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皇恩寺一行
    大姐姐定亲了,大姐姐真的定亲了,大姐姐和谁定亲?她冲到嬷嬷身前,想要抓住嬷嬷,又不敢。

    “三姑娘站起来做什么?”婆子冷眼旁观。

    “嬷嬷,大姐姐和谁定亲?”萧柔柔对上嬷嬷的目光,手一缩,想到大姐姐,大姐姐怎么会定亲,怎么会这么快定亲,是谁,是父王给大姐姐定的亲是不是?她看着嬷嬷。

    “郡主和纪家四爷定了亲。”婆子开口。

    “纪家四爷,纪家四爷是谁?纪家?”

    萧柔柔不知道纪家四爷是谁,她想到纪大公子,是他吗?

    “三姑娘不知道就算了,等三姑娘学好了规矩,能出去了,就知道了。”婆子并没有再回答,淡淡的。

    “嬷嬷,大姐姐怎么会这么快定亲,是父王安排的还是?”

    萧柔柔着急的问。

    “三姑娘看来很关心郡主,姐妹情深?”

    婆子意味不明的。

    萧柔柔心一紧:“我只是想知道大姐姐是愿意的吗,还有大姐姐为什么会定亲。”

    “三姑娘问得很奇怪,到了年纪就该定亲,郡主当然是愿意的,不然三姑娘以为呢。”婆子漫不经心的。

    “嬷嬷告诉我纪四爷是谁吧,我只知道纪大公子,大姐姐不是爱慕纪大公子吗?”萧柔柔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快。

    “三姑娘规矩都学到哪去了,想要出去,三姑娘就该明白这样的话是不能说的,这样的话三姑娘还是不要再说了,免得传出去,纪家四爷,是当朝太子太傅,最年轻的内阁阁老,大学士。”

    婆子觉得三姑娘就是冥顽不灵的。

    “内阁大学士,太子太傅?”

    萧柔柔呆了,呆呆的。

    她不知道大姐姐为什么能和纪四爷定亲:“怎么会,怎么会。”

    “为什么不会?”婆子示意一边的丫鬟:“扶三姑娘坐下,三姑娘需要静静心,好好想一想。”表情平淡,没有什么表情。

    “是。”丫鬟上前,想要扶三姑娘坐下,萧柔柔脑中还是大姐姐喜欢纪大公子的事,大姐姐明明喜欢的是纪大公子,为什么和纪四爷定亲。

    是不是父王,父王不知道大姐姐喜欢的是是纪家大公子吗?

    大姐姐定亲的是纪家的四爷和纪大公子是什么关系?

    没有人说吗?

    最年轻的内阁大学士,阁老,大姐姐怎么能和阁老定亲,对了,再年轻的阁老也不会年轻,还是纪家四爷。

    一定年纪很大了,大姐姐怎么能和这样的人定亲。

    “嬷嬷。”她正要问,忽然想起娘和她说过纪四爷,脸色一变,娘说过纪四爷,和她说过,在娘的眼中,纪家四爷,纪太傅就是贵人。

    而大姐姐居然和和纪四爷定了亲。

    不可能!

    大姐姐凭什么能和纪四爷定亲。

    萧柔柔被丫鬟拉着坐下,她抬起头。

    “三姑娘还想说什么?”婆子看着她。

    “大姐姐和纪大公子的事没有人知道吗,为什么?”萧柔柔不甘心,萧菁菁能和纪四爷那样的人定亲。

    “三姑娘不像是关心郡主倒像是——三姑娘作为妹妹,怎么能有这样的小心思,规矩呢。”婆子冷不叮的。

    又是规矩,萧柔柔一听到规矩两个字就怕。

    “三姑娘不饿吗?”

    婆子问。

    “我。”萧柔柔想说什么,目光盯着婆子,婆子再次示意丫鬟:“三姑娘该用膳了,服侍三姑娘用膳。”

    “我不想用,父王。”萧柔柔大着胆子,又要起身。

    “今日是寒食节,王爷念着三姑娘,所以派了人送了这些吃食来,王爷并没有忘了三姑娘。”婆子让丫鬟上前,她淡淡的说。

    “父王没有派人接我出去吗?嬷嬷?”

