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不想再隐瞒
    “确定了?都打听过了?”

    “是,老夫人。”

    张嬷嬷道,知道老夫人想什么。

    “那好,既然打听清楚了,一会等老四回府,让老四过来见我,让人去门口等着,老四回来就让他过来。”纪老夫人道,叹了口气,菁华郡主真的喜欢过宁哥儿。

    花朝节那日发生的事让她对菁华郡主再一次另眼相看,印象也更好几分,无论是才华,气度,菁华郡主不比任何人差。

    相比之下顾家那个丫头都有所不如,更别说馨姐儿那个蠢笨的。

    她本来想要是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不是真的,就让老四娶了菁华郡主又何妨,这几次见面,她都没有在菁华郡主身上看到对宁哥儿的不同,也许只是流言。

    看来是不可能了。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派人去门口。”张嬷嬷道。

    “去吧,去吧。”

    纪老夫人挥了挥手。

    张嬷嬷退了出去。

    到了外面,张嬷嬷安排好了人去门口等着四爷,正转身,听到不远处有婆子提起宫里赐婚的消息传来,四姑娘去找大公子,

    张嬷嬷皱了皱眉,斥了几个婆子一声:“不要乱说。”

    “是。”

    张嬷嬷回到里面,走到老夫人身边:“老夫人,老奴安排人去门口了,等四爷回府。”

    “嗯。”吴老夫人应了一声。

    “刚才老奴在外面听到四姑娘去找大公子了。”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她去找宁哥儿干什么?”

    吴老夫人皱起眉头。

    从宫里回来她就准备让人好好教一下馨姐儿规矩,老大媳妇跑来,说什么馨姐儿还小,不懂事,会好好让人看着,话里话外就是馨姐儿错了,但还小。

    她原本想暂时不让馨姐儿出府,等和老四说了,就把馨姐儿接过来好好教养,找个嬷嬷,好好教一下馨姐儿应有的规矩,别一出门就丢府里的脸。

    “四姑娘似乎是听到宫里的赐婚后跑去找大公子了。”张嬷嬷把听到的说了出来。

    “赐婚?”吴老夫人眉头皱得很紧,赐婚关馨姐儿什么事,她跑去找宁哥儿干什么,想到馨姐儿一向和顾家丫头要好。

    总是跟在顾家那个瑶丫头身边,顾家那个丫头被赐婚给了秦王,难道是因为这?

    吴老夫人眉头皱得很紧,嘉和郡主被赐婚给了顾家小子,静安县主赐婚给了楚王,另几个小姑娘也被赐了婚。

    太子表妹成了秦王侧妃,不知道是谁做的,叶丫头和景家小子订了亲。

    “老夫人,老奴在打听菁华郡主和大公子的事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一个消息。”张嬷嬷接着又道,想到打听菁华郡主和大公子的事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

    “什么消息?”吴老夫人看向她。

    还有什么消息。

    “老夫人,似乎大公子似乎和顾姑娘有关系,顾姑娘不止和大公子有关系,和威远侯府二公子也有关系。”

    张嬷嬷道。

    “什么?”宁哥儿和谁有关?吴老夫人脸色变得格外难看,眉头皱得很紧,盯紧张嬷嬷。

    “老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张嬷嬷开口。

    “不知是真是假,为什么有人在说,宁哥儿和顾家丫头有关系,那和菁华郡主?”纪老夫人皱眉再问,宁哥儿和顾家丫头有关系?

    这又是怎么回事?

    顾家丫头不止和宁哥儿有关系还有威远侯府周安那个小子有关系?

    顾家丫头不是被赐婚给了秦王?她眉头皱得更紧,顾家丫头确实不像菁华郡主,但无风不起浪。

    想来也是有什么,不然。

    “大公子和顾姑娘的事没有多少人相信,有人说是菁华郡主传出来的,都觉得顾姑娘不是那样的人。”张嬷嬷也不知道该不该信。

    “顾丫头不是那样的人,那菁华郡主呢,宁哥儿和菁华郡主的事呢。”纪老夫人脸色很不好,有了怀疑。

    “有人亲眼看到菁华郡主找大公子。”张嬷嬷知道老夫人对菁华郡主改观了,要是没有大公子这件事,说不定真的会同意四爷娶菁华郡主。

    可是,大公子和菁华郡主的事不止是流言。

    “有人亲眼看到过?”纪老夫人问,皱起眉头。

    “是,老夫人。”张嬷嬷点头。

    “算了。”纪老夫人挥手,不再多想。

    “老奴不知道四姑娘是不是知道,所以——”张嬷嬷迟疑的道,以四姑娘的性情,要是知道什么,听到顾姑娘被赐婚给秦王为正妃,会去找大公子很正常。

    纪老夫人也想到了。

    “你让人去看看,馨姐儿到底找宁哥儿干什么,再去见老大,告诉老大,就说馨姐儿以后我来管,谁也不许插手,宁哥儿以后跟着老四。”

