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讲述前世
    第一百零六章

    萧菁菁抬头,对上四爷的目光,按下心跳。

    “四爷怎么来了?”

    “来看看某个小姑娘,这些日子忙,也没有空,还是花朝节那日见过你这小丫头,来看一看,有没有听话。”

    纪尧笑,一身灰色直裰,淡灰色的鹤敞,坐着,腰间一块白玉,儒雅成熟,神情温和。

    “四爷应该看到了。”萧菁菁道。

    “看到了,越长越漂亮了。”纪尧说,小姑娘一张娇艳如花的脸,让他都晃了神,远远走来,让他都有些情不自禁,小丫头很适合大红,显得更为娇艳夺目,尤其是白玉般的脸颊还有耳朵,让他手指动了动,想要摸一摸是不是想像中一样,又怕吓到小姑娘。

    他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

    萧菁菁心漏了一拍:“四爷没事我就走了!”

    “愿意嫁给我嗯?”纪尧眼神宠溺,看着她。

    萧菁菁脸红心跳,不知所措,心很紧张,她忽然发现狭小的马车车厢里,只有她和四爷,没有其他的人。

    她不该上马车,心中又紧张又懊恼。

    纪尧目光落在她微红的小脸上:“我很高兴,我的小姑娘,你呢。”

    萧菁菁觉得和四爷挨得太近,往后退了退,听到他说她是他的小姑娘,她昂头红着脸:“谁是你的小姑娘,我才不是。”

    “不是吗?”

    纪尧轻笑。

    “不是。”萧菁菁道。

    “那是谁的小姑娘。”纪尧戏谑开口。

    “谁也不是。”萧菁菁再次昂着头,羞恼道。

    “呵呵。”纪尧笑起来,笑声低沉,愉悦,目光温和锁着她,萧菁菁别开头,看向别处,她没想到会和四爷面对面,没有别的人,听到爷要见她,她来了,没想到紫嫣她们都留在外面,只有她和四爷在马车里。

    她从来没有和四爷这样亲密亲近过,感觉着四爷身上熟悉的感觉还有气息,上一世嫁给四爷,她和四爷最亲密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中间总是隔着什么。

    “你在我眼里,就是我的小姑娘。”纪尧笑过开口,温和包容。

    “本郡主才不是小姑娘。”

    萧菁菁恼怒的,只有这样,她才不会那样紧张,四爷眼中只有她的身影,清晰的倒映着,呼吸间都是四爷身上的松香气息。

    “我的姑娘,我的郡主。”

    纪尧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慢慢的,低沉的道,声音带着磁性,让她不由自主脸又红起来。

    “怕我还是把你当成小姑娘?不想当小姑娘?上次之后在我眼里你早就不只是小姑娘了、”

    “四爷。”

    萧菁菁真的恼了。

    “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嫁给我这个老头子。”

    纪尧又道,低低的说。

    “四爷觉得自己是老头子?”萧菁菁不再那么恼,望着四爷,四爷竟然说他是老头子,他哪里是老头子,哪里像。

    “不是吗,有人可是叫我四叔,不是嫌我是老头子吗?”

    纪尧意味不明的笑。

    “四叔。”

    萧菁菁淡淡的。

    “小丫头,越说越叫嗯?就不怕我生气,真成了老头子,吃亏的是你。”纪尧笑容加深,带着宠溺,摇了摇头。

    “四爷会生气吗?”萧菁菁问。

    “不会,小丫头是不是知道我舍不得生气?”纪尧笑着。

    萧菁菁:“……。”

    “小丫头。”纪尧摇了一下头。

    “四爷不会和我生气不是吗。”萧菁菁望着四爷,纪尧知道小姑娘是料准了他,他还真生不起气来:“对。”

    “不嫌弃我比你大得多,不在意我是再娶?”纪尧凝着小姑娘的表情又问。

    “四爷在意吗?”萧菁菁问。

    “说得对我。”纪尧微微一笑,他不在意。

    “不过,我的小姑娘,我确实比你大得多,你还这么小,真的不在意?”纪尧注视着他的小姑娘,他确实比他小太多。

    “四爷在意我名声不好?在意我动不动就抽人鞭子,性情骄傲,乖戾吗。”萧菁菁问。

    “你何时性子乖戾?骄傲倒是真的。”纪尧见小姑娘这样认真,笑出声。

    “那四爷在意我和纪宁的事吗?”

