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今日就订亲
    二月过去,三月到来。

    京城各府开始为寒食节准备,安郡王府门外,马蹄声响起,一骑快马到了大门前,停了下来,一个亲兵翻身下马,到了侧门前,拍了两下门。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

    “谁啊。”

    门房的声音响了起来,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

    “开门。”亲兵拍了拍门,同时道,很快,侧门从里面打开,门房看着外面,一下看到亲兵,门房眯起眼:“你?”

    “王爷去了宫里见圣上,一会就回府!”亲兵道。

    门房也认出对方是郡王爷身边的亲兵,惊讶道:“王爷回来了!”

    “是,请通报给郡主。”

    “好,马上就去。”

    没有多久,正院,萧菁菁正吩咐人为寒食节准备,她吩咐着身前的婆子丫鬟:“你们下去做吧。”

    “是,郡主。”

    婆子和丫鬟走后,听到父王回京,入宫见圣上,一会就要回府,萧菁菁站了起来:“父王回来了?”

    “是郡主,王爷身边的亲兵传信,王爷不久就会回府。”跪在地上二门的婆子道。

    “好。”萧菁菁颔首,她看向外面,让人去准备吃食,还有别的。

    紫嫣还有赵嬷嬷看着郡主。

    “郡主,王爷就要回府,老奴让人准备一下。”过了会,赵嬷嬷开口,对着郡主。

    “嬷嬷去父王的院子一趟,说一声吧。”萧菁菁嗯了一声,看向赵嬷嬷,赵嬷嬷点头:“好的,老奴这就去。”退了出去。

    萧菁菁看着嬷嬷的背影,她前日就接到父王的信,明日是寒食节,过两日是清明,父王要回来祭祖中,还有她和四爷的亲事,父王在信中写了,等他回来就订下,想到和四爷的亲事,她心紧了紧,心跳有些快,紧张起来。

    她好多日没有看到父王。

    她坐了回去。

    紫嫣和秋雨目光落在郡主身上,王爷回来,郡主的亲事就要订下来了。

    “郡主,王爷回来,你和四爷的事。”紫嫣和秋雨开口。

    “嗯。”萧菁菁没有多说。

    紫嫣和秋雨还想说什么,这些日子,四爷时不时就会送东西过来。

    “继续。”

    萧菁菁开口,跪在地上二门的婆子不知道郡主是什么意思,紫嫣和秋雨却知道,让外面的人进来。

    安排好了所有的事,萧媛媛萧芸芸萧琳琳也来了。

    “去前院说一声,就说父王要回府了。”萧菁菁对着紫嫣吩咐,父王回府,还是要通知一声前院。

    “是,郡主。”

    紫嫣听了郡主的话,点头。

    “让平哥儿三人准备好,父王回府,肯定要考校学问!”这次父王多日未回府,回府肯定会考平哥儿几人的学问。

    “是,郡主。”紫嫣再次道。

    “大姐姐,父王回来了?”

    萧琳琳三人是刚来,她们之前照着大姐姐的吩咐管着大厨房为寒食节准备,路上隐隐听到什么,并不清楚,此时听到大姐姐吩咐紫嫣的话才知道是父王回来了。

    都又惊又喜,父王?

    她们对视一眼,萧琳琳最小,小声的看向大姐姐问。

    “对。”萧菁菁没有瞒着她们:“父王去了宫中觐见圣上。”

    “父王回来了。”三人面面相视,想到对父王的害怕。

    她们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的琴棋书画学得怎么样?”萧菁菁想起什么,问着三人,三人:“大姐姐,我们认真在学。”

    “父王回府,肯定会问起。”萧菁菁漫不经心的。

    萧琳琳三人脸色一变,对视一眼,怕父王会考校她们,问教她们的姑姑。

    萧菁菁看在眼里。

    “去请姚嬷嬷还有蔡嬷嬷过来。”接着对秋雨。

    “姚嬷嬷和蔡嬷嬷应该在教导三姑娘。”秋雨开口。

    “那就等一会。”萧菁菁没有问过萧柔柔怎么样,也不想关心,只要知道萧柔柔被父王严令学规矩,学不好就不准出来。

    “是,郡主。”秋雨忙点头,行了一礼。

    不久之后,府里的人都知道王府回京,见了皇上就会回府。

    侧院,吴氏冷冷看着站在面前的墨书:“让你打听的打听到了没有?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这些日在做什么?”