    萧柔柔看着面前的丫鬟还有嬷嬷,再次问,今日是寒食节,父王为什么不派人接她出去,她以为父王会派接她出去。

    父王忘了她吗、娘呢,为什么不派人来接她。

    娘也忘了她吗,娘为什么不派人来,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往年的寒食节,父王会到侧院,和她还有娘一起过。

    她要出去,她要和父王还有娘一起过寒食节,她不想再在这里。

    “王爷让三姑娘继续学规矩,学好再出去。”婆子开口,接着。

    “这些都是大厨房按着王爷的意思给三姑娘送来的,三姑娘喜欢的,三姑娘还是用了继续学规矩,早点学明白。”

    萧柔柔不动站起来。

    丫鬟:“三姑娘。”

    “嬷嬷是不是你和父王说了什么?”

    萧柔柔不看眼前的丫鬟,一边害怕一边看着嬷嬷。

    “三姑娘觉得老奴不该和王爷说,老奴早就说过,三姑娘要是好好学,老奴会和王爷说,要是三姑娘不愿好好学,老奴也会禀给王爷,三姑娘这是埋怨老奴?”婆子冷冷反问,三姑娘这是什么意思,怨她?

    萧柔柔脸色一变。

    “三姑娘是不想吃是不是?三姑娘不想吃那就算了,既然不饿,王爷这一番心情算是白费了,撤下去吧,带三姑娘继续学规矩!”婆子冷着一张脸,看了萧柔柔一眼,吩咐一边的丫鬟。

    “是,嬷嬷。”丫鬟颔首。

    萧柔柔又怕又恨。

    婆子冷冷看着,丫鬟很快撤了下去。

    “送三姑娘去学规矩。”

    “是。”丫鬟上前。

    “我不要学!”萧柔柔白着一张脸,后退着,神情木木的,婆子根本不为所动,丫鬟拉住萧柔柔,婆子:“三姑娘不是不饿不想吃,那就学规矩,每日的时辰有限,带三姑娘去。”丫鬟行了礼就要拉了三姑娘下去。

    婆子脸色冷厉。

    “嬷嬷。”忽然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一个丫鬟急急停在门外:“嬷嬷,三姑娘,三姑娘。”丫鬟看到一边的三姑娘,神色一变。

    拉着三姑娘的丫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萧柔柔激动起来,想要冲上前,是不是父王或娘派人来接她了。

    一定是的,她要出去。

    婆子冷睥了三姑娘一眼,盯着丫鬟,沉着声音,快速的:“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急的?”

    “嬷嬷,侧妃娘娘来了。”

    丫鬟脸上多了什么。

    “侧妃娘娘?”婆子皱眉,想要说什么,她知道侧妃娘娘会来多半是为了三姑娘,但侧妃娘娘怎么进得来,是王爷开了口?

    她并没有得到消息。

    “娘,娘来了。”萧柔柔知道娘不会放弃她,不会忘了她,娘来了,她不想呆在这里,她要出去见娘。

    婆子听到三姑娘的话,侧头一看,眉头皱得更紧,侧妃来了,不知道?

    丫鬟们也看着。

    刚刚进来的丫鬟:“嬷嬷——”

    “嬷嬷,娘来了,我要见娘,娘来见我,肯定是父王同意了。”萧柔柔看向嬷嬷,怕嬷嬷又和父王说什么,不然她已经跑出去见娘了。

    “老奴听到了。”婆子开口。

    “嬷嬷,侧妃娘娘马上就要进来。”刚刚进来的丫鬟道。

    就在这时,外面又是一连串的脚步声,还有侍卫丫鬟的声音,阻止的声音,能清楚的听到:“侧妃娘娘,没有王爷的命令,你不能进去——”“侧妃娘娘请在外面等。”“王爷让本侧妃过来的,你们还不让开。”“你们让开吧,王爷让侧妃娘娘来的,你们只要问一问就知道,三姑娘在哪里?”

    “三姑娘在里面!”“没有王爷的命令,侧妃娘娘——”“没有王爷的命令,你们觉得本侧妃能进来?”

