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5 本源掠夺 上
    一《还有一章,要是没写完就明天上午发~~》

    “我总觉得你们没安好心!”

    扬戈斯扇动着翅膀,带动着双脚上拴着的铁链哗啦哗啦作响。

    它的面前,是不知道多少台机器和各种各样的器具,还有超过五十个正在忙碌的研究员。

    叶钟鸣、刘正红、夏白、红发还有恢复了水晶树状态的阎王树,此刻都在扬戈斯的附近,这么大的阵仗,让这头恶龙很是不习惯,总觉得他们要搞事。

    现在的扬戈斯还算老实,没办法,叶钟鸣成为八星进化者之后可以把它打得和孙子一样,恶龙实在是不明白,大家都是同样的等级,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难道是因为人类天生就比龙族强悍?

    这不得不让扬戈斯怀疑自己的种族特性。

    曾经扬戈斯是非常想回到圣女身边的,那边虽然要成为人家的坐骑,但至少有一定的自由,并且圣父死了之后,加在它身上的限制印记消失了,它完全可以天高任龙飞,彻底和现在寄人篱下的生活说拜拜。

    不过当得知曙光圣殿和云顶山庄达成了近乎投降的协议之后,扬戈斯就再也没有这个想法了。

    虽然怀疑自己的种族特性,但是龙族从来都是最强者,如果不是,那就跟随最强者的习惯是没有变过的,并且被扬戈斯深深认同。

    如果它提出了回到圣女身边的要求,先不说圣女会不会为了它而向叶钟鸣开口,就算提出了,它也不觉得云顶山庄会同意。

    至少那个给了它巨大屈辱,让他的龙生差点失去乐趣的恶女人刘正红就不会同意。

    它可是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成为了某些实验材料的唯一来源,龙血、龙鳞、龙涎甚至它的小蝌蚪,那都是刘正红所需的,面对这样一个源源不断自生材料的生命,任谁都不会放弃。

    于是扬戈斯觉得自己有必要改变一下观念,它觉得,投靠云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曙光圣殿战败了嘛,另谋出路绝对合乎情理。

    哪怕今后不时的要提供一下自己的鲜血啊鳞片啊什么的,那也决不会有现在这么频繁,它也是能够忍受的。

    谁想到第一次提出入伙这个要求,就被叶钟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半天,之后便被拉到这里。

    扬戈斯以它的第六龙感保证,这些人一定在打着什么自己的坏主意。

    看了一眼脚下拴住自己的特殊铁链,计算了一下龙息把它烧断的时间,得出了在场的这些人利用这个时间可以把它大卸几百块后,扬戈斯决定采取大龙夫能屈能伸的策略,多说点好话。

    “叶,我可以成为你的坐骑,如同圣女那样翱翔天际,难道这不是你们人类毕生的梦想吗?你们的小说我可是看过的,龙骑士那绝对拉风,你将成为你们这个国家最拉风的男人,想象一下,龙骑士啊,激动不激动?牛逼不牛逼?”

    扬戈斯觉得自己这段话说的太有水平了,绝对是只有人类自己才能说出来的。

    只是叶钟鸣面无表情的看了它一眼,冷声道:“那你也应该知道,人类中的屠龙勇士更拉风。”

    扬戈斯瞪大了龙眼,一脸嫌弃地看着叶钟鸣,这家伙是怎么成为一个势力老大的?怎么这么不知道衡量利弊呢,明显让自己活着的性价比更高啊。

    “嘿,叶,我死了,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次性的,你能够得到的只是一个称号。但我活着,就可以做很多事情。虽然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八星进化者了,在战斗力方面完全碾压我,但我敢保证,除了你之外,你的这些手下和同伴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我可以成为你冲锋陷阵的打手!”

    这话一出,红发和阎王树第一时间抬起头看向了扬戈斯,甚至就连夏白都露出跃跃欲试的气息。

    “看什么看,你们这帮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女人,战争是男龙的事情!”

    扬戈斯恬不知耻的咆哮着,把很多正在忙碌的研究员都给逗乐了。

    看向这家伙的眼神中,满是幸灾乐祸。

    这货,平时在实验室除了畏惧刘正红之外,对这些研究员态度那是极其的恶劣,最开始曾一口吃掉了一个研究员,被刘正红和叶钟鸣教训的生不如死之后,它虽然不再去伤害这些人,但是那张已经学会了汉语的臭嘴,还有近乎无孔不入的精神沟通让人烦不胜烦,几乎每个人都忍受过它的讥讽和谩骂。

    现在看到它在云顶的这几个强大战力面前竭力讨好还要尽量自圆其说的样子,他们心中别提多舒畅了。

    恶龙看到了,立刻就是连串的龙骂,把郁闷都发泄到这些人的身上。

    叶钟鸣走到刘正红的身边,询问了一下,然后打了个口哨,不一会,一道金色的影子从远处冲了过来。

    此刻的地黄丸已经恢复了体力,五级的进化等级虽然和以前相比差了很多,可足以支撑它在云顶山庄上窜下跳了。

    跑过来,嘴里嚼着不知道哪个人给烤得金黄色的肉块,脖子上,挂着一个精美的花环,身上的长毛被梳理的极其整齐,还散发着一股洗发水的清香。

    洗发露这东西,夏白战队的姑娘们都不太舍得用太多。

    看到地黄丸一副臭屁模样,叶钟鸣哭笑不得的轻轻踢了它一脚,立刻遭到了刘正红等人的白眼,让这位云顶之王郁闷了半天。

    “大黄,你真的考虑好了?”

    摸着金色的毛发,叶钟鸣最后询问地黄丸的意见。

    大黄满不在乎,对着叶钟鸣狂摇尾巴,大舌头已经伸出来,颇有你要是阻止我就舔你一脸口水的架势。

    叶钟鸣无奈,只能示意开始。

    扬戈斯的叫声立刻响彻了整个云顶山庄,而那颇有特色的龙骂也一浪高过一浪,这个时候什么入伙什么合作,全部都给忘了,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痛苦。

    整个云顶都被这种声音笼罩,期间,还有一些龙息不时的射向天空,把天空染红,不时的,还有浓郁的血腥味道弥漫在周围。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场地中,结束了一切的刘正红很疲惫,让人把机器运回实验室后,看了一眼现场,叮嘱了两句离开了。

    留下的,是奄奄一息的扬戈斯,还有血池中,全身都浸泡在其中,一动不动的地黄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