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只差一点
    太子车驾旁边。

    火点亮着,有些混乱,随着马嘶声还有马蹄声,太子闭着眼休息的,也听到了动静,睁开眼,没有看身边的太监,掀开车舆看着外面:“刚才发生什么,谁来告诉孤?”他看了眼身后的马车,又看了下远处,眯着眼,似乎少了一辆马车,有官兵还骑马追出去了,远远能看到马狂奔的身影,还有马车跌撞的样子还有马蹄声。

    看来出了什么事啊,是什么呢。

    为首的官兵上前一步,行了一礼,恭敬的:“太子殿下,菁华郡主坐的马车,马不知道怎么受了惊,发狂。”

    “菁妹妹坐的马车马受惊发狂?”

    太子挑了一下眉头,很意外。

    他没想到菁妹妹坐的马车会突然受惊发狂,看来菁妹妹现在正在那辆马车里,让他说什么好呢,竟然是菁妹妹坐的马车,他刚才看的时候确实是菁妹妹的马车少了。

    菁妹妹的运气真不好,先是被他牵扯进去,现在又,不知道该说菁妹妹太倒霉还是,他心中有了别的想法。

    别的马都没有受惊发狂,偏偏是菁妹妹的出事。

    他记得马车还是原来的马车,菁妹妹坐的可是安郡王府的马车,也是她坐过来的马车,到底?

    “是,太子殿下,菁华郡主所坐的马车出了事。”为首的官兵开口。

    “怎么会受惊发狂?”太子没有再想,玩味的又问。

    “这属下并不知道,不过,应该有原因。”为首的官兵道。

    “不知道就查,派人去拦下菁妹妹的马车没有?”太子玩味的看着他。

    “属下让人去了、”

    为首的官兵感觉到太子殿下的目光,不敢说别的。

    “孤不希望有什么意思,本太子更不希望菁妹妹有什么事,你该知道,多让点人去,务必把菁妹妹给孤带回来,最好是拦下菁妹妹的马车,孤不想看到菁妹妹有一点不好,太傅大人可是看着,另几辆马车,也让人去好好给孤查看一下。”

    太子开口。

    “是,属下马上就去。”为首的官兵刚要下去。

    “再让人去和孤的太傅说一声,就说他未过门的妻子出了一点事,问他要不要过来看看,知道吗?”太子想到什么又吩咐。

    “属下明白。”为首的官兵明白太子殿下的意思。

    “明白就好。”太子笑了。

    “去吧。”

    后面的马车,萧琳琳和萧媛媛对视一眼,她们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还有动静,大姐姐出事了,她们有些不敢相信,可是不会听错,怎么会,她们掀开马车的车帘,看向外面,脸上还带着不信,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姐姐坐的马车会出事。

    在她们眼中,她们出事,大姐姐也不可能出事,肯定比她们安全,谁知道,在她们眼中最安全的却出了事,这?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会把大姐姐带到哪里去,太子殿下的人能不能找到大姐姐。

    要是太子殿下的人不能拦下,大姐姐岂不是?

    她们不敢想大姐姐会有什么下场。

    说不定会被摔出马车摔死,那时候——

    萧琳琳想到大姐姐真出了事,父王肯定会发怒,不过以后没有大姐姐二姐姐也没有三姐姐,父王说不定会看到她们。

    像宠大姐姐一样宠她们。

    她有些庆幸没有坐上大姐姐的马车,她本来想的,大姐姐看不上她,只叫了二姐姐去。

    她还为此怨恨大姐姐,现在看来,居然变成了好事,她有些高兴有些担心。

    “你说大姐姐会不会?”萧琳琳有些兴奋的。

    “我不知道,不过二姐姐和大姐姐一起,要是太子殿下的人迟点去,说不定。”萧媛媛担心大姐姐真出事,没有像萧琳琳一样想那么多,她们回府,父王要是问如何和父王说大姐姐的事:“二姐姐不知道和大姐姐会不会?到时候父王问起?”“怕什么,说不定到时父王会宠我们,不要提二姐姐,二姐姐不是得意吗,以为可以和大姐姐坐在一起,大姐姐不是看不上我们吗,没想到世事难料,大姐姐和二姐姐都,我们倒是安全了,只要跟着太子殿下——”萧琳琳打断四姐姐的话,嗤笑一声,二姐姐算什么,不是想讨好大姐姐,和大姐姐一起出事活该。

