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四爷来了
    “到时候事情也过去了,让人把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流言澄清一下。”

    “老夫人是想?”张嬷嬷问。

    “老四老大不小了,不能再等了,早点定下早点娶了,菁华郡主也及笄了,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流言想办法能澄清就澄清。”纪老夫人叹道:“希望老四满意吧。”

    “四爷肯定会满意。”张嬷嬷紧跟着道。

    “他要是再不满意,我也没话说了,那两个丫鬟,老四怎么处理的?”纪老夫人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什么,问张嬷嬷。

    “四爷没有让她们靠近,丢在一边,让人看着。”张嬷嬷知道老夫人主要是想试探四爷,四爷的表现让老夫人不得不更重视菁华郡主。

    “让她们——”纪老夫人开口。

    “老夫人是想让她们?”张嬷嬷问。

    “算了,就这样吧,等菁华郡主进门再让她处置吧,她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就不插手了。”纪老夫人还是摇头。

    *

    “四爷。”

    书房,纪尧写着什么,声音响起。

    “进来。”纪尧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前院的管家走进来,抬头看了看四爷,低下头,恭敬走到四爷面前,行了一个礼。

    “四爷,老夫人派了人来。”

    “哦?娘派来做什么,什么事?让人进来。”纪尧看了管家一眼,对着管家道,中年管家走了出去。

    “四爷。”很快,一个婆子跟着中年管家走了进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中年管家站在一边,纪尧写了一段,抬头,太子最近每日都要出宫。

    “四爷,老夫人让奴婢告诉四爷,安郡王答应了。”婆子跪在地上,微微抬起头,望着四爷,开口道。

    “答应了?”纪尧一怔,嘴角勾起,笑了起来,笑容温和,放下手上的笔,他等了这么多日,等到了,他的小姑娘以后就是他的了。

    “是,四爷。”

    婆子点头。

    纪尧温和又问:“什么时候的事,娘还说了什么?”

    “就在不久前,老夫人说找个合适的时间,挑个好日子,等安郡王殿下回来,就定下来,老夫人说四爷应该会很高兴。”婆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能猜测着。

    “你回去告诉娘,多谢娘了。”纪尧轻笑。

    “是,四爷。”

    婆子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纪尧心情不错,把手上的笔放下,对着中年管家:“我记得前些日子得了几张棋谱?”

    “是,四爷。”管家不知道四爷的意思。

    “找出来送到安郡王府,把那块血玉拿去做一对手镯,在里面刻上字,做好一并送到安郡王府。”纪尧又道。

    “四爷。”

    中年管家抬头,看着四爷,四爷?

    “再把前日圣上赐的东珠也装在匣子送到安郡王府,给小姑娘赏玩。”

    纪尧想到前几日圣上赐的东珠,他留着了没有什么用,不如一并送给小姑娘把玩,小姑娘应该会喜欢。

    “四爷是不是——”

    中年管家没想到四爷如此重视菁华郡主,不止是陛下赏的东珠,那块血玉连宫里都没有,只有这一块,四爷竟要做成手镯送给菁华郡主。

    “一起送去,小姑娘不是都喜欢这些。”纪尧知道管家想说什么,他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他的小姑娘,他的小姑娘值得最好的。

    “是,四爷。”管家不敢再说,四爷下了决定,他只能照做。

    “去吧。”

    纪尧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道。

    管家退了下去,纪尧嘴角微扬,温和宠溺,他有些想念他的小姑娘,最近忙没有时间,连回府都少,都是宿在宫中,好些日子没有看到他的小姑娘,不知道小姑娘在做什么。

    还是花朝节见过。

    以前他也没有这么想,很想把小姑娘放在身边,等等,等不了多久了。

    “来人。”他对着外面。

    “四爷。”一个侍卫走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菁华郡主在做什么?”纪尧转着玉板指,漫不经心的问。

    “菁华郡主一直在府里,前几日出了一次府。”侍卫道。

    “嗯,之前的事。”纪尧直接问:“查出来了没有?”