    “侧妃娘娘,郡主只出府了一次,都在府里,没有做什么。”墨书道,郡主都是管家,然后就没有了。

    “是吗?”吴氏不置可否,萧菁菁那臭丫头会这么安份,肯定是没有打听到:“我让你派人盯着正院,有什么事就报上来。”

    “侧妃娘娘,郡主一直都在府里,所以。”墨书知道侧妃娘娘生气了。

    “哼。”吴氏冷哼一声:“要是让我知道漏了什么。”话没有说完,墨书不敢说话。

    “让你给柔姐儿送去的东西送去了没有?”吴氏又问。

    “送去了。”墨书回答。

    “我还不信王爷会一直关着柔姐儿,我的脸都成这样了,王爷还不给我作主,不给,我就闹到王爷给我作主,王爷也该回来了,之前的事打听出没有?”吴氏恶狠狠的,又盯着墨书。

    “侧妃娘娘,奴婢打听到纪四爷给郡主送了不少东西,之前也是纪四爷送的。”墨书把好不容易听到的告诉侧妃娘娘。

    侧妃娘娘脸上受伤不再出门后,府里大多的人都向着正院,想打听正院的消息变得很难。

    “纪四爷?”吴氏皱眉。

    很多天前她就得到一个消息,她一直让人盯着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只是那些该死的东西一个个看不上她,都攀附萧菁菁那臭丫头去了。

    让她这么久也没有弄清楚。

    “是的,侧妃娘娘。”墨书再次点头。

    “纪家四爷?纪太傅?”吴氏惊住,墨书大体能了解侧妃娘娘的想法。

    过了会。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何时和纪家四爷扯上关系了?”吴氏回过神来,皱紧眉头,很不悦,也想不通。

    “奴婢也——”墨书低下头,刚打听到的时候她也很吃惊,郡主怎么和纪太傅有关系,纪太傅位高权重,还关东西给郡主,有不少传言,不过她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没有告诉侧妃娘娘。

    “没有让人打听吗?”吴氏不满,不知道不知道让人去打听吗,直到打听出来为止?

    没用的东西,她心中恨恨的,还要让她说才去打听?

    “奴婢让人打听,只说似乎是因为吴老夫人。”墨书小心的道。

    “老太婆!”吴氏一听是老太婆就忍不住怒意。

    “还有呢?”吴氏还想知道得清楚一点。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和纪家四爷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是不是还有什么。

    “奴婢听到一些话,说是纪四爷喜欢郡主,奴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墨书忽然道,跪在地上,昂着头。

    “纪四爷喜欢萧菁菁那臭丫头?不可能!”吴氏是坚决不相信纪四爷会喜欢萧菁菁,萧菁菁有什么。

    除了年轻,性子娇纵,名声败坏,可以是毫无名声,长得艳俗,连她的柔姐儿的一根头发也比不上,纪四爷不是为色的男人,纪四爷是什么人,比萧菁菁年长多了,萧菁菁那臭丫头还和纪家大公子有过牵扯,纪四爷不可能不知道,知道了哪里会喜欢萧菁菁,定是其他的原因。

    “继续让人打听,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说不定是吴老太婆。

    “是,侧妃娘娘。”墨书连忙道。

    这时,外面有声音,吴氏让墨书出去看看,下一刻墨书出去后回来,小声的和吴氏说了什么。

    “侧妃娘娘,”

    “王爷回来了?”吴氏脸上已经没有多少感觉,只是依然还没有全好,还有一道小小的伤痕,她摸了摸脸。

    太医说要等一等,要慢慢好,等了这么久,日日敷药,还是这个样子,她等不下去,她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见到柔姐儿了,那些该死的东西不让她见柔姐儿,她要见柔姐儿。

    王爷回来了,王爷终于回来了吗,她要见王爷,向王爷诉苦,她的脸被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伤成这样,她看着进来的墨书:“王爷真的回来了?”

