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当众揭开
    “叶蓁过去了,快看,叶蓁过去菁华郡主那里了,你们说会不会发生什么?叶蓁好像好看了不少,以前总是一身浓艳,也就怀郡王世子看得上,前几日听说怀郡王世子想掐死叶蓁,不知道叶蓁怎么惹恼怀郡王世子的。”

    “要是以前早就冲过来了。”“这次竟不过来。”

    随着叶蓁走过来,一个个惊呼起来,猜测着。

    顾瑶没有动,眼中一闪,纪馨哼了声,拉着顾瑶:“瑶姐姐你说?”

    顾瑶摇了头,没有说话。

    围着她们的少女也注视叶蓁,眼中好奇。

    “你们说菁华郡主刚刚去了哪里?好久都没看到人。”忽然一个少女没有关注叶蓁,她关注的是萧菁菁,纪公子可是她喜欢的人,想到什么,话落,嗡嗡声响起,余下的少女也想起来:“菁华郡主好像是从那边过来,之前一直没有看到,难道?”

    “会不会是找纪公子?”有人猜测,纪馨不远处一个少女倏的看向纪馨。

    “不会吧。”

    “要是这样,真是可恶。”

    “瑶姐姐,萧菁菁一定是去找大哥了,不要脸。”纪馨听到这些话,摇着顾瑶的手。

    顾瑶还是不说话。

    纪馨见状有些无趣:“瑶姐姐,你就说一句吧,怎么不说话。”

    “应该不会,你不要多想。”顾瑶看向她,叹了口气。

    “怎么不可能,我觉得萧菁菁肯定去了,瑶姐姐你一点也不——”也不什么在顾瑶的目光下,纪馨说不下去,她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小心扫了下四周。

    旁边的少女隐隐听到什么,不等听清楚,听不见了,不由看向纪馨。

    纪馨闭上嘴。

    萧菁菁早就习惯被人胡乱揣测,心中冷笑。

    叶蓁则像是没有听到,淡青的褙子,眉目如画,宜喜宜嗔,身边跟着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丫鬟和婆子似乎想说什么。

    “菁华郡主。”她走到萧菁菁面前,微笑道:“见过菁华郡主,好久不见。”

    “叶姑娘也好久不见,不必多礼,不知道叶姑娘过来是有事还是?”

    萧菁菁开口,叶蓁真的不一样,近距离接触更是感觉到不同,心中转着心思,没有多想,紫嫣和赶过来的秋雨看了对面靖康侯府二房的叶姑娘一眼,不知道这位叶姑娘想干什么?

    “姑娘。”跟在叶蓁身后的丫鬟还有婆子脸色不好,她们听到身后的议论,又是气愤又是着急,那些人知道什么,只知道乱说,不知道姑娘找菁华郡主做什么。

    菁华郡主的名声谁不知道,一言不合就抽人鞭子,以前姑娘性子目中无人,从来都是看不上菁华郡主,倒是没有过冲突。

    她们也不担心。

    现在姑娘变了一个人,变得好侍侯,性子也不同,却偏偏招惹菁华郡主,这让她们如何放心,她们担心姑娘惹到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可不管你是谁。

    想甩鞭子就甩鞭子。

    她们就是拦也拦不住,最后吃亏的还是姑娘,菁华郡主反正没什么名声可言了,哪像姑娘,老夫人夫人要是知道,定会生气,她们不想被罚。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叶蓁笑着回头,知道嬷嬷和身边的丫鬟担心她,从睁眼醒来,就是嬷嬷照顾她,她不愿嬷嬷太过忧心。

    “姑娘。”丫鬟和婆子可不觉得,还想再说。

    叶蓁再次摇头:“好了,嬷嬷。”

    婆子和丫鬟再想说什么,姑娘不听,她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小心护着姑娘,要是菁华郡主要做什么,她们再冲前。

    叶蓁和萧菁菁吸引了众多的人,甚至有小丫头去前面通知,萧菁菁和叶蓁都不放在眼里,反而是她们身边的人脸色不好。

    “之前一直没有看到菁华郡主。”叶蓁回头,对着萧菁菁。

    萧菁菁不语。

    “菁华郡主怎么一个人。”叶蓁又道,知道菁华郡主不愿意说,她也不在意菁华郡主之前去了哪,是不是像那些人说的,只是好奇。

    “你不是也一个人。”