    “要怪就怪老天爷不长眼。”大姐姐不是比她们厉害吗。

    “五妹妹的意思?太子殿下会不会?”萧媛媛看着五妹妹,担心起别的:“还有未来的姐夫。”

    “会什么?太子殿下又不知道,我们又没有做什么,怕什么怕,未来姐夫再厉害,又如何。”

    萧琳琳小声的嘟嚷:“说不定到时候亲事会变成我们的。”未来姐夫她们可是看到,长得又好,位高权重。

    说不定到时候会便宜了她们,开始的时候她们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是有人追来了,她们吓得抱在一起,直到刚才听到外面说菁华郡主的马受了惊,发狂,她们才知道是大姐姐坐的马受了惊发狂,本来因为大姐姐没有让她们上马车,她们心中还怨着。

    “五妹妹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未来姐夫怎么可能——”萧媛媛吓了一跳。

    “怎么不可能?”萧琳琳觉得可能。

    “父王不会同意,而且。”大姐姐不会有事的,萧媛媛想,再怎么也轮不到她们。

    “大姐姐要是出了事,父王说不定会让我们嫁给未来姐夫。”萧琳琳道。

    萧媛媛看着外面,怕有人听到:“五妹妹,不要说了,大姐姐不会出事的,要是叫人听到,你怎么?”

    “哼。”

    *

    晃动的马车里,萧菁菁看着前面驾车的侍卫。

    “郡主。”侍卫感觉到郡主的目光。

    “能驾驭住吗?”萧菁菁看着他,原本驾车的人被杀死,驾车的是侍卫。

    “属下尽量驾驭住。”侍卫一边驾驭着马车,试图控制住受惊的马,一边喘着气恭敬的道,他也没有把握。

    萧菁菁嗯了一声,紫嫣三人一听,才想到驾马车的侍卫,闻言,一起看向侍卫,萧芸芸也是。

    过了一会,马车还是晃动得厉害。

    “郡主,我们该怎么办?”紫嫣和秋雨不知道为什么马受惊,也不知道马要往哪里去她们很害怕,萧芸芸整个人在马车里甩动着,紧抓着身下的地方惊惶失措看向大姐姐。

    萧菁菁脸色也好不起来:“抓紧不要撞到。”

    “是,郡主。”

    紫嫣和秋雨还有香草道:“奴婢来扶郡主。”她们见郡主没有慌,心里平静了不少,怕郡主出事。

    “不用,自己抓紧,我还没有事,先省点力气,看看是什么情况,这个时候不能松手,一旦松手就会被马车甩开。”萧菁菁摇头。

    “是。”紫嫣三人道。

    “二妹妹也抓紧,不要松手。”萧菁菁又看向萧芸芸。

    萧芸芸点头:“是大姐姐。”

    “郡主,太子殿下一定会派人来,只要坚持一下。”紫嫣开口,秋雨和香草萧芸芸点头,萧菁菁轻应了声。

    马蹄声马嘶叫的声音还有混乱的声音交织成一片,马乱窜着,不知道会跑去哪里,能听到身后远远传来的凌乱的马蹄声

    不知道是不是太子派来营救的人。

    萧菁菁一边稳住自己一边掀开马车的布帘,望着外面。

    “郡主,有人追来了。”驾着马车的侍卫看了一眼身后:“马受惊太重,安抚不了,属下想办法让马车停下来。”

    “好。”萧菁菁道。

    紫嫣三人还有萧芸芸也看向侍卫。

    “不好了。”“太子殿下!”“菁华郡主所坐的马车,马受惊了!”“快追!”“快追上去,不能有事,太子——”

    风中送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郡主,太子派人追来了,来救郡主了。”紫嫣和秋雨听到风中传来的声音,高兴了起来。

    萧芸芸脸也不再那么白,不再那么慌乱。

    她望着大姐姐从始至终平静的脸,大姐姐似乎一直都是这样冷静。

    萧菁菁回头,对上二妹妹的目光还有紫嫣三人的视线。

    “抓紧了,小心点,等人来。”

