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狡辨与事成
    “菁姐儿的意思是愿意?”吴老夫人仔细看着外孙女的表情。

    “嗯。”

    萧菁菁点头,脸有些红,心跳加快。

    “菁姐儿你愿意?”吴老夫人高兴起来,拍了拍她的手,发现菁丫头似乎害羞了,脸红了,她笑容加深。

    萧菁菁再次点头。

    “好!那就好,外祖母知道怎么做了。”吴老夫人来的时候还在想菁姐儿会不会不愿意,必竟永叔比菁姐儿大得多,永叔有这个意思,菁姐儿不一定有。

    “外祖母会和你父王写封信,说一下,到时候把事情定下来,永叔是个配得上你的,外祖母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和永叔。”吴老夫人接着道。

    拍着外孙女的手。

    萧菁菁不说话,脸红起来。

    “害羞了?”吴老夫人又笑。

    “外祖母。”萧菁菁开口。

    “外祖母来的时候还想,你会不会不愿意,虽然外祖母了解永叔,你要是不愿意,外祖母也会帮你推了,永叔好是好,主要是你乐意,永叔眼光好看到你的好,外祖母记得你和永叔见过几次,是不是?”

    吴老夫人笑着又问。

    “外祖母,不要说了。”萧菁菁不好意思。

    吴老夫人不再问,小姑娘在亲事上,总是不免害羞的,她也不再多说,只是,她提起醒菁姐儿,担心的:“菁丫头,你和纪宁的事是以前的事,可要是你和永叔订了亲,肯定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虽然久了,自然就淡了,外祖母会想办法把流言澄清,可总会有人议论。”

    “我知道,外祖母。”萧菁菁抬头。

    “不怕?”吴老夫人凝着她。

    “嗯。”萧菁菁点头。

    “永叔会护着你的。”

    吴老夫人看出外孙女对永叔不一样,永叔显然也是喜欢菁姐儿的,她就放心了。

    “先前你没回来的时候,外祖母问过,听说永叔送了棋谱给你,还有不少书?”吴老夫人问过外孙女身边的人。

    这也证明,永叔心里是有菁姐儿的。

    菁姐儿也是有感觉的。

    萧菁菁应了一声,知道祖母是问的谁。

    “永叔是个有分寸的。”吴老夫人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反而觉得好:“这样很好。”

    吴老夫人走后,萧菁菁让紫嫣和秋雨替她拆下头上的珠权,手边是四爷送来的小像,紫嫣和秋雨已经知道纪四爷想娶郡主的事。

    也知道纪老夫人向老夫人透了口风,为纪四爷向郡主提亲。

    她们没想到。

    郡主要嫁给纪四爷吗?早就知道纪四爷对郡主不同,郡主也对纪四爷不一样,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纪四爷就来向郡主提亲。

    以为还要很久,加上郡主和纪大公子的事,以为郡主和纪四爷不可能,郡主要是嫁给纪四爷,不就是纪四夫人?

    “怎么?”萧菁菁闭着的眼睁开,她感觉到紫嫣和秋雨的情绪,从琉璃镜中看向她们。

    紫嫣和秋雨发现郡主睁开眼,看着她们。脸色一变,就要跪下去:“郡主。”

    “起来吧。”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

    紫嫣和秋雨看了郡主一眼,站起来,起来后,她们看着郡主,见郡主没有生气。

    “继续。”萧菁菁说。

    “是,郡主。”紫嫣和秋雨行了一礼,起来后,两人继续替郡主散开头发:“郡主,纪四爷向你提亲了。”

    “嗯。”萧菁菁从琉璃镜中望着她们,看着她们的动作。

    “郡主要嫁给纪家四爷吗?”紫嫣和秋雨轻轻的问,看着郡主。

    “对。”