    纪老夫人吩咐起张嬷嬷。

    老大媳妇,只知道宠孩子,不会教,看把馨姐儿都宠成什么样。

    宁哥儿也是。

    以前她对宁哥儿还算满意,现在,她打算让老四管一管。

    老大媳妇既然教不好,她找人来教,看看馨姐儿,就知道,宁哥儿是嫡子嫡孙,以后是要肩负起整个家族的,不能有丝毫大意。

    “老夫人,老奴马上去。”张嬷嬷道。

    “嗯。”纪老夫人挥手。

    张嬷嬷走了出去,到了外面,她先让人去大公子的院子,看看四姑娘在做什么,亲自去了大房,找大老爷,大老爷一向孝顺老夫人,应该会同意,果然她把老夫人的意思说了。

    大老爷同意了。

    纪老夫人没有等太久。

    张嬷嬷回来,吴老夫人看着她。

    “老夫人,老奴和大老爷说了,大老爷说一切照你说的办。”张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

    纪老夫人点了一下头,老大还算没有糊涂。

    “老大还算没有跟他那媳妇一样。”

    老大媳妇什么都好,就是太宠孩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到了现在还是如此,简直是糊涂了。

    “老夫人,大老爷和大夫人不同,老夫人放心吧,四姑娘也只是被宠坏了,教一教就好了。”张嬷嬷劝慰着纪老夫人,知道老夫人担心什么。

    虽然四姑娘有些蠢得过了。

    大公子还是好的,大夫人也不错。

    “嗯。”纪老夫人嗯了一声,老大媳妇就是太好了。

    “周安那小子和宁哥儿不是关系好吗。”纪老夫人想到什么,开口问,张嬷嬷:“是的,老夫人。”

    “顾家那个丫头怎么会和宁哥儿有关系还和周安那小子有关系?”纪老夫人问。

    “有人说顾姑娘和秦王也见过面。”

    张嬷嬷道。

    “顾家丫头倒是看不出来。”

    纪老夫人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这些年轻人,她真的有些看不懂了,先是菁华郡主让她意外,现在是顾家丫头,比菁华郡主还叫她意我:“秦王和顾丫头的事也是流言。”

    “只是有人看到过秦王和顾姑娘说话。”

    张嬷嬷也是想尽办法才打听到一点。

    “难怪顾丫头成了秦王妃。”纪老夫人活了多年,哪里会不知道一些事。

    张嬷嬷不说话。

    “也就馨姐儿那傻丫头才跟着人家到处跑,什么也不知道,还把人家当成姐妹。”

    纪老夫人不打算让馨姐儿再和顾家丫头接触。

    像顾家丫头那样,虽然不知道是流言还是真的,能成为秦王妃,不管怎么,馨姐儿那点心思还是少和人家一起。

    “四姑娘主要是太过天真。”

    张嬷嬷算是看出四姑娘的性情,相信谁就相信谁。

    “连你都看出来了。”纪老夫人摇头:“馨姐儿何止是天真,就是被老大媳妇宠的,缺心眼,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话都敢说,敢做,当着人的面也不管不顾,所以才不让她再出门,先好好学学规矩,等有点心眼才出去。”

    张嬷嬷不知道四姑娘能不能学好规矩。

    必竟这么多年,四姑娘就是这个样子,老夫人想必也心中有数,只是不能不管,不管四姑娘更会丢府上的脸,管吧,还不知道如何。

    “四姑娘不知道愿不愿意。”张嬷嬷觉得四姑娘肯定不会愿意。

    “这次不管她愿不愿意,不愿意也要愿意,谁也不许再管,再让她出去做出点什么,怕就怕不止是丢脸。”纪老夫人知道顾家那个丫头不简单后,怕菁姐儿被人利用:我让你找的教养嬷嬷找到没有?”