    “是。”紫嫣三人点头,萧芸芸也是一样。

    马车晃动得更加厉害了,就算抓紧身下,依然晃动起来,马嘶叫着像是不知道累一样,风变得很大。

    吹了进来,身后的马蹄声也变得更多。

    适应了黑暗,萧菁菁能清楚的看到四周的情形,前面没有什么遮挡,她能看到马在上山,紫嫣三人还有萧芸芸也发现了。

    马车上山也跑得很快。

    “大姐姐!”“郡主——”

    “注意,要是不行就跳下马车,或者。”萧菁菁目光落在极力控制着马车的侍卫身上,紫嫣三人还有萧芸芸看向驾车的侍卫。

    “郡主,马发狂了!”

    一直安抚着马的侍卫脸色很不好,他知道马已经渐渐发狂,控制不住也安抚不住,马车里有郡主还有二姑娘。

    是不能出事的。

    “郡主,属下一会弄断马车车辕,要是不行,属下会带着郡主跳下马车,尽量护住郡主还有二姑娘,请二姑娘还有郡主做好准备。”他不是一般的马夫,知道这样的情形如果不够果断,后果无法想像。

    “我知道了,你做吧。”

    萧菁菁开口,她知道已经控制不住马。

    萧芸芸也听出来了,脸白了一分,跟着大姐姐点头:“我也知道了。”

    紫嫣三人脸更白,她们同样听出侍卫的意思,马夫不在,侍卫根本无法制住发狂的马。

    “好。”

    侍卫手仍然极力控制着马车,紫嫣三人紧张起来,很紧张,不知道会怎么样,她们看向郡主还二姑娘。

    不知道侍卫能不能控制住发狂的马。

    她们希望能控制住,这样就不用跳马车。

    身后的马蹄声已经近了。

    马发狂狂奔,冲到了山坡上,显然到了一处山顶,马车还要往前冲,一旦马车冲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很可能会摔出马车,摔得——

    “郡主!”

    紫嫣三人惊叫起来,捂住嘴,萧芸芸脸白得透明,她没有说话,怕打扰到侍卫,萧菁菁握紧双手。

    “怕什么,不要怕,侍卫已经说了。”

    侍卫直直盯着前面,找着机会,机会都是一瞬即逝的,知道再不动手,就要掉下山,他抽出佩剑,砍向了马车的车辕,马发狂,跑得更快,马车也颠簸得更厉害,没有人能坐稳,能稳住,都左右跌撞着,侍卫也不再驾驭马车,砰一声响,马车的车辕一下子断开来。

    “郡主,已经砍断了一条,马上就好。”

    紫嫣几人又是惊叫,萧芸芸慌乱无措,萧菁菁冷静的等着,侍卫又举起剑,像刀一样确向另一边,好在剑算锋利。

    萧菁菁没有回答,紫嫣三人已经开不了口,萧芸芸紧紧盯着,随着侍卫的动作,马车最后一根车辕也断开了一半,又是几下,最后的这一根车辕还有最后一点,砰一声,又一根车辕被砍断,剑也断了。

    剑掉到地上,下一刻受惊发狂的马还是往前冲着,前面是山顶,马从山顶掉了下去。

    马的嘶叫声响起,还有马掉落山下的声音,断掉的车厢在车辕断掉前被拉着往前一窜,眼看着就要跟着掉到山下,紫嫣三人脸色大变,萧芸芸死死的抓着身下,正要说跳马车。

    马车的车帘一直是掀开的,能清楚的看到,身下的舆就要冲下山。

    侍卫猛的转回身:“郡主,得罪了,属下带你和二姑娘下车,看能不能阻止。”

    “好。”

    萧菁菁盯着。

    紫嫣三人吓得回不过神来,萧芸芸双手紧紧抓着,她们不知道侍卫要怎么带她们下车,都紧张的等着看着侍卫,然后就见到侍卫一手抓住一个,萧菁菁没有动,萧芸芸也没有,侍卫原本还担心郡主和二姑娘会吓到,做出什么,发现郡主没有被吓到,二姑娘也没有动,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郡主吓到,到时候,他只有一个人,想救人也来不急。

