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定亲信物
    丫鬟行礼后退了下去。

    纪家请的是李阁老的夫人来提亲的,李阁老的夫人是位很精瘦的老夫人,被纪老夫人请替纪四爷提亲的时候,她还很诧异,哪家的闺秀有这样的好福气。

    知道是安郡王府的菁华郡主时还很意外。

    没想到纪家看上的是菁华郡主,如今一看,三家看来早就过了口风定下,只是没有人知道。

    现在不过是过了明路。

    纪永叔她是知道的,没想到菁华郡主有这样的好福气,虽然外面传言很多,李阁老的夫人还是知道有些是信不得的。

    要是菁华郡主真的像传言一样,纪家也不可能看得上。

    花朝节宫宴她是见过菁华郡主的,和传言不同,不过有些传言——

    纪四叔和菁华郡主辈子有些差异,没想到三家倒是不在意,李阁老夫人也不是第一次替人上门提亲。

    京城好几家都是请的李阁老夫人,李阁老夫人无论哪方面都是最好的人选。

    没有再多想,李阁老夫人听到吴老夫人让人去叫菁华郡主,她对着安郡王还有吴老夫人:“既然吴老夫人还有安郡王都没有意见,纪老夫人和纪四爷很有诚意亲事就订下吧——”

    “纪四爷的庚帖拿来了,不知道菁华郡主的?”

    接着李阁老的夫人又道。

    纪老夫人也看向吴老夫人几人还有安郡王。

    纪尧把玩着玉板指,吴大老爷几人还有吴老夫人一起望着安郡王萧成,安郡王萧成挥手对着管家:“去把菁姐儿的庚帖拿来。”

    管家得到王爷的示意,忙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事已至此,亲事大抵定了。

    由李阁老夫人开口,提起纳吉,纳征。

    几家商议后,都没有意见。

    不一会,管家来了,拿来了庚帖。

    萧成接过菁姐儿的庚帖,他早就让岳母准备好了,看了一眼,递给李阁老夫人:“这是菁姐儿的庚帖。”他交到李阁老夫人手上。

    李阁老夫人拿到菁华郡主的庚帖,和纪永叔的庚帖放在一起,准备让人送去京郊的皇恩寺。

    合两人的八字。

    “去拿过来。”纪尧见状吩咐身边的人去取定亲信物,众人闻言看过来。

    “定亲信物。”

    纪尧道。

    纪老夫人倒是不知道老四连定亲信物也早就让人去定做了,看来她准备的定亲信物,不用拿出来了。

    定亲的信物一般都是纳彩之后找个日子送过来,纪老夫人已经让人准备了。

    也带来了,怕安郡王之后没有空,张嬷嬷是知道老夫人并不知道四爷亲自带来定亲信物。

    四爷真的很重视菁华郡主。

    其他人也想到了。

    安郡王萧成还有吴老夫人心中满意。

    很快,纪尧派去的人回来,手上捧着一个镂空雕花精致的檀木匣子,纪尧让人送到安郡王吴老夫人还有李阁老夫人面前。

    吴老夫人让周嬷嬷打开,里面是一对血玉的手镯,都惊了惊,竟是血玉,这可不常见,看向纪老夫人和纪永叔。

    纪老夫人怔了怔,她是知道老四有一块血玉的。

    没想到老四倒是舍得,把它做成一对血玉手镯,送给菁华郡主作为定亲信物。

    “是那块血玉?”纪老夫人回过神,看向老四。

    张嬷嬷也是,其他人听到也看向纪永叔。

    “对。”纪尧点头。

    “这是老四送给菁华郡主的定亲信物。”纪老夫人没有再说什么,老四做好了,不可能不送,张嬷嬷却知道老夫人有点舍不得。

    “看来纪四爷很重视菁华郡主。”李阁老夫人也惊了一下,笑着道。

    安郡王萧成点了点头。

    吴老夫人也是,周嬷嬷知道老夫人为郡主高兴。

    吴大老爷盯着血玉手镯,想不到永叔这么重视菁姐儿,吴二老爷替菁姐儿高兴,吴三老爷看着纪老四。

    吴礼也看着纪四叔。

    “郡主,老夫人让你过去。”

