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7 背后的笑声
    (二合一)

    在大多数的时间,末世之中总是很寂静的,有些杀戮,也是悄然无声。

    随着云顶的队伍在寒湾雨林之中越走越深,战斗也开始越来越频繁。

    这还是在叶钟鸣和夏白丝毫没有隐藏身上强大气息的情况下。

    这片雨林给大家的感觉,越来越神秘和棘手。

    这些战斗规模不大,时间也都极其的短暂,不算那些顷刻间就解决掉的,能够持续五秒以上,足有十几次,其中耗时最长的一次战斗,整整打了近一分钟。

    那是一片看似无害的蘑菇,和地面颜色很相似,长在那里,仿佛没有变异的一样,可是当队伍接近的时候,它们却喷出了大量的灰色毒雾,之后一个个从地面弹出来,用在土壤里吸收养分的强大各系,开始攻击云顶的队伍。

    这片毒蘑菇数量很多,在树木之间有一整片,它们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并不大,和正常蘑菇差不多,所以成片之后是数以万计的。

    这些毒蘑菇的防御力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很脆弱,队伍里任何一个人的攻击,都足以秒杀它们。

    但它们的根系,却尖锐的可以刺投绿色的防御装备,毒气在让人缠身眩晕的同时,给了这些根系创造了非常优良的攻击环境。

    虽然只用了一分钟就结束了战斗,可是也大半的战士受了轻伤,装备有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甚至还有一个战士的战兽因为是辅助类型,防御力很差,被这些毒蘑菇袭击而被刺死,那位杀人都已经麻木的女战士脸上,露出了罕有的悲戚。

    在感叹这些不起眼只有二三级的毒蘑菇脆弱又锋锐的同时,大家也知道这片雨林,就是让这种方式,证明着它的危险。

    “如果让我们平推这里,或许还不会这么麻烦。”

    一位红妆卫队的队长在亲手斩掉了一条从上面落下来的巨蟒后,看着被洒了一身鲜血的自己,摇着头说着。

    的确是这样,如果队伍不是要进来探险,而是直接要把这片毁掉,先不说能不能做到,但至少,不会象现在这么憋屈。

    说的是对的,可却不能这样做,别说这一次的任务只是来这里寻找一些线索,就算是来这里冒险和获取材料,也不可能把这里推平。

    整个云顶来了或许才有这样的可能。可这种涸泽而渔,所得和付出肯定不会成比例的行为,是任何一个理智的超级势力都不会这么做的。

    叶钟鸣知道这是雨林这么一会频繁又不太严重的攻击给大家造成了情绪的影响,可他也没有办法,也不会去做什么。

    他知道,自己的这些手下,很快就会适应这里的环境。

    每个人服用了提前准备的驱毒药丸之后,雨林里绝大多数的独毒雾瘴气危险便不大,除此之外,叶钟鸣的空间中,还有更加厉害的解毒药剂,也足以应对突然情况。

    逐渐适应了雨林中作战的云顶队伍,行进的效率开始逐渐提高。

    防御型战士走在外面,远程和有能力对空的战士走在中间,各种辅助能力的战兽们各司其职,让阵型更加稳固。叶钟鸣和夏白也控制着地面和天空,前路和队尾,确保可以及时出手。

    避役的人则负责探查和更远距离的境界,他们本就擅长这些,叶钟鸣也不会让他们别扭的留在队伍里。

    赵向雪自然和叶钟鸣呆在一起,她的职业决定了她就是一个超级大手,平时在避役,她基本上也是负责最后的绝杀,其他情况,她真的不合适。

    叶钟鸣自己也觉得,这一次的任务,其实是碰运气耗时间的,至于危险,应该是没有什么,哪怕碰到八级的变异生命,有他,有夏白,也足以应对。扬戈斯、地黄丸、红发,这些他的超级打手们,都被他留在了云顶防守。