    没有再多想,他抓着郡主和二姑娘。

    紫嫣三人想要惊叫又不敢,侍卫带着萧菁菁和萧芸芸落在地上,在地上滚了一圈,萧菁菁和萧芸芸也在地上滚了一圈,身上挨着地面的生疼。

    萧菁菁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抬起头,扶着地面,看向侍卫还有马车。

    见侍卫还在迟疑。

    “救人。”萧菁菁忍着手心的刺痛还有身上的痛。

    “是,郡主,二姑娘属下马上带紫嫣姑娘还有秋雨姑娘下来。”侍卫知道只要再耽搁很可能车厢就要掉下去,没有时闻,听到郡主的话,他飞快跃起。

    “好。”萧菁菁应了一声。

    萧芸芸也在地上滚了几圈,她发丝凌乱,身上沾了什么,跌在地上的身体发痛,她顾不上这些,看着大姐姐,大姐姐也和她一样,大姐姐起来了,她也站起身,走到大姐姐身边,看向侍卫还有马车。

    侍卫跃到马车里,紫嫣几人正等着,侍卫抓起紫嫣和秋雨,跃下马车,一丢,来不及说话,又飞快冲到马车里,抓住香草。

    “郡主。”

    紫嫣和秋雨被丢在地上,急忙爬了起来,也不去管地上有多脏,自己有多狼狈,她们担心的是郡主。

    她们跌撞到郡主面前。

    “我没事,你们呢。”萧菁菁看着她们,目光很快看向马车上。

    “奴婢也没事,郡主没事就好,让奴婢扶着你吧,不知道侍卫能不能——”紫嫣和秋雨上前一步,顺着郡主的目光,她们也看到了。

    “不会有事的,秋雨你扶一下二妹妹。”萧菁菁视线收回,对秋雨道。

    “是。”秋雨走到二姑娘身前:“二姑娘。”

    萧芸芸点了一下头。

    “二姑娘也没事吧。”秋雨问。

    “没事。”萧芸芸知道大姐姐关心她。

    马车上,侍卫抓住香草正要往下跳同,香草不敢动,紧抓着侍卫。

    但这一次不像刚才,车厢已经到山顶边缘处了,侍卫知道不好:“我先送你下去。”把香草丢了下去,整个人一跃,在车冲到马车冲下山前跳了下来。

    香草被丢在地上,身体摔得很痛,好一会抬头。

    看到郡主还有二姑娘,秋雨紫嫣姐姐,她忍住痛站起身来,走到郡主面前。

    “没事就好、”萧菁菁看她一眼。

    “郡主。”香草开口。

    萧菁菁几人看着往山下冲的车舆,车舆还在往前冲,不过一点点慢起来。

    身后马蹄声还有声音更近。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舆停了下来,就在萧菁菁几人松口气的时候,车舆砰一声掉到山下,发出很大的响声。

    紫嫣香草扶住郡主,秋雨扶着二妹妹,侍卫守在一边,没有人说话,都看着。

    “郡主,属下幸不辱命。”片刻侍卫跪在地上。

    萧菁菁看向侍卫:“你做得很好,要不是你,还不知道会如何,多亏了你,起来吧,不用跪着。”

    “要不是属下不够小心,郡主和二姑娘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更不会受惊,是属下的错,请郡主怪罪。”侍卫没有起来,而是抬起头。

    “不关你的事。”萧菁菁摇头。

    萧芸芸不知道大姐姐为什么这样说,紫嫣三人也看向郡主。

    “属下没有仔细查看,不会也不会没有发现,要是属下仔细查看,也不会——”侍卫还是道。

    “本郡主说了不关你的事,你并不是马夫,今晚发生了太多事,一时疏忽也是难免的,而且这件事本郡主有别的怀疑。”

    吴氏很可能早就下了手,不管是谁驾马车,都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不知道吴氏是怎么下手的,马夫已经死了,她也不知道马夫是不是知情。

    侍卫只是负责保护她的,当时出来发现马车还在,只是简单查看,便没有再检查,大家都是一样。

    萧芸芸觉得大姐姐知道什么。

    紫嫣三人也是一惊。

    “郡主的意思?”侍卫也抬头望着郡主。

    “有人对我下手。”

    萧菁菁说,没有具体说,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在场的人却意识到了什么。

    “郡主是侧妃娘娘吗?”紫嫣三人想到侧妃,郡主是指侧妃娘娘吗,可是侧妃娘娘不是找了贼人想要害郡主,为什么又?难道?