    婆子眉间一闪,丫鬟都望着婆子,萧柔柔很想出去,娘来了,真的来了,她听到娘的声音了。

    “是娘,是父王让娘来的。”

    “三姑娘,侧妃来看你了。”婆子听到了,她会让人去问王爷,没有王爷的命令,侧妃不可能进来,她注视着三姑娘,挥手,对一边的丫鬟:“送三姑娘出去见侧妃。”

    “是,嬷嬷。”丫鬟知道嬷嬷的意思。

    “嬷嬷,我可以见娘了?”萧柔柔听到嬷嬷的话,心中不再那么怕,娘来了。

    “对。”婆子点头。

    “送三姑娘出去。”

    婆子让人带着三姑娘出去,到了外面,婆子吩咐了一个丫鬟去前院问问王爷,没有多久,一行人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侧妃吴氏,扶着墨书的手,身后跟着丫鬟婆子。

    看到柔姐儿:“柔姐儿。”萧柔柔眼晴红了,猛的扑上前,扑到娘的怀里:“娘,你终于来了。”

    “柔姐儿。”

    吴氏抱着柔姐儿,眼晴也有些红。

    其他人旁观着,墨书退到一边,看着四周。

    两个丫鬟退到了婆子身边,吴氏身后的丫鬟婆子看向婆子,两个侍卫站在远处,渐渐还有别的丫鬟过来。

    姚嬷嬷和蔡嬷嬷也来了,萧柔柔身边的两个丫鬟也小跑过来,跪在地上。

    “娘你终于来了。”

    “柔姐儿想娘了?”

    “娘,你怎么才来。”过了一会,萧柔柔红着眼,委屈的松开手,娇蛮的抬起头,看着娘。

    “娘也想早点来,可是。”

    吴氏道,知道女儿在埋怨她,为什么现在才来,她也想来,可是,她凝着面前的女儿,摸了摸她的脸,柔姐儿脸色还好:“你瘦了,柔姐儿,你父王不要娘来打扰你,让你好好学规矩。”

    “娘,父王为什么又?我不想再学规矩了。”

    萧柔柔一听到学规矩就紧张,不敢看别处,看着娘。

    “先不说这些。”吴氏知道自己作不了主,主要是王爷,王爷现在哪里还听她的话,必须先除去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再说。

    “你们是怎么服侍三姑娘的,不是让你们好好服侍。”吴氏目光落在跪在地上萧柔柔身边的丫鬟身上,脸色不好,带着不悦,怒斥。

    她选中她们,让她们在柔姐儿身边,就是让她们好好照顾柔姐儿,她们是怎么照服的,跟着柔姐儿被送到这里学规矩,更该服侍好柔姐儿。

    “侧妃娘娘,奴婢在这里只有晚上才能见到姑娘。”跟着萧柔柔被送到这里来的丫鬟脸色一变,她们明白侧妃娘娘怪什么。

    她们也想服侍好姑娘,可是。

    她们低下头。

    “你们就是这样服侍的?你说要你们有何用,你们说只有晚上能见到柔姐儿是什么意思,白天呢?”吴氏生气,猜到什么,盯紧她们。

    “白天,三姑娘在学规矩,奴婢见不到姑娘,奴婢只能晚上见到姑娘。”跟着萧柔柔被送过来的两个丫鬟看了婆子还有其他的一眼,抬起头,因此,她们根本没法好好服侍姑娘,她们也不想这样。

    萧柔柔没有说话,吴氏看了柔姐儿一眼:“她们是怎么照顾你的,你告诉娘,要是——”

    “娘,给我换两个丫鬟,我不要她们。”萧柔柔看也不看一直服侍她跟着她一起被送来跪在地上的两个丫鬟,这些日子,她们都不知道帮她,过得比她还好。

    “好,娘会给你换两个好的。”吴氏也没有多话,跪在地上跟着萧柔柔被送来萧柔柔身边的丫鬟脸色白了起来。

    姑娘不要她们了,侧妃娘娘肯定不会放过她们,她们只会被卖出府。

    到时候她们的下场不会好。

    “姑娘。”她们爬过去,想求姑娘。

    萧柔柔懒得看她们,吴氏眉头一紧觉得这两个丫鬟不像话,这是想干什么?

