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态度改变
    没有时间让她想太多,她站起身,正要说话。

    “老身见过菁华郡主。”前世的婆婆纪老夫人已经扶着身边张嬷嬷的手站了起来微微行了一礼。

    “老夫人不必多礼,你还是请坐吧。”

    萧菁菁见状,开口。

    “那老身就不客气了。”纪老夫人听罢点头,扶着张嬷嬷的手又坐了下来,眼晴还是看着菁华郡主,过了一会才转开,转到吴老夫人身上。

    之前她还只是听说菁华郡主亲近起吴老太婆,现在算是亲眼看到了,比她想的还要亲近,菁华郡主表现得算是很得体,不愧是出自宗室,如果不是知道一些事,她还会觉得菁华郡主很不错。

    想到老四的话,刚刚她仔细看了看菁华郡主,越发长开了,只是也太艳了。

    “菁丫头做得好。”

    吴老夫人看在眼里,瞄了瞄纪老太婆,看她的外孙女好吧,可不像外面说的看不上她这外祖母,一边想一边笑着搂住身边的菁丫头,拍了拍她的手,随即她看向纪老夫人:“怎么样。”

    “菁华郡主很好,不像外面传言的。”

    纪老夫人再是不喜,也不能违心,对着吴老夫人,看着菁华郡主吴氏。

    “菁丫头以前是太小,长大了自然明白了。”吴老夫人笑过,让菁丫头见过纪老太婆:“这是纪府的老夫人,你应该见过,见个礼。”

    “是,外祖母。”萧菁菁颔首,对着纪老夫人行了一礼。

    “菁华郡主不必多礼,老身可受不起。”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起来。

    “老夫人说笑了。”萧菁菁明显感觉到前世的婆婆不喜她,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前世也没有这样。

    “怎么受不起。”吴老夫人觉得纪老太婆装模作样,打断她们的话,望着菁姐儿:“这才对。”脸上的笑容加深,拍着菁姐儿的手,外孙女很给她长脸。

    萧菁菁微微笑,没有说话。

    外祖母的院子,除了前世的婆婆纪家老夫人,没有其他人。

    吴氏有些不高兴,从进来老太婆就不怎么理会她和柔姐儿,只捧着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还有西院那几个贱人,这让她如何能不恼,扫了吴雯几人一眼,没有看到宁疏影,皱了一下眉,萧柔柔心中怏怏不快,老太婆笑什么。

    萧媛媛萧琳琳,则是眼中带着羡慕,很是羡慕大姐姐有这样的外祖母,这样的外家,不像她们,姨娘只是妾,外祖家都是破落户,甚至没有外祖家,接着又看向纪老夫人,纪老夫人是纪太傅的娘吧?眼中更是羡慕,大姐姐是郡主,果然和她们不同。

    接触的人见到的人都不一样,人家也只看得上大姐姐。

    萧琳琳心里更是又嫉妒起来,要是她是大姐姐就好了,要是她也有大姐姐这样的出身,多好也不用羡慕别人。

    萧芸芸也是羡慕大姐姐的。

    “母亲。”吴氏这时对着吴老夫人开口,接着拉着萧柔柔:“叫外祖母。”

    所有人看向吴氏还有萧柔柔。

    萧柔柔被人看着,被娘拉着,她一点也不想热脸贴上老太婆的冷屁股,吴氏看出柔姐的想法,还是拉着她。

    “外祖母。”萧柔柔只得唤了声。

    “嗯,坐吧。”吴老夫人淡淡睥了母女俩一眼,吴氏脸色一变,萧柔柔直接不满了,老太婆什么意思?老太婆,你等着。

    吴氏紧拉着她坐下。

    纪老夫人眼中闪了闪,吴老夫人根本不理会,萧媛媛萧琳琳又是一次幸灾乐祸起来,三姐姐也有这天,还有吴侧妃,她们不敢得罪吴氏和三姐姐,郡主大姐姐不同。

    只要靠着大姐姐,有大姐姐在,什么也不怕,以前她们也想,可是大姐姐不让她们靠,萧菁菁扶着外祖母的手,冷眼旁观。

    “表姐。”吴雲一边在心中不屑的嗤笑一边拉住菁表姐另一只手:“你终于来了,这几日想死你了。”

    萧菁菁闻言,向着二表妹点了一下头:“我也想二表妹了。”

    “是吗,表姐?”

