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脸红心跳
    百花竞艳,姹紫嫣红,都是难得一见的品种,穿梭在百花之中,呼吸间是淡淡的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却没有见圣上还有宜妃娘娘。

    “去看看皇上还有宜妃在哪里?”太后看了看四周,跪在地上御花园的宫人太监,还有远处,对着身边的宫人:“去问问。”

    “是,太后娘娘。”宫人忙恭敬点头。

    “起来吧。”太后看着跪在地上的宫人太监。

    “是,太后娘娘。”

    “……”

    宫人正要退下。

    “太后娘娘。”一个白面无须的太监手拿拂尘赶了过来,看了所有人一眼,恭敬的朝着太后行了一礼。

    “小李子?”

    太后看着来人,认出来人是皇帝身边的小太监。

    所有人也都看着。

    “太后娘娘,圣上和宜妃娘娘带着人去了太液池。”小太监小李子尖着声音抬头。

    “哦,太液池吗?走吧。”

    太后听了带头往太液池的方向走。

    宫内第一大湖是无忧湖畔,奇花异草繁多,蝶舞翩翩,太液池是宫内第二大湖,分为东池和西池两部分,西池为主池,湖中有三座小岛。

    蓬蒌,方丈,瀛洲,每一座岛的景色都非常优美怡人。

    波光潋滟,风光如画,何泛舟湖上,第三大湖是昕雪湖,是后妃最喜欢去的地方。

    还有幽月湖,此湖为月形,中秋时节,圆月正好位于湖中央,莲花池,位于曲荷园内,池内栽种莲花。

    听到太后娘娘的话,太监小李子忙在前面带路。

    “太后娘娘慢点。”

    “知道。”太后道,其他的人面面相窥,圣上带着宜妃娘娘带着人去了太液池。

    “除了宜妃,都有哪些人?”太后边走边询问着太监小李子,后面的人也听着。

    小李子知道太后娘娘的意思,连忙笑笑,尖着声音:“太后娘娘,除了宜妃娘娘还有楚王,韩王世子,各大臣各位公子,圣上让人去找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秦王殿下晋王殿下还有几位公主了,想必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几位公主快到了,圣上正等着太后娘娘。”

    “好。”

    太后说了一个好字。

    小李子不敢说话。

    有人眼晴一亮。

    御花园花枝上都挂上了彩色的丝线,一株株的桃树开得正好,一阵春风吹来,卷起片片粉红色的花瓣,吹落在众人身上,吹起耳边的碎发。

    嘉和郡主拉着静安县主,她很高兴,她好多日子没有见到大哥了,一会就能看到大哥,怎么能不高兴,明媚的脸衬着落下的花辨,娇艳无双,或许还能见到纪太傅。

    看着吹落下片片的粉色花瓣:“真美。”

    “嗯。”

    静安县主点头,也微昂着头。

    修长白皙的手,轻拈了粉色的花瓣。

    “这花瓣倒是衬你。”嘉和郡主目光落在前面的吴老夫人身上,还有旁边的纪老夫人怀郡王府老太妃靖康侯府老太君身上。

    眸闪了闪,她看向菁华郡主还有她身边的吴雯吴雲叶蓁,叶蓁变了个人,她不知道何时和菁华郡主走得这样近了。

    她扫过吴侧妃。

    菁华郡主似乎不再亲近那位吴侧妃。

    她在宫里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她很想知道,眉头微皱,那个怯生生被太后直接无视的似乎是吴府庶女,怎么也跟着进了宫。

    今日来的都是嫡女。

    目光落到顾瑶还有纪馨身上,以往顾瑶这位第一才女不是和菁华郡主形影不离吗,如今各走各的,两人并为京城双姝,当然她是不承认的。

    顾瑶这样虚伪的女人也就菁华郡主还有纪馨这样没有心机的才会看不出来。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让顾瑶和菁华郡主不再如以前一样。