    “姑娘,我们以后会好好服侍你,不要——”两个丫鬟跪着磕头。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拉住她们。”吴氏冷下脸。

    两个丫鬟眼中有了绝望。

    “侧妃娘娘,你不用怪这两个丫鬟,她们都是好的,算是忠心的,你要怪就怪老奴吧,是老奴不让她们服侍三姑娘,把她们隔在外面,只有晚上才能见到三姑娘,要是侧妃娘娘觉得不高兴,就冲老奴来,三姑娘需要学规矩,王爷交待了,老奴不能辜负了王爷的吩咐,怕她们在,三姑娘不能好好学规矩,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来,侧妃娘娘这样,两个忠心的丫鬟岂不是可惜了,换两个也不能保证像这两个一样。”

    婆子迈了一步,走到两个丫鬟面前。

    两个丫鬟脸上多了感激,松了口气,又望向姑娘还有侧妃娘娘。

    她们真的没有想到姑娘会这样对她们。

    她们自问都是用心服侍姑娘的。

    姑娘为什么?

    婆子看着吴氏和萧柔柔,其他的人闻言,也都松了口气。

    萧柔柔听婆子的话,不敢再说。

    吴氏看出什么,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婆子,这个婆子似乎是专门管柔姐儿的,柔姐儿更是怕这个婆子,可想而知这些日子,柔姐儿受了多少委屈。

    尤其是在这个婆子手下。

    按理来说她该生气让人治这个婆子的罪。

    但是。

    这里的人,都是听这个婆子的,王爷不可能随便找一个婆子,忽然她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婆子。

    “不知道你是?”

    “老奴就是一个婆子,侧妃娘娘想太多了。”婆子不卑不亢的,她是王爷的奶嬷嬷,别说是侧妃,在王妃面前她都是不怵。

    有几分脸面的。

    周围的人也不意外,墨书想本来生气,想到了什么,想要说话,吴氏听这个婆子说一切都是她安排,还提起王爷,想了很多。

    “侧妃娘娘要是要怪就怪老奴。”婆子又道。

    “怎么能怪嬷嬷,你也是为了柔姐儿好,是王爷的交待。”吴氏不愿轻易得罪一个人,她还在想着眼前这个婆子的身份。

    萧柔柔见娘也这样,知道娘也不敢得罪这个婆子。

    “娘,嬷嬷是。”

    “什么?”吴氏收回目光,她知道柔姐儿应该知道婆子的身份。

    “老奴是王爷的奶嬷嬷,别来无恙,说来还是多年前见过侧妃,很多年不见,侧妃娘娘还是风采依旧。”

    婆子在萧柔柔开口前道。

    “原来是嬷嬷。”吴氏也想起来了,这个婆子是王爷的奶嬷嬷,当年她见过她,在她进王府之前,后来这个婆子被王爷送去荣养了。

    她还记得当年这个婆子在府里的地位,连她那死去的嫡姐也要给几分脸面,在王爷面前更不用说了。

    这个婆子当时就看不上她,她被王爷纳进府后,原本担心这个婆子会从中作梗,没想到这个婆子回去荣养了。

    倒是让她白担心一场,她还想这个婆子要是做什么,她就告诉王爷,或者想办法,收买这个婆子。

    她曾经想过这个婆子是不是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一直找不到答案,没想到王爷又把这个老婆子接回府,教柔姐儿规矩,管着柔姐儿。

    她很意外,当然现在她更不敢轻易得罪这个婆子,王爷有多信任这个婆子她是知道的,还是等打听清楚再说。

    “是老奴。”婆子开口。

    “嬷嬷一点也没有变,还是这样精神。”吴氏又道。

    “是吗。”婆子不置可否,周围的人见状,都起了别的心思,跪在地上跟着萧柔柔被送进来萧柔柔身边的两个丫鬟再次松口气。

    墨书见侧妃娘娘认出来了不再说什么。

    “侧妃娘娘倒是变了。”婆子又道。

    “哦,不知道妾身哪里变了?”

    “变了很多。”

    婆子并不多说,至少以前的侧妃可不敢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以前很是谨慎小心,怕得罪了人,现在的侧妃,她摇了几次头。

    “娘你和嬷嬷认识?”萧柔柔在一边听到,小声的。

    “嗯,嬷嬷是你父王身边的老人,要尊敬知道吗。”吴氏教导柔姐儿,要她尊警婆子,不许不尊敬。

    当着众人的面。

    “娘。”

    萧柔柔咬唇,连娘也这样说。

    她还以为娘会帮她,娘也怕吗?

