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7 保护费
    这些本来拿着铁锹提着工具的云顶人,立刻变成了机警的战士,自动围拢在了叶钟鸣周围。

    叶钟鸣却摆摆手,表示不必紧张。

    空中风声传来,红发站在亡灵鱼龙的头部出现在现场,眼睛不断的在地面扫视。

    叶钟鸣微微惊讶,抬头看了下红发,得到一段有意思的信息。

    “都退下去吧,有人,哦,不,有个生命想和我谈谈。”说完让手下们等着,率先跳进了洞口,接着红发和夏白也跳了进去,那头粗大的鱼龙也飞到洞口试了试了,发现自己挤不进去,无奈的飞回了天空。

    其他人一看红发和夏白两个人跟了下去,也就不担心老大安全了,放下了心后,一些核心成员开始凑到了刘正红旁边说起了话。

    随着这一阶段云顶进入相对的安稳期,战士们有些闲了下来,可是两个实验室却进入了十足的马力全开状态,无论是刘正红还是乐大远,还有实验室里的那些研究人员,全部都忙的昏天暗地,就连两位身为夫妻的实验室首脑同样身在山庄之内,也已经数天没有见过面。

    好不容易遇到刘正红出实验室的情况,这些核心成员哪里还能放过,一个个凑过去问这问那,都想弄点好处到自己队里。

    “你们这帮小崽子,老想些歪门邪道,我要真有好东西还能不拿出来?你们老大早就拿去给你们分了。”

    刘正红一脚踢开就差钻她怀里的小虎,笑着骂道。

    叶钟鸣不知道前世的杀人红是什么样的,但至少这一世,刘正红在不工作的时候,就是一个邻家大姐。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现在还被关在实验室中的扬戈斯,谁要和它说刘正红性格好,它一定喷他一脸龙鼻涕。

    “你们一个个手中都有一滩子事情,手下的人也都越来越多,这些手下还不够你们管的?老乐那边的武器你们都弄了不少吧,还不够你们用的?还想从我这里要东西,真是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

    刘正红说着也笑着,训这些人让她感觉很不错,看着这帮不管年纪大还是年纪小,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同伴,都一脸刻意装出来的谄媚,她感到丝丝温暖。

    “还有啊,听小叶子的意思,变异生命是要单独成军的,你们谁舍得放弃自己的队长位置?我可以给你们推荐推荐!”

    叶钟鸣曾经和刘正红探讨过这种可能,就是把基因生命单独建立一个编制,这样在执行一些任务的时候,就可以少了很多顾忌,在关键的时候,会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而不必去在乎伤亡。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老大有这个想法,脑子里都在飞速的权衡着利弊,考虑着一旦基因生命真正单独成军后带来的变化。

    地面上,刘正红和这些核心成员聊着天,地下,叶钟鸣三个人也见了要见的生命。

    鼠王!

    英城那只已经是七级的变异鼠王,亲自赶来了这里,和叶钟鸣会面。

    或许是因为红发重生后依然是精神类的生命体缘故,这只鼠王在接近这里后联系的就是她,这也是红发突然出现的原因。

    叶钟鸣饶有兴趣地看了看这个身体已经如同大象一般的生命,又看了看它的身后,跟着数只同样进化等级很高的变异老鼠,其中一只也是七级,其余的都是六级。

    在这些老鼠头后面,还有不知道多少手下,密密麻麻把整个它们打出来的通道都堵住了。

    这些变异老说可不是来打架的,带这么多‘兵’,完全就是因为它们害怕。

    看看现在鼠王畏畏缩缩的样子就知道了,这家伙身体都是侧着的,显然发现不好就要逃跑。

    叶钟鸣的观察,对于鼠王来说那就是一个八星强者的审视,它那张已经看不怎么出来老鼠相的脸上发出了吱吱的叫声,因为可以直立行走,短小却粗壮的上肢快速比划着。

    “它说,它对你和云顶山庄没有任何恶意,完全就是觉得呆在我们的地方会更加安全,不是想要攻击我们。”

    红发看着鼠王,给叶钟鸣做着翻译。

    “如果不是我们发现了你们,好像你也不会主动来找我,既然这样,那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叶钟鸣说着向前走了一步,把成千上万的老鼠吓的齐齐后退了数米。

    鼠王更是焦急,连叫带比划,甚至连它后面的那只同样等级性别却明显是雌性的老鼠也跟着叫着。

    “它说,请你相信它,它确实对你没有任何敌意,并且……还畏惧你,它只是想让它的孩子们,更加安全的度过初生期。”

    它的孩子?

    叶钟鸣眼神一眯,心中就有些警惕。

    虽然他对英城地下的这些老鼠采取的是放任的姿态,可他知道,在没有了遍地的丧尸和变异生命威胁下,英城的人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放在了猎杀这些变异老鼠身上。

    说句不夸张的话,如果不是这些老鼠繁殖能力有点变态,一些品种几个月就能够拥有很强的战斗力,如果不是它们生活在地下,可能它们早就灭亡了。

    但老鼠的这种短暂的繁育周期叶钟鸣可没忘,结合刘正红刚才说的,如果让这些家伙繁殖出了更加强力的品种,让它们的实力不断加强,打破现在的平衡,那么将来,或许还真会成为祸患。

    出于习惯,叶钟鸣下意识地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除掉这个家伙。

    这个时候,他的身上难免发出一些杀气,这可吓坏了这些老鼠,鼠王的后肢甚至已经开始刨地,数秒钟就已经挖出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大坑,半截身体都藏了起来。

    这把叶钟鸣三人看的是哭笑不得。

    发现了叶钟鸣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鼠王惊疑不定地看了看情况,之后又开始叫着,这一次情绪更激动,还对叶钟鸣露出了讨好的神色,那样子,真有点鼠目寸光的意思。

    “咯咯。”红发先是笑了一下才道:“它说,只要你不发怒,不杀它,它愿意给你……交保护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