    可是连他也没想到,这片雨林在某个时刻,给了云顶的队伍一次深刻的教训。

    那是进入寒湾雨林后的两个小时的时候,队伍已经深入到了被周围那些靠着这片雨林吃饭的进化者称为死兆水泊的地方。

    这是一片雨林之中的内湖,面积不算大,但是做为雨林外围为数不多的水源地之一,这里是很多变异生命来饮水的地方。

    自然的,这里也是一些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动物猎食的地方。

    在得到的信息中,死兆水泊是一个危险等级很高的地方。

    接近这里的时候,大家都很小心,生怕遇到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甚至叶钟鸣是打算绕过这里的。

    实在是没有必要明知道这里变异生命多而非要去招惹它们。

    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云顶的队伍开始绕路的时候,一群变异猕猴发现了他们,并且发出了叫喊。

    上百只猕猴的叫声,立刻打破了雨林中的宁静,到处都是各种生命移动的声响,不知道多少生命开是飞上天空,不知道多少生命惊慌失措。

    这仿佛一个开头,之后便是各种生命的叫声,在短短的数分钟内连成了一片,下半个雨林都因此而乱了起来。

    叶钟鸣脸上有些懊悔的表情。

    他刚才看到这群变异猕猴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知道为什么避役的人没有发出警告,因为这些猴子太狡猾。

    前世他就知道,这些变异猕猴已经具有了拥有保护色的能力,除此之外,它们也确实是素食生命,除非万不得已,不会去攻击进化者,加上它们的进化等级普通较低,进化后速度奇快,不好捕捉,让人类基本上对它们也没什么兴趣。

    甚至因为它们长得非但不凶狠,还很可爱,聪明伶俐,前世这种变异泥猴被驯服成为宠物战兽,很是得到一些女性进化者的喜爱。

    避役的成员可能因为保护色忽视了它们,就算没忽视,它们数量不多,一副柔弱的样子,加上一二级的等级,被当成了没有危险的存在对待。

    但叶钟鸣却知道,这些家伙是很讨厌的,它们被人类驯化,成为人类的宠物时,很听话,很乖巧,会卖萌会耍宝,甚至在一些时候,还能帮助人类进化者传递传递消息或者当作岗哨来用。

    可是在野外,这些家伙是一群很‘卑躬屈膝没有骨气的人’。

    它们为了不让其他肉食类变异生命以它们为食,这些变异猕猴会投靠一些强悍的生命,或者加入一些各类生命组成的‘互助族群’,它们的工作就是放哨,就是警戒,就是预警!

    在和平年代,都有些动物会这么做,就更别提在智慧普遍高出了不知道多少的末世了。

    于是当这些变异猕猴被忽略的时候,它们成了云顶的纰漏。

    混乱,让这里的生命四散奔逃或者四处出击,很快就发现了云顶这支数百人的队伍。

    于是战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开始。

    以云顶的队伍为中心,不断有各种变异生命加入战团。

    如果有地黄丸或者扬戈斯在这里,它们同属于变异生命,那种王者的气势还可能吓到这里的一些生命。

    人类则不同,它们和变异生命本来就互为食物,他们身上的气味,就对这里的存在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不同等级的变异动植物们,都来寻找机会,看能不能杀掉一个人类进化者,那样就可以有一顿丰盛的美食。

    这些人类的进化之高,质量之好,是它们从未见过的。

    只要吃掉了任何一个,或许都可以让它们直接进化。

    云顶的队伍势力很强,在遭到攻击的时候就迅速完成了防御阵型的改变,从容应对着周围这些生命,他们的防守密不透风,别看变异动植物们来的多,但是都死在了阵前,没有哪个生命可以攻破人类的防线。

    但这种情况在一些高等级变异生命到来的时候发生了改变,还有一些庞大的族群。

    开始的时候,浓郁的开始在这里蔓延,进化者们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不呼吸,本身又如用了解毒药剂,这让他们并不怎么害怕,可是在剧烈的战斗中不能顺畅的呼吸,这无疑加速了他们体力的消耗。