    侍卫抬头:“回四爷,菁华郡主查到一个丫鬟身上,说是恨菁华郡主,用花粉研磨还有汁液,菁华郡主似乎怀疑吴侧妃,用鞭子抽了吴侧妃的脸,让吴侧妃不要惹她,吴侧妃不甘心,安郡王爷阻止了她,叫了太医。”

    “安郡王没有怪菁华郡主吧?”纪尧淡淡的问。

    “没有,四爷。”侍卫低下头,知道四爷应该是担心菁华郡主。

    “好。”纪尧知道那位吴侧妃,小姑娘脸好了,他还没有去看过,小姑娘脸上出事的事他是知道的,让人配了药送去,一直没有问。

    见四爷没有开口,侍卫:“四爷。”

    “还有什么。”纪尧转动玉板指。

    “四爷,菁华郡主出府后遇到景世子还有叶姑娘,还有大公子和周公子也在,后来碰到顾姑娘。”侍卫恭敬的道。

    纪尧听完,皱紧眉:“宁哥儿出去了?”景非翎那小子简直就是胡闹,还是和太子说说,管一管了,不然。

    太子喜欢的人也出现了。

    和他的小姑娘一起阻止了景非翎那小子。

    “是,四爷。”侍卫点头,小心抬头。

    “为什么现在才报给我?”纪尧不悦,紧盯着侍卫。

    “四爷没在府里,属下——”侍卫找不到四爷,只能等四爷回府,四爷回府,他正要进来禀报就听到四爷叫人。

    纪尧知道是他这几日呆在宫里,他们才没有报上来,他没想到宁哥儿会这样经不住事。

    “我记得菁华郡主和顾家小姑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纪尧眯着的眼中闪过一抹光,知道侍卫既然说了,应该发生了什么,眯着眼。

    “顾姑娘是和人去买玉器,菁华郡主打听玉器店的东家,那家玉嚣店是安郡王府的产业,菁华郡主像是不知道。”侍卫接着道。

    “安郡王府的产业?”纪尧眸光闪了闪,知道他的小姑娘没事,放下心,若有所思,而后:“我不是派了人跟着宁哥儿吗?”

    “四爷,大公子——”侍卫刚要回答。

    “四爷。”这时,外面有侍卫声音传进来。

    “进来。”纪尧听出是他派到宁哥儿身边的侍卫,开口,他看了面前跪着的侍卫一眼。

    不一会,一个高瘦的侍卫走了进来:“四爷。”

    “有事?”纪尧看着他,高瘦的侍卫看到旁边的侍卫,知道四爷可能已经知道了。

    “四爷,你应该知道了,前几日大公子出了府,和周公子一起,遇到顾姑娘,大公子不让属下跟着,和顾姑娘说了话,属下前几日想报给四爷,四爷不在府上,属下只能等,听到四爷回府,属下忙赶了过来。”侍卫不敢耽搁,抬起头。

    “宁哥儿和顾家小姑娘说了话?”纪尧眉头皱得更紧,看着他,又看向另一个侍卫。

    宁哥儿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四爷。”高瘦的侍卫低下头,动也不敢动,另一个侍卫也低下头。

    “不是让你盯着他吗?”纪尧不愉:“就是这样盯的?”

    “大公子不让属下跟着,属下想过去,被大公子身边的人阻止了,等属下过去晚了。”高瘦的侍卫脸色一白,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另一个侍卫:“属下这边并不知道大公子和顾姑娘说了话,只知道在菁华郡主走的时候大公子来了。”

    “还有呢。”纪尧眉头皱成川字。

    两个侍卫开口。

    纪尧听完,什么也没有说,半晌之后。

    “让宁哥儿过来!”纪尧皱紧眉头,宁哥儿看来是把他的话忘了,让他很失望,还以为他应该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宁哥儿现在看来担不起太大的责任。

    “是,四爷,属下马上去叫大公子。”高瘦的侍卫就要退下。

    纪尧盯着他:“宁哥儿这两日在做什么?”