    萧菁菁颔首。

    “郡主就不担心?”紫嫣和秋雨一起道。

    “不。”萧菁菁摇头,前一世她如果在意名声,就不会一直追着纪宁,为了纪宁身败名裂,嫁给四爷后,那些闲言碎语,她都听过。

    “那郡主为什么?”纪四爷是很好,可她们觉得比郡主太太多,又娶过妻,紫嫣和秋雨觉得郡主就算不嫁给纪四爷,也能嫁得更好。

    萧菁菁不想再说什么:“备水,我要沐浴更衣。”

    “是,郡主。”紫嫣和秋雨也知道郡主的事不是她们两人能说的,她们服侍着郡主起来,然后备水。

    服侍郡主沐浴,沐浴更衣后,萧菁菁让紫嫣把她的头发擦干,挽了起来,坐在贵妃椅上,看着窗外。

    紫嫣站在后面,替郡主通着头发,秋雨站在一边,点好香。

    “把四爷送来的那个盒子拿过来。”萧菁菁睥了秋雨一眼,紫嫣和秋雨看向郡主,秋雨行了一礼,把郡主要的檀木盒子捧了过来。

    萧菁菁接过,打开,拿出四爷给她画的小像,紫嫣和秋雨都看到了,都是一惊,两人面面相窥,盒子是纪家四爷送来给郡主的。

    郡主的小像画得和郡主一模一样,显然也是纪家四爷画的。

    她们很意外。

    小像上好像还有`字,她们想要看清楚,又不敢。

    萧菁菁记得上一世在她走投无路,名声全无,父王为了她找了皇上,要皇上给她赐婚,四爷突然请了人上门提亲。

    她只想嫁给纪宁,和纪宁一起,哪怕她已经名声尽毁。

    怎么可能会愿意嫁给别的人,恨不能赶了提亲的人出去。

    父王拦下了她。

    她不知道四爷是谁,心中全是纪宁,哪里会关注别的人,还是吴氏告诉她,四爷是纪宁的四叔,让她心里多了鄙视,她喜欢的是纪宁,众人皆知。纪宁的四叔不可能不知道,居然来向她提亲,一个恶心的老头子也想娶她,她就是嫁不了纪宁,纪宁不喜欢她也不会嫁一个恶心的老头子,她宁哥一直不嫁,很想提着鞭子,给那个恶心的老头子一鞭子,想占她的便宜。

    直到父王告告诉她,皇上不会给她赐婚,要她嫁给四爷,她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父王很失望。

    让她老实等着嫁给四爷,不要再做什么,她不愿意,打听到四爷的消息,堵住他,威胁他不许娶她,见到四爷才知道并不是她以为的恶心老头子。

    但对四爷仍没有好印象。

    回到府中,父王知道她去找四爷,禁了她的足,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嫁给纪宁,又伤心又痛苦又恨,纪府要为纪宁定亲,吴氏开始时不时提起,嫁不成纪宁,可以嫁纪家别的人,到时候就能常常见到纪宁,一解相思之苦。

    萧柔柔也这样说。

    说她要是不愿意,父王肯定会把她远嫁,她再也见不到纪宁。

    她怎么会答应,想到再也见不到纪宁,就忍不住,解了禁父王问她的时候,她告诉父王愿意嫁给四爷。

    父王很高兴,让她待嫁,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要嫁的不是爱的人,是爱的人的四叔,这让她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四爷送了很多东西给她,她都让人收起来,心里只有厌恶。

    盼着纪宁能带她走,纪宁其实是喜欢她的。

    但纪宁一直没有出现,出嫁前,父王让她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想纪宁,四爷会照顾好她,护着她,她知道父王怕她嫁人后还想着纪宁,她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她答应了父王,不给父王丢脸,以后她就是纪宁的四婶,可是她没有做到。

    这一世,她心里已经没有纪宁,只有四爷,四爷的一句话让她心跳加速,四爷的提亲更是让她心中欣喜。

    同样是嫁给四爷,这一世她的心情和上一世完全不同。

    上一世只有嫁给不爱的人的厌恶,恶心还有恨,这一世是期待,紧张,喜悦。

    紫嫣和秋雨注视着郡主的表情,郡主是在想纪四爷吗?她们已经看清了郡主的小像上的字,纪四爷不仅给郡主画了小像,还让郡主等着嫁给他。

    她们忽然觉得郡主嫁给纪四爷也不错?