    正院,萧菁菁见到外祖母派来的人,让她过去,想到外祖母的话,她点了一下头,应了一声。

    “郡主,恭喜郡主。”

    紫嫣和秋雨采薇笑看向郡主。

    香草站在一边,见紫嫣姐姐秋雨姐姐恭喜郡主,虽然她不知道纪四爷是谁,秋雨姐姐还有紫嫣采薇姐姐这样高兴,她也替郡主高兴,她上前,小声的。

    “恭喜郡主。”

    “……”

    紫嫣几人看向香草,萧菁菁也看着她:“谢谢,还没有定,不要乱说。”又看了看紫嫣几人。

    紫嫣几人低头。

    香草脸一红,低下头。

    “走吧。”萧菁菁没有多说,往外走,紫嫣和秋雨跟上,采薇留了下来,香草抬起头来,没有跟上去。

    等到郡主离开,香草看向采薇姐姐,脸色有些白,喏喏的:“采薇姐姐,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没有,不必多想、”采薇知道香草在想什么,香草并没有错。

    “我以为我错了。”香草小心的。

    “没有。、”采薇再次道。

    萧菁菁看到赵嬷嬷,赵嬷嬷从厨房赶来:“老奴听说老夫人让郡主过去了?”

    “是,嬷嬷。”萧菁菁道。

    “老奴陪郡主去。”赵嬷嬷想去看一看,怎么个情况,她的郡主就要订下亲事了,她怎么能不在。

    “好。”萧菁菁应道,到了前院,前院守着父王身边的管家。

    “郡主!”管家看到郡主来了,忙上前让郡主稍等,走了进去,里面说着话,管家快步走上前,行了一礼。

    “王爷,老夫人,郡主来了。”

    众人一听,安郡王萧成挥手:“菁姐儿来了?让她进来吧。”管家颔首,退了下去,退到外面,对着郡主说了王爷的意思。

    萧菁菁带着赵嬷嬷还有紫嫣走了进去,秋雨留在外面。

    进去后,萧菁菁一眼看到四爷,四爷转动着玉板指,温和的看着她,轻轻笑着,深黑的眼中全是她。

    她心跳跳快了一拍,平静下来,她看到了纪老夫人,她前世的婆婆,还有李阁老夫人,以及父王,大舅舅们还有礼表哥。

    紫嫣低下头,扶着郡主,赵嬷嬷不卑不亢走进来。

    “父王,外祖母,纪老夫人,李老夫人,四爷,大舅舅——”萧菁菁行礼。

    “菁华郡主。”

    李阁老夫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菁华郡主,容貌艳丽,皮肤白皙,体态端庄,大方,看不出传言的嚣张还有目中无人。

    再看向纪家老四。纪永叔虽然比菁华郡主大,不过成熟儒雅,眉目清俊,目光温和,倒是很好的一对。

    以她多年的眼光,配得上。

    “菁华郡主。”纪老夫人这时开口。

    “纪老夫人。”萧菁菁看向纪老夫人。

    抬起头,她再次感觉到四爷的目光,心一紧,没有看过去,吴老夫人拍了拍手,让菁姐儿过来。

    萧菁菁走过去,安郡王萧成笑起来:“菁姐儿看看。”

    让人把镂空雕花的檀木匣子给菁姐儿送过去,萧菁菁拉了拉外祖母的手,听到父王的话抬头,不知道父王是什么意思,正要过去,忽然看到镂空雕花精致的檀木匣子。

    赵嬷嬷得了父王的命令,把镂空雕花精致的檀木匣子送了过来。

    “这是纪四爷给你的,菁姐儿,定亲礼物。”

    吴老夫人说。

    “嗯,菁姐儿看看。”萧成也开口。

    萧菁菁听了父王和母妃的话,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她低头,吴老夫人让周嬷嬷打开,周嬷嬷打开后,萧菁菁看到了里面一对鲜艳夺目的血玉手镯。