    只有纪馨那个蠢货还一如既往跟着顾瑶。

    她以前对菁华郡主的了解都是从宫外听到的流言,所以不喜欢这位菁华郡主,大哥要娶亲,菁华郡主顾瑶这些人都有可能成为她的大嫂,虽然她并不愿意,但太后和皇上作主为大哥选世子妃,不是她不愿意就能改变的。

    就是大哥父王母妃也无法改变。

    这些人里,她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菁华郡主,顾瑶和纪馨叶蓁更有可能被选中为秦王妃或太子良娣,所以她想亲自了解一下菁华郡主,看是不是和流言一样。

    尤其是在她发现菁华郡主和顾瑶行同陌路后。

    因此之前她才会叫住菁华郡主。

    而且菁华郡主是和吴老夫人一起来的,吴老夫人和纪老夫人纪太傅的母亲还有靖康侯府老太君怀郡王府老太妃关系很好。

    也许纪老夫人能看到她,她能跟着见到纪太傅。

    她知道自己喜欢纪太傅。

    可是她知道自己想要嫁给纪太傅可能性很小,太后娘娘不可能把她指给纪太傅,她费尽心力讨好太后娘娘,就是为了自己能有机会。

    她有时候很羡慕静安,静安是随遇而安的性子,不管到哪里在都是这样。

    萧菁菁没有管身后的目光:“怎么了?”

    “表姐,表姐我是不是不该进宫,这是我第一次进宫,我没想到祖母会让我进宫。”吴莲胆小的看了看周围,开口。

    “你不用太在意那些目光。”萧菁菁这位表妹在意什么,扫了两位表妹还有叶蓁一眼。

    叶蓁笑着:“吴三妹妹想太多。”

    萧菁菁没说话。

    吴雯吴雲也点头。

    吴莲脸色好了些,还是看着表姐。

    “太后娘娘。”吴莲小心望着太后娘娘,不敢说话。

    “能让太后娘娘记住的人很少。”叶蓁说,萧菁菁颔首,太后从始至终,都无视吴莲,,在太后娘娘眼中,是看不到一个庶女的。

    “表姐,我知道了。”吴莲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能进宫还是她给表姐报信,太后娘娘那样的贵人,怎么会认识她。

    萧菁菁抬头,对上顾瑶目光。

    粉色花瓣下,顾瑶清丽无双,孰不知在顾瑶和纪馨和眼中,她更是美丽如妖,顾瑶觉得自己被比了下去,心中多了嫉妒。

    纪馨更是哼哼嫉妒又不屑。

    “瑶姐姐。”纪馨拉着顾瑶。

    顾瑶不让嫉妒冲昏头脑,她今日最主要不是找萧菁菁麻烦。

    也有一些少女发现菁华郡主在桃花下美得惊人,她们是知道菁华郡主长得好,之前太后还说过,还是嫉妒。

    “我们上去。”嘉和郡主看着,菁华郡主还真美,以前她就发现了,顾瑶也美,但不如菁华郡主耀眼,她拉着静安县主往菁华郡主走去。

    “你又想?”静安县主不知道嘉和在想什么,不过没有说什么。

    “菁华郡主。”

    嘉和郡主拉着静安县主几步走到萧菁菁身边。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

    萧菁菁侧过头。

    吴雯吴雲不明白这位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为什么又过来,吴莲胆子小,不敢说话,叶蓁翻了一下记忆,记忆中这位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和菁华郡主还有她并不熟。

    不知道这位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到底要做什么。

    “菁华郡主好久没有进宫了,吴大姑娘吴二姑娘,还有这位吴姑娘,叶姑娘。”嘉和郡主拉着静安县主明媚的笑。

    “菁华郡主。”静安县主淡淡开口。

    “静安县主。”

    “太后娘娘让我们多和菁华郡主亲近。”嘉和郡主道,太后之前确实提过,要她们多和菁华郡主说说话。

    “……”

    不少人见太后宠爱的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也走到菁华郡主面前,不知道说什么,更是嫉妒。