    “嗯。”两人说着悄悄话。

    吴雯似乎是听到吴雲的嗤笑,不赞成的侧过头。

    吴莲性情胆小,恨不能把自己藏在角落里,又怕被人小看,只能强撑着。

    吴霏哼一声,二姐姐就知道和菁表姐凑到一起,眼见姑母还有柔表姐的样子,没有一个帮姑母还有柔表姐,萧菁菁也不帮,吴雲还有大姐姐也不帮,她不敢怪纪四叔的母亲,刚刚纪四叔的娘可是夸了菁表姐让她很是嫉妒,她也想被夸,说不定纪四叔会知道。

    “柔表姐。”

    她最喜欢柔表姐,和柔表姐最说得来,上次柔表姐来,她还没有见到柔表姐就走了,说什么柔表姐拦下大哥,不知羞耻,撞了大堂嫂,大堂嫂差点出事。

    幸亏有人及时救了大堂嫂,在她眼中,柔表姐也是因为喜欢大堂哥才会这样,情有可愿,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不是人之常情吗,有什么,柔表姐又不差,大哥居然不喜欢,要是她是大哥,才不喜欢大嫂呢。

    她和柔表姐一样,只是她喜欢的是纪四叔,纪四叔也不理她,柔表姐还有机会,她没有,她佩服柔表姐,菁表姐不也闹着喜欢纪公子吗,姑母也好,对她一直很好。

    先前都是菁表姐,让她被禁足,好不容易才又能出来。

    “姑母,柔表姐。”她走到吴氏还有萧柔柔身前,又望向吴老夫人:“祖母。”

    吴氏眼中又是一闪:“霏姐儿长大了,好看了。”

    “姑母。”吴霏脸红了红,心里是开心的,姑母真好,难怪成了郡王府侧妃。

    “霏表妹。”萧柔柔看到吴霏脸色好了些。

    “表姐还是那么好看。”吴霏嘴甜的。

    三人说着话。

    “菁丫头,雲丫头你们这两个小丫头在说什么?”吴老夫人笑眯眯注视着身边说着话的两个孙女,问道。

    纪老夫人也没有太关注吴氏三人,收回视线,再次看着菁华郡主。

    张嬷嬷也是。

    周嬷嬷也是一样。

    “没有说什么,祖母。”吴雲听到祖母的话,拉着表姐俏皮笑笑,萧菁菁也笑着,吴莲在嫡妹走到柔表姐那里就变了脸色,此刻好了些,只是看着嫡妹还是胆怯,吴雯仍然保持着端庄矜持,淑女的微笑。

    萧媛媛萧琳琳萧芸芸再次羡慕看着大姐姐和雲表妹,吴府的人永远不可能像对大姐姐一样对她们。

    “表姐。”吴雲正要问表姐的寿礼选的是什么。

    吴氏那边三人说了一会话,吴氏发现老太婆几人自顾自说起话,心中不愉,脸上带着笑,装作扫了一下四周:“怎么没有看到礼哥儿媳妇呢?”

    几个嫂子在外面,她又想到自己的姨娘,这样热闹的日子,是不可能让姨娘出来的,特别是老太婆的生日。

    当年爹还在时还好,姨娘还有机会出来,爹去后,姨娘就沉寂了下来。

    吴氏的话落。

    在场的人都不再说话。

    萧柔柔不知道娘为什么提起宁疏影,难道娘还要她在这里给宁疏影道歉不成,她很不理解,不止是萧柔柔不理解,吴霏也是,吴雲还有吴雯知道萧柔柔撞了大嫂的都觉诧异。

    萧媛媛几个不知情的一脸茫然,想打听又不敢随意打听。

    萧菁菁没有惊讶,吴氏肯定有她们不知道的用意。

    吴老夫人也不诧异,越是了解吴氏,越是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纪老夫人不惊讶是由于她见过太多的人,什么手段不知道。