    “大公子一直在府里,没有再出去。”高瘦侍卫道:“大公子担心顾姑娘,顾姑娘被秦王殿下的人带走。”

    “现在知道担心了?”纪尧平淡的:“他现在该担心的是他自己,顾家的小姑娘是圣上定的秦王妃,需要他担心?”让一边的侍卫去叫宁哥儿。

    然后问着眼前的高瘦侍卫。

    “秦王怎么会出现?查过没有?秦王为什么会出现?”这几日他在宫里没有见过秦王,不知道秦王会怎么做,发现自己未过门的王妃和别的男人走得近。

    “四爷,查过了。”高瘦的侍卫恭敬小心道。

    “查到没有?”纪尧问。

    “没有查到。”高瘦的侍卫道。

    “怎么会没有查到。”纪尧目光深沉:“秦王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那里。”除非秦王早有怀疑,一直让人盯着,不然。

    就是有人通知了秦王,会是谁通知了秦王?

    “四爷,派去查的人查到秦王最近常在秦王府,那日秦王殿下忽然就出了王府。”高瘦的侍卫微微抬头开口。

    “看来秦王早人察觉,派了人盯着,或者有人通知了秦王,这个人是谁。”纪尧想到了什么。

    高瘦的侍卫不敢说话。

    纪尧:“继续派人查,我要知道是谁。”

    “是,四爷。”

    高瘦的侍卫恭敬开口。

    纪尧把整件事想了一遍,不知为什么想到他的小姑娘,当时菁华郡主也在,秦王出现是在小姑娘走后,他眯起眼,通知秦王的人会是他的小姑娘吗。

    “你去查一查——”纪尧开口,吩咐起侍卫,他想弄清楚是不是他的小姑娘,如果是,他会问她。

    “是,四爷。”高瘦的侍卫听四爷让他查一查菁华郡主身边的人的去向,他不知道四爷是不是想到什么。

    “四爷。”

    高瘦的侍卫退下去,一个黑衣人出现在门口。

    “查到了?”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是他派去查李元浩的人:“进来说。”黑衣侍卫恭敬行了一礼,走进来。

    “查到了什么?那小子怎么样。”纪尧淡淡的问。

    “四爷,属下查到,李家的这位公子并不愿意成亲,一直以来身边没有任何的通房小妾,也没有丫鬟,都是用的小厮,对妾通房有着天生的厌恶,对于她母亲还有姑母宜妃的安排,很不满,说菁华郡主嚣张,哪里能娶。”

    黑衣侍卫说,说到最后,小心看了四爷一眼。

    “不满?不能娶?他看来知道,宜妃看起来一头热?”纪尧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了解四爷的知道四爷不高兴了。

    纪尧确实不高兴,他的小姑娘竟然被人嫌弃,他都舍不得。

    “没有通房小妾,也不用丫鬟服侍?”是真的洁身自好,还是有别的爱好?纪尧看着黑衣侍卫。

    “四爷,属下还查到,宜妃娘娘之所以想要请圣上赐婚,是因为担心,李公子身边的小厮和李公子经常同进同出,同食同寝,也不要小妾通房,菁华郡主出身安郡王府,不管怎么说都合适,属下又打听了一下,李公子好像喜欢的是男人,并不是女人,身边的小厮就是他喜欢的人,准备不成亲。”

    黑衣侍卫道。

    “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纪尧转动着玉板指的手一顿。

    “是,四爷,属下也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黑衣侍卫感觉到,恭敬道。

    “看来知道的很少,难怪宜妃敢说动圣上赐婚。”这是不把小姑娘看在眼里,他的小姑娘是任人欺负的吗?