    顾瑶和纪馨也看着。

    顾瑶的祖母察觉到什么:“瑶姐儿过来。”

    宁氏张氏皱眉,吴老夫纪老夫人还有怀郡王老太妃靖康侯府老太君说着话,听到什么,回头。

    见嘉和郡主带着静安县主找上菁姐儿。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不知道找菁姐儿做什么。”吴老夫人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怀郡王老太妃也看到了,不以为意:“怎么把你庶女也带来了。”她睥了一眼吴莲,不觉得一个庶女有资格入宫。

    “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带她出来见见世面,免得一直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吴老夫人知道怀郡王老太妃指的是谁。

    “现在已经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了,庶出的就是这样。”怀郡王老太妃。

    “也不是所有都是这样。”靖康侯府老太君说。

    怀郡王府老太妃哼了声。

    纪老夫人看了看菁华郡主和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都不错。

    “看什么?”吴老夫人看在眼里:“菁丫头长得太出众了,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一直住在宫中住着,看来很得宠爱。”

    纪老夫人没有说话。

    “那两个丫头还不错。”怀郡王老太妃道。

    “太后应该有安排。”靖康侯府老太君开口。

    “之前见你们三人也不说话,似乎冷眼旁观,到底?”吴老夫人想到之前。

    “还能有什么。”怀郡王老太妃道。

    “那?”吴老夫人看看纪老夫人和靖康侯府老太君,见她们点头,心中有了数。

    “我们这些老太婆无所谓,但年轻人嘛。”怀郡王老太妃昂着头,纪老夫人没说话,馨姐儿在她看来,找个差不多就可以,但她那媳妇并不这样想。

    靖康侯老太君点头。

    “蓁丫头和景小子?”吴老夫人明白了话中的意思,看来太后表现得很明显,圣上也有那个意思,她有些担心了。

    看着怀郡王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老太君。

    两人脸色都不好,没有人说话。

    纪老夫人本来要问,想了想没有。

    “三位在说什么。”顾瑶的祖母带着顾瑶纪馨以及另几位老夫人老太君看到三人说着什么,也走过来。

    “没有说什么。”吴老夫人道。

    顾瑶的祖母看了一眼菁华郡主刚要说话。

    身后有了动静。

    一阵脚步声响起。

    所有人都听到了。

    太后皱起眉头,示意身边的宫人,宫人一见,忙往后跑,太后转过身,太监小李子也看着后面,很快看到了一行人。

    “太后娘娘在此,谁?”宫人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一行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为首正是当今秦王殿下萧琰,一身黑色云锦衣衫,披着黑色的软甲,跨步走过来。

    自然卷曲的黑发半湿披散开来。

    像是刚从战场下来,五官冷硬如刀,目光深黑,高大。

    和太子的病弱不同,秦王自小身体就强壮,长得也快,不止文武双全,也要高大结实得多。

    看起来更是比太子大得多。

    不像少年更像青年,太子和秦王比起来——

    后面跟着宫人和太监,太监小跑着,手上捧着一柄宝剑。

    秦王目光扫过所有人,在顾瑶身上停了停,落在太后身上。

    顾瑶感觉到秦王的目光,心跳得很快,她看向秦王,纪馨呆呆的,脸一下子红了,带着痴迷。

    这就是秦王吗?

    “是秦王。”

    大家都认出了秦王,也看到了太监手上的宝剑。

    秦王应该刚练完武,听说秦王好武,有人眼晴亮起来。

    秦王如今是最得宠的皇子,宜妃娘娘也得宠,还掌管着后宫,秦王更是文武双全,长相冷俊,太子殿下身体病弱,早已娶了太子妃。

    有些人打起小主意。

    将来的事谁也说不清,太子殿下也许会荣登大宝,也许,眼前的秦王能有那一天呢。

    比起太子殿下,秦王也更像大家心中的太子。

    能文能武,秦王的后院也干干净净,没有听说秦王有喜欢的人,想到这次听到的传言,圣上要为秦王择妃。

    都看向太监手上捧的宝剑,秦王好剑,爱剑。

    顾瑶的祖母看了顾瑶一眼。

    顾瑶朝着祖母点一下头,顾瑶的祖母扫视一圈,顾瑶回过神来,发现了纪馨的不对,皱了一下眉。

    她目光掠过萧菁菁叶蓁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吴雯几人,见吴雯吴雲表情平静,眉头微蹙,又看向其他的人。