    张嬷嬷和周嬷嬷对视一眼,紫嫣等跟着各自主子进来的丫鬟婆子也禁不住抬起头。

    “礼哥媳妇前阵子出了点事,太医说不能轻易下床,多卧床休息,不然怕肚子里那个保不住,所以我便没有让她过来,就在自己院子里休养就好,礼哥儿媳妇怀的可是吴府这一代第一个嫡孙。”

    吴老夫人这时淡淡的。

    “是该如此。”纪老夫人道。

    吴老夫人也点了一下头,锁着吴氏还有萧柔柔:“侧妃要是想见——”

    “女儿只是问一问,柔姐儿一直说想去看看礼哥媳妇。”

    吴氏闻言,笑了笑。

    萧柔柔很想说,她才没有。

    吴霏听罢,拉了拉身边的柔表姐:“真的吗?”

    萧柔柔哪有心思理她,不过还是压下不耐烦,烦躁的颔首,吴霏觉得柔表姐更没有错:“一会我陪表姐去。”

    萧柔柔不耐的再次点头。

    “是吗?”吴老夫人没去听霏姐儿和萧柔柔说什么,平静的说。

    吴氏提起宁疏影是想看看老太婆是什么态度,试探,目光示意了一下一边的墨书,得以想要的,她没有再说。

    墨书和紫嫣一起,很快又低下头。

    萧媛媛几个隐隐明白了一点,再多的还是不知道,看大姐姐她们都知道?她们为什么不知道?事情似乎事关吴侧妃和萧柔柔?

    她们一定要打听到。

    “表姐你送什么给祖母啊?”吴雲这时小声的在菁表姐耳边问,萧菁菁听到,想到自己还没有把准备的寿礼给外祖母。

    且只最开始的时候贺了外祖母一声,想到这里,朝着二表妹:“表妹呢?”

    “我啊。”

    吴雲俏皮的笑着,发觉祖母盯着她,她纵是说得小声,又是在表姐耳边,可还是叫人听到了,她笑容加深:“不告诉你,表姐,我已经送给祖母了,祖母很喜欢呢。”

    “那我也不告诉表妹。”

    萧菁菁也俏皮道。

    “表姐!”

    吴雲不依起来,表姐也学她。

    萧菁菁愉悦的笑。

    “表姐笑什么,说来听听嘛。”在场的人对于吴雲来说都不是外人,萧媛媛几人可以忽略不计,那位庶出的姑母还有柔表妹她只当看不到,纪老夫人和祖母交好,她陪着祖母见过多次,很随意。

    萧菁菁却想到旁边的纪老夫人,前世的婆婆。

    “你们两个丫头总是嘀嘀咕咕的,要说话出去说去,你们几个姐妹出去吧。”吴老夫人见菁姐儿和雲姐儿又在嘀咕,好笑的说。

    所有人都看过来。

    “祖母,我在问表姐准备了什么寿礼。”吴雲俯身摇住吴老夫人的手臂。

    吴老夫人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雲丫头什么都当着人说。

    吴雲满不在乎。

    萧媛媛等也想起自己准备的寿礼,有些不自信,不知道吴老夫人能不能看上,她们不像大姐姐,可以随便出门,想要什么父王就给什么,她们的寿礼还是姨娘想办法准备的,由于时间来不及,只能是一份心意。

    吴氏想到自己准备的东西,替柔姐儿准备的,她不是没有想过打听萧菁菁的寿礼是什么,还有王爷,她原本连王爷那份也准备了,下马车的时候她怕王爷忘了没有准备,派人去问,王爷让她不用管,已交给菁姐儿,她一时气闷不已。

    吴雲几个姐妹准备的寿礼早就给了祖母,都是一些女儿家亲自绣和写的字,女儿送这些最合适也最能体现心意,吴莲是绣的绣品,吴霏是她娘给她准备的。

    她既绣得不好,字也写得差,不经心意睥了睥纪四叔的母亲,她很想知道菁表姐准备的什么,还有柔表姐和姑母。

    “外祖母。”萧菁菁开了口,感受到身上的目光,视线移到紫嫣身上:“不知道外祖母会不会喜欢,父王的寿礼也交给了孙女,一并带给外祖母。”