    “四爷要不要?”黑衣侍卫望向四爷。

    “嗯。”纪尧点头:“不是不想成亲吗,那就成全他。”

    “是。”

    墨衣侍卫低下头。

    “四爷,大公子来了。”纪宁来了。

    “让他给我进来。”纪尧把玩玉板指,睥了一眼黑衣侍卫,让他下去,对着门口道。

    “是,四爷。”

    守在门口的侍卫开了口。

    黑衣侍卫退下。

    “四叔。”

    下一刻纪宁走了进来,纪宁神色很憔悴,如兰如玉的脸上少了平时的从容,眼晴发红,看着四叔开口道。

    纪尧不说话,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注视着宁哥儿挥手让侍卫退下去,守在门口。

    纪宁想说什么又没有,过了会,他:“四叔。”

    “说说你干了什么?”

    纪尧打量着这个曾经寄于厚望的侄子,淡淡的道。

    “四叔,我。”纪宁听到四叔的话,想要说什么,他知道四叔一定都知道了,四叔派了人看着他,让他自己想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可是他还是做了不该做的。

    他和顾瑶说了话见了面,被秦王殿下知道了,他一开始只是想远远看瑶儿一眼就好,后来实在忍不住。

    他不知道秦王为什么会出现。

    秦王应该是发现了他和瑶儿的事,让人带走了瑶儿,他当时并不知道,出了玉嚣店才知道,他不知道秦王知道多少,会怎么对瑶儿。

    他想去找秦王,他到了秦王府,门房告诉他秦王进了宫,瑶儿被送回了顾府,他又去了顾府,瑶儿不见他。

    他不知道秦王殿下会怎么做,他这几日一直在府里,他知道自己不该见瑶儿,是他害了瑶儿。

    “早就说过,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应该心晴有数,你喜欢顾家小姑娘,可是顾家小姑娘已被赐给秦王为正妃,你还要去招惹!”纪尧平静的道,看不出喜怒。

    “四叔,我错了,是我害了瑶儿,我——”纪宁上前一步。

    “知道自己害了人,现在知道错了,可惜晚了。”

    纪尧平淡的开口。

    “四叔,我。”

    纪宁望着四叔,想要说什么。

    “现在就看秦王怎么做了,你和顾家小姑娘,只能由秦王来决定。”纪尧注视着他的眼晴,慢慢的。

    “四叔。”

    纪宁脸色一变,纪尧没有说别的,纪宁后退一步,神情颓然,四叔不会帮他。

    “出去吧,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做,这件事该如何了结,想清楚再来见我,没有想清楚就不要来了。”纪尧片刻对纪宁说。