    萧菁菁昂着头,她还是想问问,亲耳听四爷说。

    纪尧眼中一闪。

    “四爷在意吗?”萧菁菁又问。

    “你和宁哥儿的事是过去的事,你还小,不懂事,虽然一开始有些介意,但看了你的信,就释怀了。”纪尧温和的道,注视着小姑娘的眼晴,看出小姑娘眼中的紧张,不由一笑,知道小姑娘在意着,他心中多了温柔,不再介意。

    “四爷既然不在意,我为什么要在意,我名声不好,四爷只是比我大,是我配不上四爷,四爷都不在意,我为什么要在意,四爷都不在乎娶我这样名声不好的女人。”萧菁菁道,四爷也介意过吗,也对,怎么可能不介意,四爷看了她的信释怀了?

    “小丫头倒是会说话!”纪尧不知道怎么说了:“哪里名声不好,不要乱说,是我配不上你这小丫头。”

    “四爷怎么会配不上我,我曾经以为四爷会在意,以为四爷不会——”萧菁菁看向四爷,慢慢的道,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四爷不再找她。

    “我怎么会舍得。”纪尧叹了口气,萧菁菁望着四爷。

    “不信?”纪尧轻轻的笑。

    萧菁菁不点头也不摇头。

    “小丫头都在想什么。”纪尧又叹了口气,宠溺的说。

    萧菁菁的脸一下子红了,真的红了,心跳得很快,四爷是什么意思。

    “就让我这个老头子,娶你这个小姑娘。”纪尧又道。

    萧菁菁不说话,看着四爷。

    “好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纪尧开口。

    “四爷娶我,会有很多难听的话的。”萧菁菁启唇,纪尧轻轻的挑唇:“害怕?”

    “不,我不怕,我不想四爷因为我。”

    萧菁菁说。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担心为什么还愿意?”纪尧伸出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分开她额间的发。

    萧菁菁躲开,脸又红起来。

    “我。”

    “我什么,小丫头?”

    纪尧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抓着小姑娘的手,手指轻划,注视着小姑娘又红起来的脸,眼中多了笑意。

    萧菁菁咬着唇,发现躲不开,只能红着脸看着四爷,想要抽出手。

    四爷明明不是轻浮的人。

    为什么要抓她的手,前世四爷都是温和有礼的,最亲密的时候也不会这样,她从来没有和四爷这样,这样的亲密让她不自在,陌生又熟悉。

    她没有和任何人这样亲密,该厌恶的,因为是四爷,她只有紧张还有羞恼。

    “四爷!你放开我。”

    “小丫头既然怕为什么还愿意。”纪尧没有继续握着小姑娘的手,松开,收回手,温和的问。

    “四爷要是——”

    萧菁菁在四爷松开手后,忙抽出手,脸还是红着。

    “小丫头还当真了?”纪尧再笑。

    “我让人问你有没有想好,为什么把和宁哥儿的事告诉我。”纪尧接着问,带着漫不经心。

    凝视着她的眼。

    “四爷早晚会知道的不是吗?就算现在不知道以后也会知道,我不想骗四爷,也不想瞒着四爷,四爷要是在意——我不想四爷后悔,曾经我以为四爷你知道,后来发现四爷你并不知道。”萧菁菁不再意乱,听到四爷的话,她握紧手,回望四爷。

    “怕我后悔?”纪尧心软得不行,小姑娘还真是心软。

    “我不想四爷会后悔娶我。”萧菁菁又道,平静下来,她本来就对不起四爷,上一世,不是她,四爷怎么会——

    “我很高兴!以后有什么事,都告诉我。”

    纪尧专注的,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小丫头:“在你写信给我前,我也是刚刚知道你和宁哥儿的事。”

    萧菁菁心一紧,四爷?