    “是,侧妃娘娘。”

    墨书刚刚出去打听消息来:“王爷进了宫,要不了太久就会回府。”

    “让人等着,要是王爷回来就去正院,拦下王爷,就说我的脸好不了了。”吴氏恨恨的朝着墨书说。

    她要生撕了萧菁菁那臭丫头,她的脸虽然没有全好,但她不想再这样下去。

    这些日子她一步都没有走过,她的柔姐儿被王爷派人看管着。

    “正院要是有人,你就说我想王爷了。”

    “是,侧妃娘娘。”

    墨书道。

    吴氏让她马上去,墨书知道侧妃娘娘是怕晚了,王爷去了正院,她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吴氏再次摸着自己的脸。

    她每天都会看,看看什么时候会完全好。

    摸了一会,吴氏眼中有怨毒还有恨,对着外面:“来人。”

    “侧妃娘娘。”墨书已经按着侧妃娘娘安排吩咐了人,听到侧妃娘娘的声音,她急步走进来。

    “让太医过来。”

    吴氏要再问下太医,让太医过来给她看下,王爷回来了,好要让太医和王爷说。

    “侧妃娘娘想让太医和王爷?”墨书猜到了。

    “对,还不快去。”吴氏不耐烦。

    “是,侧妃娘娘,奴婢马上去。”墨书不敢多说。

    吴氏一个人坐着,咬牙切齿。

    良久,太医过来了,墨书带着太医进来,朝着吴氏行了一礼,吴氏没有挥了挥手,盯着太医:“王爷要回府了。”

    墨书站在一边,太医不知道侧妃娘娘是什么意思。

    “我的脸还没有好,王爷回来肯定会问,你说我该怎么说。”吴氏盯紧太医。

    墨书也看向太医。、

    太医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我不管脸好久多久能好,王爷到时候会问太医,太医不知道想好怎么回答王爷没有?”吴氏漫不经心,意味深长的问。

    “侧妃娘娘请放心,在下会照实说。”太医片刻道。

    “照实说?”吴氏笑了笑。

    墨书知道侧妃娘娘不满,太医还是那个样子:“在下会如实和王爷说。”吴氏这次没有开口。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安郡王府外面,一阵马蹄声响起,安郡王萧成带着身边几个亲兵打马到了门外。

    勒紧马,翻身从马上下来,身后的亲兵更快一步,下马后,往大门拍去,萧成没有动。

    随着门内脚步声传出来。

    “王爷回来了。”

    “王爷?回府了?”门房一时说不出话,随即安郡王府的大门从里打开来,这次不是小门更不是侧门了。

    周围有路过的人看到,安郡王府大门大开,是安郡王回府了?

    大门打开后,安郡王萧成在亲兵的簇拥下进了大门,正院,侧妃都在同一时间,得到了王爷回府的消息。

    西院也接到了消息,想派人去又不敢,想去迎接王爷,想到王爷并不待见她们,郡主又没有开口,什么也不敢做。

    萧菁菁看了眼紧张起来的三个庶妹,还有姚嬷嬷蔡嬷嬷,让赵嬷嬷下去,吴氏也在安排着什么。

    萧成带着人往正院走去,走了几步,忽然一个婆子冲出来趴在地上,差点被他身边的人拦下来,掐住脖子。

    “是谁,竟敢拦住王爷的路。”

    “王爷,老奴是侧院——”婆子听到声音,感觉到有人盯着她,她动也不敢动,微抬头,看向王爷,想到侧妃娘娘的要她拦下王爷。

    “你是谁?”

    萧成挥了一下手,没有让身边的人再开口,他皱着眉头,淡淡注视跪在地上的婆子,这个婆子他似乎在侧院见过。

    “老奴是侧院的扫地婆子,郡王爷。”

    婆子望着王爷,恭敬小心的道,看到满是络腮胡,高大的王爷,吓了一跳,不由后退了一步。

    萧成:“你来这里做什么?”想到吴氏,他大概猜到婆子来是做什么了。

    “侧妃娘娘想王爷,听说王爷回府了,让老奴在这里等着王爷,请王爷去侧院。”婆子快速低下头,不敢再看,王爷会去吗,会去吗?

    “王爷。”

    前院的管家也来了,小心的向王爷请安。

    “起来吧。”萧成睥了眼,管家起来后一眼看到跪在地上的婆子,想要说什么,想到王爷在,没有开口。

    等着王爷发话,他看了看王爷身边的人,他大约知道这个婆子来是为什么,并没有着急:“王爷回来了?”