    吴氏不是没有发现柔姐儿的不同,柔姐儿不止瘦了,可能是学规矩的原因,让她整个人少了以前的娇蛮和天真。

    她不心痛吗?怎么可能,她的柔姐儿被折腾成了这个样子,这就是王爷要的规矩,就是让她的柔姐儿变成这样,王爷等你看到柔姐儿这个样子,你会后悔吗?

    “听话。”吴氏看了她一眼,对着婆子:“这些日子多亏你了。”

    “侧妃娘娘不必谢,老奴都是照着王爷的吩咐。”婆子依然不卑不亢的开口。

    “不管如何,都要谢谢嬷嬷,教柔姐儿规矩。”以为她想要谢吗,吴氏道。

    “姚嬷嬷,蔡嬷嬷。”

    接着她看向一旁的姚嬷嬷和蔡嬷嬷。

    “侧妃娘娘。”姚嬷嬷和蔡嬷嬷向着吴氏行了一礼,她们走了过来,扫了眼三姑娘,又看向侧妃娘娘。

    “两位也辛苦了,两位一心教柔姐儿规矩。”吴氏心中有多恨,脸上就有多平静,甚至感激。

    “都是王爷的安排。”

    姚嬷嬷和蔡嬷嬷平静的。

    “那也要多谢两位天天教柔姐儿。”吴氏把几人记在心里,这些人都是和她作对的,什么听王爷的吩咐,才怪。

    “你们两个,既然嬷嬷替你们说话,你们就留下来吧,以后好好服侍姑娘,知道了吗?”吴氏最后盯着跟着萧柔柔被送到这里,萧柔柔身边的两个丫鬟道。

    “谢侧妃娘娘开恩,奴婢以后定会好好服侍姑娘。”两个丫鬟磕起头来,激动起来,大松口气,侧妃娘娘说了就不会把她们发卖出去。

    她们就能留在府里。

    “娘。”萧柔柔并不想留下两人,看着她们就烦,娘干嘛反悔,只是学过的规矩让她不敢再像以前一样说。

    两个丫鬟一听,脸色又是一变,姑娘不想留下她们吗。

    吴氏看了柔姐儿:“柔姐儿。”

    “好吧,娘。”

    萧柔柔只得答应,她看出娘不高兴,她还是相信娘的,吴氏没有再说,婆子眉头皱紧,三姑娘学的规矩,学来学去,学到狗身上去了。

    跪在地上的两个丫鬟松了口气,只是她们也知道就算留下来,姑娘不待见她们,她们早晚也会被侧妃娘娘赶走。

    她们服侍了姑娘这么久,没想到姑娘会这样。

    “三姑娘的规矩确实是还要学。”

    婆子说。

    萧柔柔神色一变,白了白,吴氏心疼又恨:“嬷嬷说得对。”

    “侧妃娘娘有什么话就和三姑娘说吧,说完,三姑娘还要学规矩。”婆子淡淡的。

    墨书看着侧妃娘娘和三姑娘。

    姚嬷嬷和蔡嬷嬷不说话,其他人也是。

    “柔姐儿。”吴氏点了一下头,凝视着柔姐儿。

    “娘。”

    萧柔柔不知道娘要说什么,这时,她发现了娘上有伤,她惊叫起来,娘脸上怎么会有伤,谁能在娘脸上留下伤。

    “娘,你的脸。”她指着娘的脸。

    吴氏的脸色不太好:“娘脸上的伤没事。”她摸了一下脸上的伤,没想到会吓到柔姐儿,早知道来见柔姐儿,她就。

    “娘你怎么会伤到脸,谁伤了娘的脸?”萧柔柔不敢置信,她想不到谁敢伤到娘的脸。

    “娘只是不小心。”

    吴氏不是不想告诉柔姐儿,只是这里都是人。

    到时候传到王爷口中,不好。

    只能让柔姐儿急。

    看着柔姐儿的样子,她是欣慰又难过,王爷的命令,她没有办法反抗,只能任由柔姐儿吃苦受累,学规矩。

    “娘,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为什么?”是不是萧菁菁,是不是大姐姐?

