轻颤抖着,地沙月刃上,出现了一个极其细小的缺口。

    他艰难地挡住了速度大将的圣父一击。

    “这是什么?!”

    圣父一击之后,没有继续杀掉叶钟鸣,而是看向了四周把他困住的这种淡绿色能量罩,他明显感觉到了不好。

    “灵伺图腾!”

    叶钟鸣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擦去嘴角的鲜血,提着地沙月刃,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样东西,投入自己的嘴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