    “我想娶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可能什么也不做,无意季你和宁哥儿的事,知道了你和宁哥儿的事,我心里本来是很不舒服的,认定的小姑娘竟然喜欢的是宁哥儿,我一心想要娶某个小姑娘,人家呢。”

    纪尧继续说:“想到自己喜欢的小姑娘,喜欢的是自己的侄儿,不是自己,又知道了某人一顾一切的行为,我要是一点不生气才怪。”

    “四爷,我。”

    萧菁菁想说什么。

    她什么也不知道。

    “我当时在想,是不是小姑娘嫌我老了,宁哥儿年轻,和小姑娘年纪相当,说起来,小姑娘会喜欢宁哥儿一点不奇怪地,倒是我这老头子,要是小姑娘真的喜欢,我是成全还是不成全,我这老头子是不是就不凑热闹了。”

    纪尧轻轻的挑着眉头。

    “四爷。”萧菁菁没想到四爷这样想过。

    “后来怎么也舍不下。”纪尧一下子又笑了起来,神色温和:“只是心里想着,我想娶人家,人家乐意吗?”

    “四爷,我。”愿意。

    萧菁菁想说,对上四爷温和的目光,她心中紧张,说不出口。

    她知道自己在四爷面前很多话都说不出来,她太紧张了。

    “不要紧张,菁儿。”

    纪尧看出小姑娘的心思:“在我的面前不需要紧张的,只要放松,有我在,我会护着你的,小姑娘的骄傲可不能丢了。”

    “四爷,你叫我——”萧菁菁惊住。

    “菁儿,以后我叫你菁儿。”

    纪尧温和的询问,眼神温暖。

    菁儿,四爷叫她菁儿,萧菁菁望到四爷眼里,她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上一世四爷也叫过她菁儿,是在他们刚刚成亲的时候,这样亲密的称呼让她不喜欢,四爷似乎知道她不喜欢,只叫过几次,后来,四爷就不再这样叫了,叫她郡主,菁华郡主。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她的心不再平静,前世四爷也是想和她好好过的吧,可是她,做了对不起四爷的事,她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不是不想我把你当成小姑娘?”

    纪尧知道小姑娘想什么。

    “四爷,可以叫我。”萧菁菁说不出心中的感觉。

    “郡主,还是菁华郡主?菁儿不好吗?”纪尧目光深深。

    不是不好,是她怕自己会陷到四爷的温柔里,萧菁菁心中想着,她知道自己早就喜欢上了四爷,萧菁菁:“……”

    “以后就叫菁儿。”纪尧最后道,微微笑。

    “四爷。”萧菁菁还想说话。

    “乖。”

    “……”

    “就在我想着,是不是成全某个小姑娘的时候,某个小姑娘的信来了,这还是某个小姑娘第一次给我写信,不知道写了什么,我当时就在想看还是不看,要不是某个小姑娘的信,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知道某个小姑娘的心思,已经不喜欢宁哥儿,心里的介意也消了,有了决定。”纪尧一笑,接着之前的说。

    萧菁菁望着四爷。

    “某个小姑娘的信来得很及时,写得很明白,我要是再不清楚——”纪尧意味深长的开口:“某个小姑娘都愿意嫁给我这老头子,我哪会不愿意。”

    “我如果不写信给四爷,四爷是不是。”会放弃娶我?萧菁菁听到四爷想过成全她,是成全她和纪宁吗?

    “我希望你过得好,菁儿。”

    纪尧低低的叹息,双眼注视着她。

    “四爷。”萧菁菁不由自主启唇。

    “我已经是老头子,主要是你菁儿。”纪尧眼中的宠溺,那样的明显。

    “这些天做什么?”纪尧叹了叹气,问她。

    “没有做什么。”萧菁菁心慌意乱。

    “听说你出府了。”

    “四爷怎么知道?”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怎么知道的,纪尧笑了一下,眼中多了什么:“宁哥儿身边有我的人,看到你了。”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宁哥儿和顾家小姑娘的事,你知道吧,景非翎那小子是该得到教训,你做得很好,叶家的小姑娘有些委屈了。”纪尧审视的。