    “四叔。”纪宁还想说话。

    “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纪尧冷淡的,不准备替他承担,宁哥儿也该长大了。

    “四叔,我知道了、”纪宁退了下去。

    纪尧叫了人,安排人打听秦王的动向,和太子知会一声,打听到秦王动向后,他会让人去见秦王。

    “四爷,东西都送往安郡王府了。”没有多久,管家走进来。

    “去看看。”纪尧站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

    *

    顾府,顾瑶脸色不好,坐在木质菱花窗台前,听到脚步声。她收回目光看过去,看到黛眉,她站了起来。

    “姑娘。”黛眉急冲冲从外面进来,冲到姑娘身前,喘了喘气,脸红着,她是小跑着回来的,知道姑娘在等她,喘过气,她马上道。

    顾瑶盯着她,手握紧,眼中是紧张。

    “姑娘,外面还没有消息,也没有旨意。”黛眉知道姑娘在担心什么,她快速道,她出去打听过。

    “还没有?”顾瑶松了口气,平静下来,也坐了下来。

    “是,姑娘,姑娘不要担心了,秦王殿下也许不会。”不会什么黛眉说不出来,她看着姑娘,走到姑娘身前,扶着姑娘。

    顾瑶摇头,坐下来,摆手不让她扶,那日她和纪宁见面被秦王看到,秦王不相信她的话,只愿相信看到的。

    问她和纪宁到底有什么关系,是不是背着人早有来往,她不承认,秦王说会让人查,她不知道秦王知道多少。

    秦王虽然让人送她回了府,但留了人在府里,更让人守在府外,不许她再出府,她知道秦王怀疑她。

    就算秦王不留人守在府外,她也不会出去。

    她要是早知道会遇到纪宁,会因为和纪宁说话被秦王的人看到,她不会出门,她的一切努力都因为纪宁前功尽弃。

    她现在不知道秦王会不会找宜妃,告诉宜妃,也不知道秦王会如何做,秦王和她想的不一样,秦王不是纪宁,原本她是打算慢慢得到秦王的心,到那时候,就算听到什么,秦王也会护着她相信她,而不是现在。

    她好不容易才被赐为秦王妃,努力那么久才被宜妃秦王看中,得到想要的,她的身份虽然不低,想成为秦王妃也不容易。

    只有成为秦王妃,她才能得到更多。

    有一天站得更高,秦王妃这个身份她不能丢,父亲祖母都以她成为秦王妃为傲,除了秦王妃这个身份,她不可能再得到更高的身份。

    要是秦王不要她,她会一下跌到尘埃里。

    没有人愿意要她,没有人会娶她,她曾经自以为傲的东西也会粉碎得一干二净,秦王不信她,她只能抓着秦王妃的身份。

    这是她仅能抓住的。

    她也希望像黛眉说的秦王什么也不做,她还是未来的秦王正妃,秦王不信她,她可以慢慢让秦王信。

    就算嫁入秦王府被冷落,也没关系,她总会站起来,重新得到秦王的信任,只要用对方法,连秦王的心也会是她的。

    只要她还能嫁给秦王。

    “没有就好,至少暂时不用担心,让人注意着,一旦有什么消息,就告诉我,尤其是宫里。”顾瑶开口。

    “是,姑娘,府里都说秦王殿下亲自送姑娘回储,肯定是喜欢姑娘,以后姑娘嫁到秦王府,定会受宠。”黛眉想到府里的流言。

    她去打听消息的时候听到,回来的路上也听到,都羡慕姑娘被秦王殿下看中,羡慕姑娘得宠,都还以为姑娘是因为得宠才被秦王殿下送回府。

    “不用管。”

    顾瑶道。

    “姑娘要不和老夫人说一说。”黛眉不想看姑娘这样:“也许老夫人能有办法,还有夫人和老爷。”

    “姑娘不用一个人憋着。”

    在她的眼中老夫人夫人老爷最疼的就是姑娘。

    只要姑娘说,老爷夫人老夫人肯定会帮姑娘想办法,也不是姑娘的错。

    “不,说了也是让祖母担心,还有父亲母亲担忧,还是等一等。”

    顾瑶并不像黛眉一样想,父亲是疼她,祖母也疼她,那是因为她有价值,她成了秦王妃,以后就是真的皇子妃。

    有一天很可能让整个顾家更上一层楼。

    以前祖母和父王疼她,是她足够优秀,能够带来利益,父亲和祖母心中有数,不然父亲和祖母是不可能那样疼她的,为什么不疼别的人?

    如果告诉祖母和父亲她和纪宁的事,被秦王发现,秦王很可能会告诉宜妃娘娘,父亲和祖母一定会生气,只有母亲,是真的疼她。

    但母亲帮不了她,黛眉什么也不知道。

    “姑娘是想等秦王殿下,看秦王殿下怎么做才找老爷和老夫人吗?”黛眉又问,小心看着姑娘。

    那个时候就迟了,顾瑶没有多说。

    她现在最恨的是纪宁,要不是他,她不会落到这一步,被逼成这样,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萧菁菁和秦王说了什么。

    秦王为什么突然出现。

    她不是傻子,秦王之前还没有怀疑她,为什么突然派人盯着她,是不是萧菁菁通知了秦王?她会找机会弄清楚,如果没有人在秦王面前说了什么,秦王为什么会怀疑她和纪宁,她同时也怀疑周安,是不是周安找了秦王?