    紫嫣秋雨得了郡主的示意,紫嫣忙把精致的檀木盒子取出来,行了一礼,递到老夫人面前,秋雨则和香草还有采薇合力送上王爷的寿礼。

    是一樽白玉的玉佛,一看就是珍品,不知道哪里来的,纪老夫人望着萧菁菁,张嬷嬷也是,周嬷嬷和吴老夫人也是。

    喜佛的人最爱的就是玉佛,纪老夫人觉得安郡王不错,王妃去了多年还这般。

    吴老夫人有些担忧,这玉佛可不一般,不知道安郡王从何得来?比当年她给女儿陪嫁只好不差,不用近看就知道,吴霏也傻了眼,吴雯也惊讶,吴氏脸色尤其不好,萧柔柔也是,吴雲就知道表姐给力。

    萧媛媛几个则是傻呆呆的,父王?

    “祝外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萧菁菁俯身,抬起头,指着精致的檀木盒对着外祖母:“这是孙女送给外祖母的,是孙女亲自画的花样,绣的扶额,孙女学针线不久,绣得不好,外祖母不要嫌弃,这是父王送给外祖母的寿礼,父王说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外祖母喜佛,正好。”指示紫嫣几人上前,又指着父王的寿礼。

    “你这丫头,快起来,说就是了!”吴老夫人心头放松,嗔怒让周嬷嬷赶紧收起来,一边拉了菁姐儿起来,扫了眼菁姐儿自己送的盒子,带着满意。

    “还没有好好给外祖母贺寿。”萧菁菁站起身,笑道,看出外祖母的满意。

    “这就够了。”

    吴老夫人感叹的说。

    纪老夫人能明白吴老太婆此时的心情,她的心情也很复杂。

    其他的人渐渐回过神来,吴霏在心中哼了哼,再好也是姑父送的,也不是萧菁菁这个表姐,萧菁菁这个表姐也不过是送的自己绣的东西。

    萧媛媛几人心头一松,又提起,大姐姐的绣活她们是知道的,虽然刚学不久,可是比她们绣得好,只是比不上蔡嬷嬷还有姚嬷嬷,几人想到自己准备的寿礼有些没脸送出去,吴雯吴雲记得菁表姐并不爱针线活,没想以菁表姐会亲自画花样,绣扶额给祖母。

    如果不是亲口听表姐说,她们会以为是找人绣的,表姐似乎并没有学过针线。

    表姐什么时候学的针线,为何她们不知道,表姐变了后,她们很多都不知道了,不知道表姐怎么绣的?她们好奇起来,盯着祖母面前的精致檀木盒子。

    吴氏深深注视萧菁菁,她第一次亲眼看到萧菁菁这臭丫头亲近老太婆,展现出完全不同的一面。

    萧柔柔大松口气,还以为萧菁菁准备了什么,原来是自己绣的扶额,娘给她准备的肯定比萧菁菁的好,萧菁菁能绣出什么,难不成能自己绣出一朵花?她才不信。

    “祖母,表姐送的,你就说好。”吴雲拉着菁表姐,插了一句嘴,她没有说打开看,怕表姐要是绣得不好,丢了脸。

    “你送的也好,都好。”吴老夫人笑容满面。

    纪老夫人不知为何,想看看菁华郡主绣的扶额,只是不好开口。

    张嬷嬷一眼就看出老夫人想法,只是不好提。

    “外祖母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孙女无法像父王一样,只能自己绣。”萧菁菁并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她只是想让外祖母看看,便主动提出来。

    所有人不约而同关注。

    吴老夫人念及菁姐儿送来的珍品绿牡丹,她没有马上打开也是怕伤了菁姐儿面子,既然菁姐儿自己提出来了,那应该没问题。

    她打开盒子,看了看,嘴角多了笑意。

    纪老夫人早就翘首以盼,吴氏也盯着,萧柔柔更是想看看,萧菁菁怎么丢脸,萧菁菁真是作死,居然自己提出来,吴雲心中担心,吴霏等着看好戏,萧媛媛几人带着紧张。

    只有萧菁菁一片平静,还有她身边的紫嫣等人,紫嫣几人怎么可能紧张,郡主绣得多好,她们一清二楚。

    这让吴雲多了信心,待看到祖母眼角的笑意,更是放松,她也探过头去,一下子看到了表姐送给祖母的寿礼,亲手绣的扶额:“哇,真好看,表姐绣得真好,针线又密又实,又好看,很适合祖母,祖母你说是不是?”