    萧柔柔觉得娘脸上留下的伤很像鞭伤,想到大姐姐,会不会是大姐姐,大姐姐一直看娘不顺眼,看她不顺眼。

    一定是大姐姐。

    只是她知道不能直接说出来。

    大姐姐怎么敢。

    她不知道娘为什么不说,是怕旁边的人听到吗?

    “没事,你在这里过得好吗?”吴氏问。

    “我。”萧柔柔想说什么。

    “你父王也是为了你好,你不知道娘早想来看你,可是你父王不许,你父王怕你没有学好规矩,今日还是娘找了你父王,你父王才答应让娘来看看你。”吴氏又说。

    萧柔柔转向墨书,墨书扶着娘,一直在娘的身边,一直陪着娘,肯定知道。

    娘不说,是怕父王吗,那墨书呢。

    其他人也看着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她们听到三姑娘的话,也看到了,不知道侧妃娘娘是怎么伤到的,都若有所思起来。

    “墨书,你告诉我。”萧柔柔盯着墨书:“娘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

    “三姑娘,你还是不要问了。”

    墨书见侧妃娘娘都没有说,她更不敢说,只得道。

    “不,你告诉我,是谁伤了娘,是不是我没有学好规矩,父王不高兴。”萧柔柔又问,不顾别的人也在。

    吴氏摇了摇头。

    “不是,三姑娘。”墨书也摇头。

    “不是那是谁,谁敢伤娘。”萧柔柔恶狠狠的。

    “奴婢。”墨书不知道该怎么说。

    “嬷嬷,不知道可不可以和柔姐儿单独说会话。”吴氏见状,看向婆子还有姚嬷嬷还有蔡嬷嬷。

    “可以。”婆子道。

    “柔姐儿。”吴氏叹口气,婆子安排人送两人去了一间房间,让她们慢慢说,跪在地上的两个丫鬟想要跟上。

    “你们就不要去了,在这里。”吴氏开口。

    两个丫鬟脸色变了变,不敢说话。

    到了一间房间,等人退出去,关上门,只留下墨书,吴氏:“柔姐儿,娘该早点来的。”

    “娘。”萧柔柔紧盯着娘。

    “柔姐儿,娘没想到你父王会不让娘来看你,你会成这个样子。”吴氏语气全是心疼,摸了一下柔姐儿的脸。

    她的柔姐儿!

    “娘,到底是谁伤了你的脸?”萧柔柔望着娘的脸,娘的脸成了这样,她急切想知道。

    “墨书你去外面守着,看看,有没有人。”吴氏没有马上说,她看向墨书,吩咐墨书去外面守着。

    萧柔柔听到娘的话,知道娘是担心有人在外面。

    她没有再说,虽然急。

    “是,侧妃娘娘。”墨书行了一礼,明白侧妃娘娘的意思,退了出去,到了外面,她没有看到人。

    过了一会,她回过头,见侧妃娘娘等着,她对着侧妃娘娘点了一下头。

    吴氏才对着柔姐儿:“娘的脸是被你大姐姐用鞭子抽的。”

    萧柔柔驰看到了,她不再像在外面时一样。

    “我就知道!”

    萧柔柔气愤极了。

    到了此时,吴氏才觉得她的柔姐儿回来了,不再是之前木呆呆的样子,是她熟悉的柔姐儿。

    现在没有了人,娘在面前,萧柔柔气愤起来,什么都忘了。

    “娘,我就知道。”

    “柔姐儿,你知道娘有多担心吗,刚看到你的时候,你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木呆呆的,娘后悔极了没有去求你父王,让你变成这个样子,好在现在娘的柔姐儿又回来了。”吴氏欣慰的道。

    “娘。”

    萧柔柔扑到吴氏怀里:“娘,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以为娘你不会来了,以为父王忘了我,我害怕,我见不到任何人,身边的人都只能那个婆子的,娘知道我多想你和父王吗,我不想在这里,不要学劳什子规矩,娘,我要出去,娘带我出去,我不要学了!”