    “我知道。”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是什么意思。

    “秦王派了人,顾家小姑娘和宁哥儿的事,秦王似乎知道了。”纪尧道。

    “他们早该想到,四爷想说什么?”萧菁菁问起来。

    “你恨宁哥儿和顾家小姑娘?”纪尧直视着她。

    萧菁菁:“对。”

    “你做的没错。”纪尧直直看着她。

    萧菁菁有些无法面对四爷的视线,她想到前世。

    “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四爷的事,四爷会恨我吗?”萧菁菁恍惚间她分不清今生前世。

    “什么对不起我的事?”纪尧眸中闪过一抹光。

    “如果我和纪宁。”萧菁菁看着四爷的眼晴:“如果我和纪宁一起。”前世四爷一定很恨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四爷。

    明明这一世已经不同,和前世不一样,她还是想问,也许是前世一直想知道,可是无法知道,耿耿于怀。

    纪尧变得认真,他不喜欢这样的假设,小丫头为什么这样问,是她还喜欢宁哥儿还是:“你不是愿意嫁给我,不喜欢宁哥儿了吗。”

    “四爷告诉我,会恨我吗?”萧菁菁问,她总有一天会报复纪宁,说不定会做什么,四爷会恨她吗?

    她突然觉得她不该答应四爷嫁给四爷,纪宁是她的仇人,却是四爷的亲人,她要是对纪宁做什么,四爷知道?

    “不会。”

    纪尧摇头。

    萧菁菁怔了怔,眼中迷茫:“为什么四爷?”

    纪尧看出了眼前的小姑娘不对:“你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能懂什么,知道什么,错了也与你无关。”

    萧菁菁心中是那么怕,听到四爷的话,她不相信,四爷说不会恨她。

    “为什么?”她不明白四爷为什么不恨她,就像四爷说的,她是小姑娘?

    他终于是把她当小姑娘,所以?

    “你还小。”

    纪尧道。

    “所以就算我和纪宁一起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不恨我。”萧菁菁不相信,难道前一世四爷也不恨她才会安排好她以后的日子,她以为四爷是恨她的。

    “为什么要这样问,你想做什么,你不会不是吗?”

    纪尧反问。

    “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四爷的事。”这一世不会,可是上一世我做了,四爷,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在和你成亲后还和纪宁一起,让你被人笑话,对不起,四爷,真的对不起,这一次我再也不会了。

    不会再让你被人笑话,前一世也许四爷真的从来没有恨过她,也没有怪过她,四爷是对她最好的人。

    “这不就对了,为什么还问,我还以为你菁儿想做什么呢。”

    纪尧笑了,听了小丫头的话。

    不过他隐隐察觉小姑娘有些不对,小姑娘是他的,只会是他的。

    “四爷。”

    萧菁菁让自己不要多想,让她放过纪宁是不可能:“如果有一天我对付纪宁,还有其他的人,四爷会怪我吗?”

    “菁儿要报复?”

    纪尧想看出什么。

    “纪宁骗了我,顾瑶把我当成傻子,有人想害我。”

    萧菁菁道。

    “我为什么要怪你!”纪尧意味深长开口,想到了一些事,或许不用问了,很久前就看出小姑娘不是省油的灯,是个桀骜必报的:“他们做了什么,你还回去是应该。”

    “可是纪宁是你的侄儿。”萧菁菁平静的。

    “那又如何,他做错了,就要得到教训。”纪尧从不觉得小姑娘该因为他放下心中的恨。

    “四爷。”

    萧菁菁:“四爷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好吗,这就算好?”

    纪尧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不够好。”

    “四爷。”

    萧菁菁脸又红了。

    纪尧呵呵笑,没有说什么:“又害羞了,菁儿。”

    “四爷。”萧菁菁再次抬头:“要是我想要纪宁的命呢,还有顾瑶,吴氏。”

    纪尧深深看她。

    “四爷是不是觉得我太狠了?”见四爷不说话,萧菁菁高昂着头,心中苦涩,四爷肯定觉得她恶毒吧,四爷喜欢的是原来的她,现在的她,不再是从前的她,她已经变了很多,她不止想要纪宁的命,还想要那些害她的人的命,四爷知道了还会觉得她好。