    “姑娘。”一个婆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顾瑶脸色不好,让黛眉出去看看,黛眉得了姑娘的话,走了出去,她也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到了外面,看到婆子,问清后,忙往里面。

    “姑娘。”她急急的冲到姑娘面前。

    “什么事?”顾瑶站起来。

    是秦王有动作了吗?

    “老夫人要见姑娘。”黛眉高兴起来,高兴的望着姑娘。

    “祖母?要见我?”顾瑶高兴不起来。

    “是,姑娘,老夫人要见姑娘,姑娘你?”黛眉看出姑娘的情绪,没有再高兴,开口道。

    “走吧,去看看祖母有什么事。”

    顾瑶从小大多数都是跟着祖母,可她对祖母并没有多深的感情,更多的是相互之间的利益,母亲虽疼她,但作不了主,府里都是祖母做主,就是父亲也听祖母的话。

    母亲也不得祖母喜欢,祖母嫌母亲小家子气,怕把她教坏了,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抱到身边,还是母亲一哭二闹三上吊才又抢回了她。

    但祖母恼了,父亲也不喜欢母亲,母亲在后院很艰难,父亲最宠的是他的几个小妾,让母亲这个主母都没有地位,要不是她得宠,母亲甚至连一脚之地都没有,可再艰难还是养大了她,她疼母亲,知道祖母和父亲为人,

    到了祖母院子外面,她看到了不少人,带着黛眉走了过去。

    不久,她见到了祖母,父亲也在。

    父亲脸色不好,祖母皱着眉头。

    顾瑶扶着黛眉的手走进,行礼。

    祖母直接挥手,让所有人退下。

    顾瑶手一紧,没有说什么。

    从祖母的院子出来,顾瑶的脸是白的,手怀得很紧,黛眉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夫人和老爷怀疑姑娘,她都说不出话,姑娘没有承认。

    老夫人和老爷看起来不相信。

    “姑娘。”

    “住嘴,回去再说。”顾瑶冷冷看她一眼:“你想让人知道?”

    “不是,姑娘。”黛眉忙扶着姑娘,知道姑娘不高兴,不敢再多说,顾瑶深吸一口气,吐出,手心刺痛,祖母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亲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让秦王不高兴。

    不然为什么秦王不给他好脸色,前几次秦王见到他,都会对他点头,今日见到秦王,秦王冷冷看他一眼,走了。

    父亲觉得肯定是她哪里做得不对,惹秦王生气了,让她向秦王道歉。

    问她前几日秦王送她回来到义划为什么。

    为什么还留了人在府里。

    问她这几日见没有见过秦王,让她有什么事最好说清楚,不要让秦王误会了,祖母也是一样,问她是不是瞒着他们做了什么。

    回到房间,顾瑶一脚踢开一边的青花瓷瓶,一手拂开香炉还有绣屏。

    “姑娘!”

    黛眉大惊。

    顾瑶不说话,她只想发泄心中的怒火。

    宫中。

    “琰儿你查清了?会不会是弄错了?”宜妃挥退宫人,看着皇儿,秦王萧琰坐着,喝着手上的茶。

    “母妃觉得是弄错了?”萧琰喝了一口茶问。

    “难道是真的,顾家那个丫头看着不像是那样的,不是说是才女,洁身自好,清丽脱俗吗?怎么会和纪宁有什么,也没有听到人说。”

    宜妃想了想顾家那个小姑娘,她那个未来的儿媳妇。

    “我也以为她是个好的。”秦王眼中闪过什么,放下手上的茶杯。

    “那日你急急进宫,让母妃找你父皇,这可是圣旨赐婚的,不是说着玩的,母妃问你是怎么回事,你也不说,你不说清楚,母妃怎么和你父皇说,别没弄清,听信谁的话,顾瑶的家世各方面也适合你,要是再找,不一定找到这么合适的了,当然有更好的,就怕你父皇会起疑,你是知道你父皇疑心有多重,做得好了,你父皇会起疑,做得不好你父皇则不满意,顾瑶是最合适也最不容易引起你父皇疑心的,要不是太过,就算了,以后再换……”