    萧柔柔扑在娘的怀里。

    她委屈的哭了出来,这些日子压抑的恨还有伤心难过害怕都发泄了出来。

    “娘知道。”

    吴氏拍着她的背。

    “娘救我出去。”萧柔柔抬起头,眼红着,委屈极了。

    “娘也想,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到的,柔姐儿再忍一下。”吴氏劝着,细心的和柔姐儿解释。

    “娘,我不要,我不要学,不要再在这里。”萧柔柔红着眼撒起娇来,拉着娘的手。

    “乖,柔姐儿,娘需要想办法,你先在这里。”吴氏又道。

    “父王没有让娘接我出去吗、父王是不是不想看到女儿?”萧柔柔想到父王,父王没有让娘带她出去吗。

    “不是,别多想,你父王就是被你大姐姐骗了。”吴氏怕柔姐儿多想。

    “娘骗我,娘每次都这样说。”萧柔柔不满。

    “柔姐儿,娘会想到办法的,你等一下,要不了多久了。”吴氏咬了咬牙,萧柔柔还是相信娘的。

    “我信娘。”

    “好。”吴氏就知道她的柔姐儿还是听话的。

    “娘,萧菁菁定亲了是吗?”萧柔柔想到什么,抓着娘的手,直直的问,只有娘说的她才信。

    “是,你知道了?”吴氏没想到柔姐儿知道了,看来有人说了什么。

    “女儿听人说的。”

    萧柔柔恨得不行:“说是父王给大姐姐定的亲事,大姐姐不是爱的是纪大公子吗,为什么和纪四爷定了亲,纪四爷就是娘说过的是不是?”

    “对,你大姐姐能耐不小,你父王也是没办法,谁让你大姐姐不知道何时和纪四爷勾搭在了一起,只好定亲了。”吴氏不信萧菁菁那臭丫头什么也没做就有这么好的亲事,她猜过很多。

    在她眼中就是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不要脸。

    “娘的意思是?”

    萧柔柔从娘的话中听出了什么,眼晴一亮,娘说得对,一定是萧菁菁不要脸才能和纪四爷定亲是吗?

    纪四爷肯定不喜欢大姐姐,说不定是大姐姐用了什么手段,觉得纪大公子不喜欢自己,就嫁给纪大公子的四叔。

    以为这样就可以和纪大公子一起。

    真是不要脸,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娘。

    “谁知道呢,反正你大姐姐不是个简单的,说不定如你所说,纪四爷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看上你大姐姐。”

    吴氏不置可否。

    萧柔柔觉得自己没有想错:“娘,肯定是这样。”

    “一定是大姐姐做了什么,纪四爷不一定喜欢大姐姐,你说要是告诉纪四爷大姐姐以前喜欢纪大公子的事,纪四爷说不定不知道,纪四爷会不会退亲?”萧柔柔又有了主意。

    “娘会让人去办。”

    吴氏也觉得说不定纪四爷真的不知道,柔姐儿还是聪明的。

    柔姐儿要是把这份心思用好了,她也不愁了。

    “娘,你该弄清楚的。”萧柔柔觉得娘该弄清楚。

    “你以为娘不想,你父王根本没有告诉娘,似乎是怕娘破坏了,所以,娘也是才知道不久,和你一样。”

    “父王怎么能这样。”

    萧柔柔抱怨起来,父王竟然这样,娘还能真破坏不成,还不是大姐姐不要脸。

    “你父王变了,不然怎么会一直不接你出去,不让娘来看你,娘也是无奈,不知道你大姐姐亲事到底怎么回事,你父王防着所有人呢。”吴氏也不满,还有不愉。

    “那不会有错了。”萧柔柔心中只有礼表哥,所以她并不羡慕:“父王太可恨,娘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吴氏也想有一天不用看谁的脸色。

    “娘,父王太过份了,你的脸这样,父王不管吗,父王怎么会让大姐姐伤了你的脸,大姐姐怎么敢?”

    她又问,一想到是大姐姐伤了娘的脸,让娘的脸留下伤口,会不会好不了了,那娘以后怎么办?

    “你大姐姐胆子大着呢,当着你父王的面也敢这样做,你父王哪会看到娘,只是让太医给娘看了看,说是让娘不要惹你大姐姐,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娘做了什么?”