    还会对她好吗?还愿意娶她吗。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纪尧第一次觉得面前的小姑娘让她看不透,像是有什么事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四爷,想听一个故事吗?”萧菁菁不知为何忽然想把前世发生的事告诉四爷,她原本以为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把它当成一个秘密,只有自己知道,此时她突然想告诉四爷。

    她不知道四爷会不会信,也许四爷不会相信,但她想把前世的事当成一个故事说出来,告诉四爷。

    “什么故事?”纪尧转动玉板指。

    “一个小女孩傻得被所有人骗的故事。”萧菁菁又涩又苦。

    纪尧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过了一会:“好。”

    “有个小姑娘,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的。”萧菁菁开始讲,她把上一世自己经过的事讲了出来:“有爱她的父亲,有疼她的继母,有要好的妹妹,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整天无忧无虑,亲生的母亲虽然不在,也没有什么影响,她慢慢长大,性子被宠坏了,她的父亲觉得她这样就好,她也觉得自己很好。”

    纪尧转动着玉板指的动作放慢。

    萧菁菁:“她有一个最好的闺中密友,还有好几个姐妹,她从小就亲近自己的继母,因为外祖母要她小心继母,她连外祖母一家也不信。”

    后来。

    后来小姑娘越长越美丽,有虽然性子任性,被宠坏了,也没有什么,渐渐的,她有了第一美人的称号。

    她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

    有一天她喜欢上了一个少年,那一天她和闺中密友一起参加诗会,一个少年被簇拥着走了过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人,第一眼,她就喜欢上那个少年。

    她是那样欢喜。

    虽然也有很多少女和她一样喜欢上那个少年,可是她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一,是不一样的。

    她是真的喜欢那个少年。

    不是像她们一样,只是觉得少年长得好看,她觉得少年一定知道,她要得到那个少年的目光,让少年看到她。

    只看得到她,从小的娇宠让她不顾一切,告诉了少年她的心思。

    可少年并不喜欢她,让她很失望,很难受,失魂落魄,她不相信,少年眼中看到的一直不是她。

    闺中好友知道了她的心思,说会帮她。

    好身边的好姐妹也说会帮她。

    天真又傻的她,什么也没有察觉,相信了闺中好友的话,还有家中妹妹,继母的话,以为只要追着少年跑。

    少年有一天就会看到她。

    知道她的好,她也相信少年不喜欢她是没有发现她的好,她真的相信了,做了很多傻事,还是没有得到少年的喜欢。

    反而名败名裂,她从第一美人成了人见人厌不要脸,走到哪里都不受欢迎,都有人嘲笑她,直到真的毁掉名声。

    为了嫁给少年,父亲的劝告外祖家的劝告她都置于一边,只相信继母还有闺中密友的话,父亲为了她老了许多,她还是没有察觉,一直到她的名声彻底没了。

    所有人都觉得她不可能嫁出去,连身边的人也不帮她,就在这时,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上门向她提亲。

    说到这里,萧菁菁望着四爷。

    纪尧目光变得深沉,落在她的脸上,觉得她像是在说她自己,但又不像。

    萧菁菁:“四爷还要听吗。”

    “嗯。”纪尧点头,抓过她的手,萧菁菁抽了抽没有抽掉,片刻之后,萧菁菁没有再抽。

    她看着四爷:“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向她提亲。”

    可是她的父亲同意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继母告诉了她,对方是谁,她只想嫁给她喜欢的少年。