    萧菁菁淡淡回应。

    “我是因为不受欢迎。”叶蓁语气坦然,幽怨的:“很多人在猜测我们会说什么,在关注我们。”

    萧菁菁当然知道,深深注视叶蓁,想看出点什么,可惜,只能看出她变了一个人,心中猜测更多。

    “菁华郡主看我做什么?”叶蓁见菁华郡主不说话,问道。

    “你变了很多。”

    萧菁菁不再多想,望着叶蓁:“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以前你从来不过来。”以前叶蓁目中无人,眼晴几乎长在头顶,能看得上的没几个,这次不止过来,还主动和她打招呼。

    叶蓁听了萧菁菁的话,心紧了紧,装作不经心的,像平常一样:“掉到湖里,醒来差点被人掐死,差点死过一次,不可能不变,菁华郡主和以前也不一样,不也变了,听说菁华郡主连纪公子也不喜欢了,菁华郡主和我差不多。”她嘴角上扬,看不出有什么。

    萧菁菁直视她:“是差不多。”叶蓁难道和她一样?

    叶蓁心中也在怀疑菁华郡主是不是和她一样,在她记忆里,菁华郡主和她原来差不多,菁华郡主还有身份地位,还有第一美人的名声。

    她则是什么也没有,混得比菁华郡主还惨,现实是菁华郡主和她记忆中并不相同,刚才她在这里听到不少关于她的议论,也听到了不少关于菁华郡主的传言,她先前醒来后就听到不少。

    便想试探一下,看是不是和她一样,现在有些拿不定主意,她看了一眼菁华郡主身边的丫鬟,发现对方正看着她。

    “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事?”萧菁菁又问。

    “没有了,菁菁华郡主要去吴老夫人那里是吗?祖母和吴老夫人交好,一直听祖母提起,我也想去找祖母,我们一起吧。”叶蓁主要是不想留在这里,不管菁华郡主是不是和她一样,多接触一上说不定就能弄清楚了。

    “好。”

    萧菁菁心思也差不多,两人对视一眼。

    “瑶姐姐你要去哪里?”

    不远处,顾瑶打算过去。

    纪馨不屑的看了萧菁菁和叶蓁,她讨厌萧菁菁也不喜欢叶蓁,叶蓁不是目中无人吗,这两个她讨厌的人凑到一起,更让她讨厌了,转回头,就见瑶姐姐往萧菁菁还有叶蓁走去,忙拉住瑶姐姐。

    “我过去一下,馨妹妹等等。”顾瑶眉头轻蹙,侧过头的时候笑了笑,清丽无双,美若仙子。

    “瑶姐姐你好美!”纪馨晃了一下神,不由自主紧紧盯着瑶姐姐,瑶姐姐还是这样美,美得像仙子一样,没有人比得上,为什么她不像瑶姐姐一样美,要是她有瑶姐姐一半好看就好了。

    心中不由羡慕起瑶姐姐的美丽,每一次她都会被瑶姐姐的美丽如仙迷倒,更别说别的人了。

    “瑶姐姐。”

    “你啊,我哪里美,你才长得好看,馨妹妹,我过去看看。”顾瑶心中有些不耐烦,面上带着清丽的笑。

    “瑶姐姐真的吗,瑶姐姐过去做什么?”纪馨羞涩笑笑,她不想瑶姐姐过去,她才不想和萧菁菁一块,一边的少女也听到,看向她们。

    “你在这里。”顾瑶看出纪馨不想去,她也没想带纪馨去,萧菁菁出现,她不过去不好,她也想知道叶蓁和萧菁菁是怎么回事。

    还有试探一下萧菁菁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至于萧菁菁先前去了哪里,是不是去找纪宁,她不是太在意,纪宁不可能会和萧菁菁有什么,说不定纪宁能问出什么。