    太子的表妹,眼现异彩,还有几个少女也是,呆望着秦王,像是没有回过神来。

    这些都让顾瑶皱眉。

    吴老夫人纪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还有靖康侯老太君是最平静的。

    对于秦王,她们没多少看法。

    她们心中更支持正统。

    纪老夫人很快发现纪馨的表情,眉头皱了起来,吩咐身边的张嬷嬷,张嬷嬷也发现了,走了过去。

    “姑娘。”

    张嬷嬷走到纪馨身边,睥了顾瑶一眼开口。

    “嬷嬷,张嬷嬷。”纪馨像是被惊醒,脸红了,结结巴巴的。

    “老夫人让你过去。”张嬷嬷道。

    “哦,我我想和瑶姐姐一起。”纪馨刚要答应,反应过来,她想和瑶姐一起,忙拉住顾瑶,她要和瑶姐姐一起,祖母,她看向祖母,对上祖母的目光,心里一慌。

    顾瑶:“馨妹妹过去吧。”方才纪馨的表现让她不满。

    “瑶姐姐。”纪馨不舍,她不想离开。

    顾瑶看向张嬷嬷。

    张嬷嬷对顾瑶点了下头。

    “姑娘,老夫人等着你。”张嬷嬷看着纪馨,纪馨心慌意乱,又看看瑶姐姐,最后只得和张嬷嬷去了。

    顾瑶看着。

    吴氏注视秦王,看了四周一眼,眼中多了点什么,宁氏和张氏摇头,顾瑶收回目光,忽然和吴氏的目光对上,两人一起点头。

    顾瑶片刻后望向秦王和太后。

    “孙儿给皇祖母请安。”秦王萧琰带着身后的人,迈步走到太后面前,向其他的人点了一下头。

    太后脸上多了笑。

    “好,皇祖母还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小子,去哪了,又跑去练武了?”太后先笑着,扫到后面的剑,摇起头来。

    秦王什么都好,就是太刻苦认真了,生于皇家,还这样刻苦。

    从小就是这个性子。

    和太子一比。

    她再次摇头,秦王太认真,太子太随性。

    要是能换一下性子就好了。

    太子身为储君,要的就是认真,作为王爷可以随性,太后对太子秦王几个孙子都差不多,相对来说,她更怜惜太子一点。

    太子要是有秦王一半的认真,也不会是这样,不过太子身子自小就弱,不像秦王。

    “是。”秦王萧琰开口。

    “学武本就要勤练不断,不进则退。”

    “皇祖母说不过你。”太后摇了摇头:“去太液池?”

    “是,皇祖母。”

    萧琰道。

    “你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太后扫了所有人。

    萧琰没有说话。

    深黑的目光再次滑过,在顾瑶身上定了定,顾瑶心跳得格外快,纪馨见秦王望过来,以为在看她。

    脸红得不行,让纪老夫人脸色很不好。

    馨姐儿还知道不知道规矩,就算是秦王也是外男,哪里是能直视,目光环视一圈,发现不止自己家馨姐儿,好几家的小丫头都被秦王迷了眼。

    她觉得秦王好像在看谁。

    “皇祖母,孙儿先走了。”没有再看,萧琰收回视线,对太后。

    “好。”

    太后看了看小姑娘们,点头。

    萧琰行了一礼带着人离去。

    “走吧。”太后道。

    各府对视一眼,秦王走了,影响没有消失。

    萧琰走了一段忽然停下步子,跟在他身后的宫人还有捧着宝剑的太监一顿,后退一步:“王爷?”