    “嗯。”

    吴老夫人点头,昂头,一下发现都看着她,她失笑摇头,发现菁姐儿还有菁姐儿身边的人格外平静,知道自己又小瞧了菁姐儿。

    她没有让人再等,把菁姐儿绣的扶额取了出来,在她想来,该让多点人看看,菁姐儿的针线多好,不比绣娘差,以菁姐儿的出身,非常不错,谁娶回去也不吃亏,只怕配不上菁姐儿。

    纪老太婆在旁边,她得让纪老太婆看一眼,也好宣传一下,菁姐儿大了,她这些日子心中总是愁着她的亲事,不解决了不安心,找不到好的也不安心。

    “看看。”她举起扶额,让人都能看到,笑着说。

    “表姐,你真厉害,什么时候绣得这样好了,我还担心——”吴雲挨着表姐,悄悄的问。

    “父王从宫里求了两个嬷嬷回府,便学了学。”萧菁菁回答。

    “就学了学就这么好,表姐你太厉害了。”吴雲佩服极了。

    “也练了很久。”萧菁菁又说。

    吴雲还是佩服。

    吴老夫人脸上笑意越发的浓,纪老夫人眼中满满诧异,张嬷嬷也是,吴氏也没料到萧菁菁那臭丫头绣得这样的好,吴霏再不承认萧菁菁绣得好,也不得不承认,萧柔柔心里起了嫉妒。

    吴莲自认自己针线好,也佩服菁表姐,吴雯也是,萧媛媛几人张大了嘴,她们看到过大姐姐绣东西,可是,也不是这样?

    吴老夫人细细摩挲了一下扶额,她确实喜欢这个扶额,不单是这是她的亲外孙女亲自画的样子绣的,也是因为它很好。

    “外祖母喜欢就好,就怕外祖母不喜欢。”萧菁菁瞧着外祖母的动作,轻笑说。

    “你送的外祖母哪会不喜欢,况且这样好,外祖母不喜欢才怪。”吴老夫人又摩挲了下,见周嬷嬷放好玉佛过来。

    “来,替我换上。”她直接对着周嬷嬷。

    所有人一听,也知道了她是真的喜欢。

    周嬷嬷先还有些不明白,不过反应很快,片刻弄明白了,看到了老夫人手上一看就是老夫人会喜欢的扶额:“是。”

    所有人看着。

    周嬷嬷走上前,行了一礼,取过老夫人手上的扶额,替老夫人换上,没一会,换好了,周嬷嬷取下换下的扶额:“老夫人好了。”

    “好!”

    吴老夫人连说了两个好字。

    “放回去吧。”待看到周嬷嬷手上换下的扶额,示意她拿回去放好。

    周嬷嬷应了声是,退下,就算没有照镜子,吴老夫人也觉得好。

    “祖母好看。”吴雲等周嬷嬷一走,娇俏的说。

    萧菁菁也:“外祖母戴着很合适。”

    “这还是表姐的功劳?”吴雲又说。

    其他人也觉得。

    “确实不错。”纪老夫人说了一句。

    吴老夫人心中不免得意,她的外孙女心灵手又巧:“我这外孙女是相当不错吧。”

    纪老夫人嗯了声。

    张嬷嬷发现老夫人对菁华郡主态度变了,周嬷嬷也发现了,吴老夫人更不用说,萧菁菁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前世的婆婆在,前世的婆婆还肯定了。

    余下的人也有发觉的,吴霏嫉妒得不行。

    又说了一会话,吴霏看不过萧菁菁得意,祖母眼中只有萧菁菁,可让她对上萧菁菁她不敢,目光一下子落在萧媛媛几人身上,姑母和柔表姐肯定准备了好东西,该压一压萧菁菁的气焰了,她目光一转,打定主意,几步走到祖母面前,打断祖母的话:“祖母,姑母还有柔表姐几位表姐表妹的寿礼还没有送呢。”