    她来吴府后还没有见过纪宁。

    “瑶姐姐你真要过去,那我和你一起过去。”纪馨闻言,知道瑶姐姐是一定要去的,心中不高兴,但她决定和瑶姐姐一起去。

    她怕瑶姐姐一个人过去,被欺负了。

    顾瑶注视着她,过了一会:“好。”纪馨的性子倔,要是她不答应,纪馨也会跟着一起,除非她不过去,索性答应了,有她约束,纪馨可能会好点:“不过不能像以前一样。”

    “瑶姐姐。”纪馨更不满,她都是为了瑶姐姐才去的。

    “你忘了上次的事?必竟是郡主。”顾瑶又轻轻道。

    “我听瑶姐姐的。”

    纪馨也想到上一次在书斋,点了头。

    “嗯。”

    她们的话旁边的少女都听到,面面相窥,她们听到了什么?她想要问,就见瑶姐姐和纪馨往菁华郡主还有叶蓁那里去了,她们相视一眼,不知道该不该去。

    上次,是哪一次?她们心中好奇,想要去看看,又怕菁华郡主,对视过后她们看向瑶姐姐,这里也能看到,就是不能听到。

    “瑶姐姐过去了菁华郡主那里了,我们要不要一起?”有人提议,人多就不怕菁华郡主了。

    “嗯。”有人点头同意。

    有人还是担心,最后还是有好几个少女追着顾瑶纪馨去,四周散落的人也看到了,不少人走了过来。

    萧菁菁和叶蓁就要往前去,被人拦下。

    “菁姐姐,叶姑娘,你们要去哪里啊?”顾瑶带着纪馨,还有身后跟来的几个少女笑容清丽脱俗出现在萧菁菁和叶蓁的面前。

    渐渐周围围了不少的人,散落在四周的人也靠近。

    萧菁菁扫了四周一眼,目光落在顾瑶和纪馨身上。

    叶蓁也是,随后,知道这些人虽然看不上她,也讨厌她,但来这里,多半是为了菁华郡主,并不是她,尤其是眼前的被誉为第一才女清丽无双,和菁华郡主并为京城双姝的顾姑娘还有纪府大房的嫡女纪馨。

    纪馨一向跟着顾瑶,主要还是顾瑶,想完,她保持微笑,没有说什么,侧头望着菁华郡主,还是看菁华郡主说,菁华郡主没来的时候,这些人都是议论她,看来她比菁华郡主好些。

    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和婆子也看着周围过来的人,心中紧张,很想让姑娘不离开。

    “有什么事?”萧菁菁注视着顾瑶清丽如仙的脸,还有纪馨恨恨的表情,淡淡的问,紫嫣和秋雨护在郡主两边,紧紧盯着纪馨还有顾瑶。

    “菁姐姐好久不见,你身边的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顾瑶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紫嫣和秋雨一下,轻轻的问。

    纪馨想说什么,又没有。

    过来的少女听罢,也看向紫嫣和秋雨。

    叶蓁从记忆中知道这位顾姑娘,和菁华郡主曾经交好,不知怎么的,菁华郡主不再与之交好,这位顾姑娘和她还有菁华郡主不同,无不赞一个好字。

    这些少女更是以她为首,瑶姐姐瑶姐的叫,很是亲近,是个厉害的人物,表面看着与世无争,清丽美好。

    紫嫣和秋雨脸色一变,望向郡主。

    萧菁菁:“有什么就说。”她直接道。

    “菁姐姐突然这样,我不知道哪里让菁姐姐不高兴了,连菁姐姐身边的人都怕我做什么,我能做什么,菁姐姐和叶姑娘倒是好。”

    顾瑶有些苦笑。

    纪馨眼中闪过气愤,想要说什么。

    围过来的少女们听了,看着瑶姐姐,菁华郡主为什么这样对瑶姐姐?还有叶蓁,不禁不理解的看向萧菁菁。

    叶蓁也很想知道菁华郡主会如何回答,一点不在意自己被扯上,摇头示意嬷嬷不要说话。

    “你!”