    “你去看看太子去太液池没有。”

    萧琰对着一个宫人,指了指。

    “是,王爷。”宫人忙道,退下去,小跑离开。

    “你留下来。”萧琰又对着一个宫人道,交待了几句。

    “是,王爷。”宫人行了一礼。

    萧琰没有再说,转身往太液池迈步。

    捧着宝剑的太监带着人连忙跟上,望着王爷背影,王爷留人下来是为了顾姑娘吗?

    太子宫中。

    太子萧瑀手上把玩着一串东珠,笑得漫不经心:“再说一遍。”

    “太子殿下。”

    跪在地上的太监不敢再说,抬着头。

    “没有听到孤的话?”萧瑀问。

    “太子殿下,安郡王在大营截住了一封信,信是你写的,想要安插人到大营,安郡王不久前禀给圣上,圣上大怒,安郡王劝住了圣上,说不可能是太子殿下你,应该是有人陷害你!”太监说小心翼翼的,一边说一边看着太子的脸色,说到这,说不下去。

    “安郡王叔在营中截住了一封信是孤写的,孤何时写过,孤何时想安插人,父皇大怒?是不是想派人来把孤这个孽障,呵呵,父皇还真是,这样就信了,就不怕是秦王晋江那两个目中无人的陷害孤的,父皇果然是心偏了,眼中只有秦王,没有本太子,要不是安郡王叔拦住,本太子岂不是要以谋反论处?好一个本太子写的信?”萧瑀慢慢的,语气意味深长:“再说。”

    太监不敢说了,真的不敢。

    “呵呵,孤让你再说一遍!”萧瑀轻笑着,说到后面,忽然站了起来,砰一声,手上的东珠直接被他丢向太监。

    “殿,下。”太监趴到地上,整个人一缩,东珠砸到他身上又落下,弹出很远,他白着一张脸。

    他一点也不敢动。

    “孤让你说!”

    萧瑀看也不看被他丢掉的东珠,喘着气,脸上潮红,阴戾的道,站起身来,居高临下俯视着。

    语毕,咳了起来。

    太监死死趴在地上。

    他也是刚得了下面秘报,他知道太子殿下是冤枉的,他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怎么会不知道。

    所以他才马上来报给太子殿下。

    圣上却不知道,要不是安郡王——

    一定是秦王陷害太子殿下的。

    “咳,咳,咳。”一连咳了几声,才好一点,他还是阴狠的盯着趴在地上的太监,太监脸惨白不已。

    “太子殿下。”

    萧瑀不说话,用手帕紧紧捂着嘴,脸咳得青白发红,整个人颤了颤,他放开手,看了眼手上的手帕。

    手帕上有咳出的血丝,他阴戾看一眼,丢在地上。

    “孤这太子的位置看来父皇是不想孤继续坐了,有人更是想马上把孤拉下太子的宝座。”

    萧瑀没有再咳,坐了回去,太监见太子殿下气过,抬头:“殿下,圣上只是糊涂了,被人蒙骗了。”

    “是吗?”萧瑀冷笑。

    太监说不下去了。

    “看吧,你都知道。”萧瑀又冷笑起来,太监不知道如何说。

    太子萧瑀一个人坐着,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扬起来,笑着。

    咳咳咳,他又咳了起来。

    看来自己这身体又不中用了,不过是一点风寒,就经不住。

    有些青白的手握紧,砰一声砸下,他嘴角带着嗜血的笑,萧琰,想要坐孤这个位置,也看你有没有这个命,有没有这个本事,父皇,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你是不是也觉得孤令你失望,呵呵。

    母后啊,你看看,这就是父皇,你怎么把孤一个个留下呢,为什么不带孤一起走,让孤一个人孤独的留在世上,你要是还活着,一定也失望吧。

    失望有孤这样的儿子,不能给你争气,身体不中用,太子不像太子。

    哈哈哈。

    萧瑀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又咳了起来,他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咳了咳,咳完,他擦了擦嘴,丢到地上。