    纪老夫人一开始打算去宫里求一个,后来想想,先找找,没有再去宫里求。

    “有一位教养嬷嬷,原来服侍过宁郡王府的老太妃,教过好几个府姑娘,听说规矩极严。”张嬷嬷闻言,把打听到的说出来。

    “哦?叫什么?原来服侍过宁郡王府的老太妃?”纪老夫人问,想了想。

    “是老夫人,叫李嬷嬷。”

    张嬷嬷说。

    “我知道了。”纪老夫人记得宁郡王府老太妃身边确有这么一个人,原本是宫里的:“我记得很严厉。”

    张嬷嬷点头:“是很严厉。”

    “那就请这一位来,严厉点好,免得压不住馨姐儿,好好教一下馨姐儿规矩,免得出去丢人!”纪老夫人开口,下了决定。

    “那老奴让人去请。”

    张嬷嬷道。

    纪老夫人应了声,就在这时,外面的声音传来:“老夫人。”是一个婆子的声音。

    纪老夫人看出去。

    “老夫人,老奴去看看。”张嬷嬷道,纪老夫人点头,张嬷嬷走到外面,过了一会回来,走到纪老夫人身前。

    “老夫人派去大公子那里的人回来了。”

    “哦?”纪老夫人看着张嬷嬷。

    “四姑娘想让大公子去找顾姑娘,大公子没有答应,四姑娘气得不行,问大公子为什么不去,大公子不说话,似乎想要大公子马上去找顾姑娘,四姑娘一直闹,大公子可能是不耐烦,让人送四姑娘回去,回姑娘不走,硬要大公子去找顾姑娘,要和大公子一起去。”

    张嬷嬷把派去的人打听到的告诉老夫人。

    “馨姐儿——”

    纪老夫人脸色很难看。

    宁哥儿还算没有叫她失望。

    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没有跟着馨丫头一起胡闹。

    馨姐儿就是胡闹。

    竟然想让宁哥儿一起去找顾家丫头,顾丫头被赐婚成了秦王正妃,要是让秦王知道了怎么说?

    一点也不懂事,不过这样看来,宁哥儿和顾丫头的事很可能是真的,要是宁哥儿和顾家丫头没有什么,馨姐儿那个蠢的怎么会跑去找宁哥儿,秦王不知道知道不知道。

    要是知道,宁哥儿以为能得了好,皇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这些年轻人啊,整天都在想什么。

    宁哥儿还好没有糊涂到底,宁哥儿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再找顾丫头,外面那些流言只是流言,馨姐儿完全是什么也不管。

    “宁哥儿也是糊涂了,好在还没有完全糊涂。”

    “大公子想必是。”

    张嬷嬷想要说什么。

    “你也说不出来吧。”纪老夫人哪里会不知道张嬷嬷想说什么:“让人盯着馨姐儿,不要再让她到处乱跑。”

    “是,老夫人。”张嬷嬷颔首。

    走到外面,刚交待了等在外面的婆子,交待完,忽然不远处一个丫鬟小跑着过来:“嬷嬷,四爷回府了,嬷嬷,四爷从宫里回来了。”

    “四爷回府了?”张嬷嬷一听,叫住丫鬟,问了问,知道四爷回府了,已经到门口,马上就进来。

    忙回转身,走到里面,快步走向老夫人:“老夫人,四爷回府了。”

    “老四回来了?”

    纪老夫人一听,站了起来,看向张嬷嬷,张嬷嬷点头:“四爷马上就会过来,老夫人。”

    纪老夫人站了起来,张嬷嬷上前,扶住老夫人,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

    纪府大门。

    纪尧下了马车,手转动着玉板指,不知道吩咐了身边的什么,等人走了,他往门里走去。

    小姑娘不知道想好没有。

    就这样放着小姑娘,他着实不放心,小姑娘越来越招人疼了,还是收到羽翼下护着,更放心些。

    宜妃的心思,他一清二楚,她那侄儿是什么样,宜妃应该清楚。

    “四爷。”“四爷回来了”

    “嗯。”

    纪尧扫了眼门房还有小厮,往宜妃去,准备和母亲好好说说,让母亲去吴家探一下口风,要是可以就把事情定下来,等安郡王府回京,他的小姑娘还是早点娶回来,看着。

    “四爷。”一个婆子赶过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拦下纪尧。

    “什么事?”纪尧认出是母亲身边的婆子,停下步子,居高临下看着,扫了一眼四周。

    “四爷,老夫人请你过去,说是有事和你说。”婆子恭敬的说完,抬起头,看着四爷还有四爷身后的人。

    “哦。”