    紫嫣和秋雨心中替郡主难受。

    郡主和叶姑娘才见面,顾瑶想说什么。

    萧菁菁深深凝着顾瑶的表情,顾瑶这是想说她和叶蓁一起才不理她?把叶蓁扯上:“顾姑娘想多了,我要去外祖母那里,叶姑娘要去找祖母。”她也看明白了顾瑶在试探,同时让人看见,破坏她的名声,加上她和叶蓁走在一起,不知道又会怎么说她和叶蓁。

    顾瑶什么好处都占了,她扫了眼纪馨,纪馨居然没有说话,看得出很气愤,不是变聪明了,就是顾瑶嘱咐过。

    顾瑶想试探她,她为何要留下来配合她。

    那些少女常跟着顾瑶,不会信她。

    “菁姐姐,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以前叫我瑶妹妹的。”顾瑶没有再提叶蓁,之前提起,也是随口一提,她摇头,前几次她不确定。

    想观察一下,这一回,她心中有了猜疑,不打算再观察,周围又有人,纪馨也在,不管萧菁菁怎么说。

    她都能让事情往她要的地方发展。

    叶蓁,她多看了眼,不过她并没太放在心里。

    “你太过份了。”

    纪馨关在忍不住,恨恨的瞪着萧菁菁:“瑶姐姐哪里对不起你了。”

    萧菁菁从来不把纪馨放在眼中,周围的少女的反应她都看见了,都在为顾瑶担心,看她的目光也变了。

    顾瑶一直以来都是这么会装模作样。

    她怕自己学,也学不来。

    “是吗?”

    “瑶姐姐到底哪里对不起你?”纪馨又问。

    顾瑶手动了动,没有拉住纪馨。

    少女们目不转晴注视萧菁菁,叶蓁没有忽略刚刚顾瑶看向她的目光,心中有了想法,她身后的婆子拉了拉她,她还是摇头。

    紫嫣和秋雨怒视纪馨,还有顾瑶,恨不能把事情真相说出来,要不是郡主还没有开口,郡主有另外的打算。

    她们真的会说,看这个顾姑娘还怎么得意,这些人是什么表情:“郡主。”

    “你真的要我说?”萧菁菁曾经不想太早让顾瑶还有纪宁警惕,所以才没有直接说出顾瑶和纪宁的事,方才她没有说,是知道说了多半也不会有人信,也不想在外祖母的寿辰上弄出什么,既然顾瑶问,那她就说,前世的恨突然压不住,也不想压。

    她和顾瑶也不可能假装像从前,顾瑶和纪宁看得出心中起了疑心。

    她就是不说,他们也一样怀疑,派去盯着他们的人也没有被发现,自嬷嬷传出的流言传开,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顾瑶和纪宁的事想必很多人不信,也想不到。

    “你说就是。”

    顾瑶没有说什么,她瞳孔缩了缩,萧菁菁一定都知道了,她心中愤怒,萧菁菁装了这么久,她——纪馨直愣愣嘲讽道。

    顾瑶猛的回神,看着纪馨。

    纪馨一慌,觉得自己好像错了,不等她说什么,顾瑶又注视萧菁菁,纪馨愣愣的,少女们并没有发现顾瑶的不对。

    作为蠢了一辈子,重活过来的萧菁菁一眼就发现,哪怕顾瑶立马恢复。

    叶蓁也看出了点什么,嘴角上扬,她身边的婆子叹了叹气。

    紫嫣和秋雨巴巴希望郡主不要再像前几次。

    “既然要我说,那我就说。”萧菁菁道。

    顾瑶心中有点后悔。

    “你说就是,瑶姐姐才不怕。”纪馨又赶紧呛声。

    萧菁菁看蠢货般看着纪馨。

    少女们和纪馨相似。

    叶蓁也觉得纪馨傻。

    “不要后悔。”

    萧菁菁深深凝着顾瑶。

    顾瑶正要开口。

    萧菁菁在她开口前:“顾瑶,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那我就告诉你,我把你当好姐妹,可是你呢,你和纪宁又是怎么对我的,屡次害我,背着我在一起,别说没有,我知道,那些关于我和纪宁的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如果不是你,还有谁,我以前太蠢才会相信你,把你当成闺中好友,什么话都对你说,什么都告诉你,没有一丝隐瞒,从不曾怀疑,顾瑶你可以不承认,我自己明白就好,本来我不想说的,以前都是我眼瞎,以后不会了,像你这样的,我怎么可能还把你当闺中好友,本郡主不是傻子,其实只要想想,很多事,都有影子,有些事我只和你说过,比如我喜欢纪宁的事,也是你让我表白,陪着等纪宁,事后你怎么做的。”

    “你,血口喷人!”