    “嗯。”萧成轻应了一声。

    “王爷?”婆子抬头。

    “本王就不过去了。”

    萧成并不打算去侧院,难得回来,他主要是为了菁姐儿的亲事,还是先去见菁姐儿,皇上那里,他把查出来的写成奏章递给了圣上。

    已经没有事了,把菁姐儿的事定下,过了寒食节祭了祖他才回大营。

    吴氏总是胡缠蛮缠,加上吴氏做的事,一件件都在他的心里记着,他不想再给她更多的脸面,让她更为恃宠而娇。

    “王爷!”

    婆子脸色大变,王爷这是不给侧妃娘娘脸面。

    侧妃娘娘真的失宠了?

    婆子有些失魂落魄,满是不敢相信,再怎么说,侧妃娘娘也得宠这么久,一直以为不管怎么样,她都觉得侧妃娘娘不会失宠。

    现在她不确定了,王爷不在意侧妃娘娘了吗,侧妃娘娘还让她来请王爷过去,现在她该怎么办。

    “还有什么事?”萧成面无表情。

    婆子想要说什么,发现在王爷的目光下,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侧妃娘娘的话她还有没有说完,她忽然想到。

    “走吧。”萧成以为婆子没什么可说,虽然他心里还是担心着吴氏,但打算空了再去,他对着管家。

    管家见状,没有说话,心里一松。

    “王爷,侧妃娘娘脸上的伤一直没有好,侧妃娘娘留了太医在府上,太医在侧院,侧妃娘娘想请王爷去看一看。”婆子猛的抬头,跪行着上前。

    “还没有好?

    萧成没想到吴氏的脸还没有好,他眉头一紧,这么多日子,怎么会还没有好,吴氏没有给他写信,他也不知道。

    ”是,王爷,一直没有完全好,侧妃娘娘——“后面的话婆子没有说。

    管家感觉到王爷的松动,安郡王萧成想到吴氏的伤还是菁姐儿用鞭子抽出来的,他心中想了想。

    ”吴氏还说了什么?“

    ”侧妃娘娘说会一直等着王爷,一直想王爷。“婆子赶紧道,王爷心里还是有侧妃娘娘的。

    萧成决定去看一下吴氏。

    ”王爷,侧妃娘娘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婆子真的怕王爷不去。

    ”嗯。“萧成点了下头就要吩咐管家,管家意识到,还没有开口。

    ”王爷,郡主让奴婢过来迎接王爷。“就在这个时候,采薇带着一郡丫鬟还有一个婆子过来了。

    跪在地上刚松了口气的婆子神色一变,郡主也派人来了?

    她看向采薇,还有采薇身后的人,听到采薇的话,急了起来。

    郡主真的也派了人来。

    郡主定是怕王爷去了侧院,该怎么办,该怎么办,王爷肯定会去正院,不会跟她去侧院看侧妃娘娘。

    她不知道怎么办。

    管家睥了跪在地上脸色不好的婆子一眼,采薇带着丫鬟婆子没有理会地上的婆子,只看着王爷。

    ”好。“萧成刚才本来准备去侧妃看一下的,闻言,想到菁姐儿,有了决定。

    他还有事和菁姐儿说,侧院还是等空了去。

    ”王爷,请,郡主等着王爷。“采薇侧过身。

    萧成颔首。

    管家也看着采薇一行人,眼看就要走。

    ”王爷。“婆子不甘心,不由又叫了一声,见所有人看着她,她脸色一变,怕王爷会生气,她低下头:”王爷,侧妃娘娘还——“话没有完。

    ”和侧妃说一声,本王空了就过去看她,让她好好听太医的,本王会问太医。“萧成没有多说,看了看婆子。

    ”王爷。

    婆子还想说什么,她快速抬起头来,望着王爷。

    萧成不打算再说:“走!”就往正院去。

    采薇睥了睥婆子,看着王爷跟着正院的人去了正院,婆子心急如焚,本来王爷都答应去侧院看侧妃娘娘了。

    都是正院。

    想到这里,她知道拦不下王爷了,还是先回去禀报侧妃娘娘,让侧妃娘娘作主,侧妃娘娘肯定有办法。

    她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人,只有几个小丫鬟,她哼一声:“看什么看。”见小丫鬟脸色一白,低下头。

    她自觉耍了下威风,回了侧院。

    “侧妃娘娘!