    不知道过了多久。

    萧菁菁回过身,紫嫣和秋雨看着郡主:“郡主。”

    萧菁菁把盒子收起来,外面来了人。

    “郡主,已经通知秦王殿下了。”

    “好。”萧菁菁看着跪在下面的人。

    *

    吴老夫人回了吴府,把菁姐儿的意思告诉了周嬷嬷,派人找了老二,老大,告诉他们,让老二写封信送到大营去。

    吴二老爷很快写好了信,让人送去了大营,吴大老爷也写了封信,悄悄让人送出去,吴老夫人松口气,让周嬷嬷把库房打开,看看有没有好的,她记得有不少好乐西,到时候给菁姐儿送去,给菁姐儿添妆。

    周嬷嬷想说菁华郡主哪里缺这些,看老夫人的样子,怕批了老夫人的兴致。

    吴老夫人是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菁姐儿。

    弥补过去的疏忽。

    周嬷嬷带着人打开库房,吴老夫人亲自挑选起来。

    秦王府。

    秦王府的门房又接到了一封信,那日后王爷派人到处找过,没有找到人,让他们时时注意着,也派了人守在门口中,有人来就叫人,没想到这次换成一个普通的中年汉子。

    让他们没有想到,对方丢下信就走,反应过来,人已经走远,侍卫追去了,不知道能不能追上。

    他们拿着信,有些惶恐,王爷交待的他们没有做到,不知道王爷会不会——不敢耽搁,找了管家。

    “怎么回事?”管家看着两人。

    “管家,人又来了,这是信。”两个门房不敢多说。

    “是给王爷的信,和那日一样,人呢,抓到没有?”管家拿过信,看了下,问起两个惶恐的门房。

    两个门房低着头,心里一紧,闻言微抬头:“没有抓到。”

    “怎么没有抓住?王爷不是让你们注意着,有人来就抓起来,我和你说了几次,要你们警醒着,人呢,去了哪里?”

    管家皱眉不悦。

    他交待了多少次,让他们盯紧了。

    “这次来的人不一样,以为,等接到信,人走了才发现。”两个门房低着头,忐忑不安的道。

    “来的人不一样?所以你们就大意了?王爷的命令你们都敢不听,你们说王爷要是知道?人不一样也要抓起来,派人去追没有?”

    管家很不高兴,冷声道,王爷可是盯着,他都不好向王爷交待,居然让人跑了。

    “已经派人追去了。”

    两个门房诚惶诚恐的开口,管家冷冷看了看他们,王爷似乎知道对方还要派人来,让他盯紧了。

    人跑了,还不知道王爷会不会怪罪,没用的东西。

    “你们跟我来。”管家想到这里。

    还是去见王爷好,手上的信还要给王爷,王爷说了一旦有信来,马上送过去,显然是重要的事。

    等见了王爷再说别的。

    王爷这几日都在王府里。

    “是。”两个门房不敢不答应,王爷的命令在那里,管家带着两个门房,快步走到王爷所在的花园。

    王爷这个时候,一般都在花园练剑,研习兵书。

    到了花园,一眼看到王爷身边的公公,王爷正在练剑,阳光下,剑光凛然,管家带着两个门房上前。

    “公公。”管家对着公公。

    两个门房也恭敬低头。

    “管家怎么来了,又来见王爷,来信了?”公公回头看了管家还有两个门房一眼,扫到管家手上的信,意识到什么。

    王爷还在练剑,还有一会才会结束。

    “是,公公。”管家道。

    “那就等一会吧,王爷还在练剑,一会就完。”公公说。

    “是。”管家可不敢催王爷,恭敬颔首,两个门房站在一边,公公再次望向王爷,王爷行若蛟龙,剑光昂然。

    没有多久,秦王萧琰结束了练剑,他收起剑。

    “王爷剑法又进步了。”公公上前,递上毛巾。

    “嗯。”萧琰只是淡漠点头,把剑拿在手中:“备水,本王要沐浴。”