    她的父亲让她好好在府里呆着。

    不许乱跑,她怎么可能会呆着,她想嫁的只有她喜欢的少年,她找了少年,少年不理她。

    她去找了向她提亲的人。

    才发现对方她见过。

    她想让对方取消亲事,对方问她为什么,她说不出来,父亲知道了,她被关了起来,她不愿意嫁。

    继母还有闺中密友,她的好妹妹在她面前说了很多。

    说她要是不嫁,会被嫁到外地,再也见不到少年,为了见到少年,她答应嫁人。

    她开始待嫁,可是她还是不甘心,她想和少年离开得远远的。

    少年让她不要再找他,再缠着她。

    她伤心痛苦,父亲和她说了很多道理,她答应父亲,好好过,杨亲后她和她的夫君过了一段还算恩爱的日子,不久,她又和少年见了面,少年找她。

    说喜欢她,在她不知所措时,闺中密友还有继母也知道了,说她得偿所愿,还犹豫什么。

    她忘了答应父亲的话。

    和少年一起。

    她的夫君知道了,没有再和她同房,她失落,可是也松了口气,她和她喜欢了很久的少年一起。

    沉浸在得偿所愿的高兴里,忘了周围的一切。

    忘了自己成了亲,忘了自己的夫君,忘了父亲,忘了所有。

    等到她发现自己怀了夫君的孩子,孩子没有了,她倒在血泊里,醒来看到夫君眼中的血红,她后悔了,夫君没有怪她,只说以后还会有,她当时想好,不再找少年,可是。

    少年又找上她,问她是不是不喜欢他了,她怎么会,又一头扎了进去,等到夫君再也不再出现,等到父亲发现,大怒。

    等到少年又渐渐疏远起她,周围的人看她的目光变得异样。

    到处都是她不守妇道的流言,她也没有醒悟。

    她身边都是少年的人。

    她的眼晴只看得到少年,有一天,她病了,少年看也不看她一眼,没有人管她,她才猛然醒过来,她被人绑了起来,少年没有来救她,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都嫌弃她的肮脏。

    父亲也死了,整个府被抄了家。

    外祖家想帮她也帮不不了,在新一轮站队中,外祖家也站错了队。

    在她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她的夫君来救她了,一身的血,杀了很多的人,救了她,抱起她,带她离开。

    再没有人看得起她,她成了无耻占着夫君正妻之位的人,她想放夫君自由,夫君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一日她听到夫君的死讯,她不信,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安排好了一切。

    可有人怎么会放过她。

    她被送到院子上,被关了起来。

    她活在谩骂里,她比奴婢还活得凄惨,有一个下雪的天里,她终于又见到了曾经的闺中好密友,已经嫁人生子,雍容华贵的闺中密友。

    也见到了心心念念仍忘不了的少年,少年成了青年,他们告诉了她一个秘密,一个她用了十几年也没有明白的秘密。

    一切的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他们的算计。

    她绝望,痛恨,想要食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她不明白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算计她。

    她那样爱他,那样相信她。

    他们没有让她活下去,亲手扼杀了她。

    她死了,死在大雪压塌的小院子里。

    “她死了。”

    萧菁菁白着脸,咬着唇,唇被她咬得发白发青,颤拌,眼中是痛,恨,怨,眼中全是泪,红红的,身体颤拌,声音低沉沙哑,像是蕴含着一世也倾不尽的恨。

    她颤拌着,一个字一个字。

    “死在她爱过还有最好的闺中好友的手中,没有人知道,你说会有人发现,他们还害死了她的父亲,整个府中的人,会有人替她报仇吗?”

    “没事了,只是故事,乖。”纪尧心情格外复杂,难言,他想相信这只是一个故事,又觉得不止是一个故事,若说是真的,他又觉得不可思议。

    小姑娘好好在他面前,故事里的如果是她,没有人护着,她又是如何——

    “会有人替她报仇的。”

    “真的吗四爷?”萧菁菁抬头,望着四爷,哽咽着,她知道是她傻才会相信他们,被骗了一生,可是父王呢。

    “对,会有的。”纪尧忽然觉得这不是一个故事,因为他从小姑娘的身上看出了真实,他伸出手揽过她,抱在怀里。

    “会吗?”萧菁菁想哭。

    “会。”

    “四爷不要骗我,怎么会有人替她报仇,都恨不得她死,是她自己傻,被人利用,傻得天真。”萧菁菁哽咽着。

    “会有人的,你不是说她夫君安排了她今后的生活吗,也许她的夫君安排了人。”纪尧对这个夫君很不愉。

    “她的夫君相公恨死她了,不会的。”

    “会的,相信我。”

    “四爷,那就是我。”

    萧菁菁把头埋在四爷怀里,纪尧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说什么,也落不下去,她说故事里的人是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四爷,那就是我。”

    “四爷,我以为我死了,不知为什么又活了过来。”萧菁菁抬起头来,望着四爷。

    纪尧不知道该不该信。

    “四爷,你为什么要娶我?”萧菁菁想知道上一世的四爷为什么会娶她,因为喜欢她?想帮她还是?