    纪馨脸色蓦然大变,指着萧菁菁。

    顾瑶脸色很不好。

    萧菁菁果然知道了。

    她手握得很紧,一点一点握紧,死死掐着手心:“你说的我不懂。”

    “好一个不懂,本郡主知道你永远不会承认,你们也可能不信,原本我不想说,是你们硬要我说,我只想当成自己傻,什么第一才女,美如仙女,真面目如此不堪,这就是第一才女的真面目。”

    萧菁菁冷笑过后,慢慢的。

    周围的少女们都傻了眼,瑶姐姐和纪公子?不是萧菁菁不要脸追着纪公子吗?还有那些流言是瑶姐姐传的?

    瑶姐姐是这样的人?想着听到的,她们不敢相信,只觉不可思议。

    叶蓁也有些诧异,原来是这样?

    她开始同情菁华郡主了,要是事实真是这样,那么,菁华郡主比她还可怜,倒是顾瑶厉害,比她想的还厉害。

    纪馨显然受到了打击,不相信?

    不止是少女们惊讶不敢相信,这些少女们身边丫鬟婆子也惊讶不信,紫嫣和秋雨心中畅快,叶蓁身边的婆子张了张嘴。

    叶蓁在菁华郡主眼中看到了恨,怔了下,纪馨和顾瑶也注意到了,纪馨心中一紧。

    上次被萧菁菁掌掴她一直忘不了。

    顾瑶手再次握紧。

    萧菁菁到底怎么知道的,她恨她,她在萧菁菁眼中看到浓烈的恨意,心跳停了停。

    她深吸一口气,知道不能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于她非常不利。

    纪宁不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菁姐姐是从哪里听到的,我和纪公子毫无关系,也不知道菁姐姐为何这样说,那些流言,菁姐姐怪上我身上,我不辨解,但我要说我没有说过,我明明知道菁姐姐喜欢纪公子,怎么可以这样做,菁姐姐对我误解太深了。”

    她摇着头,条理清楚的解释。

    说是不解释,其实是在解释。

    “我要是喜欢纪公子,会和你说,希望菁姐姐能说清楚是从哪里听到这些话的,我可以当面对质。”

    少女们都是信顾瑶,顾瑶这样一说,她们也点头。

    纪馨松了口气,挽着顾瑶的手:“瑶姐姐,你不用说了,有人就是想抹黑你,我相信你。”

    “对。”

    少女们,纵使还有怀疑的,大多相信了顾瑶。

    顾瑶心里放松下来。

    丫鬟婆子们不知道该相信谁。

    叶蓁看顾瑶几句话就让菁华郡主的话变成误会,没有多少人再相信,这个顾瑶是个高手。

    萧菁菁心中全是对顾瑶的恨,紫嫣和秋雨又气又急:“郡主,该怎么办。”

    “我血口喷人?”

    萧菁菁冷笑。

    “你就是血口喷人!”纪馨是最见不得萧菁菁有一点好的。

    大声喊道,维护瑶姐姐。

    在她心中,只有瑶姐姐配得上大哥,瑶姐姐和大哥在一起才是天经地义,萧菁菁哪里配得上大哥,要是瑶姐姐真嫁给大哥她高兴,但她不信瑶姐姐害萧菁菁,不信那些流言是瑶姐姐传的,萧菁菁就是污蔑瑶姐姐,瑶姐姐哪需要那样做。

    本来害怕萧菁菁动手的,也不怕了。

    萧菁菁手一抽。

    就要抽出鞭子。

    “你是傻子吗,你知道顾瑶是什么样的人吗,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只知道跟着顾瑶,是非不分。”

    “你,萧菁菁。”纪馨气到了,她什么时候是非不分?