    “是。”公公道,转身吩咐身后的人。

    一边的丫鬟忙退下去,备水。

    萧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剑递给公公。

    门房诚惶诚恐跟在管家身后,管家上前几步:“王爷,老奴给你请安,信来了。”

    “哦?”萧琰看到管家目光扫过两个门房,落在管家手上,看到信,眸光一闪,信来了,人呢?他接过信,抽出信纸:“人呢,抓住没有?”

    公公也看向门房还有管家。

    两个门房,跪在地上:“禀王爷,没有。”管家低下头。

    “怎么回事?”萧琰抬起头,看了眼管家,盯着两人,公公也:“王爷不是让你们把人抓住?怎么没有抓住?”

    “王爷,这次来的人不同,这两人大意了,已经派人去追了。”两个门房不敢开口,管家道。

    萧琰皱紧眉头。

    公公看出王爷不悦:“王爷交待了几次,要你们把人抓住。”

    “请王爷怪罪。”管家行了一礼。

    两个门房更不敢说话。

    “这次来的人和上次不同?”萧琰想到什么。

    公公见王爷开口了,没有再说话,管家看向两个门房,两个门房是最清楚的:“是王爷,这次是一个普通的中年汉子,所以老奴——”今日送信来的人和他们差不多。

    萧琰看了他们一会,管家还有公公也看着,不知道王爷会如何处置。

    两个门房动也不敢动一下。

    “再多派点人去追。”

    萧琰很快收回目光,没有多看。

    “奴婢让人去。”公公开口,上次没有找到人,这次一定要找到,管家也行礼。

    “嗯。”

    萧琰点了一下头,看了看管家,展开信纸,信和上次一样,只有一句话:“秦王殿下,要想知道秦王妃在哪里,可以派人去——”

    “王爷。”

    管家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开口。

    秦王萧琰收起信纸,放到信里,抬起头来,转身就走:“让人去——备马车,本王一会要出去一趟。”

    “是,王爷。”

    管家一听,连忙道,吩咐了人去王爷说的地方,见王爷去了正院,应该是去洗漱。

    转身往前院跑,要去备马车,王爷不知道要去哪里,先派了人去,还要亲自去,信上写了什么王爷看完就要出去。

    不久之后,秦王府外多了一辆马车,萧琰一身软甲配着剑上了马车。

    秦王府的马车动了起来。

    管家站在门口,送走王爷。

    然后吩咐两个门房注意着。

    半晌,秦王府的马车出现在玉器店不远处角落,萧琰没有动,坐在马车里。

    “王爷。”一个侍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人来了?”萧琰问。

    “是。”侍卫话落,从不远处玉嚣店外出现一个侍卫,飞快赶到马车前,恭敬的行礼:“王爷。”

    “说。”萧琰掀起马车布帘,盯着马车外面跪着的侍卫。

    侍卫动也不敢动,抬起头来,知道王爷要问的是什么,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王爷让他来是做什么,见到顾姑娘,未过门的王妃,还有纪家的公子威远侯府的二公子,知道了王爷让他来的目的,他恭敬的抬起头来:“王爷,顾姑娘在里面。”

    “还有呢。”

    果然在吗,萧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漠的盯着跪着的侍卫,看来送信来的人没有骗他,说的是真的。

    顾瑶会让他失望吗?他曾经认定的王妃,想过好好对待的未来妻子。

    其他的侍卫也不敢说话。

    “回王爷的话,顾姑娘和另几个府里的姑娘一起,似乎是想买玉器,纪大公子也在,还有威远侯府二公子。”

    侍卫开口,望着王爷。

    纪大公子,威远侯二公子,其他侍卫也听到了,隐隐猜到什么,萧琰表情还是没有变化:“纪子恒周安?”

