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0章 你是肉猪
    女人啊了一声,露出了一个很微小的笑容,然后低下头去,默默的捏着身上那件寒酸灰色皮甲的一角。

    在风雨中,身体有些瑟瑟发抖,不知道冷的还是在害怕。

    “其实,我不出现,你也能够摆脱这个人,甚至是杀了他,对吧?”

    叶钟鸣盯了女人几秒,突然开口说道。

    女人立刻抬头,脸上满是懵懂,也终于开口说话。

    “你,你说什么?”她侧头看了下不远的尸体,低声道:“我不是他的对手,我不敢和任何人打架,我……我什么都不会。”

    叶钟鸣向前走,缓步接近这个女人,目光丝毫不离开女人的眼睛。

    直到两个人几乎脸贴上脸了,叶钟鸣才开口说道:“你的左侧袖口上那个好像是破损地方的口子里面有一件牛头针发射器,针头上有剧毒。如果不是那个家伙的战兽发现我,可能已经遭到了你的攻击。”

    叶钟鸣说完,那个女人的左手下意识的动了动。

    “你腰部的这条粗绳腰带,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至少是金色装备,这一件,比这个死人身上所有的装备都值钱。”

    女人后退一步,脸上那种柔弱和不解在慢慢消失。

    “你是美杜莎血统的拥有者,甚至还是中级职业者,因为你不仅仅有蛇发的能力,还学会是石化之瞳。”

    “你是谁?!”

    女人这一声仿佛是一个分界线,和之前完全成为了两个人,以前仿佛全世界都可以欺负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现在的她,一头的秀发变成了一条条的黑色小蛇,吐着腥红的信子。一双眼睛蒙上一层灰色,如同鬼魂,全身都萦绕着黑色的烟气,却不飞散,而是紧紧裹着她。

    “不假装了?”叶钟鸣冷笑了一下,“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不是六星进化者,而是七星!”

    云顶之王的话如同重锤一样,让这个女人完全失去了冷静,到了出手的边缘。

    “别逼我杀你!”女人的双手上开始冒出黑色的尖利指甲,雨点落上瞬间滑开。

    “你是从零商会逃出来的。”

    一句话,换来了女人的攻击,叶钟鸣先是感觉到了身体一沉,接着无数的黑色小蛇扑面而来,在蛇群之中,还闪着幽暗的寒光,那应该是女人双手锋利的指甲。

    美杜莎血统的能力——石化和蛇发之击;鬼厉职业的技能——阴风爪。

    先是迟缓目标的敏捷,接着发动带着毒性的凌厉攻击,这个女人哪里有一点之前受气包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实力高超的冷血杀手。

    换成同级别的人,比如说刚刚被叶钟鸣杀掉的孟兽医,还真放防下来这种突然袭击,别忘了,还有在末世很出名的歹毒武器牛头针发射器。

    可惜,她遇到的是叶钟鸣。

    石化对叶钟鸣的作用仅仅持续了瞬间就消失,这时候那个女人的蛇发攻击和阴风爪才刚刚发出,等到这些攻击全部落在应该落在的位置时,她却发现目标不见了。

    冰冷的亡者沙月刃的尖端顶在了她的后背上,让女人散发着的气势一弱。

    “太慢!”

    叶钟鸣简单的两个字,给刚才的这一个照面的交手下了评语。

    他这次来西北,是为了寻找品宫神堂和零商会。

    品宫的位置他知道,可先不说人家处在一个湖中岛之上,外人很难进入,就说云顶和神堂以及零商会的关系,叶钟鸣也不会把那么多的魔怪‘浪费’在姓文的那里。

    可是,情报上只是说,神堂和零商会有很大几率迁徙到了品宫所在的西北之地,但具体落脚在哪里,谁也不清楚,两个本就神秘的组织,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叶钟鸣这次来,也没有抱一定要找到两个组织的信心,只要知道他们大概在什么地区就可以了,那样他就可以投放魔怪进去,让这些数量超过八位数的家伙去寻找和攻击他们。

    可是这个女人的出现,却给了叶钟鸣以希望。

    之前,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以及其他人对她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所产生的反应,都说明了她的身份,确切的说是曾经的身份……零商会的肉猪。

    就和红妆卫队她们一样。

    能在外面看着‘肉猪’,又说明了什么?

    她是从零商会逃出来的,那么她非常可能知道零商会的位置!就算不知道,也能够提供非常有用的信息,让叶钟鸣分析出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所以他才放弃了另外一个线索,而过来追上这个女人。

    叶钟鸣的刀向前稍微刺了一下,这个女人立刻受到了负面状态的影响,看样子应该是虚弱和恐惧。

    这让她突然抬起的手变得慢了些,叶钟鸣轻轻一踢,她用来自杀的牛头针发射器就被从袖口中踢飞。

    自杀?叶钟鸣心中疑惑,这个女人分为什么之前装作那么可怜,任人欺辱?应该是她的身份早就被人知道,是从零商会逃出来的肉猪,这些肉猪通常只有进化等级,而没有其他职业血统技能等等这些,完全是不会战斗的高等级进化者,被公认为完全不能适应末世的废物。

    她隐藏了实力,默默的跟着宝文战队,事实上她拥有血统拥有职业,还有非常好的装备。她掩饰这样为了什么?本来叶钟鸣以为是她的一种自保手段,但现在被俘了就要自杀,那她隐藏实力的原因就说不通了。

    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好像非常害怕被抓住,然后被人知道些什么。

    她在掩饰什么?

    “你叫什么?从零商会是什么时候逃走的?又为什么来到了这里?关于零商会,你都知道些什么?”

    叶钟鸣在女人的身后冷漠的说着,“告诉我想知道的,可以放你离开,因为我憎恨零商会,同情你们,所以会说话算话,可如果你不说,或者骗我,那么相信我,我有许多种办法让你过上连肉猪都不如的生活。”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女人的身体明显动了动,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末日轮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