    她就是相信瑶姐姐,瑶姐姐才不是那样的人,更不会骗她,她才不信萧菁菁。

    萧菁菁直接挥鞭子。

    少女们吓到。

    顾瑶眼中闪过异色,没有阻止,丫鬟婆子也吓到了,一个个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叶蓁身边的婆子倒吸口气。

    “萧菁菁你敢!”纪馨一边紧搂着瑶姐姐,一边颤抖,白着脸。

    “菁华郡主!”叶蓁开了口,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下拦下萧菁菁。

    她虽不知道菁华郡主怎么了。

    “郡主。”紫嫣和秋雨倒是觉得郡主这样好。

    萧菁菁顿了顿,看了叶蓁一眼,手停了下来,闭了闭上,片刻她收回手,带着紫嫣和秋雨,什么也不说,就走。

    “郡主!”紫嫣和秋雨神色变了下。

    萧菁菁脚步不停,叶蓁见状带着欲言又止的嬷嬷追了上去,纪馨脸还白着,顾瑶心中失望,要不是叶蓁,萧菁菁不会停。

    她也算达到目的。

    少女们脸色各异,丫鬟婆子也抬着头。

    “瑶姐姐,萧——”过了会,纪馨望向瑶姐姐。

    顾瑶摇头:“你相信她说的吗,你们相信吗?”

    “我相信瑶姐姐。”纪馨马上道。

    少女们也望着顾瑶,纪馨都信,她们更不用说:“瑶姐姐我们信你,菁华郡主的话怎么能信。”

    顾瑶看着前面,嘴角微扬,带着得意,今日可是吴老夫人寿辰,萧菁菁也来了,她盯紧萧菁菁和叶蓁的背影,叶蓁叶蓁,也想和她作对吗?

    丫鬟婆子低下头。

    “大家记得吗,菁华郡主先前消人不见,不会是——”一个少女喏喏提起。

    “对啊,说不定去哪里。”“纪公子不知道在哪里,菁华郡主要是真是找纪公子?”

    “不要脸,不知羞耻。”“还污蔑瑶姐姐,自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还怀疑瑶姐姐。”

    萧菁菁陡的回头。

    少女们脸一白。

    萧菁菁回头。

    “菁华郡主等一等。”

    叶蓁带着人,追上萧菁菁,那些人简直是莫明奇妙,哪只眼晴看到菁华郡主找男人去了,只会扑风捉影。

    萧菁菁头也不回,紫嫣和秋雨一边期盼郡主教训那位讨厌的人一顿,又担心郡主的状况,回头看了看又收回。

    叶姑娘阻止了郡主,郡主并没有生气,她们更不敢生气。

    “菁华郡主。”

    叶蓁赶到萧菁菁身边。

    萧菁菁侧头。

    “一起。”

    叶蓁笑。

    萧菁菁默默点头,心中的恨让她没压住,把那些话说了出来,她不后悔,没有人信也没关系,她只后悔在外祖母寿辰上,纪馨惹恼她,让她忍不住挥了鞭子,挥鞭子没错,错在不该在外祖母寿辰上,在吴府。

    要是她真动了手,今日——所以她谢叶蓁,哪怕在挥鞭子的时候她已冷静下来,不准备再动手。

    叶蓁身边的婆子不记得自己叹了多少次气了。

    没有走多远,又有赶过来的人。

    “表姐。”为首的是吴雲带着人走过来,冲到萧菁菁面前是,拉住萧菁菁的手:“找了你好久了,听说你在这里。”

    跟在后面的人行了一礼。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扫过和表妹一起的其他人:“怎么了?有事?”

    “祖母问你去了哪里。”吴雲说,说着看到一边的叶蓁,表姐怎么和叶蓁一起了,叶蓁居然对她笑,目中无人呢,又看到顾瑶那群人,认出顾瑶和纪馨,担心的:“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

    萧菁菁不打算说。

    吴雲明显看出有事,看看紫嫣秋雨还有叶蓁,叶蓁身边的人,还有其他人,昂着头,没有理会叶蓁,也不知道叶蓁怎么和表姐一起的。

    “表姐真没事?”