    “是,王爷。”

    侍卫点头,他也没有想到未来的王妃会和纪大公子还有威远侯府二公子会在里面。

    “在里面做什么?”

    萧琰又问。

    “顾姑娘似乎和纪公子较熟识,纪公子有话要说,顾姑娘和纪公子说了什么,威远侯储二公子周公子则和另外几个姑娘去了二楼。”

    侍卫知道要是顾姑娘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王爷的事,那——

    他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

    纪大公子看顾姑娘的目光不对,威远侯府二公子像是知道,王爷是当朝皇子,最得宠的秦王,若是未来的王妃和纪大公子有什么。

    王爷不可能再接受。

    萧琰眼中多了冷意,他一直以为他选的这个王妃是好的,现在看来他看错了人,顾瑶让他失望了。

    纪子恒,周安。

    “王爷,要不要?”侍卫小心的。

    “本王要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以前是不是有什么,让人去查,再派人盯着周安,你去继续盯着,有什么马上——”

    萧琰面无表情。

    “是,王爷,属下马上就去。”侍卫低着头,往玉器店去。

    萧琰脸色冰冷。

    其他侍卫站着,萧琰放下马车的布帘。

    玉器店,顾瑶知道纪宁想见她,要说什么,要问什么。

    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和纪宁有关系,所以不想和纪宁见面,怕被人发现,尤其是萧菁菁变得不一样后,她知道纪宁想见她,不想和纪宁多说:“还有事吗?纪公子。”

    “为什么?”纪宁低头注视着他的瑶儿,眼底闪过一丝暗色,还有痛苦。

    他知道自己不该来,四叔和他说过。

    让他不要再找瑶儿,就当以前的都不存在,他知道自己若是做什么只会害了瑶儿,可是还是忍不住来了。

    他本来只是出来喝酒散心,没想到瑶儿会出现,他忍不住了,想问瑶儿是不是和他一样痛苦。

    顾瑶不知道发现了没有:“皇命难违,以后不要见面了。”她轻轻的,与他擦肩而过,准备离开。

    “你也不愿意的是不是。”你心里是有我的,只有我是不是。

    “……”

    顾瑶没有说话,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纪宁觉得瑶儿不说一定是和自己一样,他上前两步:“我带你走。”小声的。

    顾瑶回过头来,她是不可能和纪宁走的,现在的一切是她好不容易得来,正是她要的,就算多了一个太子表妹的侧妃让她不满,太子和秦王一向不和,太子的表妹是比不上她的,只要她得到秦王的心,一个女人而已,不会是她的对手,和纪宁走,她还有什么。

    她还是她吗。

    她怎么可能答应,纪宁还是这样天真。

    以为女人都像他想的吗?

    “不要再说了。”要不是不是只有纪宁一人,她不会留下和纪宁说话,她也是想和纪宁说清楚了。

    “为什么。”

    纪宁不知道瑶儿为什么不答应,瑶儿不想和他走吗,他们可以走得远远的,离开京城,只要他们走得远远得,不让人找到他们,他们就可以一起。

    “你不会的,我知道你。”顾瑶道,她知道纪宁不可能真的带她走。

    “瑶,儿。”纪宁道。

    他是不能带瑶儿走,瑶儿也知道吗。

    “圣命不能违,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会嫁给秦王,不管我愿不愿意,也不要找我。”顾瑶不知道以后还用不用得上纪宁。

    “你也不愿意,是不是。”

    纪宁眼中又有痛苦。

    “好了,我走了。”顾瑶不想再听下去。

    “你不想和我再见面了吗?”纪宁跟在后面,瑶儿一次也不想和他见面了是不是以后只能远远的看着彼此。

    “你知道萧菁菁变了吗?”顾瑶忽然说,回头,纪宁知道,她不明白瑶儿提起萧菁菁是什么意思。

    “萧菁菁知道了我和你的事,当场说了出来,好在没有人信、”