    纪尧没想到母亲也要见他,不知道有什么事:“有没有什么事。”

    “老夫人只让奴婢等在这里,等四爷回来,让四爷过去,并没有说是什么事。”婆子再次开口。

    “走吧。”纪尧没有再问。

    “是,四爷。”婆子松了口气。

    纪尧猜测着母亲的意思,不知道母亲为了什么。

    到了二门。

    刚要往宜妃园去,一阵脚步声传来,伴着丫鬟婆子的劝阻声。

    “我要出去,你竟敢拦本姑娘。”

    “姑娘,你不能出去,而且没有备车,姑娘怎么出去,夫人要是知道了——”

    “娘知道能怎么,娘不会说我,没有备马车就备,本姑娘要出门,我要去见瑶姐姐,有话要问姐姐,大哥不去,我自己去,让开,我要去见瑶姐姐,问问瑶姐姐为什么。”

    “姑娘不行,老夫人夫人要是知道,奴婢不敢,大公子不去,姑娘还是等大公子一起吧。”

    “本姑娘让你备马车,你竟然不听本姑娘的话,大哥不去,我自己去,没有听到本姑娘的话?”

    “姑娘。”

    “快去。”

    “四姑娘停下吧。”

    “我为什么要停下,你是祖母身边的人。”

    “老夫人不让姑娘出门,让四姑娘呆在家里。”“祖母什么时候说过,不要拦着本姑娘,本姑娘出门有事。”“四姑娘。”

    纪馨一身粉色的襦裙,红色的褙子,急冲冲的冲出来,娇纵任性的往前走,身后跟着不少的丫鬟婆子,劝阻着。

    纪馨根本不听,一个婆子出现拦下,纪馨很是不高兴。

    “四姑娘还是呆在府里吧。”那个婆子又道。

    “祖母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大哥可是——我又不是去哪里,只是去看看瑶姐姐,瑶姐姐被赐婚给秦王。”

    纪馨怕祖母,可是她还是要去找瑶姐姐,从宫里回来,祖母就不让她出门,母亲也帮不了她,不过有母亲在。

    “四姑娘留步。”婆子还是拦着纪馨。

    “馨姐儿,不要再闹了。”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纪宁带着人赶过来,脸色不好。

    “大哥,你是不是想好了,和我一起去?”纪馨一见到纪宁,就冲上前,拉住纪宁,纪宁眉头微皱。

    “馨姐儿,不要闹了。”

    “大哥,你不是来和我一起去的吗,我以为你想清楚了。”纪馨不满极了,大哥不去来干什么,枉她以为大哥想清楚了。

    瑶姐姐就要嫁给秦王,成为秦王妃了,大哥还不去,她只好一个人去问瑶姐姐,谁知道祖母不让她出门,母亲也不让。

    她想一个人出去,大哥又跑来,还是劝她不要闹。

    她都是为了大哥,大哥到底知道不知道,还来劝她,要不是为了大哥,她才不闹呢。

    没有瑶姐姐,大哥以后怎么办。

    “馨姐儿,我的事,你不要管,你不明白,有些事,不是现在去——也不是冲上门去。”纪宁眉头紧皱。

    “那大哥何时去?大哥到底去去?”

    “我会找机会。”

    “大哥真的?记得叫我,瑶姐姐,要是不行你们私——”

    “不要说了。”纪宁打断妹妹的话,妹妹是为了他,他知道,她知道妹妹的意思是让他和瑶儿私奔。

    但是不可能的,他也想马上去问瑶儿怎么回事,为什么,秦王为什么会选她,宫里为什么会下旨,她明明知道他——

    他也和她说过要娶她。

    甚至说过让母亲上门提亲,可是她一直没有答应。

    如果瑶儿答应了,他们早在一起了。

    现在宫里下旨,她被赐婚给秦王,他怎么办,他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以后她就是秦王妃,他再也不能靠近她,只能远远的,无法再像从前一样。

    瑶儿爱他吗?