    她怔仲了片刻,赵嬷嬷紫嫣呆住了,萧菁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手镯,血色纯净美丽,忍不住摸了摸,忽然想到之前四爷派来的人说过的话,四爷用一块血玉做了一对手镯,就是这一对吗?她看向四爷。

    纪尧轻轻挑唇,温和的笑,深黑的目光锁着小姑娘,萧菁菁脸发烫起来,她别开头,低头再次看着手边的手镯。

    纪尧嘴角笑意加深,小丫头。

    萧菁菁收回视线,目光再次落在眼前的血玉手镯上,她忽然在手镯上看到一个菁字,又是一怔。

    “这是纪四爷的心意。”

    吴老夫人也看着,心中叹了口气,看得出外孙女是喜欢的,菁姐儿喜欢也好,这样的血玉不是轻易能寻到的,永叔却用它给菁姐儿做了两个手镯,可见其用心,她还担心什么呢。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众人都看到。

    萧菁菁再次抬头,纪尧依然温柔凝着她,萧菁菁心跳再次加快:“谢谢四爷。”

    纪老夫人皱了下眉,没有说什么,安郡王吴老夫人看着,李阁老的夫人也看到:“纪四爷和菁华郡主倒是相配。”笑了起来。

    众人一听,也都看着,跟着点了点头,两人确实相配,纪尧笑容多了什么,萧菁菁脸红起来。

    “喜欢吗?”吴老夫人问。

    “谢谢四爷。”

    萧菁菁道,低头回了一礼。

    纪老夫人对菁华郡主的称呼没有说什么,安郡王萧成和吴老夫人:“郡主喜欢就好。”李阁老夫人看着吴老夫人纪老夫人安郡王。

    “喜欢鹰吗?”纪尧忽然对着小姑娘。

    在场的人看向他。

    萧菁菁没想到四爷会开口:“喜欢。”

    “好。”纪尧道。

    萧菁菁来不及多想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纪老夫人听出来了,李阁老夫人也听出来了。

    看来纪永叔要送活鹰,只有最重视才会亲手猎活鹰送到女方。

    “下去吧,菁姐儿。”吴老夫人拍了拍菁姐儿的手,让菁姐儿下去。

    萧菁菁行了一礼,赵嬷嬷多看了血玉手镯一眼,扶着郡主,纪四爷还算重视郡主,紫嫣也上前扶住郡主另一边。

    萧菁菁行了一礼,离开。

    到了外面,看到管家,紫嫣和赵嬷嬷想说什么,萧菁菁摇头,往正院走去,秋雨迎了上来:“郡主。”

    “嗯。”

    萧菁菁看了秋雨:“回正院。”

    秋雨上前,她不知道怎么了,有些担心。

    秋雨不久从紫嫣那里知道了郡主和纪四爷定亲的事。

    “恭喜郡主。”秋雨开口,香草采薇听到,知道郡主的亲事真的定下来了,也跟着道。

    “起来吧。”

    萧菁菁让赵嬷嬷把父王派人送过的镂空雕花精致的檀木匣子里面的血玉手镯收好。

    “老奴会收好,放在郡主平常用的匣子里?”

    赵嬷嬷看了下镂空雕花檀木匣子。

    紫嫣秋雨还有采薇香草也看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紫嫣知道,想到纪四爷对郡主的好。

    “好。”萧菁菁点头。

    过了一会。

    紫嫣出去了一趟,回来,走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对着郡主:“郡主,大厨房那边已经都弄好了,王爷还在商量,大厨房派了人过来。”

    “宴席都摆好了?”