    萧菁菁摇头。

    吴雲也不再问。

    “吴二姑娘。”叶蓁这时对着吴雲,笑道。

    吴雲不乐意的:“叶姑娘。”要不是看她在表姐身边,才懒得理这个目中无人的叶蓁。

    她不是没有发现叶蓁的变化,变得好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但她还是不想理会。

    以前的叶蓁可是针对过她。

    “之前多亏了叶姑娘。”萧菁菁适实的插了一下嘴。

    吴雲脸色才好些。

    叶蓁依然笑着。

    她身边的婆子对吴雲没有什么好感,当然吴雲身边的人更是护着自家主子。

    “叶二姑娘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吴雲开口。

    “不可以?”叶蓁道。

    “可以,当然可以。”吴雲说。

    “走吧,去外祖母那里。”萧菁菁道:“叶姑娘要去找老太君。”

    “好吧。”吴雲没再说别的。

    叶蓁对萧菁菁行了一礼。

    她们穿过花园,往吴老夫人的院子去,萧菁菁一路没有看到几个庶妹,从雲表妹口中她知道雯表妹还是跟着大舅母,吴氏去了王姨娘的院子,吴莲和吴霏萧柔柔几人她一直没看到,不知道去了哪里。

    没有走多久。

    一个人冲了出来,冲到她们面前,来人是吴莲,脸色很白,她冲到萧菁菁面前:“表姐,我——”

    我什么,一直没说出来,脸色潮红,胸口起伏不定,额头上有汗,喘息着,看起来是跑过来的,脸上着急。

    “你?”吴雲看不上吴莲的小家子气,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

    想问,还是看向表姐。

    叶蓁认出面前失是谁,吴府三房的庶女,这个样子,怎么了?心中起了疑心,转向菁华郡主。

    紫嫣秋雨丫鬟婆子皱眉。

    吴莲没有带人就只有一个人,喘了好久,脸色还是惶恐,不停的急切的想说什么。

    “不用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了,是有什么事还是?”萧菁菁如果没事,这个庶出的表妹不会这样跑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她心中一瞬想了很多。

    “表,姐。”吴莲还是磕磕碰碰的。

    萧菁菁没有催促,这是花园假山处,没有人,只有她们。

    叶蓁和吴雲丫鬟婆子紫嫣秋雨盯紧。

    半晌。

    “表姐,我无意中听到,听到四妹妹,妹妹还有柔表姐一起说是要教训一下另几个表姐,我怕被人发现,就跑了出来,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只能等着,来的时候,妹妹和柔表姐去了那边,还派人去看有没有男客,我不知道妹妹和柔表姐想做什么。”

    吴莲磕碰了好几次,才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只是还是有不尽不详的地方,念及她也是急忙跑来,不知道很正常,还记得找来,萧菁菁没有生气。

    “你怎么不早说!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四堂妹忘了今日是祖母的寿辰吗,要是出了什么事,她以为她能逃掉?今日绝不能发生这样的事,祖母的寿辰,要是让人知道——不堪设想。

    还有萧柔柔。

    “表姐。”

    叶蓁神色也正了正。

    婆子丫鬟紫嫣秋雨也望着萧菁菁。

    萧菁菁知道她的意思,点头。

    “我,我,我。”面对吴雲的质问,吴莲脸白得透明,颤了颤,加上吴雲语气不好,说不出话来。

    吴雲都替她急,真是小家子气。

    一点台面都上不了,不是她脾气不好,是想到有这样一个姐妹,无语,又是在叶蓁面前,睥了睥叶蓁,见叶蓁没有看不上才放心。

    “还有没有人知道?”