    话音落下,一静,吴霏顶着所有人的视线,回头望向姑母还有柔表姐:“柔表姐,姑母。”

    “还有几位表姐表妹。”紧接着她又望着萧媛媛几人,笑得单纯。

    萧媛媛几人脸色不是很好,吴氏还好,萧柔柔本来生气,想到娘准备的东西,她也不想萧菁菁得意,便看着娘,吴氏在众人的目光下。

    对着墨书使了一个眼色,墨书得到侧妃娘娘暗示,把准备好的东西从身后丫鬟手上取过来。

    萧媛媛几人见状脸色仍不是很好。

    吴氏看到墨书还有丫鬟手上包好的东西,迈步走上前:“母亲,这是我和柔姐儿准备的。”让墨书几人送上去。

    墨书几人送了上去。

    吴老夫人并不太在意吴氏送什么,让回来的周嬷嬷收下,就不再提,只要少出现在她的面前,就可以了,纪老夫人看出什么,没有出声。

    吴雲拉着表姐的手,在表姐手心写着字,萧菁菁平平淡淡,没有多少情绪。

    “祖母不看看吗。”眼见祖母不打算看,吴霏不高兴了,祖母太区别对待了吧,不由出声道:“祖母不看看柔表姐还有姑母送的什么吗?”

    “不用了。”吴老夫人道。

    吴氏手握紧。

    吴氏睥了下纪老夫人,死拉了柔姐儿,不能在外人面前丢脸,让人看笑话,传出柔姐儿不好的话,女儿家的名声何其重要。

    萧柔柔正要开口,一下子对上娘的目光,噤了声,这些不是没有人看到,但,没有人说什么,吴氏萧柔柔甘了心,吴霏还是不甘心还要说什么。

    萧媛媛几人相视一眼,看了看大姐姐,还有吴侧妃萧柔柔,吴家几位表妹表姐,纪老夫人,一起上前一步,让身边的丫鬟婆子带好她们准备的寿礼:“老夫人,我们几个姐妹也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你们几个送上来吧。”对于萧媛媛几人,吴老夫人没那么大的介蒂,当然让她好好对待也不太可能,说来说去,又不是她女儿生的,不过是些通房妾生的庶女,要是帮着菁姐儿,听话,不惹人厌,懂眼色,她会给点好脸色,不然。

    吴氏送上的东西被周嬷嬷带人带了下去。

    吴氏和萧柔柔僵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萧媛媛几个西院的贱丫头出头,心情可想而知,只是此刻没多少人在乎她们的情绪。

    吴霏在看到萧媛媛几个主动上前,也不开心,她还没有提呢,她最讨厌被人忽略了。

    “你们送上来吧。”萧菁菁看出了萧媛媛几人的紧张,平缓的出声。

    “是,大姐姐。”

    萧媛媛萧芸芸几人不再那么紧张,走到吴老夫人身前,拿过丫鬟婆子手上自己的寿礼奉上:“老夫人。”三人一起开口,倒是很惹眼。

    躲在角落的吴莲突然觉得安郡王府真好,比吴府好,至少对庶出宽容,看几位表妹的样子就知道,她多想像几位表妹一样,心中又自怜起来,好在没有人注意,不然说不定又会被说小家子气,吴莲好像也知道,飞快扫了四周,小心的躲着,尽量不惹人眼。

    “老夫人,希望不要嫌弃,这是我们亲手写的和绣的,比不上大姐姐。”萧媛媛萧芸芸几人又一同道,带着羞涩和紧张,口中的大姐姐,使得吴老夫人表情更缓和。

    加之吴氏和萧柔柔在,她也想做给人看,就更和蔼了,笑起来:“好,你们都是好的,都是心灵手巧的。”一一取过,看了看。

    “不错,不错。“一幅百字寿图,写得很不错,吴老夫人也不由点头:“芸丫头写得好。”她夸起来。

    众人也看到了,是还可以。

    萧芸芸有点脸红,纪老夫人多看了眼,萧媛媛萧琳琳有些急,好在吴老夫人像是知道,又拿起另外两样。

    “这幅观音画很好,琳丫头画的?”吴老夫人又点了名,笔迹还有稚嫩,也能入眼。

    萧琳琳欢喜起来:“老夫人夸奖了。“还知道谦虚一下,哪怕心里得意着。

    “这个绣屏,很好。“

    吴老夫人最后对萧媛媛,比不上菁姐儿的,在平常来看,也是好的。

    萧媛媛也红了脸:“老夫人谬赞了。”