    萧菁菁问,知道紫嫣说的是什么。

    “是,郡主,要不要?”紫嫣开口问,萧菁菁颔首:“让大厨房安排人,你再去前院看看父王他们完了没有。”

    “是,郡主,奴婢这就去。”紫嫣行礼。

    萧菁菁让采薇和她一起去,两人出去后,秋雨进来:“郡主。”

    萧菁菁没开口。

    前院,商量好后,纪老夫人和纪尧正要告辞,管家走了进来:“王爷,宴席摆好了。”

    “好。”安郡王萧成开口,留下纪老夫人还有纪尧。

    “宴席准备好了,众位用过再走。”

    “好。”众人留了下来,纪老夫人没想到安郡王还安排了宴席,睥了下老四,发现老四点头,还能说什么,李阁老夫人扶着身边的婆子的手,颔了一下首。

    告辞离了安郡王府,吴老夫人也带着吴大老爷几人离开,李阁老夫人和纪老夫人一起。

    “去安排吧。”萧成又咐咐管家。

    管家恭敬退下去。

    宴席上丫鬟婆子都看向纪老夫人。

    用过席宴,纪老夫人和纪尧告辞离开了安郡王府,吴老夫人也带着吴大老夫人一行离开,李阁老夫人和纪老夫人一起。

    萧菁菁一直关注席宴。

    没有太长时间,紫嫣回来。

    “郡主,老夫人还有舅老爷表公子离开了,纪老夫人还有纪四爷李老夫人也离开了。”

    秋雨采薇香草赵嬷嬷看着郡主,萧菁菁:“外祖母回去了?”

    “是。”紫嫣回答:“奴婢刚才得到的消息。”

    萧菁菁没有说话。

    紫嫣:“应该是商量好了。”

    萧菁菁还是没有说话,没有多久,父王来了,萧菁菁也只留下赵嬷嬷和紫嫣。

    “父王。”

    “菁姐儿,你们下去。”等人走了,萧成:“菁姐儿,席宴操办得很好。”

    “女儿是照着外祖母教的办的。”萧菁菁说。

    “纪老夫人说你会持家。”萧成笑得很满意。

    萧菁菁望着父王,萧成笑过:“纪老夫人还有纪永叔你外祖母已经离开了,你和纪永叔的亲事就算是定下来,合了八字,就开始送聘礼。”

    安郡王萧成坐了下来,望着面前的大女儿。

    “父王。”

    萧菁菁也坐下来。

    “那对血玉手镯好好放着,你外祖母让父王好好和你说下,说有空会过来,和你讲一些事。”安郡王萧成又道。

    菁姐儿定了亲,他是男人有些事不好说,吴氏是侧妃,菁姐儿也不喜欢吴氏,只能劳烦岳母和菁姐儿说。

    “女儿知道。”萧菁菁开口。

    “以后你就是大人了,是待嫁的人了,定了亲了,该准备的父王会让人准备,你的嫁妾父王会让你外祖母帮你办,父王的都是你的,听姚嬷嬷蔡嬷嬷说你的针线越来越好,嫁妆你也要开始绣了,还有嫁衣,父王让姚嬷嬷和蔡嬷嬷帮着你。”

    萧成又说。

    “嗯。”萧菁菁应道。

    父女俩又说了一会话。

    萧菁菁和纪家四爷真的定亲的消息渐渐在府里传开。

    西院的人听到郡主和纪家四爷真的定亲,一个个都打听起纪家四爷是谁来,安郡王府的人都关注着郡主的亲事。

    郡主的亲事一定,二姑娘,三姑娘也到了年纪了,尤其是有女儿的更是想要打听清楚,有儿子也想尽办法打听着。

    章氏听到郡主定了亲,呆了呆,看着女儿,郡主之后就是她的芸姐儿了。

    “姨娘。”萧芸芸不知道姨娘为什么看着她。

    “不知道王爷能不能记得为你挑一门亲事。”章氏相信王爷给郡主挑的人,定是极好的,她不求她的芸姐儿和郡主一样。

    不知道王爷会不会记得,希望郡主能看到芸姐儿的好。

    对于郡主和纪家四爷定亲,有人想到郡主身边的几个大丫鬟都大了,郡主出嫁不可能不带人,肯定是要带人的,虽然不知道郡主什么时候出嫁,但到时候郡主要是嫌大丫鬟大了想要配人,想把几个大丫鬟配出去,这些人都是看上郡主身边大丫鬟的人。