    “大哥。”纪馨听到纪宁的话,又不高兴了。

    “馨儿。”纪宁看了看旁边的丫鬟婆子还有拦住妹妹祖母身边的婆子,还有其他人,言多必失,不想让她再说。

    忽然他脸色一变,他看到四叔,四叔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四叔,四叔怎么在这里,四叔什么时候——四叔听到了吗,他有些担心还有紧张。

    “大哥,你总是这样。”纪馨还在抱怨。

    “馨姐儿。”

    纪宁一听,忙看着她,拉了拉她。

    “大哥干什么。”纪馨还是什么也不知道,还生着气,嘟着嘴,她不知道大哥拉她做什么。

    “四叔。”纪宁开口,看着不远处。

    “四叔什么?”纪馨像是没有反应过来,跟着看过去。

    纪尧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眸光闪了闪,没有动,婆子还有丫鬟抬头,也看到了,一个个脸色一变。

    “四爷。”

    纪尧还是不说话,婆子和丫鬟一边行礼,一边看向纪馨还有纪宁。

    “四,叔。”纪馨看到四叔后吓到了,四叔怎么在这里,四叔!她喏喏的道,想说什么又不敢,拉着大哥。

    “四叔。”纪宁也开口,比起纪馨要好得多,纪馨刚才闹得不行,现在却安静得不像同一个人,纪宁还是原来的样子。

    婆子和丫鬟也低下头。

    “想去哪里?”纪尧带着身后的小厮还有婆子迈步走过去,淡淡的问道,目光掠过两人。

    “四叔,馨姐儿想出门,母亲还有祖母不让馨姐儿出门,我知道过来拦住她。”纪宁抬头,对上四叔。

    “四叔,我想去看瑶姐姐,瑶姐姐被赐婚。”

    纪馨只会叫四叔,婆子和丫鬟不敢开口。

    “馨儿。”纪宁见妹妹还在说。

    “是吗?”纪尧不置可否,看了母亲派来的婆子一眼。

    “四爷,老夫人让四姑娘呆在府里,要找人来教四姑娘规矩。”婆子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道。

    “嗯。”纪尧是知道的。

    “四叔回来了?”纪宁问。

    “四叔,我,我。”纪馨怕四叔,脸有些白。

    纪尧没有多问,平静的看了两人一眼:“既然不能出门就不要出门,在这里闹什么,像什么话,馨姐儿是该学一学规矩了,带你们姑娘回去,宁哥儿,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四叔。”纪宁知道四叔指的是什么。

    他握紧双手。

    “四叔。”纪馨还想说什么,纪尧看了她一眼,吩咐人,带着人离开。

    “四姑娘,请回吧。”婆子在四爷走后,抬头。

    纪馨还要做什么。

    纪宁让丫鬟婆子送她回去。

    他看向四叔去的方向,四叔去了祖母那里,纪尧一路问了问母亲身边的婆子,到了宜园,他走进去。

    “老夫人,四爷来了。”

    纪老夫人正等着,张嬷嬷走进来。

    “来了?”纪老夫人起身。

    “嗯,老夫人,四爷碰到四姑娘还有——”张嬷嬷道,上前扶住老夫人。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纪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四姑娘闹着要出门,被拦着,大公子也出现,大公子不让四姑娘出门,四姑娘想让大公子一起,四爷看到。”张嬷嬷把四爷一直没来,她派去的丫鬟见到的告诉老夫人。

    四姑娘闹得很厉害,大公子也拦不住,四姑娘似乎想要大公子一起出去,找顾姑娘,四爷刚好看到了。

    “馨姐儿到底在闹什么,谁准许她出门,宁哥儿好在没有跟着她胡闹,老四看到?老四有没有说什么,馨姐儿不能再这样放着,你去找人把馨姐儿接到我这里来,不管谁拦都不许,让人看管起来,等教养嬷嬷来,要是还是这样,就送到庙里。”纪老夫人脸色阴沉,也是下了狠心了。

    “是,老夫人。”张嬷嬷连忙道:“四爷让人把四姑娘送回去了,教训了大公子。”

    “老四做得对。”纪老夫人道:“你去让人把馨姐儿接过来。”

    “老奴马上去。”张嬷嬷知道老夫人是彻底下了狠心。

    张嬷嬷退下去。

    带着人去把四姑娘接过来。

    纪老夫人没有等太久,看到四儿子,让其他的人出去:“都出去,我和老四有话说。”

    “是,老夫人。”

    婆子和丫鬟道,行了一礼,低着头退了出去。

    “出去等着。”纪尧也对着身后的的人道,他走到母亲身边,扶住母亲,等到人都退下去了,扶着母亲坐下:“母亲有什么事?”