    宜妃直视着皇儿。

    “今日你才告诉母妃,母妃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顾瑶和纪宁,母妃有点不信,要是真有什么怎么会让你发现。”

    “有人写了信给儿子。”萧琰道。

    “谁?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宜妃是后宫多年的。一下想到阴谋诡计上,尤其是和太子撕开后。

    “儿子暂时还没有查到,不过,顾瑶和纪宁肯定有关系。”秦王萧炎眼中有怒火,不愉。

    “你有没有再派人去查。”

    宜妃问。

    “还没有查到。”萧琰摇头。

    “琰儿打算怎么做?”宜妃继续问,在她看来,儿子可以查清楚再说,不要冒冒然然的找皇上。

    圣旨赐婚,不是一句话,要圣上娶消旨意,也不是容易的。

    “母妃,儿子想过,先不做什么,儿子会查,要是顾瑶真的和纪宁有什么,儿子不会要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做儿子的正妃,只能请母妃向父皇求一道旨意了,儿子的身边留不得心有二心的女人,不过儿子不会放过她,她就当儿子的妾吧。”

    秦王萧琰站起来。

    向着宜妃。

    “从妻贬成妾,琰儿母妃了解你,知道身为男儿,最容不得这些。”宜妃叹口气:“母妃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这个未来的王妃。”

    “是儿子现在也喜欢!”所以才恼怒。

    秦王萧琰知道母妃有话说。

    “越是喜欢,越是无法容忍是吗,大丈夫生于此,眼光要开阔,任何一个男儿知道了你这样的事,和你一样,都会和你一样决定,可是你不是一般人。”宜妃又道,她有些怪顾瑶不检点。

    不管以前如何。

    是不是和纪宁有什么,都过去了,她已经被赐婚给了琰儿为正妃,就算还没有进门,也要注意名声,更要为琰儿洁身自好。

    不该让人发现,还让人通知了琰儿,宜妃觉得顾瑶一边和纪宁保持关系,一边又让琰儿动心,着实可恨。

    琰儿到了现在,也只是想把顾瑶贬为妾,还是舍不得放手。

    为了儿子的将来,她还要帮着这个顾瑶。

    她一边恼顾瑶勾住儿子一边道。

    “母妃想说什么?”

    “琰儿,你想要那个位置的吧。”宜妃知道儿子心意已决,身处后宫,宜妃更会权衡利弊,她直视儿子的眼。

    “儿子想。”萧琰毫不犹豫。

    没有身处皇室,不想那个位置的。

    只要是皇子,都想,就是不是皇子,也想,那个位置至高至贵,也诱惑人心,父子兄妹为了那个位置可以自相残杀。

    皇宫从来是血腹的,往那个位置的路上也是满是尸骨,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皇子。

    “既然想,就要忍常人所不能忍,也要受常人受不了的苦,那个位置不是凭白能得来的,历来没有哪位帝王的位置是轻松得来的,顾瑶的事,不管查得如何,暂时不要动。”宜妃道。

    “母妃。”秦王萧琰对上母妃的目光。

    “母妃也恼,你先让人看着顾瑶,不要让她再做什么,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先这样,太子还在,你想坐上那个位置更难,知道吗,为了那个位置,只要利益相同,就可以合作,以后的事等以后再来。”

    宜妃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儿子听母妃的。”

    萧琰道。

    “你要是想要女人,母妃给你挑几个。”宜妃想到儿子身边是不是没有中意的,才会喜欢顾瑶。

    她是喜欢顾瑶的时候,觉得顾瑶好时什么都好,现在她恼了,觉得顾瑶什么都不好。

    “不用了。”