    一到侧院她就开口。

    墨书听到了,吴氏也听到了,看了看太医,让墨书出去看一下,墨书到了门口,看到婆子,问了问,没有让婆子再叫。

    她脸色不好回到里面。

    吴氏:”怎么?“她看出墨书脸色不好,心中有些愤恨。

    ”侧妃娘娘,王爷去正院了!“墨书瞄了瞄太医说。

    ”怎么回事?不是让人等着?“吴氏气到了,忘了太医还在,墨书却没有忘,想要提醒侧妃娘娘。

    太医眼观鼻鼻观心。

    吴氏如电般的目光盯着外面。

    婆子诚惶诚恐跪在门口。

    ”侧妃娘娘,正院也派了人!“不用墨书多说,吴氏就知道了怎么一回事了,吴氏知道肯定是正院派人让王爷去了正院。

    怕侧妃娘娘说出什么,墨书连忙又道:”侧妃娘娘,王爷说会过来,会招见太医。“说到最后,墨书看向太医。

    也是提醒侧妃娘娘,太医还在。

    吴氏不知道想到没有,脸色不好看。

    墨书心中着急。

    跪在门口的婆子动也不敢动,太医还是那个样子。

    ”王爷说会问太医,会过来,在王爷心中还是——“吴氏咬牙,看着墨书,墨书:”侧妃娘娘太医在这里,王爷定会问太医侧妃娘娘的情况。“

    吴氏已想起一边的太医。

    墨书大公口气,知道侧妃娘娘回过神来了。

    婆子还是不敢动,吴氏倏的盯向太医,太医感觉到他,知道王爷回府,他就打算向王爷告辞,他不打算掺合后院的事,抬头:”侧妃娘娘,要是没事,在下先告退,给侧妃娘娘配药。“

    ”太医这就要走了?

    吴氏挑了挑眉,墨书知道侧妃娘娘不想太医走。

    “在下还要给侧妃娘娘配药。”太医又道。

    “在这里也行,太医还是等王爷派人来吧。”吴氏不放过太医,让墨书把太医带下去,派人看着。

    正院,萧菁菁派了采薇去迎接父王,她带着人走到正院门口,一会,父王远远走来,紫嫣和秋雨还有赵嬷嬷松了口气,王爷来了,没有被侧妃叫走。

    王爷还是最在意郡主,她们不必担心了,萧菁菁没有多想。

    她上前一步:“父王。”

    “菁姐儿怎么等在这里?”萧成昂首阔步,背着双手,走了过来,看到菁姐儿,笑了笑,声音爽朗,满是络腮胡的脸上多了笑。

    管家等在后面,采薇一行也是。

    “给父王请安。”萧菁菁行了一礼,紫嫣等人也行了一礼,采薇则带着人走到郡主身边。

    “好了,请什么安,父王很好,起来,起来,我们进去,进去说。”萧成高兴的摇了一下头,一把拉起菁姐儿,往里面走。

    赵嬷嬷扶着郡主另一边,跟在安郡王身后的管家向萧菁菁行礼,萧菁菁让他们起来,她看向父王,萧成也笑。

    “父王有事问下你。”

    “不知道父王有什么事?”萧菁菁隐约知道父王想说的是什么。

    “菁姐儿不知道?”萧成一笑。

    到了里面。

    父女俩相对而坐,萧菁菁让人下去,萧成也把身边的人遣了下去。

    “父王不知道要说什么?”萧菁菁望着父王,问道。

    “父王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和纪永叔——”萧成笑,别有意味的,好在没有人在。

    “父王。”萧菁菁有些不自在。

    “不管如何,父王只问你一句,愿不愿意,愿意,父王马就派人去纪空。”萧成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他早就想好了,回来就去提亲,如今他回来了,只想亲口问一下菁姐儿,菁姐儿要是愿意,他立时就派人去纪府。

    再派人和岳母说一声,晚不如早,今日还早,不然到时候清明过了,他又要回大营。

    今日就是一个好日子,明日是寒食节,接下来是清明都不是好日子,今日正好。

    纪府既然有这个意思,想必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菁姐儿,告诉父王,之前是听你外祖母说你愿意,现在父亲在这里,问你,你真的愿意?不用害羞,父王就是想听一听,当着父王的面,也没什么好害羞的,纪永叔不错。”

    “我,愿意,父王。”

    萧菁菁知道父王是什么意思,她望着父王,慢慢的。

    “好!”