    萧菁菁没有回答,但已经不言而豫了。

    萧芸芸白着脸看向大姐姐,真的是侧妃娘娘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萧菁菁没有说完,她看向身后:“人来了。”远处,有人赶过来。

    几人都看过去。

    是太子殿下派来的人来了吗?

    皇恩寺。

    方丈室,纪尧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轻轻转动,坐在蒲团上,嘴角微扬,看着对面的老和尚,老和尚闭着眼念着佛,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少许一个官兵走了进来,手上端着刚泡好的茶水。

    “端进来吧。”纪尧没有回头却像是知道一样,淡淡的,官兵恭敬的端着茶水走了进来,纪尧没有看他让他倒好茶,取过一杯拿在手上,又示意把另一杯递给老和尚。

    “多谢施主。”老和尚又念了几句,睁开了眼,放下手上的佛珠,接过官兵手上的茶水,抬起手喝了一口。

    “是好茶。”

    “大师喜欢就好,下去吧,把茶水放下。”纪尧开口。

    “是。”官兵放下手上的茶水,恭敬的退了出去,纪尧还是注视着老和尚,老和尚却看了看退出去的官兵。

    “不知道大师在看什么,看出了什么?”纪尧看在眼里,轻笑一声问。

    “阿弥陀佛,纪施主想多了,老纳没有看什么,更别说看出什么,”老和尚双手合十,摇了一下头。

    一幅得道高僧的样子。

    整个方丈室里看不到一点外面的血腥气息,就像与世隔绝了一样,只有佛香。

    老和尚身上也是,似乎一直在这里,没有出去过。

    “是吗?”纪尧不置可否。

    “施主想问什么就问吧。”老和尚活了这么多岁,哪里会不知道眼前的纪四爷有话要说,要问,他也不在意,淡淡的。

    念了一声佛。

    “大师看样子是早就知道有今日之祸,所以才会有不少沙弥活了下来,除了外面死的,还有一部份没有露面。”纪尧注视着老和尚。

    “纪施主看来看出了什么,是也不是,纪施主不知道打算怎么做?”老和尚还是平静的问道。

    “大师觉得我会做什么?”纪尧再次问。

    老和尚不知道:“老纳不知道。”

    “大师可以算算。”

    “老纳知道纪施主不会告诉太子殿下。”老和尚像是看出什么。

    “大师看样子是要站在另一边了?”

    纪尧把玩玉板指,眼中闪过什么,眸光极深,忽然说:“难道大师觉得太子不能?”

    “纪施主想错了,老纳没有想过站在哪一边,老纳是出家人,不打诳语。”老和尚知道纪四爷是什么意思。

    是在意指他选择了站在另几位皇子那边,他变得认真,出家人不入尘世,不干涉皇权,他和纪四爷的关系是不错,但事关皇家,不能大意。

    “大师为什么不答应帮太子殿下,有大师在,太子殿下也会容易许多。”纪尧像是要看到老和尚眼里。

    “这不是老纳能做的,阿弥陀佛。”老和尚双手合十,又念了一声佛。

    “大师是觉得太子不能?”不能什么纪尧没有说,意思他相信对方懂。

    老和尚摇头又点头:“纪施主应该明白。”太子的命格奇特,虽然不像菁华郡主一样,但也算是奇特了。

    但从现在的面相上看,太子是不可能登上那个位置的。

    很可能早逝。

    却在里面还藏了另一重命格,很奇特,出家人从不干涉皇室更迭,他也一样。

    “也许大师改变了主意。”纪尧笑了起来。

    “老纳不可能改变主意,纪施主不要说笑了,纪施主应该是收到老纳的口信了吧。”老和尚放下手上的茶,了然的说。

    纪尧还是笑,亲手倒了一杯茶,端起来喝了一口,放下,反玩玉板指:“确实收到了大师的口信。”

    “纪施主,不问一问。”老和尚看过去。

    “不知道大师要说的是?”