    接着就是变异植物的攻击。

    那种集群般的攻击。

    上下左右,天空地面,让人防不胜防,有快速的,如同闪电一样袭击人类,有缓慢的,一点点的靠近,潜伏在一边伺机偷袭,又主动的,直接接触人类,又辅助的,发出声响或者其他什么来干扰人类。

    这里是雨林,到处都是植物,叫嚣的青苔或许都是变异植物,这种情况让云顶的阵型开始混乱。

    不是她们打不过这些家伙,实在是攻击和出现的方式太诡异,完全让人意想不到。

    在高等级变异动物加入战团后,防御阵被破开。

    面对这种几乎没有休止的战斗,叶钟鸣眉头紧锁,显然意识到了问题。

    如果任由这些情况继续,但战士们开始不得不吸入毒气,当她们因为诡异的攻击方式出现一些站立不稳打喷嚏或者视线模糊这些小问题的时候,这种行为造成的劣势就会被无限放大,到了最后,伤亡就会出现。

    叶钟鸣可不想把自己宝贵的亲卫队浪费在这种地方。

    他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做出了决定。

    化整为零,以每个小队为单位,分别突围,之后在一个约定的地方汇合,这里,叶钟鸣则会为它们断后。

    以进化者的速度,在有叶钟鸣吸引变异生命注意力的时候,她们摆脱掉数量不是很多敌人几率很大。

    命令很快就发了出去,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异议,以叶钟鸣的实力,她们也不担心。

    只有夏白有些不乐意,可也没有其他办法。

    云顶的队伍离开开始化整为零,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向着不同方向突围,叶钟鸣和夏白则发动了攻击,吸引尽可能多的敌人注意。

    他们真不是怕了这些家伙,而是感觉烦。

    计划很顺利,红妆卫队和避役的行动队成功撤离了战场,虽然还有很多变异生命缠着她们,但边打边退,总能摆脱。

    叶钟鸣最后让夏白带着她的小队撤离,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缠住这几个进化等级在七级还带着许多小弟的变异动物。

    夏白说了句注意后,也带人离开,原地只剩下叶钟鸣自己。

    云顶之王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转身就走。

    就在这个时候,叶钟鸣的第一步还没有迈出去,就感觉自己被锁定了。

    同时,一种极度的危险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因为很明显,他如果继续走,那个给他危险感觉的生命,就会去追云顶的那些小队。

    这种感觉非常诡异,但叶钟鸣确定自己感觉的错,那个神秘的敌人,就是要传递给自己这样的信息。

    他不由得想到了那个死在这里的七星进化者,也想到了这次任务自己所猜测的最终目标。

    会不会……就是它们?

    他把自然之杖拿了出来,护在了自己的身边,这样,他才可以安心的寻找,那个危险的敌人在哪里。

    水瓶之护升起,让不少还缠着他的变异生命攻击一滞,发现这个虚影没有什么攻击力后,又开始攻击。

    这个停顿很短,可叶钟鸣准确地发现了那个生命所在的方向。

    他立刻撤掉了自然之杖,化身一道闪电冲向了那个方位,手中的战刀也随着身体的移动,在空中划出了数十道刀影,朝着那里斩了过去。

    对于能够给他造成危险感觉的生命,没有必要留手。

    刀光落在了那里,这个方向的生命被绞杀出一片真空地带,这样的凶残让不少生命开始畏惧不前。

    但叶钟鸣没有丝毫高兴,因为他发现,那个生命不见了。

    刚才还清晰的感觉到它就在这里,现在已然消失。

    叶钟鸣的战斗经验让他没有停留在原地,而是没有停顿直接朝着旁边闪去,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自己的背后,有一道轻笑传来。

    这笑声让他感到毛骨悚然,风雷双生顺势滑向了后背,身体也借力开始牛扭转。

    但叶钟鸣只感觉双眼一黑,周围就全都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