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18 星空预言第一章
    叶钟鸣捡起金仲元那面盾牌,觉得这是一件好东西,上面的门神画像已经破碎,装备也没有在散发出什么光芒,显然处于损坏的状态之中,把它们收起,叶钟鸣又检查了一下已经变成一滩血肉的尸体,空间装备已经毁掉,看来是没有什么收获了。

    等待了一会,发现没有被移出空间,叶钟鸣猜到估计这里已经彻底失控,弯完全乱了套,之前的规则丧失。他想了想,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被动地呆在这里。

    叶钟鸣虽然没有文衍那么强烈的控制欲,但这种只能等待的感觉,确实是不太好。

    只是没让他等多久,空间里就出现了一位新成员。

    和叶钟鸣一样,同样迎来新对手的还有秦襦。

    之前和文衍之间的战斗,秦襦差一点失败。

    他没想到那个老头竟然有那么强悍的战斗力,他精心培养的小罗真都不怎么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因为空间移动而被移走,结果真的不太妙。

    从石化状态里恢复,秦襦检查了一下小罗真的伤势,还好不太严重,他拿出了一些沙糖桔那么大的深红色药丸给自己爱若生命的战兽服下去,眼中满是疼惜。

    他的确是把这个偶然得到的人形生命当成了一种寄托,小罗真的身上,有自己儿子的气息。

    是它,把自己儿子吃掉的。

    秦襦没有选择杀死它给儿子报仇,而是选择了把它变成自己的战宠,把它当成儿子在这个世界的延续。

    这是一种病态,秦襦自己也清楚,可他不在乎,除了不能说话,行为和人类有些不同之外,现在的小罗真和自己的儿子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加的听话。

    吃了两颗这种药丸之后,小罗真青色的脸上涌上一抹红晕,它张开满是利齿的牙齿,一口要在了秦襦的手臂上,大口大口吸食着八星进化者的鲜血。

    随着这些鲜血流入它的体内,小罗真的伤势飞速的复原,很快就完好如初,甚至它穿着的兽具损伤之处都恢复了原状。

    “看够了?”

    秦襦站起,脸色有些惨白。

    他就和文衍看到的那样,几乎把一切所得都用在了武装小罗真的身上,他自己除了几件最高等级为绿色的装备外,只会一种升到了高级的技能金刚石化术,什么血统之类的全都没有。

    但秦襦是有职业的,不是主战职业,而是辅助职业——药饲师。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职业,几乎全部的技能都是用自身体力精力等为养料,再加上一些特有的药草,配制出药丸药剂这些东西,之后配合自己的精血,来喂养需要饲养的变异生命之类,让它们获得能力和特殊效果。

    “很奇特的职业,很奇怪的想法。”

    贾南德拉缓声说道。

    他来到这个空间之后,看到秦襦和小罗真,静静地观察着他们。

    “这个空间看来会随时移动,我们或许可以不打,等着下一个更加容易一些的对手。”

    秦襦站了起来,右手放在到自己手肘高度的小罗真的头顶,爱恋的揉着。

    他或许心理有些扭曲,把一个怪兽当成儿子来养。可他不傻,也很识时务,否则也撑不起再造华山,更不可能进化到现在的级别。

    秦襦很清楚,现在他和小罗真的状态并不是最好的,而对面这个人,哪怕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可能够进来之后不进攻,反而安静看着他饲养小罗真,也一定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还有这个人身上那股虚无缥缈的感觉,让他很忌惮。

    选择开战,非常的不明智。

    既然这样,等等看空间下一步要如何,或者干脆等待下一个更加容易的对手,或许是更明智的选择。

    秦襦相信,只要透露出自己强悍的一面,对手也会同意这个想法。

    可是,贾南德拉压根没有给秦襦展示它自己的机会,直接摇摇头。

    “我来的匆忙,还没有真正验证过我的能力,在面对叶钟鸣之前,你是一个不错的试验品。”

    这位圣城的圣者拿出了一颗黑色的水晶球。

    上一次,面对叶钟鸣的时候,他穿的是一身黑袍,今天穿的是白袍。上一次手里拿的是归葬法珠,那是一颗晶莹透明的水晶球,今天拿的是黑色水晶球。

    前一世,叶钟鸣知道的贾南德拉最出名的武器归葬法珠已经碎掉,现在的贾南德拉,已经因为叶钟鸣的重生,而有了不同的轨迹。

    “星空预言第一章,驻月。”

    贾南德拉轻轻地呢喃了一声,头部便昂起,整个空间之上,诡异地出现了一轮明月,上面发出了洁白的月光,落在秦襦和小罗真的周围。

    仿佛舞台上的灯光打在那里,让人看清那里是才是主角。

    只是显然秦襦和小罗真只是被攻击的对象,不是主角。

    “啊!”

    一声尖叫,小罗真化成了一道残影冲向了贾南德拉,秦襦看出来了,这位面相狰狞的老者,应该是一个远程职业者。

    他让自己的战兽,发动了技能——影杀。

    小罗者的一个天赋能力。

    可仅仅是一秒后,秦襦惊恐地发现,本来应该瞬息之间到贾南德拉身前的小罗真,正艰难地仿佛陷入了泥沼中似的,朝着对手缓慢的跑去。

    秦襦本身没有什么强悍的能力,可是见到这种情况也不能无动于衷,再说,他的石化能力冷却时间很短,可也有一个多少小时,现在还处于冷却期。

    只是他迈出了一步之后,便感觉到了那种空气中的阻塞。

    是头顶月亮发出的光芒?

    贾南德拉轻轻一笑,手中黑色水晶球举起,里面开始冒出一条条黑色的影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很快就占据了整个空间,接着,空间中景色一边,成了一片幽深的宇宙星空。

    整个星空只有三个生命,静止的贾南德拉、停下来的秦襦和依然在奔跑的小罗真。

    秦襦眼中的惊恐越来越浓,他看到小罗真依然在向前,可是前面还哪里有贾南德拉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