    纪尧漫不经心的。

    “老纳见过这么多人,只见过两个人的命格特殊,一个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命格奇特,老纳不能说,另一个是菁华郡主。”老和尚凝着纪四爷。

    纪尧把玩着玉板指的手一顿,眼中闪过什么,他刚才听到什么,他的小姑娘命格特殊?

    “菁华郡主的八字老纳看过没有什么,但是菁华郡主的面相,和八字却有不同。”

    老和尚道。

    纪尧不再漫不经心:“然后呢。”

    “这还是老纳第一次见到面相和八字不符的人,菁华郡主命中本不该如此,面相却。”老和尚又道。

    “老纳觉得应该有什么是老纳没有想到的。”

    “连大师也不知道?”

    纪尧想到小丫头和他坦白时说过的话,说她已经活过一世,看来是真的。

    “纪施主的命格老纳早就看过,本来和菁华郡主的命格并不相配,但是。”老和尚把他他看出的都说了出来。

    纪尧再次转动手上的玉板指。

    “大师的意思是说?”

    “菁华郡主和纪施主难得的相配,只是有些老纳还没有看清,还要再看。”、

    “哦?”

    纪尧很高兴,小姑娘和他极为相配吗?

    出了方丈室,纪尧转动玉水板指,让人守在外面,正要上马,忽然不远处马蹄声传来,不知道又有什么事,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他轻轻一笑,漫不经心,翻身上马。

    上了马后,他看着来人,挥了一下手。

    “太傅大人。”一个官兵急冲冲骑马过来,急切的下马,冲到他的面前,行了一礼。

    “什么事?”

    纪尧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

    认出对方是太子身边的,不知道太子那里有什么事。

    来人抬起头,着急的:“太傅大人,太子殿下让属下过来,告诉太傅大人,菁华郡主马受惊发狂,出了事。”

    “什么?再说一遍!”

    纪尧脸色变得阴沉。

    “太傅大人,菁华郡主的马车受惊——”来人抬头再次道,话没有说完。

    “你说什么?”纪尧沉着脸,打马上前。

    “太傅大人。”

    “马受惊发狂,出了事?到底怎么了?”他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出事,纪尧冷冷的。

    才多久的时间,他的小姑娘就出了事,太子是怎么照顾的?

    “太傅大人,菁华郡主坐的马车,马匹不知道怎么突然受惊,原本好好的,太子殿下怀疑是有人下手。”来人没有多说。

    把来前的情形说了出来。

    知道是马受惊跑出去太子派了人去拦。

    “谁?”

    “太子殿下也不知道,只是有所怀疑。”来人听到太傅的话,低下头。

    “走!”纪尧不想再呆在这里,他要亲自去,看看他的小姑娘,打马奔跑,没有再问,往寺外跑去。

    点着火把的官兵见到太傅的样子,除了留下来的,全都打马跟在太傅大人的马后,往寺外去,马蹄声在夜色下,响起。

    马蹄声很快远去,方丈室里,慧恩大师,皇恩寺的方丈手握着佛珠,转动着,听到外面的动静,他睁开眼,念了一个佛。

    *

    “太傅大人,就在前面了。”

    纪尧骑得很快,路上不停,半晌后,远远能看到隐约的火光,他听到身边的官兵的话,抬头看了一眼。

    脸色还是不好。

    另一边。

    “菁华郡主,郡主。”“菁华郡主。”随着声音,火光接近,一队官兵出现在近前,追了过来。

    萧菁菁几人看到,萧菁菁示意侍卫上前。

    侍卫得了命令上前。

    萧菁菁扶着紫嫣和秋雨的手,看着,萧芸芸扶着香草的手。

    今晚还算好,要不是侍卫及时确断了车辕,带她们下了马车,她们会跟着马车掉到山下,到时候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萧菁菁知道大半算是运气,还有就是她留下的侍卫,以及冷静。