    “太子殿下。”外面的宫人的声音响起。

    “来人。”

    萧瑀看着外面,睥了趴在地上的太监一眼,太监没有太子殿下发话,不敢起来。

    “太子殿下。”

    宫人进来,小心的跪在地上。

    “什么事。”萧瑀问,漫不经心的。

    宫人低眉敛目,萧瑀觉得无趣,越来越无趣。

    “圣上派了人来,太子殿下——”宫女开口。

    “父皇又派人来了,问孤何时去?”萧瑀把她的话说完,父皇看来等不急了,宫人不敢动。

    “人呢?”萧瑀挑眉,一张脸很白。

    “在外面,太子殿下。”宫人回答。

    “外面?孤知道了。”

    萧瑀阴沉的看了一眼外面,指着地面:“收拾好。”

    宫人看到:“是,太子殿下。”恭敬道。

    “太子殿下。”又有声音响起。

    萧瑀又一挑眉,对着外面:“进来。”

    又一个宫女进来。

    “又有何事。”萧瑀问。

    “太子殿下,纪太傅来了。”宫人抬起头,萧瑀笑了起来,太傅来了吗:“还不请太傅进来。”

    宫人正要退下。

    “太子妃呢?”萧瑀问。

    “回殿下的话,娘娘先去了,让太子殿下好些再去,娘娘会和圣上解释。”宫人道。

    “她倒是会假好心。”“太子殿下哼了一声。

    宫人不敢开口,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一向不合,她不知道太子殿下会不会生气。

    “下去。”萧瑀懒得管那女人。

    父王今日可是举办了花朝节,要为他还有秦王晋王楚王韩王世子选妃。

    菁妹妹好像也入宫了,想到宫外那个泼辣的女人,脸上多了笑意,明日出国看看那个泼辣的女人去。

    宫里的女人没有一点趣味。

    “太子殿下。”

    过了一会,纪尧走了进来。

    “太傅来了,是来劝孤的?”太子回头。

    “太子殿下过于任性了。”纪尧一身石青色直裰,淡淡的,:“太子殿下不该让圣上多等,惹圣上发怒。”

    “太傅觉得孤任性妄?”太子萧瑀笑。

    纪尧没说话。

    “看来太傅是认为孤任性了。”萧瑀眼中多了冷光:“孤有时候真不想忍下去。”

    “不管有什么事,太子殿下都不该让圣上多等,太子殿下明明知道自己的处境,为什么还这样呢,这样会更让圣上不高兴,亲者痛仇者快,无论圣上怎么上,太子殿下只需做好该做的。”

    纪尧道。

    “太傅一来就教训孤,太傅劝孤。”

    萧瑀笑眯眯的。

    “太子殿下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就不听。”纪尧平静的。

    “太傅你是不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萧瑀轻笑。

    “什么事?”纪尧还是平静的。

    太子看着太傅平静的目光,本来有些憋屈也不觉得了,每回看到太傅平静的样子,他就会冷静下来:“安郡王叔在大营截住一封信,说是本太子写的,写给大营的副将,说是本太子有谋反之心,安郡王叔把人抓住,信也呈给了父皇,父皇当然是信了,觉得孤要谋反,要让人来抓孤,是安郡王叔拦下父皇。”

    太子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笑得玩味:“孤的太傅大人,你说要是没有安郡王叔,父皇会怎么做,会不会把孤当叛逆抓起来?”