    萧柔柔猜到一定是娘做了什么,父王真是的,大姐姐居然是当着父王的面做的。

    “娘不过是因为你被你父王关起来,心里不高兴,想要教训一下你大姐姐,你父王知道上,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可能是发现了就。”

    吴氏哼了一声。

    “那也不该用鞭子伤娘的脸。”萧柔柔恨得不行。

    “你大姐姐你还不知道吗?”

    吴氏道。

    “大姐姐太狠了,娘又没有把她怎么样,娘要是真的想,早就,娘只是想教训一下大姐姐,也是为大姐姐好。”

    萧柔柔还是气不过。

    “娘你的脸怎么还没有好,太医怎么说了,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好?”

    “太医说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好,只要好好敷药。”吴氏怕柔姐儿太过担心,开口说。

    “那就好,女儿还怕好不了,娘,怎么不敷药?”

    萧柔柔松口气。

    “娘是为了你父王。”吴氏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萧柔柔觉得娘做得对,娘没有错,就该这样。

    “那父王?”

    “你父王问起了,不过娘更担心你,就过来了。”吴氏心里最担心的还是柔姐儿,如今见柔姐儿好好的,才放下心。

    “娘该让父王多看看,再过来的。”萧柔柔觉得娘不妥。

    “没关系,你父王心里有数就好,别的,等娘看过你,安排好事情,对付了萧菁菁那臭丫头再说。”

    “娘打算怎么做?”萧柔柔一听就知道娘又有了主意:“会不会让人发现,会不会又被人知道?”

    “不会。”

    吴氏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萧菁菁那臭丫头明日要去皇恩寺,本来娘的意思也是这,谁知道还没说,萧菁菁那臭丫头就和你父王说要去点长明灯,这倒是好,娘就可以安排人了。”

    “娘,你要?你是想?”萧柔柔想到什么,娘真的?

    吴氏点头。

    *

    “侧妃娘娘不知道和三姑娘说了什么?”

    这边,萧成见了奶嬷嬷派来的人,他没有多问。

    是他让吴氏去见柔姐儿的。

    “嬷嬷是不是想问是不是本王让侧妃去的?”

    “是,王爷。”

    跪在下面的侍卫抬头。

    “是本王。”萧成明白奶嬷嬷的意思,奶嬷嬷是怕他会心软,想到嬷嬷的话,嬷嬷都为了他好,他一向信任嬷嬷,让对方告诉嬷嬷,不用管吴氏,管教好教好柔姐儿规矩,让柔姐儿不要再无理取闹,挥了挥手,让侍卫退下。

    吴氏之后没有再回正院,也不想去,她让人去正院和王爷说她见了柔姐儿心里不舒服,先休息了,就回了侧院。

    她有事要安排,明日她要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有去无回。

    “侧妃娘娘?”墨书扶着侧妃娘娘。

    “让人进来。”吴氏坐下喝了一口茶,墨书忙退下,她知道侧妃娘娘要见谁。

    萧成不久后见到了吴氏派来的人,知道吴氏已经回了侧院,不过来,吴氏应该是想让他放柔姐儿出来,奶嬷嬷的话他不可能不理,不管吴氏是不是不高兴,柔姐儿也要继续学规矩,学好才能出来,学不好就一直学。

    清明依然是小雨。

    安郡王府正门大开,萧菁菁上了马车,父王骑马,父王要进宫陪圣上去皇陵祭祖,等去皇陵祭完祖才会来皇恩寺,不能陪她去皇恩寺,她掀开马车车帘看了后面一眼,吴氏上了马车,这一行只有她和吴氏。

    她要为母妃点一盏长明灯,吴氏在父王面前说是想要给母妃上一支香。

    此时关于安郡王府菁华郡主和纪家四爷定亲的消息,渐渐传开,好几家已经知道。

    ------题外话------

    之前写着写着停了电,怕笔记本电不够,写得飞快,最后半小时了,突然来电,一看才三点,以为会早更,谁知道儿子醒了,哭天哭地,疯了我,浪费了半个多小时,还是哭闹,只好给他外婆,写完直接更,再抱着哄,才哄好,起来取章节名,添点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