    要是郡主不带现在大丫鬟,要重新挑陪嫁丫鬟,也是机会。

    能服侍郡主可是福气,也有人打听到纪四爷是谁,想到姨娘的身份。

    都盯着正院,等着郡主的的意思。

    侧院,墨书一直不敢告诉侧妃娘娘郡主要和纪家四爷定亲的事,但现在她不敢不告诉侧妃娘娘了,外面都在说郡主定亲了,和纪家四爷,不会有假。

    吴氏坐在琉璃镜前,摸着自己脸。

    “侧妃娘娘。”墨书从外面回来,看向侧妃娘娘。

    “什么事?”吴氏回过头,盯着她。

    墨书行了一礼,跪在地上:“侧妃娘娘,奴婢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难道是王爷有什么事还是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吴氏问,皱着眉头,脸上带着不悦。

    “是郡主。”墨书点头,然后抬起头。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怎么了?”吴氏不知道萧菁菁那臭丫头能有什么事,眯着眼。

    “侧妃娘娘,王爷为郡主定亲了。”墨书说。

    “定亲?”吴氏像是听到天方夜谭一样,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定亲了?和谁?王爷给那臭丫头定了亲?想到这里,她直直盯着墨书:“和谁?”

    “奴婢也是才得到的消息,郡主今日和纪家四爷定了亲,已经交换了庚帖了,侧妃娘娘。”

    墨书把知道的说出来。

    “交换了庚帖?萧菁菁那臭丫头和纪家四爷,哪里传来的消息,是王爷定的还是?纪家来人了?请了媒人?怎么可能,萧菁菁那臭丫头何德何能能和纪家四爷定亲!”吴氏不相信,还是不相信,猛的站了起来。

    “府里都知道了。”墨书又说,望着侧妃娘娘。

    吴氏不说话,她不信,她怎么能信,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和纪家四爷定亲,过了一会见侧妃娘娘还是不说话。

    “侧妃娘娘。”墨书抬起头。

    “你说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和纪四爷定亲?”吴氏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

    “是!”墨书重重点头,吴氏气到极点,萧菁菁那个臭丫头真的和纪家四爷有关系,王爷没有告诉她一声,是怕她破坏还是怕什么?

    她居然什么也不知道,萧菁菁很好,很好。

    “王爷太偏心了,厚此薄彼,给萧菁菁那臭丫头定这么好的亲事,我的柔姐儿呢,王爷准备怎么样?一直关着柔姐儿?”

    吴氏突然冷笑。

    墨书不敢说话。

    “还有什么?”吴氏沉着脸。

    “都说郡主是有福气的。”墨书道。

    “福气?”吴氏冷笑出声:“是不是真的福气还不知道呢?明日不是寒食节吗。”吴氏心中有了盘算。

    墨书低下头,趴在地上,第二日,是寒食节。

    家家禁止生火,吃冷食寒食粥、寒食面、寒食浆、青精饭及饧等;寒食供品有面燕、蛇盘兔、枣饼、细稞、神餤春酒、新茶、清泉甘……

    寓意深刻,祭食蛇盘兔,“蛇盘兔,必定富”。

    民间习惯吃凉粉、凉面。

    一些山区这一天全家吃炒面(即将五谷杂粮炒熟,拌以各类干果脯,磨成面)。

    寒食节,民间更是要蒸寒燕庆祝,用面粉捏成大拇指一般大的飞燕、鸣禽及走兽、瓜果、花卉等等,蒸熟后着色,插在酸枣树的针刺上面,装点室内,也作为礼品送人。

    还有插柳,踏春,吟诗,净肠,祭祖,也会玩蹴球。

    寒食将吾族,相随过石溪。冢花沾酒落,林鸟学人啼。

    白水穿芜疾,新霞出雾低。不堪回首望,家在赤松西。

    京城各府早就做好了寒食节的准备。

    安郡王府大厨房一大早就起来准备。

    萧菁菁吩咐着大厨房的人,早上的时候她和父王一起祭了祖,吩咐完大厨房的人,她看向秋雨:“父王呢?”