    “碰到馨姐儿和宁哥儿了?”

    纪老夫人没有马上说,叹口气问。

    “嗯。”纪尧道:“馨姐儿想出去,宁哥儿不答应。”

    纪老夫人开口:“馨姐儿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能不管,不能再放任,竟然还想出府,还要宁哥儿一起,准备请一个教养嬷嬷回府,好好教一下馨姐儿的规矩,不然出去只是丢脸,有个教养嬷嬷不错,原来服侍过宁郡王妃,是个严厉的,刚好请回来教馨姐儿。”

    “母亲觉得好就请回府,好好教一下馨姐儿,馨姐儿确实该学下规矩了。”

    纪尧说。

    “嗯,我让人去请了,宁哥儿那里,你也注意一下。”说到这,纪老夫人就不高兴。

    “宁哥儿怎么了?”纪尧眸中闪过什么。

    “宁哥儿啊,你大嫂太宠孩子,馨姐儿成现在这样就是她,宁哥儿原本看着也还好。”

    纪老夫人不愉的说。

    “宁哥儿似乎和顾家丫头有什么,听说顾家丫头不止和宁哥儿有牵扯,和威远侯府二公子也有牵扯,还有秦王,现在顾家那丫头被赐婚给了秦王,要是宁哥儿真和她有什么,到时候还不是——皇家的事,说也说不清。”

    “宁哥儿和顾家那个小姑娘?”

    纪尧眉头皱起。

    他只知道顾家那个小姑娘和秦王有关系,和秦王私下见过面,应该早就认识,听到赐婚的旨意他并没太在意,没想到宁哥儿也和她有关系,还有周安那小子。

    “谁能想到,顾家那个丫头不止和宁哥儿有牵扯还有周安那小子,还有秦王,听说和秦王之前就见过面,也不知道顾家那个丫头哪里来的本事,现在小姑娘一个个。”

    纪老夫人道,摇头不已。

    “母亲听谁说的?”纪尧问。

    “张嬷嬷,我让张嬷嬷去打听一点事,刚好听到。”

    纪老夫人无奈。

    “外面有流言在传,宁哥儿那里,还没有问,你多注意一下,别让他做出什么有损名声的事,馨姐儿可能是知道什么,想让宁哥儿一起去找顾家丫头,馨丫头一直把顾家那个丫头当成好姐妹,整天跟着人家跑。”

    “嗯,我会看着宁哥儿。”纪尧问:“宁哥儿看来还知道什么能做。”顾家那个小姑娘他在发现她和秦王私下见面,就知道不是一个简单的。

    “就怕以后宁哥儿,以后还是少让馨姐儿和顾家丫头接触,我已经和你大哥说了。”纪老夫人一想到馨姐儿就气。

    就是养的孽障。

    “母亲也不必太担心,先不论事情真假,宁哥儿现在能忍下来,以后就不会冲动,馨姐儿这里让人教养嬷嬷好好教教,大哥同意了?”

    纪尧道。

    “你大哥还没有涂,本来我还想是不是只是流言,看馨姐儿的样子,哪还不知道是真的,气死我了。”纪老夫人就是想不相信都不行了。

    “只要不要叫人知道,就没什么。”

    “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能再让馨姐儿出去,让宁哥儿和顾家丫头接触了。”

    “我会看着的。”

    “这些小姑娘家家的!”纪老夫人想到顾家丫头还是忍不住。

    又想到菁华郡主,睥了老四一眼。

    “也不是所有小姑娘都是这样,母亲不让人等,我也要来母亲这里一趟,母亲何时有空?”纪尧想到他的小姑娘。

    “什么事?”

    纪老夫人看向四儿子,不知道老四有什么事。

    “母亲有空的话,不妨去吴府一趟。”纪尧淡淡的。

    “去吴府?”

    纪老夫人皱起眉:“去吴府做什么?”

    “母亲应该还记得我说过的话。”纪尧慢慢说:“母亲不是觉得菁华郡主不错吗,母亲去吴府一趟,和吴老夫人说一说,透一下口风。”

    “老四你!”

    纪老夫人怎么也没想到老四会直接让她去透口风,老四的意思是不是差不多就要上门提亲了?

    老四怎么这么急?

    “要是可以,娘就让人去提下亲。”

    纪尧紧跟着笑道。

    “老四你这么急做什么——”

    纪老夫人想说什么说不出来。

    纪尧微微笑:“不是母亲急着想让我再娶一个?”