    秦王萧琰怕自己会想到顾瑶。

    “好吧,母妃也不为难你。”宜妃开口。

    *

    安郡王府。

    萧菁菁收到了四爷送来的一堆东西。

    “郡主,四爷对你真好,送了这么多东西。”紫嫣和秋雨站在一边,看着采薇带着小丫鬟呈上来的东西,一匣子东珠。

    成色都很好,不像是普通的东珠,应该是贡品,还有几张上好的皮子,几本棋谱,最难得的是一对白玉手镯,她们微笑看着郡主。

    采薇带着小丫鬟放下四爷送来的东西,抬起头,看向郡主。

    “郡主,四爷让你慢慢赏玩。”

    萧菁菁不久前见到外祖母派来的人,告诉她,父王答应了她和四爷的婚事,过一阵就回来,把她和四爷的亲事订下。

    她及了笄,四爷年纪也不小,早点成亲,外祖母把消息递到纪府。

    四爷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看着四爷送来的东西,她脸有些红,心跳加快。

    “好的东西四爷都送到郡主这里来了。”紫嫣和秋雨又笑着道。

    萧菁菁看了看,摸了摸匣子里的东珠,拿出两颗,赏玩,又看了看其他:“收起来吧。”

    “是。”紫嫣和秋雨见状,知道郡主高兴,她们也替郡主高兴,郡主和纪四爷的事算是定下了,老夫人同意了,郡主也愿意,连王爷也答应了,她们安排人把东西放好。

    “郡主。”

    采薇开口。

    萧菁菁看着她。

    “四爷派来的人说,四爷让人把府中珍藏的血玉给郡主雕了两个手镯,在里面刻上郡主的名字。”

    采薇想到来人说的话。

    “郡主!”紫嫣和秋雨惊住了,她们只听说过血玉珍贵还没有看过血玉,听说宫里以前有,四爷也有一声,还准备雕成手镯送给郡主?

    萧菁菁也是一怔,血玉手镯?上一世并没有,上一世她和四爷订亲前并没有交集,订亲后,也只是照例送了一些东西。

    血玉可不是易得的。

    可以说是珍品中的珍品,连皇宫都要珍藏起来,他要给她淘两个手镯?

    “四爷派来的人走了吗?”萧菁菁问。

    “已经走了。”采薇不知道郡主是什么意思。

    “郡主。”忽然,守在外面的丫鬟的声音响起。

    “进来吧。”萧菁菁看向外面,采薇也看过去,紫嫣和秋雨也一样,一个丫鬟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郡主,外面传来消息,四爷来了,在外面,想要见郡主一面。”

    紫嫣几人一惊,纪四爷来了?

    来见郡主?郡主呢?她们转向郡主:“郡主。”

    萧菁菁没有看她们,盯着跪在地上的丫鬟,心收紧:“你说四爷来了,要见本郡主?”

    “是的,郡主。”

    小丫鬟抬起头,恭敬小心道。

    “走吧。”萧菁菁站起身来,紫嫣和秋雨对视一眼,采薇扶住郡主,小丫鬟后退一步。

    “不用退了,带路。”

    萧菁菁道。

    “是,郡主。”小丫鬟恭敬道,出了府,萧菁菁远远看到了一辆马车,马车的布帘掀开,她看到了四爷,她不知道四爷是有事还是。

    四爷嘴角微微笑,远远注视着她,她脸不由变红,心跳加速,稳住心跳,平静下来,她看了眼四周,没有人,这里是后门,不会有人看到,她看向马车。

    “郡主。”紫嫣和秋雨等也见到四爷:“是四爷。”

    萧菁菁点头,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一个侍卫上前来。

    “郡主,请。”

    萧菁菁点头,留下紫嫣和秋雨,马车掀开,四爷坐在马车里,眉目温和:“来了?”

    “四爷。”她开口,然后上了马车。

    “愿意嫁给我?”

    马车车帘放下,纪尧目光锁着眼前的小姑娘。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