    “郡主,王爷在前院。”

    秋雨知道郡主要问,已经打听过。

    “嗯。”萧菁菁站了起来,没有再继续,走到窗前,目光落在菱花木窗外,外面下着小雨,早上起来,外面就下起了不雨,清明时节雨纷纷。

    每年的清明寒食节都会下小雨。

    她打算清明节去皇恩寺为母妃点一盏长明灯。

    不知道父王会不会同意,等一会和父王说。

    “嬷嬷,你说我对父王说清明想去给母妃点一盏长明灯,父王会同意吗?”她对着进来的嬷嬷。

    赵嬷嬷一听:“郡主要给王妃点长明灯?”

    “对,以前是我不考。”萧菁菁也是最近想到的,赵嬷嬷很高兴,郡主懂事得知道这些了,她非常高兴,往年王妃的忌日,只有她和几个老人记着,郡主一心亲近侧妃。

    “嬷嬷,以前是我太不孝了。”萧菁菁看出嬷嬷的心情。

    “没有,郡主是太小。”

    “不知道父王在前院做什么?”萧菁菁看到秋雨进来,她开口,秋雨:“郡主,王爷在羽房看书。”

    “哦,请父王过来吧,该用寒食了。”萧菁菁回过头来,对秋雨说。

    “是,郡主,奴婢马上就去。”秋雨忙道,退下去,去了前院的书房,请王爷过来。

    萧菁菁没有动,一直就父王过来。

    “菁姐儿怎么了?”

    半晌,安郡王萧成笑着昂首阔步走了进来。

    “该作寒食了,父王。”萧菁菁向着父王,萧成也知道,父女俩坐了下……

    “父王,清明的时候我想去皇恩寺为母妃点一盏长明灯。”萧菁菁看着父王。

    “怎么突然想?”萧成凝着菁姐儿。

    ‘以前是女儿不孝,以后,母妃的忌日还有清明,女儿想为母妃做点事。“萧菁菁道。

    ”好。“萧成深深看着菁姐儿。

    ”谢父王。“

    ”谢父王做什么,这是你的孝心。“

    萧菁菁:”父王要不要叫几位妹妹还有弟弟。“

    ”不用,就让她们跟着各自的姨娘过吧。“这样他们也更自在一些。

    萧成摇头,不打算办家宴,就他和菁姐儿就可以了,萧菁菁以为父王会想叫人,她看着父王。

    ”侧妃那里?“萧菁菁又问。

    ”也一样。“

    萧成不打算让吴氏过来,吴氏的脸还没好,他问过了,吴氏这些日子都没有出过门,吴氏显然是怪菁姐儿的,他不想好好的寒食节因为吴氏——

    萧菁菁大概知道父王的想法,没有再说什么,吩咐下去。

    ”你让人给柔姐儿送一份去,今日是寒食,柔姐儿就在里面过吧。“安郡王萧成想到什么,忽然说道。

    ”好,父王,既然父王这样说,我让人去侧院和侧妃说一声。“

    ”好。“萧成应了声。

    萧菁菁吩咐紫嫣。

    ”是,郡主。“紫嫣得了郡主的命令,她听到了王爷的话。

    萧成看着菁姐儿安排,对于菁姐儿的安排很满意。

    萧菁菁安排完,转向父王。

    ”菁姐儿,你安排得很好。“萧成说。

    ”希望三妹妹会满意。“萧菁菁不知道萧柔柔会不会满意,萧成:”她敢不满意,不满意就多呆一段时间多学一下规矩。“

    萧菁菁:”……“

    ”王爷,郡主,寒食来了。“赵嬷嬷从外面进来。

    ”端进来吧。“

    萧菁菁道。

    西院听到正院来的人说,王爷让她们自己过寒食,大厨房都安排好了,虽然失望,没有说什么。

    反正她们不招王爷待见,都看着章氏,章氏的儿女可是被郡主王爷看在眼里,没想到也是一样,都不再说什么。

    萧芸芸并不意外,章氏叹了口气,自己的女儿再好也是庶出,儿子也是,天生就要低人一等,不可求,不可奢求。

    王爷和郡主对女儿还有儿子够好了,萧琳琳和萧媛媛羡慕起大姐姐,萧琳琳更是嫉妒,想让二姐姐和她们一起去正院。

    又不敢,得知侧院也和她们一样,不敢再做什么。

    侧院,吴氏一直等着,等着王爷派人来。

    今日是寒食节,她不信王爷忘了她,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定亲王爷怕她破坏,才会没有通知她,往年的寒食节,王爷都是和她一起过的,加上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还有柔姐儿。