    吴莲开口几次,都没有说出来。

    “雲表妹别吓到莲表妹,莲表妹胆子小,表妹,你还看到了什么?到底在哪个位置,你指一下,我们好找过去。”萧菁菁打断吴雲的话,正色对吴莲说。

    吴莲不知道是有了勇气还是不再怕萧菁菁,对上萧菁菁的视线,她咬着唇,指了一个方向:“我看到她们往那里去,除了我,没有人知道。”

    叶蓁认为先找更重要。

    吴雲第一次发现这个三堂妹不算傻,还知道巴上表姐,要是能巴上,三堂妹就不用过现在这样的日子。

    可是哪那么简单。

    “好,我们走。”

    萧菁菁不多耽搁时间,带着紫嫣秋雨表妹,叶蓁也带着身边的人一起。

    “表妹要是累了就去休息。”以这位表妹的胆子,多半是不会去的。

    谁想。

    “表姐,我可以一起吗?”吴莲鼓起勇气小声的问道,脸白得很。

    “可以。”

    萧菁菁没有多去怀疑什么,多看了看她,发觉她低下头,便答应了。

    吴雲不觉得吴莲跟去有用,这个三妹妹哪里有胆量,想说什么又没有,眉头皱了下,紧紧看了这位三妹妹。

    吴莲知道二堂姐在看她,她低下头,心很慌很怕。

    叶蓁倒意外。

    这位吴府庶出姑娘要是能巴上菁华郡主,以后不会差,现在只是现在,看着倒是个有心思的。

    其实吴莲就是想和表姐一起。

    羡慕二堂姐。

    还有表姐身边的人。

    一行人往吴莲指的方向走去,走得很快,一路没有看到人,知道不好,吴莲回忆了下,离她离开,有一会了,又走了一会,以为是不是走路了,忽然她们看到给宾客准备更衣的厢房,外面没有守着,守着的人不见了,先松了松,没有知道最好,可想到另一种情况,四处看了看,没见到萧柔柔和吴霏,不知道是不是躲了起来还是去找人了,地方并不偏僻,隐隐听到声音。

    一行人对视,知道不对,事不宜迟,里面的情况暂不知道,只能打开门。

    快步走过去,萧菁菁让紫嫣上前,叶蓁也让了身边的婆子上前,吴雲也是,吴莲躲在萧菁菁身后,用力鼓着勇气。

    “过去,看看。”

    “是,郡主。”

    “……”紫嫣婆子还有吴雲带来的人刚走了一步,面前关紧的门,砰一声从里面打开。

    一个男人冲了出来,里面的情形看不清楚。

    男人黑着一张脸,就要往外,发现不对劲,抬起头,脸更黑,目光恨恨落在叶蓁身上:“是你是不是?”

    直冲叶蓁而去。

    “是你,我知道是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掉?你就这么恨不得我死?”男人锦衣锦袍,标准的贵公子装扮,恨恨的指着叶蓁,咬牙切齿,眼晴发红,像是被惹怒的野兽。

    “是不是准备叫人进去?”修长的手紧紧抓住叶蓁的衣领,另一只手掐向她的脖子。

    “景非翎,你发什么疯,神经病!”叶蓁气得牙痒,这个疯子,又来了,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神经病。

    对就是神经病。

    “我就是发疯,爷弄死你。”景非翎一张俊脸,扭曲狰狞,带着杀意,手掐住叶蓁的脖子。

    “神经病!”

    叶蓁脸白了。

    “世子,景世子你干什么,快放开姑娘!”叶蓁身边的丫鬟嬷嬷满是惊恐,不是说世子好了点,才放他出来的。

    萧菁菁和吴雲愣了下,紫微和秋雨还有吴雲人丫鬟护在前面,吴莲吓到了,颤抖起来:“叶,姐,姐。”

    “景非翎,你放开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叶蓁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又遇到这个疯狗。

    突然从现代穿到古代,成了靖康侯府二房的嫡女,一个眼晴长在头顶,得罪人无数的少女,她一直不习惯。

    经过这些日子,她渐渐适应,也不再老是想到前世的事,前世她只是一个孤儿,大学毕业还没来得及参加工作就在男友劈腿的狗血里为了救一只狗穿到了古代,现代没有什么叫她留恋的,倒是成了靖康侯府二房的嫡女后感觉到久违的亲情。

    真正的叶蓁不在了,回不来,她也回不了现代,她就是叶蓁。

    唯一让她不满的是刚穿过来时疯了一样想要掐死她的神经病,老是阴魂不散,明明记忆里她没得罪过他。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