    顾瑶轻声说。

    “萧菁菁?”纪宁皱紧眉头:“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吴老夫人的寿辰上,我一直没有说,之前我们不是怀疑吗,萧菁菁是真的知道了,才会这样,好在我们并没有私下见面,没有被她发现,不然,我不知道她知道多少,本来想和你说说,那日幸好都没有相信萧菁菁所说。”顾瑶说。

    “萧菁菁也和我说过一些话。”

    纪宁想到那日在藏书楼,他也碰到了萧菁菁。

    萧菁菁说过的话。

    瑶儿会不会和萧菁菁所说的一样:“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说,入宫那日想和你说的,你不给我机会,你一直。”

    “因为萧菁菁,我不敢私下和你见面,萧菁菁说了什么?”

    顾瑶问,她不知道萧菁菁和纪宁说了什么。

    萧菁菁。

    “她说,没有像我这么蠢的,你说什么我都信,还说你害她,说我没有分辨能力,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说了你和周安的事。”

    纪宁紧盯着顾瑶,他当时是起了怀疑的,后来想到瑶儿的好,他没有相信,现在,他又禁不住怀疑起来,瑶儿真的和他一样吗。

    “她都是乱说的,你相信了是吗?”顾瑶没有多辨解,望着纪宁,萧菁菁竟然对纪宁说了这样的话。

    “没有。”

    纪宁对上瑶儿的目光,忽然觉得自己不该怀疑瑶儿,瑶儿怎么可能像萧菁菁说的,一定是萧菁菁嫉妒。

    “你信了。”

    顾瑶道,像看到了纪宁心里。

    “瑶儿你听我说,我没有,我要是信了,就不会找你。”纪宁忙上前一步,伸出手,顾瑶看了眼四周,避开了纪宁的手。

    她后退一步:“虽然你说没有信,你心里是信了的,起了疑心,不然不会用刚才那样的目光看我。”

    “瑶儿,我没有,真的,你听我说,我怎么会信萧菁菁的话,我只信你说的。”纪宁想要解释,他越来越厌恶萧菁菁,再次上前一步。

    “不了,就这样吧,既然你信了,就当我是那样的人,不要再找我。”顾瑶躲开,往外面走去,不想再呆下去,也没有必要多说,这样更好,纪宁会去找萧菁菁。

    不会再找她,也不会再问她为什么,心里该对她有所愧疚,以后要是她想做什么,可以找纪宁。

    纪宁想要追上去,顾瑶叫了人,少女们下来,纪宁只能看着顾瑶出了玉器店。

    “说完了?怎么样?”周安摇着折扇,看着顾瑶。

    纪宁没说话。

    “顾才女走了。”周安又道,眯着眼。

    玉器店外面,顾瑶正要上马车,一个侍卫出现在她的面前,顾瑶身边的黛眉站在她面前,看着出现的侍卫。

    “顾姑娘。”侍卫单膝跪地,行了一礼,抬起头,不卑不亢的:“顾姑娘,王爷有请。”

    顾瑶脸色一变。

    王爷?秦王?她认出眼前的侍卫是谁,是秦王身边的侍卫,秦王也在这里?秦王什么时候来的,她看向四周。

    黛眉也吓了一跳,回过头,姑娘和纪大公子的事秦王殿下是不是知道了?

    “请吧,顾姑娘。”侍卫再次道。

    这位顾姑娘配不上王爷。

    旁边的少女也听到了,一个个都张开嘴,秦王殿下来了?在哪里?秦王殿下要见瑶姐姐,少女们羡慕。

    少女们都惊住了,秦王是来看瑶姐姐的?

