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7 有仇啊
    “她?你要对付她?”

    文先生和其他人都愣了愣。

    因为五环钱和食人魔连锁的生意遍布整个国区的缘故,这些外国人也对这两个势力略有耳闻。

    既然知道,自然了解过,得出的结论当然会让他们持慎重的态度。

    他们知道五环钱有五位巨头,实力都非常的强,这位水执事就是其中之一。甚至在前一阶段,听说五环钱名字虽然没变但其中一个巨头被其他四人联手做掉,吞掉了属于他的财富,现在的五环钱剩下四巨头,每一个人自然更强了。

    甚至有传言说,水执事和那位佟执事,已经成功进化为了八星进化者。

    换成其他势力,这样的传言自然要被仔细分辨真假,可是发生在五环钱身上,连外国区的人都相信这是真的。

    没办法,这些做生意的组织太有钱了,有钱,就能够买来一切,八级魔晶人家是拼死拼活去猎杀变异生命得来的,可是五环钱呢,听说光是购买到的就有几十枚。

    运气好,能转到两瓶八星进化药剂也是有可能的。

    还有,水执事很强大家都知道,可是谁见过水执事动手?没人见过。

    用那句小说中的话讲就是,见过的人都死了。

    换句话说,水执事的职业、技能、装备、战斗方法等等这些全部都不清楚。

    面对这样一个强大而神秘的女人,没人愿意去和她战斗,不确定性实在是太大了。

    现在,阿拉莫斯主动揽下了这个人的战斗任务,让大家的心态都平和了些。

    至少,这一次,阿拉莫斯做出了表率。

    难啃的骨头就那么几个,现在有人先挑了一块。

    想要让计划顺利的进行,必须要把这几个难啃的骨头都干掉才行。

    “那我也……去干掉食人魔连锁的阮萧吧。”

    相比于水执事,食人魔的阮萧更加的低调务实,连这一次见了叶钟鸣,都只是简单的打过招呼就算了,没有表现的过于亲热,省得让叶钟鸣面对水执事和他这对竞争对手的时候尴尬,这让叶钟鸣对这个人增添了不少好感。

    但就和五环钱一样,食人魔连锁同样在外国区有些名气,很多人知道阮萧是大区经理,还是最重要的大区经理,实力自然不可小觑,非常可能和水执事一样同为八星进化者。

    这样的人,自然也是硬骨头之一。

    那些外国区的人看到两个棘手人物都有人主动选择,更放心了些,目光在光幕上的其他屏幕上流转,显然在选择自己的目标。

    那种能够让他们获胜的目标。

    “咦,这是哪里,为什么是一片黑暗?”

    一个外国人指着屏幕上的一个地方,问正一脸不满地看着文衍的阿拉莫斯。

    这个外国老头气呼呼地挪开目光,看了一眼那个地方没好气的道:“这里是万兽庄园,难道你们不知道有一处兽池装备?因为里面有着诸多生命,所以同样被斯帕提图空间收了进来,不过战兽不算消耗的能量,因为它们都呆在兽池装备里,所以光幕上显示不出来。”

    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是这样。

    一想到这个兽池里可能有着李大千八级的斑斓巨熊,还有那头恐怖的需要多人控制的战兽——凿齿,他们就不寒而栗。

    特别是后者,那可是一直雄踞中国区战兽排行榜第一的变态存在啊,他们可不想去触霉头。

    “你们说,如果现在去把李大千杀掉,会不会给我们一些能量。”

    那位战斗民族的达莫夫突然说道。

    他的手指,指着屏幕的一处。

    大家看过去,果然看到李大千和他的儿子李之重带着一群人被困在了那里,人数虽然不少,足有一两百人,但是最强大的高手李大千受伤,里面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一个七星的李之重。

    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软柿子。

    “能量奖励的多少,和当时的战斗力有关,还是和进化等级关系更大?”一个人适时的问了这个问题。

    阿拉莫斯沉吟了一下,“都有关系,但应该是进化等级更重要。”

    大家一听眼睛都亮了,这不是一个明显的获得能量的机会吗?还是一个让他们有可能捡便宜的机会。

    这些人大多也是七星,正好适合去攻击那里。

    几个势力彼此看了一眼,几乎同时说道:“我去这里!”

    说完,脸上难掩尴尬。

    “我去对付叶钟鸣吧。你们自便。”

    大家怔了一下。

    他们来到国区之后总是能够听到关于云顶山庄的一些传说,知道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势力,老大叶钟鸣更是国区确认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八星进化者之一。

    这么一个人,谁都不想去面对,在他们心中,最好是把叶钟鸣交给品宫的文先生,反正他们都是中国区的,打生打死不是更好。

    但文衍选择了食人魔连锁的阮萧,叶钟鸣也就没有了这些人‘预想中的对手’。他们反正是都不想去碰的。

    可谁能想到,竟然还有人主动要求去对付云顶山庄的八星进化者,这个人……活雷锋啊。

    如果外国区也有雷锋的话。

    大家看过去,对这个人都有印象,不过一路行来,这人都把自己藏在了那件白色的法袍之中,很少出现在大家眼前,平时也低着头,让人分看不清他的样貌,只是知道他来自于中东地区。

    “原来是圣城的代表,贾南德拉使者。”做为计划的领头人,阿拉莫斯和文衍显然都认识这位披着白袍的人。

    贾南德拉这才抬起头,露出了法袍帽兜下面的脸。

    那是一张满是疤痕的丑陋脸庞。

    到了这些进化者的等级,有些伤疤之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可以使之复原的,可是这张脸上的伤疤,却一点好转的痕迹都没有,疤痕纵横交错,很是恐怖。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造成这些伤疤的力量,无法被祛除!

    “是我。我和这位叶钟鸣先生有些未了之缘,他就交给我吧,我必定不负所托。”

    阿拉莫斯和文衍对望了一眼,都从贾南德拉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东西,之后目光都落在了那些疤痕上。

    这是……有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