    纪尧暂时让自己不要多想,先安抚好这个娇气的小姑娘,不知为何听了这样的故事,知道小姑娘很可能重活了一世,故事不止是故事,他最多的还是心疼:“你不是知道?”

    “四爷喜欢我?”

    萧菁菁含着泪。

    “知道就好,不要伤心了,擦擦眼泪。”纪尧笑了笑,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取出手帕,折好,替她擦起脸上的眼泪来。

    他动作很温柔,很细心,细细的擦了她眼晴上的泪水。

    “四爷为什么喜欢我!”萧菁菁没有动,还是看着四爷。

    “喜欢就喜欢,小丫头问那么多。”纪尧睥了她一眼。

    萧菁菁心不再沉在上一世的恨里,她一点点平静下来,冷静起来,只是还是抽泣,还是脸红着。

    “我自己来。”

    萧菁菁平静下来,发现四爷在替她擦眼泪,她整个人在四爷怀里,脸色一红,从四爷怀里钻出来。

    “好,你自己擦。”纪尧没有阻止,松开她,让帕子给了她,凝视着她。

    “四爷不怕吗?”

    萧菁菁边擦着眼泪,平静下来的她,想到自己什么都说了,她不后悔,可是四爷为什么一点变化也没有,四爷就不介意,一点不在意吗?

    连问也不问。

    四爷是不是没有相信她的话,以为她说的真的是一个故事,她说的是真的,四爷不想知道上一世还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要怕?”纪尧还是这句话,小姑娘就是想得太多。

    “四爷,我死过一次,又活过来。”萧菁菁开口,她是活了一次的人。

    “那又如何,”纪尧不以为然,死过一次有什么好怕,他只好奇,小姑娘也更让他更心疼而已:“只要知道你好好的在我面前,没有事,我有什么必要怕,你还是我的小姑娘不是吗?”

    “四爷,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还要娶我吗,故事里的就是我。”萧菁菁既然都说了,也不在乎了,四爷还是不在乎吗?

    “真的假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关系。”纪尧声音响起。

    “四爷,我以为你不会再——”

    “你在担心什么?”纪尧轻笑。

    “四爷真的不怕?”

    萧菁菁问。

    纪尧摇头:“你一直是个好姑娘。”

    “我不是,四爷,上一世,我。”萧菁菁还想说什么,纪尧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不管上一世如何,都过去了,不要再想。”

    “四爷,我没有办法不想。”

    萧菁菁忘不了上一世的事:“我要那些害过我的人的命。”

    “不是不让你想,只是上一世终究过去,不管为什么重活,都要把握好这一世,你不想这一世也像上一世一样吧。”纪尧知道如果一切是真的,她真的被宁死,换成任何人都忘不了,也会报仇,小丫头还有理智已经算不错了,他要做的就是护在她的身边。

    “我。”

    “明白了?有我在,有我在你身边,不怕。”纪尧没有说她继续说。

    “四爷没有要问的吗?”萧菁菁又看着四爷:“我上一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四爷不问一问,故事里的人是谁吗?”

    “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其实要是当真,猜也能猜出来,真是一个够傻的小姑娘,纪尧想着。

    “四爷,为什么娶我?”

    萧菁菁抬头。

    “为什么又问。”

    纪尧看向她,大概明白了她的心思,为什么问了又问,或许他之前想错了,小姑娘故事里的相公是他。

    她是在问上一世的他,也是在现在的他。

    “为什么娶我?”

    她看着他。

    他身带松香,目光幽深,轻轻一叹,揽过她:“傻丫头,我心悦你。”

    “让我宠你可好?你想对付谁,我帮你,你想亲自动手,我递刀!”他接着又道,眼带宠溺。

    “不觉得我恶毒?”她微昂头。

    “不。”他只心疼,没有早点护着她。

    “好,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美貌如花,我杀人,你递刀!”她高昂头,骄傲一笑。

    “好。”纪尧喜欢看小姑娘骄傲的笑的样子。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