    “不知道王爷在哪里?”顾瑶没有动,问着侍卫。

    少女们也想知道,黛眉冷静下来。

    “王爷在那边,顾姑娘请跟属下来。”侍卫看向一个方向,所有人看过去,顾瑶也是。

    她看到了一辆马车,手握紧。

    “好。”

    顾瑶带着黛眉跟着侍卫走后。

    少女们议论起来。

    “秦王殿下来了,要见瑶姐姐。”“秦王殿下一定很喜欢瑶姐姐。”“瑶姐姐肯定会得到秦王殿下的专宠。”“对。”

    另一边顾瑶跟着侍卫很快走到一辆马车前,侍卫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向顾瑶和黛眉:“王爷就在里面,要见顾姑娘,顾姑娘请吧。”示意马车前的侍卫把车帘掀开。

    顾瑶扶着黛眉的手,神色恢复。

    黛眉看了眼侍卫还有马车看向姑娘:“姑娘。”她很担心。

    “嗯。”

    顾瑶已经冷静下来,不再多说,走到马车前,微微俯身,盈盈下拜,她不知道秦王知道多少,还是只是刚好路过。

    她告诉自己不用紧张,不管秦王知道多少,她都能应付得了,她只要不承认。

    “王爷。”

    下一刻她抬起头来。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她看到了里面的秦王萧琰,黛眉忙站在姑娘身边,侍卫退了下去,秦王萧琰面无表情。

    “秦王殿下。”顾瑶开口,很坦然,没有一点紧张和害怕还有局促。

    “有什么要说?”萧琰看不出情绪的道,语气漫不经心。

    “秦王殿下怎么在这里?”顾瑶端庄大方,黛眉渐渐不再紧张。

    “本王怎么在这里,你说呢?”秦王萧琰见顾瑶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他手轻轻敲在玉佩上。

    “我不知道,秦王殿下有事吗,如果没有。”顾瑶已经知道秦王为什么在这里,从秦王的第一句话开始,她就不再存有饶幸。

    她最不想发生的发生了。

    她更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紧张害怕,这样只会让秦王更起疑。

    秦王应该是听了谁的话。

    她不知道是谁,萧菁菁?萧菁菁并不知道纪宁还有周安在,除了萧菁菁还有谁?

    “如果没有你想做什么?”萧琰平淡的。

    “那我就回去了。”

    顾瑶微昂头。

    黛眉很佩服自家姑娘,面对秦王殿下也不怕,不像她。

    “你就不说一说你和纪子恒的事?”秦王萧琰忽然站了起来,一步步走下马车,走到顾瑶面前,猛的抬起顾瑶的下颌,冷冷的。

    “我和纪大公子什么事?”顾瑶像是不明白,黛眉吓了一大跳:“王爷。”

    “住嘴。”

    萧琰示意一边的侍卫把黛眉带下去。

    侍卫上前,带走黛眉,其他侍卫围在四周,萧琰抓着顾瑶,这个女人还想骗他,难道她以为他会信?

    “你让本王很失望,你说本王该怎么对你?”

    “秦王殿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顾瑶冷静不起来了,她在秦王眼中看到不屑轻蔑。

    “要不是有人提醒本王。”

    本王还会把你当成仙女一样供着,还会相信你,给你地位,给你宠爱,不会有丝毫的怀疑,萧琰冷屑道。

    大营。

    安郡王萧成坐镇着大营,这些日子他都在照着圣上的交待,整顿着大营,这日他收到京里的信。

    “王爷,是郡主还有舅老爷,管家的信。”

    亲兵跪在地上。

    “拿过来。”萧成开口,跪在地上的亲兵忙上前,萧成取过信件,信是差不多一起到的,管家的信,提了菁姐儿管家的事。

    还有吴氏让太医留在府上的事,萧成没有在意,知道柔姐儿规矩学得不错,他才点了一下头。

    柔姐儿必竟只是庶女,不可能像菁姐儿一样,要是还像以前一样,以后吃亏受苦的只会是她自己,他这个当父王的也只能尽力。

    能扭过来,就扭过来,免得到时吃亏受累。

    放下管家的信,知道没有要紧的事。

    他拆开菁姐儿的信,菁姐儿在信上提了些日常的琐事,比如平哥儿的学业。

    说起她母妃的嫁妆铺子,一处是书斋,吴氏租了出去,一处是玉器行,多年来一直没有收益,看了后,才发现玉器店的生意很好。

    不可能没有收益,问过管事,知道玉器店是安郡王府的产业。

    菁姐儿把事情经过写了下来。

    没有多余的话,他却很生气,王妃的嫁妆铺子变成了府里的产业,不知道还以为他萧成私吞王妃的嫁妆铺子,吴氏到底想干什么,他给她信任,她就是这样回报给他的?她要什么他没有给她?