    “没有。”吴老夫人没有再多说,萧媛媛几个也满意了,她们满意了萧柔柔不满意,西院贱丫头有什么好,还敢比过她,老太婆太可恨,讨厌她和娘就直说,就只有她和娘送的寿礼老太婆没有当场看,吴氏心情更是阴郁。

    吴霏再讨厌萧菁菁,也不可能真做什么,萧媛媛几人她可不怕,她恨恨看了几人几眼,她记住她们了。

    吴雯吴雲则是对萧媛媛几人有些另眼相看。

    纪老夫人也是,安郡王府也不是没有教养,也许,也许,想到心中几个人选,总有不满意的。

    萧菁菁知道几个庶妹都各有长处,不过还是第一次看到完整的作品,心里也点了点头。

    吴老夫人让人把寿礼都收了起来。

    门外有婆子进来:“老夫人。”

    “怎么?”

    吴老夫人问。

    外面好像越来越热闹,年纪大了,就不喜欢热闹,更喜欢安静的说说话,老了不中用了,才会一直呆在这里,让几个媳妇在外面接待,待最后再出去,有老姐妹过来,就派人迎过来,拿出怀表眯眼看了下,难道到时辰了?”

    “老夫人,怀郡王府的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的老太君来了。”来人恭敬道。

    “哦,老太妃还有老太君来了?”吴老夫人一听笑起来:“快请进来。”

    “是。”

    来人得了命令,退出去。

    吴老夫人心情格外的好,看向纪老夫人:“老太妃和老太君出来了,你空了倒是可以问问。”

    “嗯。”

    纪老夫人应道。

    萧菁菁等都听着。

    吴氏心中转了转,萧柔柔才不管什么老太妃,吴霏瞄到柔表姐的表情,决定一会找柔表姐。

    萧媛媛几人很少出安郡王府,所以,满是好奇,她们见过的人极少,怀郡王府的老太妃,靖康侯府的老太君,都面面相窥。

    吴老夫人和纪老夫人说了几句。

    一串脚步声传进来。

    “太妃,老太君请,老夫人在里面,纪老夫人也在。”

    “好,纪老太君来了,来得这么早?”

    “是。”

    “来得还真是早,我们倒是来晚了。”随着话落,一位气势十足,很有老封君气质,傲气的老夫人扶着身边婆子的手走进来,旁边是一位圆脸有些贵气,温柔的老夫人,也扶着身边婆子的手,后面跟着一串的丫鬟婆子,进来后,气势十足的老夫人直接挥手让身后的丫鬟婆子出去,只带了身边的婆子,圆脸温柔的老夫人摇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

    丫鬟和婆子得了令,只得退下去。

    两位老夫人扶着婆子的手两边见了礼,目光落在萧菁菁身上。

    “这是我的外孙女。”

    吴老夫人笑着介绍,又同时对菁姐儿:“菁姐儿。”她指着气势十足的老夫人:“这位是怀郡王府老太妃。”

    “太妃。”萧菁菁跟着道。

    “起来吧,看起来不错,你这外孙女,来,这个给你,雯丫头几个没有。”怀郡王府老太妃是个大大咧咧的,干脆的用手上取下一个玉镯套到萧菁菁手上,拍了拍,面对怀郡王府老太妃,吴霏可不敢再像原来,再嫉妒也不敢说什么。

    吴氏也敛起情绪。

    萧媛媛几人心情激动,哪怕老太妃不是对她们,萧柔柔心生妒意,吴雯几姐妹习惯了,吴莲有点小心翼翼。

    萧菁菁想推辞。

    “收下吧,菁姐儿,太妃给的。”吴老夫人道。

    萧菁菁没有再取下手上的镯子。

    “这位是靖康侯府老太君。”吴老夫人又指着圆脸温柔老夫人,等两人坐下,吩咐人上茶。

    “老夫人。”萧菁菁开口。

    靖康侯府老太君温柔的笑笑,看得出年轻时是个很温柔的妇人,她直接从头上取下一根做工精致的步摇,插在萧菁菁的头上。

    左右打量了一下,笑起来:“很好。”