    萧成听了她的话,高兴起来:“是父王的好女儿,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很好。”他站起来。

    萧菁菁仰着头。

    “父王马上让人去纪府,宜早不宜迟,父王难得回来,现在就把你们的亲事订下来,父王也放心。”

    萧成笑着道,说着就叫了人。

    萧菁菁觉得父王太急了,她想要说什么:“父王会不会太急了?”她没想到父王会这么急。

    “不急。”萧成低下头:“父王怕到时候父王要回大营,耽搁了菁姐儿你的事。”

    萧菁菁张了张嘴。

    “好了,父王心中有数。”萧成道。

    管家从外面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望着王爷还有郡主:“王爷,郡主。”

    “嗯,你派人去纪府一趟,就说本王回来了,纪府不是想向本王的郡主提亲吗,应该准备好了吧,现在就可以来。”

    萧成不是说话绕来绕去的,直接利落道。

    管家怔住了:“郡主和纪四爷?”

    萧菁菁看着管家,对于管家的样子并不意外,她和四爷的事,知道的并不多,除了她身边的,没有人知道,她看到管家惊讶看过来,她没有多少表情。

    管家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只是,他竟一点也不知道,郡主和纪四爷有关系,王爷更是直接——

    纪家四爷不是纪太傅吗,要向郡主提亲,王爷回来就是为郡主的亲事,王爷明显是同意了。

    这样一来。

    郡主就会和纪四爷订事,以后郡主就是?他一时想不了太多,心中全是惊讶。

    萧成皱眉,不喜欢管家的样子:“有什么好惊讶的,本王的菁姐儿难道配不上纪家老四,你这是什么表情,本王的菁姐儿配谁都配得上,不过是纪家老四。”

    “老奴只是太惊讶,没想到王爷要为郡主亲事。”管家不敢再想,回过神来。

    “哼、”萧成一声冷哼。

    萧菁菁不说话。

    管家低下头:“老奴现在就去。”

    “去吧,再派人去吴府,和吴老夫人说一声。”

    萧成又咐咐。

    管家听着。

    “和吴老夫人说,就说本王回来,该把菁姐儿和纪四爷的事订下来了,吴老夫人自会知晓。”萧成道。

    管家心中一紧,老夫人也知道了吗,显然也是同意的。

    王爷老夫人都知道,郡主更不用说,只有他们还有侧院什么都不知道吧。

    郡主要订亲了。

    还是和纪太傅订亲,就像他想的王爷这回回来就是为了郡主订亲。

    说出去多半也没有多少人相信。

    他是见过纪太傅的,纪太傅不仅是位高权重,也很温和,虽比郡主大,也是继娶,可郡主——

    郡主嫁给纪太傅一点也不算吃亏。

    想到先前听到的话,看来郡主和纪太傅早就接触过了,难怪,难怪:“老奴这就去。”

    “去。”

    萧成点头,也不再说什么,摆了一下手,管家低头行了一礼,退了出去,萧成收回目光:“本王的菁姐儿就要订亲了。”他叹了口气,带着为父的骄傲。

    “父王。”

    萧菁菁心跳得有些快,想到父王派人去纪府,她和四爷的亲事今日就要订下来,以后,她就是纪四夫人,她有些慌,心砰砰跳,不知道四爷在不在。

    “菁姐儿长大了,本王老了,也不知道还能护着你多久,有纪永叔在,本王也能放心,菁姐儿你虽懂事了,不像以前,可是,父王总是放心不下,想给你找个好的,一直没有空,纪永叔父王还是知道的,你外祖母也说好,你自己也愿意,本王就把你订给纪永叔,虽然纪永叔年纪大了你不少,又是继娶,还有纪宁那小子在那,父王也不在意。”

    萧成对着眼前的女儿。

    “父王哪里老了。”

    萧菁菁知道父王在向她解释,在她的眼里父王一点也不老,她明白父王是不放心她。

    “有纪永叔在,父王不管做什么,都可以放一半的心,订了亲你就是有亲事的人,多跟着姚嬷嬷蔡嬷嬷学学。”萧成再次认真的嘱咐着。

    “父王。”萧菁菁心中酸酸的。

    她不想嫁了。

    “长大了,就要嫁人,嫁人了才是大人,要肩负的就更多了,本王的菁姐儿不是软弱的,本王相信,本王还记得你出生的时候才这么大一点,这么长,本王都不敢看,更不敢抱,怕一把就碎了。”萧成想到菁姐儿出生的时候,小小的一团,软得不行,他一个大男人看一眼都怕把她看化掉了,还是王妃把菁姐儿放到他怀里,他几乎不敢动。