    他把王妃的嫁妆交给她打理,府里只有她一个女主人,她还要什么,她就这样目光短浅?

    他站了起来,砰一声握着信的手砸在桌案上,满是络腮胡的脸上脸色难看。

    “来人。”

    他叫了人。

    准备写封信回去,好好斥责吴氏,简直是目光短浅。

    “王爷。”一个小厮进来,小跑着,跪在地上,恭敬的抬头。

    萧成正要吩咐,想到还有信没有看,看完再一起,两封信是大舅子还有二舅子写来的,他先拿起大舅子的信看起来。

    大舅子信上全是文人的之乎者也,他直接忽略,只看到了一点,纪老夫人向岳母问菁姐儿的事,有意为纪家老四向菁姐儿提亲。

    他有些不相信。

    纪家老四不是纪太傅,纪永叔吗?

    竟看上了菁姐儿,大舅子明显不赞同,在信里说了不少,什么名声,文人的风骨,什么叔侄什么的。

    又说纪永叔比菁姐大,还是继娶,不能委屈了菁姐儿,让他不要答应,还说菁姐儿和纪宁有过关系,要他一定不会答应。

    缓过神,他想到还有一封信,是二舅子写的,不知道二舅子怎么想,还有老岳母。

    他撕开二舅子的信,看了起来,二舅子和大舅子完全不同,觉得不错,岳母的意思也在上面,显然信是岳母的意思,说了不少原因,也说了一些问题。

    问他的意见,要是同意,就回封信。

    定下来。

    还说菁姐儿也愿意,既然菁姐儿都愿意还有什么好说的。

    “好!”

    萧成笑起来,他当然是赞同的,菁姐儿他是知道的,名声必竟有损,和纪宁的事很多人都知道,要想嫁个好的,不是那么容易,虽然纪永叔比菁姐儿大,但大点更疼人不是。

    说是继娶,前一位又没有留下子女,也没有什么通房小妾的,菁姐儿嫁过去就是当家主母,纪永叔年纪也不算太大,位高权重,也能护好菁姐儿,就是他有什么事,也放心。

    他是粗人,不在意什么礼仪廉耻。

    只要菁姐儿愿意,纪永叔他还是知道的,岳母也说了,岳母不可能害了菁姐儿。

    而且纪永叔成了他的女婿,他还不是想要多少字画要多少。

    哈哈。

    至于大舅子的话,他根本不在意,大舅子太注意名声,文人的酸腐他一个粗人在意什么。

    “准备笔墨。”萧成让人准备笔墨,快速的写了一封回信,交给亲兵,让他送回去。

    连吴氏也没有那么恼了。

    吴老夫人隔了两日收到信,打开一看,笑了,她这个女婿,还算疼菁姐儿,倒是老大,瞒着她写了信去,还在信中劝说。

    “你看。”她对着周嬷嬷。

    周嬷嬷看了看。

    “安郡王同意了,老大居然瞒着我写了信去。”

    让人通知了老大老二,她倒要问下老大到底想什么,是不是菁姐儿嫁得不好,才高兴?

    又给纪老太婆送了信,纪老太婆应该也在等着消息。

    纪老夫人得到口风,让人告之老四。

    他算是心愿得偿了。

    这下好了吧,事情成了。

    “找个日子,看看哪一天合适,去一趟吴府,安郡王过一阵也会回京,到时候就订下来。”纪老夫人和张嬷嬷说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