    “说不定父皇心中正后悔,后悔被安郡王叔拦下来,要是安郡王叔没有拦,孤这太子也当到头了吧。”

    太子自嘲的说。

    接着又笑起来:“父皇还真是相信信是孤写的,连怀疑都没有怀疑。”

    “太子,你想多了。”

    纪尧看出太子心中不好受,他和太子想的不同,太子过于偏激,当然也是被逼的,被圣上,他的看法不一样:“我倒不觉得圣上没有怀疑。”

    “哦?”太子萧瑀不是没想到,只是需要一个人肯定。

    “圣上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纪尧不觉得圣上会一点不怀疑,太子是什么样的,圣上比谁都清楚,信是不是太子写的,事情是不是太子做的。

    圣上稍微一想也该知道,圣上为何如此,说来说去就是帝王心思。

    只是对于圣上来说,太子更具有威胁力而已。

    加上对太子身体不满。

    “太傅觉得父皇心中知道不是孤?”太子萧瑀问。

    “对。”

    “那老头子弄得那么吓人做什么,要不是安郡王叔,孤可真是——”

    “圣上要是真的认为太子殿下你谋反,不过因为安郡王几句劝说就改变,圣上心里都有数。”

    “你身为太子,根本没必要做那样的事,秦王这次做错了。”纪尧大致猜出是秦王的人做的。是不是秦王,秦王知不知情就不知道了。

    “弄了半天这样,不过老头子宠秦王是真的,还是要感谢安郡王叔。”萧瑀看着太傅。

    想到皇祖母的话。

    笑了起来。

    “对了,皇祖母父皇好像想给秦王选妃,还有给孤楚王韩王世子选妃,菁妹妹也入了宫,你说要是?”

    “太子想说什么?”纪尧问。

    “要是菁妹妹被选中了,你说怎么办?孤记得上次在吴氏,太傅大人可是说了要送菁妹妹棋谱,不知道送了没有。”

    太子萧瑀笑,笑得意味深长。

    “太子怎么知道会被选中?”纪尧不为所动,淡淡反问,棋谱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孤就是打个比方,要知道皇祖母父皇可是说了,菁妹妹可不差,万一被选中,到时候,要不要孤和父皇说一声,太傅?”

    太子萧瑀笑出来。

    笑声愉悦。

    “好。”

    纪尧道。

    “呃,孤的太傅大人,你说什么,你说,你你说好,孤没有听错吧,你怎么?”太子萧瑀忽然笑不出来了。

    愣住,他以为他听错了,不然怎么会听到太傅说好:“太傅你说好?”

    “太子殿下没有听清吗?”

    纪尧问。

    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孤的太傅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太子萧瑀还是难以相信,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不然怎么会。

    “很难以置信?”

    “对。”太傅真的看上菁妹妹了?这让他难以置信,太子觉得回不了神,菁妹妹长得美,人也不错,可是,他不过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吧,孤的太傅,孤以为,以为太傅大人是不会喜欢上谁的,这。”完全颠覆他的想法。

    “太子觉得是吗?”

    纪尧再次反问。

    “不像。”太子摇头。

    “走吧,太子,圣上还等着,太子殿下难道想一直在这里。”纪尧看了下时辰。

    “孤的太傅怎么会?”太子还是有点不愿相信。

    “太子殿下关心太多了。”纪尧说。

    “好吧,孤也是关心,一会见到菁妹妹,一定要好好问问,是怎么让孤的太傅——孤的太傅大人,菁妹妹知道吗?怎么说?”

    “这太子该问菁华郡主。”纪尧道。

    *

    太液池。

    西池,已经设好了宴,男女分开,太后一行已经到了,还是没有看到人

    “太后娘娘。”一个宫人跑过来。

    “说。”

    太后看着宫人。

    “太后娘娘,圣上让宜妃娘娘过来和太后娘娘一起,圣上说他要孝校一下,一会再过来。”

    宫人道。

    “哀家知道了。”太后知道皇帝的意思是让她和宜妃从小姑娘里定下人选,他在那边考校一下,把驸马的人选定下来。

    有人听了很失望。

    秦王也不在。

    太后转身,对着各府的老夫人夫人还有小姑娘:“圣上带人去岛上了,坐吧,圣上一会会回来。”

    坐在太液池边的亭子里。

    “是,太后娘娘。”众人行礼。

    坐下后。

    太后看了湖一眼,湖四周摆满了各色的花,点了点头:“宜妃应该马上会过来,今年的花开得不错。”