    在她的眼中,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就是多余的,可以忽略不计的。

    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她王爷还有柔姐儿,他们才是一家人,萧菁菁那臭丫头就是多出来的,谁知道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一点点夺走原本属于她的柔姐儿的一切,今年有些不同,但她相信,王爷也不会忘了她。

    等王爷派人来,她会去,想办法让王爷把柔姐儿放出来,找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报仇。

    听到脚步声,她坐直身体,摸了一下脸。

    脸上她为了让王爷能清楚看到她没有完全好的鞭伤,她没有敷药,她自己看着就觉得难看,王爷看到会不会为她作主?

    她虽然也怕王爷看过,她会彻底失宠,可是仇恨让她忍不住了。

    墨书问她就这样见王爷?

    墨书担心什么她一清二楚,不就是怕她失宠,为什么不能,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做得出,她就要让王爷给她作主,让王爷看清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有多恶毒,王爷还为萧菁菁那臭丫头定那么好一门亲事。

    让王爷亲眼看看,她脸上留下的鞭伤。

    ”侧妃娘娘。“墨书小跑进来。

    ”怎么?“

    吴氏盯着进来的墨书,墨书到了侧妃娘娘身前。

    ”侧妃娘娘。“墨书知道侧妃娘娘在等什么。

    ”人来了没有?“吴氏盯紧墨书。

    ”王爷派了人来。“墨书开口,王爷真的派了人来,王爷果然没有忘了侧妃娘娘。

    ”是谁,让人进来,王爷现在在哪里?“吴氏急了起来,吩咐墨书,墨书也想打听,可是打听不到太多消息。

    ”奴婢马上——“

    ”快去。“吴氏让墨书快点去,墨书走了出去,吴氏松了口气,王爷真的记着她,派人来接她了。

    ”侧妃娘娘人来了。“

    下一刻墨书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人,是一个小丫鬟,墨书行完礼,侧过身来。

    吴氏看清了小丫鬟,这不是正院的小丫鬟吗,她皱起眉头,不悦,看来王爷在正院,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不知道多得意。

    ”侧妃娘娘。“墨书见侧妃娘娘不说话,叫了一声。

    ”给侧妃娘娘请安。“小丫鬟跪在地上。

    ”起来吧。“吴氏虽然不高兴还是叫了起来:”是王爷让你来的?“

    ”是。“小丫鬟低头恭敬道。

    墨书走到侧妃娘娘身边,站在侧妃娘娘身后,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吴氏继续盯着小丫鬟:”王爷让你来做什么?

    小丫鬟还是头也不抬:“王爷说侧妃娘娘脸上的伤既然没有好就不要出门了。”

    “你说什么!”

    吴氏脸色大变,猛的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小丫鬟,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然为什么会听到王爷不让她去,让她一个人过寒食节。

    墨书脸色也变了。

    王爷的意思是?

    小丫鬟动也不动:“王爷让侧妃娘娘在侧院,不要过去了,外面在下雨,怕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不好。”

    “胡说八道。”、

    吴氏不信。

    墨书也不信。

    “奴婢说的都是王爷的吩咐。”小丫鬟抬起了头,小心的看了眼眼前的侧妃娘娘,她是正院的丫鬟,知道侧妃娘娘和郡主不合,一下看到侧妃娘娘脸上的伤,不敢多看。

    侧妃娘娘脸上的伤真的没有好。

    “我不信,王爷在正院是不是,是不是郡主说了什么?”吴氏死死的看着小丫鬟,她不甘心,王爷就这样把她抛到九宵云外,王爷怎么能,她要见王爷,问清楚,王爷是不是忘了她了,她还要想办法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出门,明日就是清明,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从来都不孝的,她那嫡姐死了多久,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什么也没有做过,萧菁菁那臭丫头也该给她那嫡姐做点什么。