    稍微慌一点,在马车里就会受伤。

    事情已经过去,虽然不知道吴氏是不是还安排了什么后手,一会会不会又有什么,但至少她心中有数。

    不会再大意。

    “要不是我让二妹妹上马车,二妹妹也不用跟着受惊。”事情过了,萧菁菁也有别的心思,她看向一边的二妹妹,要不是她叫这位二妹妹上车,也不用跟着她受这番惊吓。

    紫嫣三人听到郡主的话,也看向二姑娘。

    萧芸芸听到大姐姐的话,见紫嫣几人看着她,她:“大姐姐也不知道,能和大姐姐一起,我很高兴。”

    “是吗?”萧菁菁看着眼前的二妹妹。

    “是的,大姐姐。”萧芸芸说的是真话,她从来没有怨过大姐姐,大姐姐要不是为了她好,也不会叫她进马车。

    她一清二楚,她不是五妹妹,虽然受到惊吓,但在大姐姐在,她并没有受伤。

    “菁华郡主。”

    这时脚步声响起,太子派来的官兵翻身下马,知道菁华郡主没事,下了马车,平安无事都松口气,他们想追上来,但是天太黑,并不好追,十几人走到萧菁菁面前行了一礼,侍卫也回来了,守在一边。

    萧菁菁没有再说什么:“起来吧。”

    “菁华郡主没事就好,太子殿下一直很担心郡主,让属下过来救下郡主,拦下马车,属下一直追,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幸好郡主没事,平安下了马车,不然属下无法和太子殿下交待。”

    为首的官兵抬起头。

    “不关你们的事,你们无需这样。”

    萧菁菁道。

    “菁华郡主没事,不如早点回去,太子殿下还等着,我让人回去报信。”为首的官兵道。

    “好。”

    萧菁菁开口。

    为首的官兵和身边的另一个官兵说了一声,那个官兵忙打马离开。

    “不知道郡主会不会骑马?”至于如何回去,不知道郡主会不会骑马,要是郡主不会只能回去让太子殿下派马车过来接。

    “会。”萧菁菁怎么可能不会骑马,不过二妹妹还有紫嫣几个,紫嫣是会骑马的。

    “不知道几位姑娘?”为首的官兵又问。

    “也会。”萧菁菁道,她学马的时候,紫嫣和秋雨也学了。

    “既然郡主会骑马,那请郡主上马吧。”官兵还是相信的,菁华郡主的名声他还是听过一些的。

    菁华郡主似乎真的会骑马,曾经纵马入城,用鞭子抽过人。

    菁华郡主身边的人应该也会,再去找马车来,耽搁时间不说,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往后挥了一下手。

    几匹马被牵了出来。

    “好。”

    萧菁菁看了看几匹马,知道是这些官兵空出来的,她转向紫嫣和秋雨:“二妹妹和我一起,紫嫣你和秋雨,你们不管谁带一下香草。”

    “是,郡主。”紫嫣忙道,秋雨也颔首。

    “大姐姐。”

    萧芸芸是知道大姐姐会骑马的,不像自己,什么也不会,大姐姐不仅会使鞭子,还会做诗,骑马。

    “二妹妹就和我一起吧。”萧菁菁说。

    “嗯。”萧芸芸知道大姐姐的意思。

    等到侍卫牵马过来,侍卫是知道郡主跟着谁学的骑马,他拉住缰强,等着郡主上马,萧菁菁翻身上了以。

    动作虽然有些生疏,很快就熟悉了,她让二妹妹上马。

    马很高,萧芸芸望着马上的大姐姐不知道怎么上马,萧菁菁也看出来了,示意了一下一边的侍卫。

    侍卫得了郡主的示意,知道郡主是让他送二姑娘到马背上。

    “二姑娘,属下帮你上马。。

    “我。”萧芸芸想说什么没有,知道是大姐姐的意思,她等着侍卫帮她,侍卫见二姑娘准备好了,伸出手帮了二姑娘一把,萧芸芸想说什么,然后已经到了马背上。

    “大姐姐。”

    “抱着我吧。”萧菁菁回头。

    萧芸芸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时候紫嫣也上了马,秋雨上了另外一匹马,侍卫也上了马,香草跟着秋雨。