    “太后娘娘也发现了。”旁边一位老夫人。

    “嗯,哀家记得吴老夫人喜欢种些花草。”太后想到吴老夫人。

    “回太后娘娘的话,老身确实喜好花草。”吴老夫人开口。

    “这些花都是从百花圃送来的,今年珍品的花木不多,听说菁华郡主得了一盆。”太后想到听人说的。

    “不知道太后娘娘从哪里得知,老身是得了一侏,菁华郡主送给老身的。”吴老夫人道,没有让菁姐儿开口。

    不少人看向萧菁菁。

    萧菁菁表情不变。

    太后也看了眼,问吴老夫人:“一会的百花竞艳,吴老夫人不知道是不是用这盆花,听说是一盆珍品的绿牡丹。”

    “是。”吴老夫人道。

    “哦,哀家很好奇,拭目以待。”太后有点好奇,宁郡王告诉她的时候,说起是菁华郡主硬要买的。

    说是送给吴老夫人,看来是真的。

    众人很吃惊,太后娘娘应该是从宁郡王那里得到的消息,她们居然一无所知,还自以为消息灵通。

    没想到菁华郡主在她们不知道的时候从百花圃中得了一盆珍品的绿牡丹,送给了吴老夫人,连太后都知道了。

    她们还不知道。

    想到带进宫准备百花竞艳时的花草,还以为自己准备稀有花草能胜出,现在看来,不一定,很可能会输给菁华郡主。

    去年就是吴氏拔得头筹,难道今年也是,众人不甘,花朝节的百花竞艳,是前朝高贵妃手上传下来的,每年各家就要把自已带来的花草放上来,为了拔下头筹,各府每年都会四处搜寻珍品的花草,在花朝节上亮相,为了保密,都是让专门的马车护送,专门养花的人守着。

    “看来这次很可能是吴府获胜。”绿色珍品的牡丹。

    除非有更珍稀的。

    可是很难。

    “大家不用好奇,一会就能见到。”吴老夫人见所有人都看着她,开口,众人又望向萧菁菁,想不到菁华郡主也能找到这样的珍品。

    纪馨哼一声,不过是盆绿色的牡丹,有什么好得意的。

    顾瑶没说话,心里不知道想什么。

    其他少女羡慕。

    纪老夫人看着菁华郡主。

    怀郡王府老太妃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很不错,靖康侯府老太君向着吴老夫人笑着:“竟没有听你提起。”

    “没什么好提的,而且是菁姐碰到。”吴老夫人说。

    请康侯府老太君对萧菁菁笑笑。

    吴雯吴雲早就知道,吴雯还好,吴雲脸上与有荣焉,拉着表姐的手。

    吴莲红着脸。

    萧菁菁看着她们。

    “绿色的牡丹,我还没见过。”叶蓁笑嘻嘻的着菁华郡主,她带来的花草是原身的,绿色的牡丹前世只在网上看到过。

    “恭喜菁华郡主。”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道。

    “你们这两个丫头。”太后看到,笑起来。

    有脚步声响起。

    众人看过去。

    “太后娘娘,妾来晚了。”宫人簇拥着宜妃,走了过来。

    众人见到宜妃。

    马上行礼。

    “起来吧,不必多礼。”宜妃走到近前,叫了起,向太后行了一礼,起身,坐了下来。

    “圣上说一会再过来,让我们这边开始,他们那边也不管它了。”

    “那就开始吧。”太后道。

    宫人得了令。

    退下去。

    “你们各府依次来吧。”太后说。

    “是。”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各府吩咐身边的人,把带来的花草送上来,就在这时,岛上有人下来,是一个小太监,手捧着一卷纸,下了船,冲过来。

    “太后娘娘,纪公子写了一首诗,圣上觉得好,让奴婢送下来。”

    “哦?”

    太后很感兴趣。

    发现众人也一样。

    “拿来,哀家看看。”太后伸出手,小太监不敢耽搁,太后接到手中,展开一看,眼晴一亮。

    “春色如许。”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