    她相信王爷会同意,只要王爷同意了,她就能安排好,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有去无回,再也别想做什么。

    “侧妃娘娘。”墨书连忙扶住侧妃娘娘。

    “是王爷吩咐奴婢的。”来之前王爷说了,要是侧妃娘娘问,就说是他吩咐。

    “我要去见王爷。”

    吴氏往外走。

    墨书赶紧跟上,小丫鬟没想到侧妃娘娘会直接去正院,王爷没有吩咐这样她该怎么做,她起身,也跟上去。

    正院,萧菁菁和父王吃了一些东西,采薇走进来:“王爷,郡主,侧妃娘妨来了,说是来见王爷。”

    萧菁菁脸上面无表情。

    萧成眉头皱起,采薇说完抬头。

    萧成想了一下,转头,注视着菁姐儿:“菁姐儿。”

    “一切由父王作主。”萧菁菁能说什么,采薇想说什么没有,侧妃娘娘的样子很不好,王爷见了不知道会不会怪郡主。

    “父王出去看看。”

    萧成站起来。

    “父王不如让侧妃娘娘进来,女儿也是很久没有见到侧妃娘娘了,侧妃娘娘一直在侧院,没有出来,让女儿也看看侧妃娘娘的样子,别到时候——”

    萧菁菁淡淡的,父王为什么出去见,不如叫吴氏进来,采薇松口气,她也赞成郡主的意思。

    看向王爷,不知道王爷。

    “好。”

    萧成坐了回来,对着采薇说。

    “奴婢马上就去。”采薇快速道,行了一礼,退了出去,到了外面,吴氏扶着墨书的手,看着出来的采薇:“不知道王爷怎么说。”昂着头。

    “王爷请侧妃娘娘进去。”

    采薇道。

    “嗯。”吴氏握紧墨书的手。

    “王爷。”

    吴氏扶着墨书的手,到了里面,看向王爷还有萧菁菁,她心中全是恨,全部都是恨:“王爷不去看妾,妾身干脆自己来了,今日是寒食节,妾身想王爷了,王爷和郡主过,妾身一个人也不知道怎么过,柔姐儿也不在,想了想,就过来打扰王爷和郡主了,妾身想着柔姐儿一个人,说不定也和妾身一样。”

    吴氏走到萧成身前,行了一礼,有些哀怨委屈的说,萧菁菁平静的注视着吴氏演戏。

    采薇还有紫嫣秋雨也是,赵嬷嬷眉头皱着。

    萧成:“起来吧,过来了就一起过,柔姐儿那里本王派人去了。”

    “柔姐儿一定难过,往年——”吴氏淡淡的。

    “难过什么。”

    “郡主,听说王爷给郡主定亲了。”吴氏又看向萧菁菁:“恭喜郡主了,听说是纪家四爷。”

    萧成也不意外。

    “柔姐儿也不小了,不知道王爷有什么打算?”吴氏恨眼前这一切一切。

    “你急什么,本王自有安排。”

    “妾身想到嫡姐,嫡姐要是知道郡主定亲了一定高兴,妾身想打个时间,去给姐姐一盏长明灯。”吴氏道。

    “那就清明去,刚好菁姐儿也要去。”萧成不在意的挥手。

    吴氏笑了。

    她还没有做什么,萧菁菁这个臭丫头就——萧菁菁这臭丫头不是从来不记得吗?

    是不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

    “你的脸?”

    萧成看到了吴氏的脸,眼中闪过什么。

    “没什么,妾身不知道柔姐儿一个人会不会难过。”

    “你要想见,就去看看。”

    “谢王爷。”

    另一处院子,萧柔柔看着进来的婆子还有丫鬟。

    “这是王爷派人送来的,三姑娘用吧,今日是寒食节。”

    “父王没有派人接我出去吗?大姐姐定亲没有?我想出去,嬷嬷。”

    萧柔柔不敢闹。

    “郡主已经定亲了。”婆子不再隐瞒。

    萧柔柔陡的站起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