    就怕一下揉得碎掉。

    僵了很久才抱起来,王妃,你看到了吗。

    他一边想一边比划了一下,比了一个长度,还有大小,脸上带着笑,王妃,你让我照顾好菁姐儿,我没有忘。

    萧菁菁注视着父王,还有父王手上的动作。

    “还是你母妃把你抱给我,父王才敢抱你,一晃眼你就这么大,要订亲,嫁人了,你母妃也会高兴。”萧成手放开,又合上,在他眼中,菁姐儿还是那小小一团。

    萧成眼中多了感伤,如果可以,他想回到那个时候,王妃还在,他们生了一个小小的团子。

    可是王妃早就不在了,他忽然不舍,很想不让菁姐儿嫁了,就是养一辈子,他也养得起。

    “母妃知道父王没有忘,定会高兴。”

    萧菁菁又一次听父王提起母妃,她道。

    “嗯,你母妃让父王护着你,照顾着你长大,说在下面等父王。”萧成笑容中多了柔情,吴氏是好,可是,他摇了摇头。

    不想吴氏。

    “父王。”

    萧菁菁不知道怎么和父王说。

    萧成也不再提:“父王本来想订个最近的日子,把你嫁过去,你也及笄,纪永叔也不小了,父王忽然舍不得,干脆再留两年。”

    “听父王的。”

    萧菁菁道。

    “纪永叔还不急死?哈哈!”萧成笑了起来。

    纪府。

    “安郡王回京了,今日就订亲?”纪老夫人见到安郡王派来的人,听了来人的话,和张嬷嬷对视一眼,让人去找了老四,好在老四在府里。

    她虽然觉得有些太急,不过,还是看老四的,老四要是觉得好,她也不说什么,反正老四愿意。

    一心念着菁华郡主,她就是想阻止也不行,还不如如了他们的愿,早晚是要娶的,早点订了亲,早娶也好。

    纪尧早就知道安郡王今日会回京,他留在府里,没有入宫,就是在等,听到母亲派来的人说的话,他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该去见娘了。

    纪老夫人没一会见到了老四。

    她让张嬷嬷出去,没有留下人:“安郡王回京了,派了人来,意思你应该知道了,安郡王觉得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在今日把你和菁华郡主的亲事订下来,你看呢?”

    “但凭母亲作主。”纪尧温和的道。

    “那娘就推一推了?”什么但凭她这当娘的决定,老四就会说这样的话,那她就直接推了,以后再说了。

    “娘。”纪尧笑了笑:“娘不是想让儿子早点成亲吗?有人陪着。”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老四啊,娘要是不担心你,你有没有人陪,干娘什么事,反正不是娘一个人。”纪老夫人睥了老四一眼,不满的。

    “娘,看看是过去一趟,还是。”纪尧问。

    纪老夫人沉吟起来,安郡王府没有女主子,只有一个侧妃,那个侧妃哪里有资格能管这样的事,去吴府又不名门言顺。

    “还是去安郡王府,想必安郡王会有安排。”

    “好。”

    吴府,吴老夫人也是早就知道女婿今日回京的,一直等着,派人等着消息,见到女婿派来的人,听到今日就要订下来,叫人去叫老大老二老三。

    这次没有再瞒着老三,必竟是菁姐儿的亲事,到了如今也没必要瞒着了。

    她打算一起去安郡王府,为菁姐儿订亲。

    安郡王府,一处院子。

    萧柔柔被关在房间里,哪里也不能去,每日都要学规矩,学了多日规矩,被关起来哪里也不能去让她变了很多,眼晴不再像以前一样灵动,整个人瘦了不少,弱不禁风。

    一张脸都尖了。

    忽然她听到外面有声音。

    “王爷回府了,听说要给郡主订亲。”

    “真的吗?”

    “真的。”

    听了一会,萧柔柔还是木木的,大姐姐要订亲了,大姐姐要和谁订亲?父王回府了,父王回府了?

    她扑向门,她要见父王,她要出去,她要离开这里。

    “三姑娘,该学规矩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