    “可。”纪老夫人张了张嘴。

    “既然母亲急着想让我再娶,母亲不如去提亲。”纪尧再次道。

    “老四,先等一等,我还没有同意呢。”

    纪老夫人过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老四过来就是想让她去提亲,娶菁华郡主,哪里是为了其他。

    她都没有同意。

    老四就让她去提亲,还说什么她急着让他继娶。

    老四还真是,着实可恶。

    “母亲不是也觉得菁华郡主不错吗?”纪尧见母亲反应过来,温和的开口:“母亲之前说的的都不是问题。”

    “那什么才是问题?”

    “母亲是亲眼看到的,也觉得菁华郡主各方面都合适。”

    “我是觉得不错,也合适,可没有答应让你娶了菁华郡主,菁华郡主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纪老夫人想到自己本来就打算告诉老四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打消老四想要娶菁华郡主的心思。

    谁知道到最后,变成了老四让她去提亲。

    “哪里不好?”

    纪尧好整以瑕问。

    “其他的都不说,就凭菁华郡主和宁哥儿有关就不行,之前我见你似乎有意娶菁华郡主,也想过同意,几次见菁华郡主都不错,还想着答应。”

    纪老夫人直接说了出来,不想再听老四说话。

    “菁华郡主和宁哥儿?”怎么可能。

    纪尧皱眉,宁哥儿不是和顾家小姑娘有关吗。

    是不是弄错了。

    “看你的样子,果然是不知道,你只顾着前朝的事,哪里知道,我以前也不知道,还以为,还是上次,无意中让张嬷嬷去打听知道的,原本还不信,以为是流言,所以你之前提起菁华郡主,我才没有说,怕事情是真的,我又让张嬷嬷打听过,如果没有这件事,娘不会反对,可事情确实是真,让你过来,就是想告诉你,打消你的心思。”

    纪老夫人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说是菁华郡主喜欢宁哥儿,宁哥儿呢并不喜欢,所以菁华郡主追着宁哥儿,闹得好几家都知道,后来为了宁哥儿又是等又是——到处都在说。”

    “是不是流言?”

    纪尧想到小姑娘,有些不愿相信。

    小姑娘喜欢宁哥儿?

    “有人亲眼看到,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上次菁华郡主在府里落水被你救也是因为宁哥儿,为了等宁哥儿,反正不会有假。”

    纪老夫人简洁干脆。

    纪尧没有说话,脸色不是很好,如果小姑娘真的和宁哥儿有过什么,那。

    “我也不愿相信,也以为是流言,只要去问问就知道。”纪老夫人又说。

    纪尧一想到他认定的小姑娘喜欢的是宁哥儿,是他的侄子,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心里不舒服。

    他的小姑娘喜欢的竟是他的侄子,不是他。

    “知道了,你还是打消心思吧。”

    纪老夫人继续:“纵是菁华郡主再好,再喜欢,有宁哥儿的事在前面,就不行,娘也不允许。”

    “我会让人去打听。”

    纪尧半晌,脸色不好道。

    “不要再想了,老四。”纪老夫人苦口婆心。

    “我知道了。”纪尧淡淡抬头。

    “老四,大丈夫何患无妻。”纪老夫人心中还是担心,还有些愧疚,老四难得看上一个人,难得看得上谁。

    现在这样,老四说不定就不会娶妻了,她这当娘的哪会不想老四高兴,只是。

    谁让菁华郡主和宁哥儿有牵扯呢。

    “娘我知道。”纪尧知道母亲是为了什么。

    回到书房。

    纪尧一个人坐着,半晌,拿出一幅画,打开,展开来,上面他曾经认定的小姑娘,一身大红,骄傲的昂着头。

    他看了看,放到一边。

    “来人。”

    安郡王府。

    萧菁菁没想到四爷会让人来问她想好了没有,她知道四爷的心意,这几日她想过,再娶给四爷并不让她难受。

    只是。

    她不想再像上一世一样瞒着四爷。

    她决定把她喜欢过纪宁的事告诉四爷。

    她写了一封信,交给四爷派来的人。

    四爷要是接受不了——

    “把这封信交给四爷。”她对着四爷派来的人。

    “是,菁华郡主。”来人道。

    ------题外话------

    儿子烦得很,一直要我抱,没法码字,居然吃葡萄籽,写到现在,每天说早点都没早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