    也是侍卫帮着上的马。

    “走。”萧菁菁骑马道,太子派来的官兵也各自两人一骑上了马,策马纵横起来,他们见菁华郡主还有菁华郡主身边的丫鬟都会骑马,不由相视一眼。

    纪太傅对这位菁华郡主不一般,太子殿下也是,也不知道这位菁华郡主哪来的命。

    太子的马车旁边。

    太子看了眼头顶,也不知道菁妹妹如何了,过去好一会了,别真的出了事:“再去看看。”他吩咐人。

    “是。”官兵道。

    太子听到什么,看向皇恩寺的方向,看来是太傅来了,他知道太傅会来。

    “去看看是不是太傅过来了。”太子又吩咐另一个人。

    目光掠过后面的那辆马上。

    萧琳琳和萧媛媛的马车,她们一直关注着外面,脸色不是很好,这么久还没有找回大姐姐,大姐姐肯定出事了。

    还有二姐姐。

    见太子殿下又派了人去,太子殿下是不是不找到大姐姐就要一直找?

    她们去求见过太子殿下,一是为了见太子殿下,二是想要知道大姐姐的情况,但太子殿下并没有见她们。

    她们一片好意,想知道大姐姐的情况,太子殿下却连看也不愿看她们一眼,这让她们心里委膛高兴,她们也是为了大姐姐。

    那些官兵也不理她们,就像她们两人是空气一样。

    太子殿下也根本看不上她们。

    大姐姐死都死了。

    “大姐姐肯定出事了。”萧琳琳道。

    “说不定大姐姐一会就回来。”萧媛媛还是觉得大姐姐没事,萧琳琳不满四姐姐:“四姐姐总是这样。”

    “我觉得大姐姐还有二姐姐不会这么容易出事。”萧媛媛道。

    “懒得和你说,我觉得大姐姐不可能回来了。”萧芸芸更不用说,萧琳琳想着。

    修的,她们听到马蹄声。

    见外面的官兵往两个方向去,两个方向都有马蹄声,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人面面相窥,萧媛媛觉得会不会是大姐姐回来了。

    萧琳琳不这么认为。

    她觉得说不定是未来姐夫来了,她心中有另外的想法,不由看过去,看向皇恩寺的方向。

    “太子殿下。”从另一个方向冲来一个官兵,到了近前才翻身下来,显然很急。

    太子坐在马车里,掀着布帘看着来人:“怎么,人呢?”认出是他派出去找菁妹妹的人,心中不免猜测起来。

    菁妹妹怎么样了。

    “太子殿下,菁华郡主没事了,属下们过去的时候菁华郡主的马车掉到山下,但菁华郡主没有事,下了马车,已经骑马过来了。”

    来人把看到的说了出来。

    “哦,菁妹妹没事就好。”太子点了点头,心情放松,菁妹妹没事就好。

    他还真怕菁妹妹有什么事,太傅会怪在他的头上。

    “菁妹妹骑马过来了?”

    “是。”来人恭敬看向太子殿下。

    “好!”太子说了一个好字,笑了起来,萧琳琳萧媛媛没有多久也知道了大姐姐平安无事就要回来的消息。

    脸色都是一变。

    就在这时,她们看到骑马回来的大姐姐还有二姐姐,大姐姐身边的丫鬟,都没有事。

    萧琳琳不明白大姐姐为什么这样还平安无事。

    如果没有之前的事她还不会这样,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姐姐不死。

    萧媛媛见到大姐姐平安无事回来是高兴的,就要下马车。

    太子看到菁妹妹真的平安回来,彻底松口气。

    “菁妹妹回来就好,孤还真是怕。”

    “太子殿下费心了。”

    萧菁菁带着二妹妹紫嫣三人,看到了四妹妹和五妹妹。

    四妹妹似乎想下来。

    太子笑容加深:“孤倒是不费心,不过有人不一定,看,来了。”他看向皇恩寺的方向。

    萧菁菁不知道太子是什么意思,也看过去。

    “你家四爷来了,孤怕你出事,派人通知了你家四爷。”太子轻轻的说。

    萧菁菁已看到了火光。

    看到了飞奔而来的四爷。

    “四爷。”

    嘶一声,纪尧骑马冲了过来,万人之中,他总是一眼看到他的菁儿。

    他的菁儿好好的站在那里。

    他翻身下马,几步走过去。

    ------题外话------

    以后会每天递减时间,一直到早上更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