    菁华郡主她们是见过,也知道一些,如今不管如何,她们都要做个样子,尤其是在老友开口下。

    萧菁菁微低下头。

    靖康侯府老太君并没有多打量,笑着,看了雲丫头,雯丫头几个一眼,又看了下萧媛媛几人,对纪老夫人点下头,和吴氏打了一下招呼。

    吴氏还了礼,拉着萧柔柔叫了人,萧柔柔乖乖叫了,变得乖起来。

    靖康侯府老太君笑笑。

    吴老夫人多想这两位能知道菁姐儿的好,恨不能到处宣扬,直接指着扶额让她们看,她们认识的人更多,说不定就有合适菁姐儿的呢。

    上次她就是这样打算,想带菁姐儿找这两个好友。

    纪老夫人知道吴老夫人心事,她也一样,不过没有插嘴。

    靖康侯府老太君和怀郡王府老太妃有些意外,看了看吴老夫人的扶额,对菁华郡主多了想法,但没有表现出来。

    吴老夫人何等精明,纪老夫人也看出了,心情又复杂起来,老四到底怎么想的?她要不要?

    吴老夫人想到上一次听到的事,往门口扫了扫,问两人:“怎么就你们两个,你们家的丫头呢。”

    “当然是跟着媳妇在外面,倒没想到这里这么多小姑娘。”怀郡王府老太妃大声说。

    靖康侯府老太君点了一下头,问纪老太妃:“你家的馨丫头呢。”

    “还用说,跟着她娘。”纪老夫人说。

    “小姑娘哪愿意和我们这些老太婆一起,倒是这些小姑娘——”怀郡王府老太妃哼了声。

    “你们要是无聊就出去,找小姐妹说说话。”吴老夫人也怕菁姐儿几个无聊,对她们道。

    “去吧去吧,我们这些老太婆说下话,小姑娘出去玩。”怀郡王府老太妃大声挥起手,想到她家的混世魔王。

    “去吧。”吴老夫人有了一些想法。

    纪老夫人没说话。

    靖康侯府老太君倒是羡慕吴老夫人这么多孙女,她家的孙女哎。

    萧菁菁等明白外祖母和老太妃有话说,一行退了下出去。

    吴氏也跟着,手握得很紧,怀郡王府老太妃从头到尾无视吴氏,偏没有人提起,就是萧柔柔也不敢提,她见过怀郡王府老太妃一次,很怕。

    萧媛媛和萧琳琳有点念念不舍,吴霏恨不得马上离开。

    “你家几个都不错。”远远的萧菁菁听到老太妃说。

    一行人往花园走去,边走边嬉闹,路上碰到各家来的少女。

    没有人敢靠近萧菁菁,只有萧媛媛几人还有吴雲走在萧菁菁身边,吴氏去了宁氏那里帮忙,不知道交待了萧柔柔什么,萧柔柔走在后面,吴霏和她说着什么。

    吴雯去了宁氏那里,没有一起,吴莲走在最后,吴雯身为主人,时不时要照顾一下少女们,不过吴雯很会交际,每个都说得上话,逛了一会花园。

    萧菁菁不想再逛,她想去书房找点书看,父王在前院不知如何了。

    她没有看到顾瑶和纪馨,也没有看到李蓁,说了一声,她带着紫嫣往藏书楼走去。

    到了藏书楼外面,让紫嫣等着,她走了进去。

    “谁!”一个声音陡的从上方传来。

    萧菁菁抬头。

    ------题外话------

    今天从下午两点开始打雷,喧嚣吓死了,怕停电,后来越打越大,不下雨,只能拔了电源写,能写多少算多少,都想好了,要是停了电,就等雷停了去婆家,用发电机发电,继续写了早上更,要是写完才停电就明早一早去婆家更文,没想到没停电,雷倒停了,老天保佑。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